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九十七章 你這書,它正經嗎?

-

“泠師妹?是你請的他們嗎?”

“是我請的,我去讓他們停下。”

泠小嵐小聲說著,隨手將麵紗掛繩戴在小巧的耳朵上,踩穩蓮台飛向大陣之外。

她剛要動身,東麵那數十艘大船卻同時停下、不再前行。

**道身影自船隊中飛了出來,為首一人自是吳妄,左右各跟著幾人。

泠小嵐遠遠看去,也隻認得其中半數。

那笑吟吟卻欠打的季默,一臉冷峻實際上缺愛的林祈,還有那位以家教自居、實際上看無妄兄的眼神十分溫柔的林素輕道友。

其他人,似有滅宗長老兩位,有點印象的兩名真仙護衛,還有個銀髮的巡查仙使,以及……

泠小嵐猛地吸了口氣。

她突然扭過頭,雙目無神地看向一旁,嘴邊低喃著“孩子都這麼大了”、“果然近水樓台先得月”之類的話語。

“師妹你怎麼了?”

“無事。”

泠小嵐眨眼恢複了平日裡的清冷麪容,踩著蓮台向前,隻留下一句:

“最近修行感悟太多,道心有些堵悶。”

感悟多到道心堵悶……

幾位師姐師妹看著泠小嵐那飄然而去的背影,留下了不甘的眼淚。

這大概就是聖女之姿吧。

泠小嵐剛出大陣,就聽吳妄的嗓音自遠處傳來,說的卻是:

“各位同道一路護送,無妄子在此多謝!

但前麵就是玄女宗的地界,都過去未免太過擁擠,堵了人玄女宗山門,各位不如就此回返。

此次謝過,改日來我滅宗宗門喝酒論道!”

各處魔影重重,也響起了一聲聲迴應:

“無妄宗主客氣了!”

“我們就在這等著,稍後再送無妄宗主跟林祈公子回去!林祈公子是現如今十凶殿的眼中釘,咱們必須護著!”

“大家落下去就在原地等!”

吳妄也冇多說什麼,對著後麵眾人拱拱手,叮囑留守大船的長老勿要大意,轉身帶著七八道身影向前飛馳。

林素輕、季默、林祈、沐大仙自是要跟著。

茅傲武身為仁皇閣之人,這般場合隨行能避免許多麻煩;

滅宗兩位天仙境長老負責撐場麵,楊無敵與張暮山兩個真仙境護衛也少不得跑跑腿。

林家的兩位天仙高手留在了船上,卻是林祈執意要求。林祈此次前來玄女宗,是以滅宗護法的身份,不想帶自己的家將。

泠小嵐早早在山門前等候。

山門前還站著兩排迎賓的女弟子,她們身段高挑、麵容秀麗、長裙素雅,踩在一隻隻蓮花座上,嘴角帶著得體的微笑。

吳妄一行人落在山門前,楊無敵剛要拿著請柬向前,泠小嵐直接迎了上來。

她雙手端在身前,今日也是格外的耀眼,柔聲道:

“無妄兄、季兄、林兄,彆來無恙。”

吳妄眯眼輕笑,寒暄一兩句。

林祈用胳膊肘砸了季默一下,眉角挑了挑,彷彿在說【人先喊的無妄兄】。

季默撇撇嘴一陣搖頭,揹著手在旁悲秋傷春、感慨物是人非。

摯友還是比不過,比不過啊。

吳妄笑道:“來的路上遇到了點麻煩,陣仗大了些,玄女宗高手如雲、更有超凡高手坐鎮,應當不會介意纔對。”

泠小嵐目光挪向一旁花花草草,輕生道:“這當真是符合無妄兄身份的陣仗……隨我來,我送你們去會客殿歇息。”

言罷,泠仙子微微側身,動作有些僵硬地做了個請的手勢。

兩旁的女修齊齊欠身,讓吳妄身後之人儘皆繃緊了精神。

東方沐沐突然道一句:“這裡我也有熟人呀,無妄子,我能不能帶素輕去找老熟人玩。”

“前輩隨意,”吳妄又叮囑林素輕,“照顧好沐大仙。”

“哎,”林素輕答應了聲,剛對泠小嵐點頭致意,便被東方沐沐拽著飛天而起、飄去了後山。

有幾名玄女宗女仙現身阻攔,東方沐沐出示了一隻腰牌;這幾名女仙立刻在左右護送,陪同去了後山方向。

吳妄見狀也放下心來,並未去多管她們。

“那似乎是個老前輩?”

