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九十章 ‘貴’客上門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九十章 ‘貴’客上門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超凡一出手,就知有冇有。

這位孟婆婆橫掃全場,以超凡境的硬實力‘直麵’這群真仙、元仙境凶人,在捉了對方的同時,還冇破壞觀濤樓一桌一碗,更冇讓這群凶人有半點出手的機會。

吳妄對此頗感愜意。

就是,孟婆婆製服附近埋伏的十凶殿凶人之後並未回返,而是直接遁入虛空,隻留下一句:

“此球老身帶回仁皇閣,後麵之事,請無妄宗主自行決斷。”

吳妄站起身來,帶著林素輕與四位壯漢護衛,一同做了個道揖。

這般高手通常都在意麪子,親自對付十凶殿這群真仙境、元仙境凶人,著實有點掉價,此次能出手,完全是看在季默長輩的麵子上。

虛假的將門大佬:林怒豪等軍中高手。

真正的將門大佬:季家的女人們。

浮玉城外,原本埋伏在地下的眾高手已飛速趕來。

但為了不吵擾到浮玉城中的凡人修士,吳妄提了個不成熟的小建議,讓各位高手將十凶殿眾搬去了城外審訊。

這纔不是怕影響觀濤樓和另外兩家門店的生意!

半個時辰後;

浮玉城外,一片不起眼的灌木林。

數十名身穿各色衣袍的男女被掛在各處樹杈上,身上閃耀著仙力凝成的枷鎖,自元神至身軀,都已被完全封鎮。

不遠處的草叢中,幾個壯漢正在那揮拳跺腳,時不時會濺起道道血箭,傳出幾聲:

“你說不說!你丫的說不說!”

吳妄盤坐在一棵小樹下,看著麵前那兩百多件儲物法寶,挨個打開仔細搜查,將能用的、有用的東西取出,扔到林素輕處整理。

並順走了裡麵那些裝有凶神血的瓶瓶罐罐。

嘖嘖,真不錯,這些十凶殿的凶神血,真不錯。

唯一的問題就是……

十凶殿的凶人為何如此窮困?

隨身攜帶的靈石丹藥還不如他們滅宗未成仙的門人弟子多,寶材靈藥更不必說,不僅數量少、質量也不好,那些功法也冇什麼稀罕貨。

將自己全部家當帶在身上再出門,難道不是大荒世界的基本禮儀嗎?

“宗主!”

楊無敵渾身浴血,兩步跑過來,氣呼呼地罵道:“這些十凶殿的混賬真是嘴硬,我都快打死他們了,還是不肯開口!”

茅傲武也自半空跳來,道:“果然跟以前一樣,這些傢夥就算隻剩元神了,也不肯說半個字。”

不遠處,季默與林祈也各自飄來,對吳妄微微搖頭。

吳妄:……

快去請小嵐聖女!

茅傲武納悶道:“宗主,上次如何拷問的?”

吳妄努力回想著,當初與泠小嵐一同審問那名真仙元神的畫麵;隻記得當時,仙子的表情很冷漠,眼神特彆嚇人,還結了幾個特殊的手印。

是,眼神不對?

吳妄小聲嘀咕:“上次莫不是碰到了一個珍稀品種的凶人?比較膽小的那種?”

季默道:“我聽家中長輩說起過,他們十凶殿都有一種秘術,讓他們守口如瓶。”

“我來吧。”

側旁傳來了熟悉的嗓音,眾人尋聲看去,滅宗之人立刻把頭扭了回來。

一旁樹下,不知何時抵達此處的妙長老,正邁著優雅的步子款款而來。

她抬手取下髮簪,微微抿了下那涼皮兒質感的紅唇,走去了離她最近的一名十凶殿凶人。

妙長老身周,已是散發出了柔和的微光。

“各位不要看,”茅傲武低聲提醒了句,季默和林祈同時閉上雙眼,各自轉過身去。

吳妄也是閉目凝神,不敢去看此時的妙翠嬌。

黑欲媚功,專破心神。

就聽得幾聲溫軟細語,妙長老問那人叫什麼名字,那人如夢囈般回答著,並稀裡糊塗將自己所知的情報,儘數說了出來。

不多時,妙長老有些不耐的拍了拍那人臉頰,後者已然昏迷不醒,渾身各種亂顫。

她轉身問:“還需要審問下一個嗎?”

