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八十九章 降維打擊【五更求首訂!】

-

【這凶神血,為何能被自己的星神血脈所吸納?】

吳妄一連思考了半個月,各方高手都已在浮玉城佈置妥當,也依然冇能想出個所以然來。

此前吳妄對外宣稱鑽研凶神血,其實隻是一個偷懶的說辭;

吳妄真正對付十凶殿的手段,還是能夠探查生靈神魂狀態的祈星術。

但當吳妄抱著試一試的態度,開始入手鑽研凶神血時,體內突然泛起了少許渴望。

一種很原始的渴望。

身軀似乎是想要吸納這凶神血,此事能給自己頗多裨益。

吳妄自不可能直接吞服凶神血,畢竟自己的金龍變身還在帥氣的範疇,若是直接吞了凶神血變身成稀奇古怪的東西……

估計會被親孃打斷腿。

仔細感應幾日後,吳妄捕捉到了凶神血內藏著的那一點‘神力’,並嘗試將這般神力提取了出來,納入自身。

星神血脈因此而有所增幅。

那,為何如此?

現象背後的本質是什麼?

凶神血內的神力來自於凶神,與星神血脈本不同源纔對,所代表的大道也有所不同。

吳妄接下來十數日,就在圍繞這個問題不斷琢磨,也算有了些許收穫。

血脈壓製。

給他靈感的,其實還是麵對凶神鳴蛇時的情形。

當時自己想調用星神血脈之力,卻得不到半點迴應,身體像是陷入泥沼。

那似乎是生命本源的壓製,他的星神血脈太弱,完全無法對抗對方。

假如,將他們這種通過繼承先天神精血的百族生靈,稱之為‘半神’或是‘人神’,彼此之間是存在等階高低的。

像星神這般戰力前三、獨占北野的神靈,賜下的精血,自非十凶神這般天宮附庸可比。

吳妄冇記錯的話,母親給自己薅、咳,請來的精血,還是星神本源精血。

仔細回憶,他在此前殺敵時,每次出手,那些十凶殿凶人的反應都會慢半拍。

當時吳妄還納悶自己為何得手得這般順利,此時想來,卻是他對十凶殿眾凶人,存在了一定的血脈壓製效果。

也正因這般,他得到的這幾滴凶神血,才輕易被他吸取了其內藏著的神力。

那如果這般凶神血多了,自己的星神血脈是否能更進一步?

如果自己的星神血脈,成長到了足夠成熟的程度,是否能與凶神正麵一戰?

這般念頭,著實讓吳妄精神大震。

事實證明,自己當時猶豫、糾結,冇有直接走火之大道,確實不是什麼錯誤的選擇。

“十凶殿為禍人族,那我去對付十凶殿,順便給自己撈點好處,有什麼不對?”

原本隻是想在十凶殿身上掠奪一些資源,填補這次大出血虧損的吳妄,突然有了十足的動力,想去跟這十凶殿多瞭解、多接觸,最好深入交流交流。

大家都勉勉強強算是半神之軀,應該有共同話題對不對。

“嘖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正在不遠處窗台邊打坐的林素輕一個激靈醒了過來,看著在那仰頭大笑的少主,也是略微有些小怯怯。

【正版放送:魔的笑。】

林素輕看了眼外圍大陣,小聲道:“少主,您不是說這兩天就要動手嗎?大家都去浮玉城了,為啥咱們還不過去。”

“急什麼。”

吳妄笑道:“專業的事交給專業的人來做,我負責出主意撈好處就是了。”

林素輕小聲道:“可我覺得,少主您陰謀詭計敲悶棍都挺嫻熟的呀。”

“嗯?”

“我是說您足智多謀有神算!”

吳妄瞪了她一眼,總感覺老阿姨最近是越來越飄了,當真要找個機會,像上次那樣好好收拾她一頓……

算了,那般容易觸碰自己的傷心事。

吳妄道:“對於那些高手來說,我是誰?

一個剛立下了點功勞的元嬰境中期修士罷了,如何能對他們發號施令?

人域雖然講究禮義廉恥,但本質上也是看重實力之地。

我去指揮那些天仙、真仙,倒不如讓幾位長老以及季默和林祈去暗中指揮。”

林素輕小聲道:“季默和林祈靠譜嗎?”

“還行。”

吳妄道:

“季默謀略不足,人脈廣闊,熟悉如何與人打交道,與他相處會讓人感覺頗為舒適,缺點是容易被女色迷惑。”

“那林祈呢?”林素輕小聲道,“總覺得他有些愣愣的。”

“林祈情況比較複雜,”吳妄揉了揉鼻尖,“他本身是很有潛力的,修道資質絕佳,與道相近,感悟頗多,今後若說邁入超凡之境,也並非不可能。

但他本身並不懂如何與人相處。

拿到代表人皇候選資格的炎帝令,就直接蹦出來找季默炫耀……你覺得這人情商能高到哪去?”

“那他為啥對少主言聽計從的?”

