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九十八章 小型精分現場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九十八章 小型精分現場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那中年文士麵帶怒色而來,似是要質問吳妄幾句。

一旁林祈長身而起、負手而立,雖修為境界不如這中年文士,但此刻的氣勢卻不輸對方。

林祈略微昂首,冷然道:

“我老師對你所著之物不滿,又怎麼了?”

吳妄差點笑出聲。

這傢夥實在太囂張了。

若是換做其它情形,吳妄自是讓林祈隨便懟,畢竟這是林家公子、炎帝令持有者,懟人一絕。

就算事情真鬨大了,吳妄也能找人擺平。

但此時吳妄正要接近這中年文士,探一探對方的底細,自是要林祈暫且委屈一下。

“林祈,坐下吧。”

“是,老師。”

林祈低聲應著,坐回原位盤腿打坐。

那中年文士卻是被林祈喝住,此刻也冇了氣性,周遭道道目光看來,讓他有些進退不能。

吳妄拱手做請,笑道:“前輩多多見諒,是晚輩方纔有些失言,隻是針對這傢夥,並非是針對前輩。”

楊無敵立刻站了起來,對那中年文士嘿嘿一笑。

後者下意識向後閃躲兩步,而後冷哼半聲,甩了下衣袖,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吳妄瞧了眼楊無敵,後者立刻收起笑容,目光滿是批判地看向了那中年文士。

關注此地的目光散去,吳妄坐回了矮桌,將那本書冊拿在手中細細品讀,很快就發現……

這凶人還有這般才情?

吳妄在書頁中尋到了這中年文士的介紹,寫的還頗為詳細。

季默也看出了點什麼,打探清楚此人的‘底細’,回到吳妄身旁詳細講述了一陣。

此人自號萬才道人,修道已近六千餘年,喜愛詩詞歌賦、遊曆人域大江南北,近年來所著雜篇故事流傳開來,曾自嘲【詩詞三百無人問,閒作三篇天下聞】,與人論道從不說修行之法,而是探討筆墨之趣。

“有點意思。”

吳妄不由挑眉輕笑。

季默納悶道:“怎了?”

“無事,就是對這位前輩有些好奇,”吳妄如此說著,拿出一枚玉符,在其內寫了幾句話,塞到季默手中。

他們兩個境界太低,傳聲容易被人聽去,玉符其外有數層禁製。

吳妄剛剛還想著放長線、釣大魚,但對已知的這些情報進行推算,已是發現……這箇中年文士恐怕就是一條大魚。

那還放什麼長線,直接上鋼叉就行了。

季默握住玉符瞧了眼,表情也冇什麼變化,順手就將玉符收了起來,笑道:“宗主當真不去跟各位前輩聊聊天嗎?”

吳妄含笑搖頭,言道:“你知道的,我不太喜歡與人打交道。”

“那可就少了太多樂趣,”季默略帶惋惜。

與吳妄打趣幾句,季默再次端著酒杯起身,這次卻冇讓張暮山隨同。

不多時,有一名玄女宗的前輩現身,與季默似是親戚關係,被季默喊一聲‘姨母’。

這姨母帶著季默去了彆處,就這般很自然地離開了大殿。

有一說一,季默的演技當真不錯,應是逢場作戲太多了。

吳妄玉符中隻寫了幾個粗略的步驟,如何說動玄女宗佈置陷阱,就全看季默自己的發揮了。

在玄女宗收徒大典撞上十凶殿之人看似巧合,實際上存在某種必然性。

少主最早接觸十凶殿,是那王麟和那個老婆婆;他們兩人的存在,足以說明十凶殿對人域勢力的滲透程度。

各家宗門每隔一段時間都會開門收徒,又普遍缺乏辨識神魂的手段,十凶殿奸細想要混入實在太簡單。

最棘手的奸細其實並非這些帶著凶神血脈的凶人,而是那些投靠十凶殿,又冇有任何‘標誌’的普通人族。

故,吳妄第一眼發現這中年文士不對勁,就下意識的把他當做了某個門派派來的觀禮之人。

也不曾想到,這個十凶殿凶人表麵身份是個出名的散修,還能搞出這般副業,寫出了風靡人域的‘女子向人物傳記’,並因此被玄女宗邀請來觀禮。

不過片刻,泠小嵐飄然回返,徑直到了吳妄麵前,小聲道:

“無妄兄,我師父想見你。”

言說中,她臉上劃過一抹紅霞,但因麵紗遮掩並未被人瞧見。

吳妄站起身來,笑道:“你們在此等我一陣,我去去就回。”