眾人睜開眼,齊齊搖頭。

“無趣。”

妙長老哼了聲,邁步走去了一旁林間,轉眼消失不見。

林素輕的雙眼滿是亮光,像極了當初吳妄帶她見世麵,看到了那滿屋極品寶礦收藏品的情形。

除卻林素輕,眾人表情都有些凝重。

問出來的情報並冇有太大的價值,更冇有十凶殿據點的位置。

他們出發趕來浮玉城之前,已自毀了之前聚集地,各自記憶被清除了與十凶殿聚集點有關的部分。

唯一有價值的,是一套聯絡用的暗號,還是他們單方麵去辨認一些‘鬼畫符’;這些凶人被抓,十凶殿一方定然會切斷聯絡。

顯然,十凶殿剛被端了多個窩點,已是做出了嚴密的防範。

“被擺了一道啊。”

茅傲武微微歎了口氣,苦笑幾聲:“這些傢夥竟隻是被派來試探的,怪不得連一個天仙境高手都無。”

季默安慰道:“十凶殿能在人域潛伏這麼久,還蠱惑瞭如此多的信徒,也並非全無本領,哪能一次儘全功。”

林祈也道:“就算有能夠辨識十凶殿凶人的法寶,茫茫人海,想抓他們出來也無異於海裡撈針。”

“無妨,今日依然算是有所收穫。”

吳妄笑道:“不必消沉嘛,這才哪到哪?與十凶殿再戰就是了。”

遠遠近近的修士齊齊看了過來。

吳妄坐在樹下,手中拋弄著一隻儲物手鐲,笑道:

“十凶殿的使命是什麼?在咱們人域後方搗亂,如今北方凶獸潮湧動,他們必然不可能潛伏太久。

此次是我有些急功近利,做出了錯誤決策,與各位無關。”

言罷,吳妄站起身來,對眾修士做了個道揖。

季默忙道:“無妄兄不可妄自菲薄,咱們此次可是大獲全勝,直接抓了這麼多十凶殿凶人。”

“季兄。”

吳妄麵容嚴肅地看了眼季默,道:

“行動冇達到預期效果,本就是失誤,這冇什麼可推脫的。

更何況,我還錯估了對方的手段,讓他們摸到了我身旁而不自知。

仔細回想,這次行動的安排佈置,確實有些潦草。

今後我定不會小覷十凶殿之敵,會做充分的備用計劃。”

吳妄又道:

“好在今日我方冇什麼傷亡,不然就不是我一兩句致歉就能揭過的了。

此次這些十凶殿凶人,就由仁皇閣諸位帶去,最好公開處決、以儆效尤。”

眾修士齊聲答應。

仁皇閣眾高手看吳妄的目光,也多了幾分欣賞的意味。

半個時辰後,回返宗門的華麗大船上。

吳妄翻著浮玉城商鋪這幾個月的賬目,還算滿意地點點頭,這已經足夠養活滅宗上下了。

一旁林素輕小聲問:“少爺是不是還有其他計劃?”

確定遠近無人時,她纔會喊少主這般稱呼。

“什麼其他計劃?”

“那您剛纔當著那麼多高手的麵檢討自己,是為了……收買人心?”

吳妄啞然失笑,言道:“又何必收買人心?我收買人心要作甚?在仁皇閣混個一官半職嗎?”

“那……”

“隻是單純認個錯罷了,冇什麼算計。”

吳妄傳聲道:

“北野冇那麼多繁文俗禮,卻也有不輸於人域的做人道理。

首領若是做出錯誤決斷,那就該站出來承認錯誤,檢討自我,如此才能在下次可能犯錯時,讓身邊人提醒自己。

此次確實有些驚險,我竟被十凶殿反製了一波,若非有超凡高手在,怕是不免一場血戰。

也是順風順水慣了,有些小覷天下眾老陰……眾英豪。”

林素輕微微點頭,卻是對這般事不怎麼感興趣。

她道:“那位妙長老好厲害。”

“黑欲門的媚功有些極端,”吳妄道,“你可彆興起學魅術的心思。”

“纔不會,”林素輕嗔了聲,“人家隻是覺得那位妙長老很瀟灑,纔沒有想學魅術呢!”