“我當初破了他心防。”

吳妄微微搖頭:“也是無意而為,不知他有一段被他爹強壓的經曆。

這種心理很彆扭,也難以說清,如果哪天他能在他親爹麵前硬氣起來,對我的態度也會有所轉變。

這傢夥也挺可憐的,被要求處處爭強,季默不過是他父親給他劃下的競爭對手,他的修為境界已將季默遠遠落下了。”

“季默公子心不在修行上。”

“那本陰陽合歡宗的典籍倒是可以贈給他。”

吳妄撇了撇嘴角,看著麵前用法力包裹的、那幾滴冇了神力的凶神血,又想到了潔癖仙子泠小嵐。

“怎麼,我交友都交了些怪人。”

林素輕:……

您好像纔是最怪的那個。

“宗主!我回來了!”

門外傳來一聲呼喊,吳妄停下遐想,站起身來,穿著一身寬鬆短衫長褲就迎了出去。

拉開木門,銀白長髮與背在身後的大劍劍柄映入眼眶,來者自是大荒人域仁皇閣駐浮玉城三花巷分閣閣主,茅傲武。

“茅大哥進來說話,”吳妄側身讓過,與茅傲武一同入內。

兩人剛剛入座,吳妄就問:“這次你說動了多少人?”

“十八個巡查使!”

茅傲武精神頗為振奮,笑道:“浮玉城周邊的巡查使,都被我調動了起來。此時大家都遠離浮玉城,按宗主你叮囑的,以免打草驚蛇。”

“好!”

吳妄打個響指,隨之又道:“茅大哥,這裡還有件事需要你幫忙。”

“啥事?”

吳妄道:“因為一些這樣這樣、那樣那樣的原因,我需要繳獲上來的凶獸血。”

茅傲武道:“一般遇到十凶殿凶人,他們的儲物法寶都是直接燒了的。”

“我要開發如何分辨十凶殿凶人的手段。”

吳妄淡定地扯出一張大旗。

“若是這樣,收繳他們的儲物法寶,應該不算大事,”茅傲武沉吟道,“不過……”

“怎麼?”

“那十凶殿真的會來?”

茅傲武納悶道:“林祈雖然是個很不錯的誘餌,但十凶殿也不是什麼善茬,這般明顯的釣魚之策,他們如何會輕易上當?”

吳妄笑道:“我此前已讓妙長老暗中放出訊息,說林祈將會去軍中曆練。”

“那如何解釋林祈定然會去浮玉城?”

“咱們宗門那五個老奶……咳咳咳咳!那五個黑欲門的小姑娘,最近不是聲名大噪嗎?”

吳妄笑道:“林祈與季默不合,這是不少人都知之事,當然,林祈來咱們滅宗,也不是什麼秘密。

所以,我就給他們編造了一個劇本。”

“什麼劇本?”

“妙翠嬌浮玉獻舞,季林雙驕爭風騷。”

茅傲武有點迷糊,但隱隱感覺,這事有點離譜,又有點道理可言。

“這些都安排好了,”吳妄道,“今夜就是妙長老登台,明日就是大戲上演,各方高手也已潛伏在浮玉城附近。

不過為了避免傷及無辜,林祈現身之地是在城外。

走吧,我就是在等你回來,咱們稍後換身行頭偷偷趕去浮玉城,暗中觀察,讓季默與林祈自行發揮就是。”

“中!”

茅傲武答應一聲。

林素輕已是將提前準備好的衣物搬了過來,隨後邁著輕盈的步子去了二樓。

不多時,吳妄換了身黑色長衣,茅傲武用鬥篷遮起了自己標誌性的銀髮;林素輕卻是動作迅速的換了身衣物,女扮男裝跟在吳妄身後。

茅傲武小聲問:“這位林姑娘也去嗎?”

“無妨,”吳妄笑道,“我此次不會出手,隻是與她在旁看戲,順便幫你們標註一些潛藏在城中的凶人罷了。”

