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九十五章 宗主不都是以一敵百嗎?

-

季兄在哪學了這麼多黑話,還山不轉水轉……

如此看來,這傢夥去花樓的時候,絕對冇少跟人起矛盾。

吳妄這般想著,夾了口菜慢慢咀嚼,此刻已是探明瞭前方攔路這百多道身影的實力。

也有長老自下層傳聲提醒,說出了這些人的來路。

這是滅宗隔壁的宗門,魔道宗門第三十六位,亂情魔宗。

對方此時現身的幾名天仙境長老,是亂情魔宗排名靠前的高手;在這幾名長老前的那名元仙境的年輕魔修,應該是亂情魔宗宗主的兒子,少宗主莫麟。

吳妄盯著那莫麟多看了幾眼……

全無印象。

此前仁皇閣的人皇宴,是要各家宗門帶未成仙的優秀弟子;

此人修為已是元仙境,剛好錯過了那場機緣,自己對其冇印象也是情理之中。

但此時,吳妄已差不多明白,這夥人是來做什麼的了。

就見那亂情魔宗少宗主莫麟站了出來,對季默拱拱手,白淨偏長的臉上露出溫和的微笑,讓人還以為他會開口致歉。

但莫麟說的是:

“各位撞我宗門護山大陣,還如此咄咄逼人,未免也太不將我們亂情魔宗看在眼裡!”

季默會心一笑,自兩位天仙長老夾縫中走向前來,淡然道:

“道友可是為挑事而來?

你家的護山大陣離地三千丈,還是這般薄片之形,且隻等我們路過時突然漲上來?”

“怎麼?”

那亂情魔宗少宗主反問一聲:“不行嗎?我們宗門大陣就是如此設計的!”

正喝酒的吳妄差點被嗆到。

這是啥?大荒百大宗門的碰瓷新姿勢?

“好個設計精巧的大陣,”季默不氣反笑,“想做什麼直說吧!

在下季默,為滅宗大護法!

今日若是你們不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此事就是鬨到仁皇閣,我也要稟明各位仁皇閣高人,請他們主持公道!”

這話一出,亂情魔宗眾魔修也是變了麵色,多少有些心虛。

莫麟微微皺眉,確實冇想到,一上來麵對的不是滅宗老人,而是這個季家公子季默。

此事若鬨去仁皇閣……

他們亂情魔宗在仁皇閣也就一兩個巡查仙使,季家可是邊疆豪門、人脈甚廣,想想都知道結果如何。

吳妄也有些皺眉……

季默這傢夥怎麼還給自己臉上貼金呢?怎麼就大護法了?

船首位置,莫麟一時不知該如何應答,他身後一名天仙境長老站了出來。

該長老緩聲道:“季公子,我們魔道有魔道的規矩,近來這滅宗動靜未免太大,太過吵擾,這讓我等有些不耐,今日特來請教一二。”

季默笑道:“請何請?教何教?”

那長老雙目中綻出精光,淡然道:

“雙方高手討教幾招,壓一壓滅宗的氣焰。也讓季公子和林祈林公子這位炎帝令持有者知道,滅宗不過排名六七十,而我魔道,有諸英豪!”

季默目光掃過眼前這群人影,轉身呼喊:

“宗主!他們要打擂!”

話音剛落,一抹白影出現在樓船頂層邊緣,頭頂綁著的髮帶微微飄舞,身周環繞著幾把流光幻影的仙劍。

“是林祈!”

“炎帝令持有者林祈!”

亂情魔宗一方出現了少許騷亂,倒也能說明,此時林祈在人域的‘知名度’。

林祈靜靜站在那,滿臉冷漠、目露寒光:

“各位若是衝我而來,還請回去;

若是想找滅宗切磋一二,我家老師有言,滅宗奉、陪、到、底。”

嘩的幾聲,六層樓船上下衝出道道身影,一時魔焰高漲,聲勢奪人!

季默笑吟吟地看向亂情魔宗眾魔,也不多廢話,笑道:

“第一擂,上人吧。”

剛纔說話的那名天仙境長老雙眼一眯,立刻就要向前來。

突然間!

一縷氣息自林祈背後傳來,伴著少許威壓,竟是萬般玄妙、直逼超凡。

這長老鬢角沁出冷汗,卻是知曉滅宗一行有天仙巔峰、半步超凡的高人,即刻朗聲道:

“若是貧道這般老骨頭出手,未免傷了和氣。

既然如此,就讓年歲不過百的兩宗之人較量幾場!”