吳妄笑了笑,不與她多爭論什麼,而是看著手中賬目略微思索。

巡查仙使們已將那些十凶殿凶人拽走,但仁皇閣的‘督導小組’並未離去。

不隻他們,林家派來的兩位天仙,也主動留了下來。

這十多位高手此刻就在大船之上待著,他們會一直在滅宗駐守,直到北方凶獸潮退去,人域恢複太平。

姑且,把這當成是仁皇閣閣主劉百仞給自己的一份大禮吧。

滅宗之內的天仙境高手數量急速膨脹,完全能與仙魔兩道前二十的大戶相比。

如此,滅宗山門已大致無憂;

但外出去打理宗門產業的門人弟子,很容易遭十凶殿報複。

‘儘量讓他們彆出浮玉城吧。’

吳妄如此念著,拿出幾枚傳信玉符,斟酌一陣,在其內寫下幾道命令,發回了浮玉城中。

此次行動雖然冇能取得預期效果,但也並非隻抓了幾十條雜魚。

打草驚蛇,蛇自是暫時逃離了此處。

按十凶殿表現出的小心程度,他們接下來應該不會靠近浮玉城和滅宗,以免再遭受不必要的損失。

但己方也不能掉以輕心。

那位冇見過麵的爺爺說得好:越是麻痹大意不知危險,危險就越會來臨。

歸根結底,還是滅宗實力不足,若是宗門內也有三五個超凡高手,那何必擔心這個?早就滿人域追殺十凶殿了。

三五個超凡高手,那怕是魔道前十的大宗門了。

超凡高手大多需隱世修行,對抗凶神這般級數的高手,也不能這般大材小用。

“無敵?”

“屬下在!”

“將各位長老請來,開個小會。”

“是!”

……

某處地下宮殿中,十數道身影隱藏的各處角落,氣氛有些沉悶。

“神農對那林祈如此重視,竟派了超凡高手護持左右,派去之人冇能啟用血脈就已被捉了。”

“他們供不出什麼,此次損失並不算大。”

“這個林祈今後便是我們十凶殿首個要除掉之人,但此時不能輕舉妄動,讓各分殿轉入地下,潛伏起來。”

一人沉吟幾聲,言道:“雖然說這個會讓你們惱怒,但貧道還是要講,那個林祈其實是無妄子,滅宗宗主,並非是林家林祈。”

大殿內一陣沉默。

“我們不能質疑父親。”

“名字隻是代號,我們隻要知道父親讓我們除掉的是誰,就足夠了。”

“暫時不要靠近滅宗和浮玉城,對方應該還有埋伏,今後幾年就積蓄力量、發展信眾,讓父親們的光輝,照耀在這邪惡的人域。”

“此次獸潮隻不過是麻痹人域的開胃菜,窮奇父親想讓人域自我膨脹,讓他們覺得偉大的眾神已無法對人域構成威脅,再引導他們自相殘殺。”

“獸潮結束前,會有幾位神子降臨人域,我們需要做好接應。”

大殿內又是好一陣沉默,隨後便是幾聲低語,氣氛更沉悶了些。

……

滅宗的那艘大船剛飛抵宗門裂穀,下方就有百多道身影外出迎接,敲鑼打鼓、好不熱鬨。

卻是大長老提前得了茅傲武發出的傳信玉符,知曉吳妄‘心情不佳’,特地命人做些準備,為外出征戰的滅宗門人慶功。

吳妄叮囑大長老幾句,讓他好好安置仁皇閣和林家派來的諸位高手,就帶著林素輕回返自己的小屋。

幾位長老連連呼喊:

“宗主您好好休息,不必太過介懷,此次也是得勝而歸。”

“宗主您晚上想吃點什麼?老身多年不下廚,當年的廚藝也是一絕!”

“讓幾個女弟子去給您跳個舞?”

吳妄擺了擺手,身形飄然而去。

待他們落入自己住處附近的大陣中,林素輕笑道:“大家都很關心少爺呢。”

吳妄聳聳肩,言道:“好歹我也是個儘職儘責的宗主,帶領咱們滅宗直奔小康。”

林素輕納悶道:“小康是何意?”

“就是……生活平穩,不缺靈石之意。”

吳妄突然打了個手勢,林素輕立刻停下腳步、屏住呼吸。

不太對勁。

門似乎被人動過,並不是自己離開前的狀態;兩側木門把手上纏繞的蛛絲,此刻也已斷掉了。

有人進入過自己的閣樓?

正此時,一縷傳聲鑽入吳妄耳中。

“熊少主不必驚慌,貧道為四海閣閣主,貿然登門造訪,還請熊少主勿怪。”

四!

吳妄差點奪路而逃,還好自己定力出眾。其實是身後站著林素輕,逃起來不是很方便。

他輕輕吸了口氣,低聲道:“現任,還是前任?”

那閣樓中的清瘦老者也被問住,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