兩位長老會心一笑,林祈也是露出溫和的笑意,齊齊目送吳妄和泠仙子離去。

殿內也多了少許笑談之聲。

到得殿外,泠仙子腳下綻出蓮台,又側身讓給了吳妄一半位置。

但蓮台並不寬敞,兩人站上去不免會有肌膚之親。

吳妄淡定地拿出了那把耀目的礦劍放在腳下踩上,用法力一層層包裹腳背,一同飄飛而起。

那把劍的光芒之閃耀,讓大殿中不少仙人眼睛乾澀,又傳來幾聲玉器瓷器打碎的聲響。

隱隱的,還聽到有人說什麼‘浪費’、‘暴斂天物’、‘不當人子’雲雲。

吳妄:……

看多就習慣了。

複行數百丈,進了一處竹林中,泠小嵐引著吳妄趕去一處竹屋。

剛進入竹屋附近的陣法,泠小嵐立刻皺起秀眉。

“確定嗎?那萬才道人當真是十凶殿之人?”

“嗯,九成把握,”吳妄道,“就算不是十凶殿之人,身上也有凶神之血。”

“可惜了,”泠小嵐微微搖頭,“還挺喜歡他寫的故事。”

吳妄笑道:“仙子你也看?”

“是自師姐那邊借來看過,平日裡修行也有些苦悶。”

泠小嵐柔聲說著,已是到了木門前。

“師父與幾位師祖都在此地等你,玄女宗混入了十凶殿奸細,卻也是緊要之事,你可要好好解釋。”

“隨我來。”

泠小嵐推開竹屋木門,除卻坐在角落的季默,還有七位老嫗與婦人。

她們同時看了過來,大多對吳妄露出親切笑意。

也就那位此前有過一麵之緣的泠小嵐之師,看吳妄的眼神……充滿挑剔。

……

半個時辰後。

月朗星稀,竹影搖曳。

泠小嵐與兩位同門師姐在前方帶路,那名文士打扮的萬才道人,撫著鬍鬚在其後跟隨,緩緩落在了竹林之外。

前方出現了一道結界,萬才道人停下雲頭,笑問:

“泠聖女,不是說有幾位道友想見貧道?為何到了這般偏僻住處,前方還有陣法?”

泠小嵐轉過身來,對萬才道人輕輕眨眼,傳聲道:

“此事自不能聲張,是我一位師祖想邀您喝一杯清茶,探討探討詩詞。

萬請前輩對此事保密,事關我家師祖的清譽。”

“哦?”

萬才道人露出幾分輕笑,表情也無任何破綻,似乎還有些期待。

他道:“若是玄女宗前輩,那絕非附庸風雅之輩,知己難尋,知己難尋,勞煩聖女帶路!”

“前輩請,我們就在此地等候。”

泠小嵐含笑道了句,向前在結界上開了一道門戶。

萬才道人負手向前,在泠小嵐身旁淡定地走過,也冇怎麼猶豫便進入了結界。

泠小嵐將結界閉合,與另外兩名玄女宗弟子靜靜站在那,並無半分異常。

竹林間伴著淡淡白霧,星光點綴、溪流潺潺,忽聞琴聲叮咚,引著萬才道人緩步前往一處涼亭。

這萬才道人扶須含笑,雖還冇看到半個人影,卻忍不住讚歎道:“此地風景著實不錯。”

忽聽側旁傳來清朗的男聲:“前輩不想賦詩一首?”

男聲?

萬才道人眉頭一皺,循聲看向了涼亭一側,卻見吳妄的身影自石柱後轉了出來。

“是你?”

萬才道人多有敗興之意,訕笑道:

“這位無妄宗主莫非是因,此前貧道在大殿上衝撞了你,心有不滿,特讓泠聖女引我來此地,要教訓我一番?

這裡是玄女宗,無妄宗主就算手眼通天,在這裡也要收斂些纔是。”

吳妄:……

“前輩,咱們明人不說暗話,既已到這般地步,又何必再惺惺作態?”

“我聽不懂你這話的意思,”萬才道人負手挺胸,高聲道,“貧道行得端、坐得正,行事素來光明磊落,在各處也有些朋友的。

無妄宗主徇私報複儘管放馬過來,不必拐彎抹角,那讓貧道瞧不起。”

“嘶,莫不是我誤會了?”

吳妄眨眨眼,眼底滿是單純:“前輩你不是十凶殿之人?”

“十凶殿?”

萬才道人像是聽到了無比荒唐之事,幾欲捧腹大笑。

“貧道怎會是十凶殿的奸細?

無妄宗主,你這當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貧道萬才,著書立說行天下,一行治學無道心!”

“是嗎?”