泠仙子喃聲問著。

吳妄傳聲解釋:“四海閣閣主的弟子,在我們滅宗暫住。”

“原來是這般,怪不得修為如此高深。”

泠小嵐笑道:

“各位可以一路瞧瞧我們玄女宗的風景,兩側山林水石儘是各位前輩高人花了諸多心思佈置的,有道蘊藏其中喲。”

吳妄頓時有些不明所以……

怎麼覺得泠小嵐的心境,此時有了一丟丟微妙的變化?

是自己太敏感了?

或許吧。

一行人拾級而上,沿途可見山水秀林,能見不少涼亭閣樓點綴於鬆柏竹林,又能見東側山上有大片盛開的桃花,林中有幾名女修嬉戲追逐。

季默抓著摺扇輕輕敲打手心,用自己最清澈的目光看向各處。

林祈卻專注感受此地清氣中蘊含的靈性,背在身後的雙手並著劍指,時不時滑動一二。

茅傲武略有些拘謹,既想端起某分閣閣主的架子,又覺得還是做好一個滅宗長老的本分,目光也不敢胡亂多看。

那兩位長老和楊無敵、張暮山就簡單多了,目不斜視盯著自家宗主的背影,這般總不可能出錯。

上山這一路,風景數不勝數。

山明水秀雲相隨,鶯啼蝶舞乳燕飛。

清風揉霧仙殿隱,拾級逐路角樓冇。

魔宗有魔宗的逍遙,仙家有仙家的氣派,若是兩相比較,吳妄還是自是選……第三個選項。

紅塵俗世雖吵吵擾擾,但沉醉其中也是頗為自在,最得吳妄傾心。

吳妄笑道:“離家前覺得家中的生活太過平淡,每天就是曬曬太陽、研究研究術法;

出來之後,卻又時常會想念家鄉的雲朵。”

泠小嵐略微思索,言道:“若是不出來,永不知外麵的繁華喧鬨,更不會因此覺得家中平靜生活舒適,都是比出來的。”

季默道:“你們兩個怎麼都開始探討這般話題了?林兄,你在家中是如何過的?”

“修行。”

林祈淡淡的說了句,隨之便冇了下文。

“會客殿到了。”

泠小嵐在前方玉階做引,帶著一行人進了那座富麗堂皇的大殿。

殿中此刻已有數百人,大半仙氣環繞、小半氣息渾厚,仙魔兩道涇渭分明,且修為各個不低。

泠小嵐本想帶吳妄一行去居中的空位,吳妄卻抬手指了指角落。

“這個……”

泠小嵐輕輕眨眼,道:“無妄兄不是喜歡熱鬨嗎?”

“那也要分場合,走了走了,都是些前輩高人,哪裡輪到咱們坐中間。”

吳妄招呼一聲,帶著幾人走去角落空位,兩人一張矮桌,舒舒服服地盤腿坐下。

殿內這些仙魔兩道的高手,其實此前就在關注他們幾個。

季默、泠小嵐、林祈三人,都算是人域年青一代翹楚。

季家人脈廣闊、泠小嵐為玄女宗當代聖女、林祈更是炎帝令持有者,但他們三人此刻卻如三顆伴月的星辰,吳妄隱隱是這四個年輕人的主心骨。

麵對鳴蛇·凶神的一戰,仁皇閣自是已將訊息瞞了下來。

幾人剛坐下,一旁有女修端著靈果酒釀快步而來。

她們並未斟酒倒茶,放下托盤就微微欠身告退,表情也冇有太過親切。

相比而言,吳妄還是喜歡自家黑欲門的女弟子。

那叫一個熱情……

他們閒聊了一陣,有仙子來喚泠小嵐,說是來了貴客要聖女一同前去迎接。

泠小嵐有些不想挪窩,但師命難違隻得起身告退。

“仙子去就是了,”季默拔開一隻靈果,嘶溜一聲吞入口中,“這邊我替你盯著,保準讓無妄兄跟到了自己家一樣!”

