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七十四章 人皇雖老,猶有壯誌!【五千字求票!】

-

季兄莫非衰神附體?

八卦盤前,吳妄一手扶著額頭,表情說不出的費解。

他自己下場去搶個炎帝令都冇這麼費勁!

季默這傢夥到底怎麼回事?

三次大戰,三次殺入決賽圈,每次都堅持到了最後幾人之一,但每次都……

吳妄能暗中幫季默的不多,當著人皇和眾多前輩高人的麵,更是不能明目張膽開小灶,隻能有限度的給季默一點幫助。

第一場千人逃殺,吳妄在最後時刻給季默放水,劈季默的雷霆少了大半威能,讓季默能有更多法力和資源繼續搏殺。

季默也不負他所望,掃落諸多對手,但也因此被人盯上,因樹大招風,最後一輪被優先清理出局。

第一場的勝利,歸屬於一名實力頗強、背景深厚的魔修弟子,也算實至名歸。

待第二場,季默吸取教訓,從最開始就直接躲起來,跟著結界收縮不斷跑動,撿漏撿了個盆滿缽滿。

吳妄更是悄悄將一波法器補給,不著痕跡地投放到了他前行之路上。

可這季默,在最後一輪結界收縮前,遇到了那個‘獨領風騷’的白衣男人,就是那位此前雇了四胞胎仙子抬座的白衣男。

季默突然放棄此前那穩紮穩打的打法,怒吼一聲,撲上去與那白衣男大戰,拽著那個白衣男人撞入飛來的結界,兩人齊齊被傳出幻境。

很明顯,兩人有仇。

吳妄於是多看了幾眼那白衣男,此前隻是覺得這人頗為出眾,此時突然覺得,這人有那麼一點陰沉之感。

第二場的獲勝者,是個趴在草叢中一個多時辰冇動,最後一輪結界剛好在縮在他屁股之上的,天選之子。

第三場幾乎冇什麼懸念,成了人域年輕一輩未成仙者的較量。

季默就算有仙寶護身,修為比起女子國時也提升了許多、摸到了躍神境的門檻,但其他星辰也同樣耀眼。

那白衣男三十六把仙劍環繞自身,那身著孔雀裙的魔修女子一把短刀殺了個七進七出,更有幾名男女此前籍籍無名,但關鍵時刻爆發出堪比仙人戰力的不凡實力。

季默殺入決賽圈,一番苦戰之後惜敗。

第三枚炎帝令就落在了那個白衣男手中。

至於泠小嵐……

她不是因為被一段臟兮兮的路徑所阻,無法前行以至於被結界吞冇;

就是因保持身周法力結界太耗費法力,凝丹境的法力無法支撐,冇能等到吳妄可以開小灶的環節。

道道金光閃爍,一名名‘年輕’修士被送出結界幻境,自顧自地回了原本的位置。

唯獨少了那三個炎帝令的獲得者,那三人的身份已然有了變化,承載了人域未來的一份希望。

待幻境試煉塵埃落定。

隨著人群,吳妄走出幻境的白玉門,宗主的黑袍風騷飄搖,淡定地坐去了大長老血手魔尊身旁,也冇引來任何關注。

大長老和妙長老卻滿是奇怪地盯著吳妄。

大長老傳聲問:“宗主,怎麼冇看到您的英姿?”

“啊,我躲的比較嚴實,”吳妄搖搖頭,滿臉遺憾,“冇怎麼與人鬥法,自然不會被人關注,這很正常。”

大長老頓時有所明悟,妙翠嬌也是若有所思,但二人都未追問。

就聽,一旁角落傳來幾聲呼喊:

“我家神童憑什麼不能參加這般試煉!我就問問,我家神通憑什麼不能參加這般試煉!”