季默笑道:“宗主,他們想讓年輕一輩較量。”

林祈轉身躬身做請,很快就點點頭,朗聲道:“老師允了,滅宗出靈石三萬塊,作為今日較量的彩頭。”

此言一出,滅宗上下倒是頗為淡定,畢竟他們早就知曉自家宗門產業辦的紅紅火火,靈石什麼的,每個月都要發一批。

但亂情魔宗眾魔卻是有些嘩然。

雖說三萬靈石也不多,他們亂情魔宗自是有的,但一場較量就拿這麼多靈石做賭注,未免……

“我們跟!”

莫麟定聲呼喊,目中滿是戰意。

滅宗長老朗聲道:“雙方各退百丈!”

滅宗前後兩艘大船、亂情魔宗眾魔道各自退出百丈有餘,騰出了一片空曠的‘空中之擂’。

隨後,那莫麟率先向前飛出五十丈,站在空中靜靜等待。

有亂情魔宗長老呼喊:“我家少宗主年歲未過百!”

莫麟嘴角抽搐了幾下。

九十五了,很慚愧。

他心底不由泛起了半日前聽到的話語聲:

‘少宗主,他們宗主隻有元嬰境,咱們隻要找準這一點出手,逼他們宗主下場較量,找個登仙境贏了他,滅宗自是門麵掃地。

咱們便可順勢邀林祈林公子來咱們這修行,也可讓您跟林祈比試比試,全了您的心願。’

當下,莫麟朗聲道:

“林公子,我壓製自身境界為登仙境,你我先過這第一陣?”

林祈並未直接答應,而是麵向船艙內等了一陣。

很快,林祈露出開心的微笑,身形自頂層飄下,俊朗麵容微微上揚。

“不必。”

莫麟道:“林公子不想應戰嗎?”

林祈卻是故意在季默身旁路過,對季默挑了挑眉,氣的季默咬牙切齒。

隨之,林祈淩空漫步,身形飛到船首正前五十丈處,淡然道:

“我是說,你不必壓製自身境界,元仙境我常打。”

林家兩名家將出現在船首位置,目光看向天上地下以作警戒,卻是看都不看場中。

莫麟鼻翼輕輕顫動,低吼一聲,背後湧出一團團慘白火焰。

林祈左手揹負身後,右手並起劍指,一把把仙劍自背後排列,宛若孔雀開屏、好似千手法身。

那莫麟低吼一聲,自封仙人之境,以等同於登仙境巔峰的法力迎敵,抬手握住一把長槍前衝而來;

林祈身形沖天而起,背後仙劍激射而出,或如雨打芭蕉、或引靈氣凝出蒼龍之形,與那莫麟拉開大戰!

船艙中,吳妄聚精會神看著這般畫麵,對林祈的鬥法實力表示認可。

吳妄笑道:“這禦劍之法,漂亮啊。”

“花架子罷了,”東方沐沐嗤的一笑,“無法將法力凝於一束,破不開那些強大凶獸的鱗甲。”

“沐大仙,來做個題?”

“不要!”

東方沐沐立刻躲到了林素輕身後,還探頭對吳妄做了個鬼臉。

“你這宗主心眼兒壞透了!”

吳妄頓時笑眯了眼,笑道:“稍後隨我走一趟。”

“乾啥?”

“打架。”

“嚇我一跳,還以為要去算數呢,”沐大仙掐腰仰起小臉,“那我要打十個!”

正說話間,外麵突然傳來了一陣喧鬨,卻是鬥法已分出勝負。

吳妄靈識掃過,眼底流露出幾分笑意。

大船之前,亂情魔宗的少宗主莫麟身形橫在空中,一動不敢動;

在他身周,十數把仙劍的劍尖分彆抵在他額頭、脖頸、胸、腹、四肢關節等要害位置,堪堪刺破了他皮膚。

莫麟麵色有些發白,此刻著實感受到了性命被拿捏在旁人手中是何等滋味。

“我認輸。”

“哼,”林祈冷笑了聲,劍指微微搖晃,一把把仙劍飛回自己背後,又瞬間併合成了三把,懸浮在身周。

“下一個。”

亂情魔宗眾魔修麵麵相覷,發現他們自己給自己挖了個坑。

百歲之下的年輕一代,誰可敵林祈?

季默有點鬱悶地在袖中取出一顆檸果,放在嘴邊咬了幾口,暗下決心,自己稍後也要在修為上一飛沖天!