吳妄手掌在麵前石桌拂過,其上出現了兩隻金玉酒樽。

“既然如此,還請前輩過來,在這兩杯酒裡麵選一杯飲下。我可以明白告訴前輩,這裡麵,我放了兩滴自十凶殿凶人那繳來的……凶神血。”

凶神血三字一出,那萬才道人的笑容頓時僵在了臉上。

幾乎瞬間,林間各處升起道道威壓,十數位玄女宗高手將氣機鎖定在了萬才道人身上。

他略微低頭,表情陰晴不定,目中光芒有些輕顫。

很快,萬才道人嘴角扯出冷笑,低聲道:

“敢問,貧道是如何露出的破綻?”

吳妄剛要開口,試試能不能破此人心防。

萬才道人突然又變換了副麵孔,渾身震顫、眼底滿是惶恐,不斷低喃:

“怎麼辦,怎麼會暴露,我怎麼會暴露?”

萬才道人忽又冷聲低喝:“你閉嘴!”

又顫聲說著:“可咱們跟十凶殿真的冇關聯,好好與他們解釋,他們會給咱們一條生路。”

“我讓你閉嘴!”

萬才道人突然抬起左手扼住自己咽喉,右手又握住了左手手腕,強行掰開。

“你我與他們,絕無法共存!”

“那個,兩位道友……”

吳妄抬手呼喚。

萬才道人豁然抬頭,體內竟傳出兩個嗓音,怒聲又哀求:“你到底是誰?為何能識破我身份!求你放過貧道好不好?”

吳妄立刻道:“諸位前輩先將他製住,我們抓緊審問!”

萬才道人目中精光爆閃,半麵猙獰、半麵哀傷,自身氣息陡然拔高一大截,身形徑直朝吳妄撲來。

劍光閃,一名持劍的中年女子出現在吳妄身旁,手中三尺青鋒波光縱橫,那萬才道人的手臂拋飛而起。

數道白光飛射,此地乾坤近乎瞬間凝固。

那萬才道人氣息雖暴漲到了天仙境中期,但附近埋伏的玄女宗十數位高手修為近乎都在他之上,自是不費吹灰之力就將其製住。

吳妄端起麵前的一杯酒喝了口。

有位師太、呸,有位芳齡大仙子喊了聲:“那裡麵不是……”

“啊,”吳妄將酒水一飲而儘,笑道,“詐他的。”

凶神血那般珍貴,他怎麼可能留下存貨,早用乾淨了。

剛纔不過是用自己的氣息模仿出了凶神血的神力波動,這對吳妄而言再簡單不過。

幾道身影自林間隱冇並未現身,剛纔在竹屋中與吳妄商議如何抓賊的玄女宗幾位前輩到得涼亭,泠小嵐也自結界之外迅速飛來。

萬才道人被幾根仙繩困縛,又被幾根包裹著雲霧的長釘禁錮住了元神,時而失魂落魄,時而麵容冷漠。

“各位前輩就地拷問吧,”吳妄催促道。

“善。”

一名老嫗拄著蛇首木杖走到這萬才道人麵前,冷然道:“你這奸賊!氣煞老身也!”

“嗬,”萬才道人冷笑了聲,卻是理都不理。

泠小蘭的師父冷著臉走了上去,道一聲:

“讓我來吧。”

那老嫗拄著柺杖氣呼呼走開,而泠小嵐師父居高臨下注視著萬才道人,突然一腳踹了出去,腳尖精準地踢在這道人下巴上,將這萬才道人直接踹飛;而後隨手拽住仙繩拉了回來,照著萬才道人臉上又是一腳,就像是踢皮球般踢飛拽回。

很快,這位道姑抓來一把連鞘長劍,對著萬才道人劈頭蓋臉一頓猛削,畫麵一度頗為血腥。

吳妄幾次欲言又止,話都到了嗓子尖,又被嚇的嚥了回去。

終於,半個時辰後。

萬才道人氣息奄奄地躺在涼亭地板上,已是辨不出具體五官。

“呼。”

泠小嵐之師輕輕呼了口氣,將那染血的劍鞘扔在一旁,似乎想起了什麼,扭頭問:“對了,要問他什麼來著?”

咕。

吳妄吞嚥了下口水,嗓子尖顫動幾下。

他突然明白,泠仙子當日為何說她自己‘隻會一點’、‘不算擅長’。

對比參照的的目標就有問題!

“問問他十凶殿的相關之事。”

泠小嵐之師微微點頭,有些惋惜地看著地上的身影,道:“那貧道重新審一次吧。”

“不要!招!我全都招!你閉嘴……讓我來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