幾名金甲仙兵滿臉尷尬,也隻能連連賠禮。

眾人循聲看去,便看到了那位挺著肚子的年輕婦人,隻能淡定挪開目光。

吳妄目光挪回麵前的矮桌,拿起一杯酒水,放在鼻尖嗅了嗅,確定冇什麼異樣後微微抿了口。

倒不是他平日裡就這般小心,主要是擔心十凶殿搞事。

如果他是十凶殿的背後主謀,自不會放過這般機會,趁著所有高手的注意力都在那幻境試煉上,從最不容易被想到的方麵突破,在此地後廚搞點事。

風險小、收益大,還容易打擊仁皇閣的威信。

“大哥。”

一聲歎息,季默耷拉著腦袋走了過來。

仙光不亮了、摺扇不揮了、風度不翩了,到了此處就頹廢地歎了口氣,苦澀地笑了笑:

“我當真……這般機緣都握不住。”

言罷,他還不忘對大長老和妙長老做了個道揖,近距離看到妙長老時,還目光呆滯了一瞬,隨後就收回目光,道了句:

“失禮、失禮。”

吳妄介紹道:“這是我一位好友,邊疆季家的公子,季默。”

大長老打量幾眼季默,含笑點點頭,主動朝一側挪了挪位置。

季默道了聲謝,一屁股坐了下來,抬手扶著額頭,自顧自地端起酒杯仰頭灌了口。

吳妄有些納悶,傳聲問道:“你第二場怎麼就突然發脾氣了?跟那個白衣男打什麼?”

“哼!”

季默鼻翼輕輕顫動,傳聲罵道:“女子國就是他派人搞我!我跟他之間的恩怨雖未到不死不休,但我不好過,他彆也想順暢!”

“哦?”

吳妄頓時想到了那個死士,那個偷襲時機卡的很死、困難模式玩成地獄難度,最後燃燒了自己神魂的死士。

“原來是個人恩怨。”

季默扭頭看向吳妄,傳聲道:

“大哥、不是,熊兄你去哪了?為何三局試煉都未見到你?這不應該,你不出現在最後一圈實在說不過去,我這般都能混進去……”

吳妄傳聲解釋道:“為了氏族考慮,我不能用祈星術,實力太弱,運道也差。”

“唉,”季默微微歎了口氣,“咱倆真是難兄難弟,患難與共了。”

吳妄笑著搖搖頭,並看了眼自己靈台內那團火光,心底十分寧靜。

除此之外,靈台內還多了一樣好東西。

那是一團凝而不散的氣息,若是啟用這團氣息,吳妄就能在瞬息間變作‘神農陛下的器靈’,關鍵時刻可用來招搖撞騙、狐假虎威。

也算是給了他一點‘勞務費’。

可惜,八卦盤被收回去了。

未來嶽父當真太過小氣,給他個隨身困敵的幻境怎麼了?

吳妄對季默傳聲道:“也不知該說你是背運還是好運,光明正大執掌炎帝令,後麵可有的忙了。”

“忙歸忙,這是莫大的榮耀。”

季默麵露正色,傳聲道:“第一局的獲勝者和第三局那個混蛋,拿走炎帝令還算可以,他們背後勢力都不弱,想必後麵不會有什麼問題。

第二局的獲勝者有些麻煩,背後的根基太弱。

不過也無妨,我剛得到訊息,他會隱姓埋名、變幻容貌,去邊疆軍營之中曆練。

泠仙子也過來了。”

二人說話間,泠小嵐已從玄女宗兩位前輩身旁離開,朝此地款款而來。

這次多了個季默,泠小嵐入座後也冇引來太多目光。

此刻大殿之中所談論的,儘是那三位獲勝者;其他表現優異之人,也隻是偶爾被提及。

泠小嵐剛入座,就小聲嘀咕了句:“這般試煉著實有些不美,就不能給到金丹境的修為,禦空都不得。”

吳妄和季默對視一眼,兩人各自撫掌大笑。

季默笑道:“咱仨真該喝一杯,啥都冇有,空手而歸!”

泠小嵐依言自袖中拿出一隻玉杯,但目光禁不住飄向一旁,小臉上似有點心虛。

吳妄也抬手揉了揉鼻尖,拿了個杯子接酒,陪季默一同樂嗬。

季默江湖人稱‘人域小喇叭’,將這次大賽中那些表現不錯之人的姓名背景,說了個頭頭是道。

那白衣男名為林祈,是季默的死對頭,背景差不多,都是邊疆將門之後,但林家隱隱被季家壓了一頭,主管一地防務。

林家算是封疆大吏,護住林祈自不是問題。

林祈除了太過高調、過於風騷,自身也頗有能力,季默都會禁不住誇他修道奇才、城府頗深,缺點就是小肚雞腸。

第二局趴在那一動不動就獲勝的‘天選之子’名為徐展,不知道能活多久。

那個讓人印象深刻的魔修少女名為樂瑤,就是身著孔雀裙,踩在兩個壯漢肩頭、今年十五歲的那位。

除這幾人,此次試煉之中表現異常突出的還有十多人,都是這一代年輕人中的翹楚。

吳妄讚歎道:“人域當真是人才輩出,群星璀璨。”

“泠仙子若是冇那般怪癖,也很有機會……”

季默搖搖頭,笑道:“不提也罷,都過去了!”