當然,最好是彆那麼累的修行方式。

“林公子好本領!不愧是力壓同代年輕弟子的才俊!”

一名亂情魔宗長老冷笑道:“隻是不知,林公子為何這般想不開,投奔了一家小小的滅宗。”

季默也是氣樂了。

這些傢夥,隻承認敗給了林祈,不認敗給了滅宗……

“各位!”

季默朗聲道:“此時方圓數千裡內不知多少高人在注視此處,大大小小數十家魔宗都在看著你們,就不能光明磊落些?

輸就是輸,贏就是贏,不服打回來就是,我們滅宗儘數接著!”

“不必了,”莫麟麵色晦暗,卻道,“我亂情魔宗年輕一輩,都非林祈對手,今日我們認輸就是。

我們走。”

亂情魔宗眾魔道麵露不甘,卻也並未多說,各自準備要朝著下方裂穀落去。

季默微微挑眉,卻也並未多說什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今日滅宗也冇吃虧,還打出了點名氣……

“站住,讓你們走了?”

忽聽一聲平淡至極的嗓音自樓船頂層傳來。

滅宗眾魔道精神一震,林祈更是止不住嘴角上揚,季默也是眉頭舒展,向後退了幾步。

道道目光朝嗓音傳來之處看去,卻見那裡多了一高一矮兩道身影。

高的那人自是吳妄,身著純黑寬袍、腰束飛鶴靈紋帶、腳踏黑底金紋靴,麵容棱角分明、目中帶著幾分冷意。

他身側的矮小身形自是東方沐沐,旁人初看不過是個女童,穿著粉色小裙,懷中抱著一把長匕般的短劍,此刻正看向亂情魔宗中的那幾名天仙境修士,卻讓這幾名老魔渾身僵硬、動彈不得。

林祈含笑做道揖,朗聲道:“拜見老師。”

滅宗眾魔齊聲高呼:

“拜見宗主!”

“嗯,”吳妄點頭應著,身形與東方沐沐一同躍起,徑直落在船首上方三丈處。

吳妄負手而立,東方沐沐飄在他左上方,後者的模樣頗為神氣。

吳妄道:“第二場,我這個元嬰境的宗主跟你們打,如何?”

話語未落,吳妄已是解開衣領處的衣釦,左手一揚,寬袍飄飛而起,露出上身那精壯的肌肉,渾身上下竟散發出淡淡威壓。

他需要立威。

不隻是在外麵立威,也要在滅宗眾修士之前立威。

這幾個月吳妄鑽研人域星辰道修行法,突然發覺,自己此前走入了一個誤區。

自己其實不必將祈星術藏著掖著,也不必刻意顯露自己修的火之大道。

在北野,祈星術是祈星術;

在人域,祈星術與星辰道法都是借星辰之力,誰能分得出?

向星神祈禱不必喊出來,吸納星辰之力也不必遮遮掩掩,隻需吟誦幾句:

“眾星護我道,伴我走長生。”

本是萬裡晴空忽的出現了一顆顆星辰,道道銀白光亮撒落,給吳妄鍍上了一層銀白薄衣。

刻意用銀光,自是隱藏金龍變身,也避免旁人因金色而產生聯想。

他身形再次飄向前,長髮在背後亂舞,麵容故意露出幾分輕蔑。

“一起上吧。”

一起!

亂情魔宗眾魔修方纔還驚訝於,吳妄這元嬰境修士竟能散出如此威壓,聞言頓時大怒。

那些用靈識、仙識、雲鏡之術注視此地的人域修士,也是有些哭笑不得。

以一敵多可非那般簡單的,蟻多咬死象、田多累死牛,百多修士一輪法寶攢射,也非尋常人能接下。

吳妄不再說話,隻是緩步向前,身周散出淡淡血氣。

亂情魔宗眾魔修怒色更甚,立刻有一名登仙境修士越眾而出;

大吼一聲扯下自己身上的衣袍,熊壯的身軀散發出濃烈氣味,對吳妄猛撲而去。

吳妄隻是按自己向前的步調,看都不看撲來的這人。

瞬息間,兩道身影交彙,此地歲月流速彷彿有一瞬變慢,吳妄看似隻是抬起左手、向下揮砍,身形橫向挪移又立刻挪回。

那登仙境魔修就如自己把頭湊到了吳妄手下,自身撲空了不說,還被吳妄直接敲到了脖頸。

一抹神念晃過,此人身體一僵,已是直直朝著下方砸落,徹底昏死了過去。

後方有林家家將出手,揮手打出一片結界,如大網般將那人兜住。

“再來。”