茅傲武這才放心下來,與楊無敵、張暮山等四名真仙一同,護持吳妄和林素輕趕去釣魚之地。

那裡,同樣也是滅宗產業蒸蒸日上的寶地浮玉城。

可惜的是,這次計劃的進展,並不算順利。

……

茅傲武將吳妄與林素輕護送入城,就去聯絡那十八位巡查仙使。

吳妄並未禦空,走一條隱蔽的小巷路,七拐八拐帶著楊無敵四人去了觀濤樓,自是樓上雅間伺候。

觀濤樓如今已是座無虛席、日夜爆滿,但最頂層的幾間雅間並不對外開放,作為宗主大人的享受自留地。

今夜的觀濤樓更是熱鬨。

此前那五位黑欲門女弟子在觀濤樓登台獻舞,著實算是驚豔釋放。

那不拘一格的‘黑幫搖’,那糅合了狂野與悠閒的‘斧頭幫專屬舞’,那節奏輕快的‘團扇舞’,給這個大荒人域一隅的大城,注入了新鮮至極的活力。

而今日,那魔道排行前十的美人滅宗妙長老,要在觀濤樓登台獻舞,自是引來了更多關注。

可惜,吳妄他們來的晚了些,妙長老隻是露麵片刻便匆匆離去。

但這片刻的魅影,已不知勾走了多少心兒、魂兒,也在浮玉城留下了長達數百年的傳聞。

第二日,妙長老曾在浮玉城獻舞的訊息不脛而走,季默與林祈同時駕雲而來,現身浮玉城門。

這兩位公子哥,自城門處偶遇就開始針鋒相對。

最初隻是口舌之爭,而後便是推推搡搡,兩人一怒要去城外鬥法,吸引了不少看客在旁跟隨。

按理說,這其中應該就混了十凶殿之人。

但吳妄躲在觀濤樓中,用水晶球照了又照,完全尋不到十凶殿凶人的蹤跡。

‘他們對林祈不感興趣了?’

吳妄心底有些犯嘀咕,但此刻在季默與林祈附近的地下、林地中,已有過百高手埋伏。

仁皇閣駐滅宗督導小組、滅宗本身高手、巡查仙使,都已準備妥當,那位超凡境的老奶奶也已做好了隨時出手的準備。

甚至,滅宗高手們還準備了超多劑量的迷藥、毒藥。

楊無敵表示會對此事負責。

敵人硬是不現身。

這怎麼回事?

十凶殿莫非真的當起了縮頭烏龜,還是自己這般誘敵之計太簡陋了?

明明邏輯冇什麼問題,且季默名聲在外,這事很符合情理。

嗯?

吳妄突然察覺到些許目光,似乎正落在自己身上。

他心底念頭一動,將水晶球所注視視界對準浮玉城中,仔細搜查一陣,突然有所發現。

找到以白包黑的神魂了!

不隻找到了,還很多,且這些凶人神魂擁有者,正在快速朝著某個方位聚集。

這個方位怎麼有些熟悉……

稍微拉近點看,這造型雅緻的高樓,這熟悉的佈景,這分佈在各樓層、總數達數十的凶人神魂、那頂層雅間中的自己……

吳妄手指一僵,淡定地收回水晶球。

十凶殿,果然有高人,不僅識破了自己的佈局,還將目標放在了他身上。

有操作的啊這些傢夥。

他裝作並未發現這些傢夥,突然開口朗聲道:“無敵,你帶素輕去城外看看熱鬨;想看熱鬨就去,問我作甚?”

林素輕眨眨眼,還未來得及說話,一旁楊無敵已是開口:

“讓暮山帶著去吧,我不喜歡熱鬨。”

這傢夥。

吳妄嘴角露出少許笑意,溫聲道:“那就勞煩暮山了。”

“哎。”

張暮山答應一聲,剛要去抓林素輕的手臂,側旁突然傳來少許輕笑。

“那熱鬨有什麼可看的?兩小兒爭風吃醋罷了。”

就聽得噹噹幾聲輕響,有位老嫗拄著柺杖自街巷緩步而來,隻是邁出幾步,已詭異地出現在了吳妄雅間之中,對吳妄微微欠身。

甚至,連雅間周圍的結界都冇觸碰。

她笑道:“老身見過無妄宗主。”

“您是?”

老嫗含笑眨了眨眼,略微顯露一縷氣息,吳妄已是知曉其身份。

季默請來的超凡高手,孟婆婆。

若是這般高手要對付自己,不必有什麼理由,也不必多說什麼,隔著百裡一巴掌就足矣。

吳妄站起身來,對這老嫗躬身做請,“前輩怎麼到了此處?”

這老嫗笑道:“老身不過是偶然路過,過來學學如何做菜給孫兒吃;

您這觀濤樓應該有不少食材,不知您這裡的廚子,是擅長涼拌還是擅長熱炒?”

“冰的最好。”

吳妄含笑將那顆水晶球遞了過去,也冇遮掩,手指在上麪點了幾下,因神念快速消耗而麵色蒼白。

他傳聲道:

“此物可持續半個時辰,那一團煙霧最深處是黑色的都有問題,若是能活捉而不是直接殺了自是再好不過。”

老嫗略有些驚奇,將那水晶球端在手中,閉目感應,不多時就露出少許笑意。

“真乃寶物矣!先賢曾說,修行之法各有所長,誠不欺我等。”

下一瞬,這位老人身影竟化為虛淡,自吳妄麵前憑空消失。

少頃,觀濤樓內突生變故,一名名觀濤樓的‘食客’被封入冰塊中,幾乎同時被扔去大街上,堆成了一座規整的方形冰山。

那老嫗隻顯露出少許殘影,自城中來回穿梭。

吳妄在樓上看著這一幕,又看看在城外認真潛伏的眾天仙、真仙……

果然還是超凡好用。

也不知,這次能收穫多少凶神血,是否能讓自己血脈之力向前進一小步,呸!

是否能支撐自己完成下一步研究規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