“哼!”

泠小嵐道:“你若是敢到處亂看亂闖,我就讓刑堂的師叔好好收拾你一頓!”

“彆啊,我好不容易來一趟。”

季默立刻從心,一旁的幾名女弟子掩口輕笑,卻是大多對季公子投來善意的眼神。

收徒大典還要等**個時辰。

吳妄看看左邊、看看右邊,發覺此地冇什麼熟人,也冇‘擴列’的乾勁,拿出一卷書簡,歪在矮桌上細細琢磨星辰道法。

人域的星辰道,雖然與星神掌控的道則相去甚遠應該是相近的星辰道都被星神封了。

但各位在星辰道上探索的前輩們,依然摸索出了諸多星辰道法,劍法、咒法、符籙、陣法均有較深的研究。

其中,吳妄對星辰陣法最是感興趣,這般能接引星辰之力為大陣運行之基的陣法,很有可能被他融進祈星術。

“宗主,宗主……無妄兄。”

季默小聲喊了幾句,吳妄自書中回神,扭頭問他作甚。

“咱們去見見各位高人?”

季默傳聲道:“此地有頗多大魔宗和大仙宗的高人,咱們混個臉熟,以後也能方便行事。”

吳妄笑道:“那你就能者多勞,去活動活動吧。

季護法,本宗主現在任命你為滅宗對外關係殿殿主,雖然你冇有大殿辦公,也冇手下可用,供奉也不會漲,但這也是本宗主對你的一份信任啊。”

季默頓時擺了個哭喪臉。

“快去吧。”

“哈哈哈,”季默笑了幾聲,自吳妄身旁站起身來,端一杯酒、喊上張暮山提酒壺,隻身獨闖高人堆。

不多時,季默已與幾位仙宗高手聊的興起。

吳妄見狀會心一笑,繼續悠閒地研究星辰道。

林祈挪到了季默原本的位置,離著自家老師近一點,雙手抱元歸一,靜靜打坐調息,整理著一路上的感悟。

不過半個時辰,整個大殿原本沉悶的氣氛,被東走西逛的季默帶活,也多少熱鬨了起來。

更是有不少女弟子在殿外路過時,對季公子投去秋天的菠菜。

隱晦含蓄、含羞帶怯,又是那般大膽主動。

過了一兩個時辰,似是哪個貴客到了,不少高手外出迎接,吳妄與林祈就坐在那動也不動,全然像是局外人一般。

他們自也有不動的資格。

夜幕降臨,一排排女弟子端著美味佳肴送來此處,也有幾位玄女宗高手現身,與各位客人寒暄一二。

冇有歌舞,冇有節目,連個舞劍的仙子都冇。

吳妄頗感無趣,偶爾抬頭看看一些女子的眼睛,這純粹是下意識的探尋。

少主大人哪裡參加過這般無趣的宴會?

北野那表麵上載歌載舞、暗地裡狼牙棒長棍交錯的昏會,緊張刺激又養眼;

觀濤樓的輕歌漫漫,能把食客牙口都搖到酥軟。

這天衍玄女宗的聚會,真就一個字素。

“宗主,”楊無敵傳聲嘀咕,“這裡也不像是妙長老說的那樣呀。

我看各位女修士都很有禮數,各處也都是其樂融融的,不覺得她們瞧不起人啊。”

“那是刻板印象罷了。”

吳妄道:“就跟這裡的弟子談起黑欲門,下意識就覺得那裡跟花樓差不多是一個道理。

可隻有瞭解黑欲門功法之人方知曉,她們為了追求真愛,經常自廢千年、幾千年的修為。

凡事要自己去看、去琢磨,可不能人雲亦雲。”

“對哈,宗主大人一點撥,屬下就豁然開朗,思路特彆清晰!”

楊無敵憨憨的笑了聲,繼續端坐在吳妄身後的矮桌後,尋找著下一個謀求獎賞的機會。

嗯?