吳妄平淡的吐出這兩個字,身形繼續淩空虛渡、緩步向前。

又是幾名登仙境魔修衝向前,左右拉開陣勢,口中唸咒、手下施法。

吳妄左手攥拳隨之高舉,空中幾顆星辰閃出光亮,幾道細細的閃電劈砍而下,精準砸在這幾人額頭,打的他們身形跌退。

吳妄左手張開,五指併攏向後一拽,這幾人不受控製地朝他飛來。

少許殘影晃過,幾聲悶哼響起,又是幾道身影自空中跌落,被那大網接住。

吳妄心底泛起少許渴望。

此刻,這些人背後彷彿出現了那凶神鳴蛇的身影,對方在輕蔑的笑著,散發著極強的威壓。

吳妄雙眼閉上、睜開,渾身血氣湧動,竟在背後凝出一頭三丈高的熊影。

此熊仰頭怒吼!

“我讓你們一起,聽不明白嗎?”

“上!”

那少宗主莫麟低喝一聲,十數道身影正要前衝。

吳妄背後怒熊的虛影炸散,星光彙聚成兩隻薄薄的光翼,肩上漂浮著東方沐沐的身形,竟直接朝著亂情魔宗眾魔衝來,其勢若奔雷,其行若疾風!

亂情魔宗眾魔也是大怒,但此刻並未來得及拉開陣勢。

那東方沐沐目光鎖定在幾名天仙身上,若他們有異動,手中短劍就會灑出道道劍光。

目睹此景,滅宗上下心情無比複雜,既是豪情萬丈地想衝上去跟著自家宗主一陣亂打,又是擔心宗主深入敵陣會遇到危險。

但接下來的一幕,讓他們心神大震!

對方道道人影拋飛而起,高空之中星光瀰漫,自家宗主的身影卻如鬼魅一般,在人群中忽東忽西,便是真仙境修士也隻能勉強捕捉到宗主的身形。

就如同一道銀白色閃電,打的對方修士毫無反擊之力。

唸咒聲總能被截斷,聚合的靈氣總是被撞散,對方那十多名真仙境修士最先遭殃,而其他人打出的攻勢完全阻不住宗主身形。

“都散開!”

亂情魔宗眾人朝著四周拉開距離,那幾名天仙境長老已有人忍不住要出手。

但吳妄肩上漂浮的那孩童身形一閃,一名天仙境魔修突然悶哼了聲,雙目緊閉、麵色慘白,抓著手中法寶自空中跌落。

東方沐沐目光掃向其他幾人,剩餘天仙境長老齊齊退了半步,已是明白他們不能出手。

再看場中,道道流光閃過,法寶亂射、術法淩空,場麵好不熱鬨。

吳妄身形自空中極快劃過,躲避開大半攻勢、硬抗些許攻勢,身軀卻不見傷勢,隻管抬手捉人、一拳打暈。

“咱們宗主是體修嗎?實力這麼強嗎?”

“體修不也該是元嬰境嗎?”

楊無敵、張暮山等四人站在樓船頂層的視窗,表情複雜地注視著這一幕。

張暮山歎道:“宗主,真的需要咱們保護?”

“不懂了吧,”楊無敵道,“咱們就是個幌子,幌子懂不懂?

唉,提前學點其他技藝吧,比如泡茶捏腿彈琴吟詩什麼的。”

其餘三位宗主護衛緩緩點頭,對此深以為然。

片刻後。

吳妄身形落回船首,楊無敵和張暮山連忙向前,拉開一件寬袍,給宗主大人披上。

又有滅宗高手搬來凳子,林素輕在旁端來漱口用的果釀,待吳妄入座後,數十名滅宗高手站在他身後,看向了前方空中東倒西歪的百多人。

亂情魔宗一方,此刻隻有三名天仙還站在那,但各自麵色發白,頭冒虛汗。

吳妄淡然道:“你們是想三局兩勝,還是五局三勝?”

五局三勝就要再打下一場。

有亂情魔宗的長老忙道:“三局兩勝!三局兩勝!”

季默朗聲道:“三萬靈石,概不賒賬。”

吳妄抬手示意,言道:“這就罷了,各家都不寬裕,他們亂情魔宗也冇多少宗門產業。來人,去把這些人喊醒,帶去地麵他們宗門邊上,我給他們簡單講幾句。”

“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