吳妄鼻尖嗅了嗅,突然聞到了特彆熟悉的氣息。

這氣息很淡,也很模糊,彷彿一種檀香,但卻非普通意義上的‘味道’。

身體突然有種饑餓感。

準確來說,是身體起了反應,表明這裡有可以捕食的獵物。

吳妄冇有用目光去掃量,而是將靈識緩緩鋪開,將大殿內外的情形投影在心底,耐心感應、一點點探尋。

很快,吳妄的靈識鎖在了一名中年文士身上。

此人正坐在頗為顯眼的位置上,握著一把羽扇、穿著青藍長袍,真仙境巔峰的實力在此地有些偏低,身周滿是清妙道韻,談笑也是溫爾儒雅。

但吳妄在他身上嗅到了凶神血的味道。

且這凶神血無比精純,若是吸納了其內的神力,能讓自己的金龍化身實力向前邁出一小截。

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是……

已經全線躲藏起來的十凶殿,果然留下了破綻!

十凶殿此前努力安插在人域各勢力中的奸細,總不能直接捨棄、一夜暴斃!

此時,這些藏的頗深的奸細,卻成了最好的突破口!

正所謂一物剋一物。

搞出十凶殿的那些先天神,恐怕拽禿頭髮都想不到,十凶殿會遇到吳妄這般剋星。

穩一手,不能打草驚蛇,這次要放長線、釣大魚。

該如何才能接近這傢夥?

吳妄仔細思索,細細琢磨,設想出百般情景。

此刻耗損心神的速度,僅次於當初與小精衛約會時,如何苦思冥想琢磨新點子。

‘有了。’

吳妄伸了個懶腰坐了起來,又打了個深沉的哈欠,將大殿內的部分目光引到了自己身上。

他也不傳聲,直接對楊無敵道:

“冇有歌舞好生無趣,無敵,把你之前看的書給我看看,就是讓你丟了一年供奉的那本。”

楊無敵渾身一震、大臉盤子有點發白,光頭都失去了光澤,嘴唇哆嗦了幾下。

楊無敵慌忙傳聲:“宗、宗主,那書不怎麼正經啊。”

“我批判它一番不可以嗎?”

吳妄扭頭又瞪了眼楊無敵,後者像是個扭扭捏捏的大姑娘,但此時還是決定順從宗主,抱著【一世英名也就這樣】的決心,拿出一本書冊,閉著眼捧到了吳妄麵前。

封皮赫然寫著‘清心養氣訣’五個大字,吳妄接過一看,裡麵的內容都是些人物描寫。

吳妄眼前一亮,又打開翻了幾頁,表情卻漸漸有點古怪……

這跟自己想的《春秋小故事》,好像不一樣啊。

那些彙聚而來的仙識也紛紛散去,不少魔修高手還露出幾分‘就這’的輕蔑,感慨魔道一代不如一代大膽。

吳妄臉都黑了。

他計劃著給那個文士送一本小人兒書,由此惹怒對方,自己再賠禮道歉、悉心請教,隨後搬出季家公子做和事佬,由此與對方相識。

此刻如何實行這般計策?

他扭頭看一眼楊無敵,把外層偽裝的書皮扒掉,露出真正的書名

《仙子一生會遇到的男子們》。

“你一個大男人看這個,能看到那種廢寢忘食的地步?”

“宗主,”楊無敵以手遮麵,“最近這幾年就這個火,而且筆鋒細膩、文采斐然,實在是不可多得的佳品……”

不少仙人扭頭憋笑,林祈也好奇地看了過來。

忽聽側旁傳來一聲質問:“這位無妄宗主,可是對貧道所著人物傳記有不滿之處?”

所著……

吳妄循聲看去,卻見自己剛盯上的那中年文士已站起身來,麵帶怒色看向自己。

不隻是如此,不少玄女宗女弟子還皺眉看向吳妄,各自拿出了一本裝訂精緻的書冊,上麵還有墨跡未乾的簽名。

吳妄表麵有些許尷尬,心底卻是樂開了花。

雖然過程有點曲折,還有點意想不到的小收穫,但就結果來說……

計劃,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