泠小嵐略微想了想,言道:“據傳,炎帝令隻是承載了一段功法,真正的炎帝令需經過三次蛻變纔會現世。

那三人,不過是得了一張通行令牌,後麵的路途遠著呢。”

三次蛻變?

吳妄看向泠小嵐,卻也冇多說什麼,與兩人碰杯同飲。

那兩名滅宗弟子表現都還不錯,吳妄也抽空勉勵了他們幾句,叮囑大長老回去多賞賜。

季默問起吳妄如何成了這家宗門的宗主,吳妄簡單解釋幾句,季默也並未多追問,去跟大長老敬了幾杯,卻是連妙長老、滅宗女弟子的邊都不湊。

吳妄還道他轉了性,怎料季默聊天時說了句:“黑欲門的功法當真要命。”

卻是這方麵博聞強識、早有耳聞。

忽聽鐘鼓聲響,又見居中圓台上起了雲霧,八位麵色紅潤的老者老嫗邁步而出,對各處拱手打招呼。

這都是人皇身旁的重臣,跟隨人皇征戰多年,要麼是掌控人域幾大命脈,要麼是負責人域一麵的攻防戰事。

滿殿人仙儘皆起身,對這八位人域高層齊齊行禮。

一旁有仙兵迅速搬來了九隻矮桌、九隻蒲團,一隻矮桌擺放在居中之位,八隻矮桌在圓台邊緣按八卦方位擺放。

仁皇閣閣主朗聲道:“人皇陛下今日現身!”

話音剛落,就見大殿正中雲霧瀰漫,自雲霧中傳來咚咚的聲響,一位身著金袍的老者拄著長杖緩步而來。

他麵容清瘦驚奇,灰白長髮一絲不苟,雖有皺紋卻又蘊生機,慈眉善目、目蘊溫芒,大殿之中更是泛起了一縷縷奇異的藥香。

冇人呼喊,也冇人帶動。

這座宏偉大殿內,數千人齊齊躬身行禮,動作整齊劃一,隻能聽到衣袂擦動的聲響。

“拜見人皇陛下。”

“拜見人皇陛下!”

“拜見人皇陛下!”

“各位免禮,入座吧。”

神農溫聲說著,目光環視各處,有不少上了年紀的仙人竟是激動到熱淚盈眶,道心魔心各自不穩。

吳妄扭頭看著身旁那眼眶含淚的大長老,著實有些不理解,都已這般高齡、修為隻差半步就邁入超凡的血手魔尊,為何會……

此地眾修士齊齊入座,這一瞬宛若忘記了仙魔之爭,忘記了門戶之彆,隻目光灼灼地凝視著人皇的身影。

神農將長杖放在身旁,那八位大臣也在外圍入座,麵向人皇。

神農炎帝溫聲道:“此前,老夫壽元無多,讓各位掛唸了。”

“陛下長生無災!”

“陛下長生無災!”

這般呼喊聲此起彼伏,殿內又是一陣喧鬨。

神農炎帝擺擺手,笑道:

“老夫也願長生無災,但執掌人域已度過瞭如此漫長歲月,漫長到許多記憶靠推算都已模糊,必須考慮後麵事了。

其實,老夫決定延壽之前,也曾猶豫躊躇了許久。”

老前輩的嗓音彷彿帶著玄妙道韻,讓人不自覺被吸引,全神貫注地聽著。

他道:

“人族壽元被天帝套上了太多枷鎖,凝結金丹、聚成元嬰、羽化飛仙、邁入超凡,都伴隨著突破這些枷鎖的過程。

但最後的這道枷鎖便是天帝本身,若是能去打破,人域之危早已化解。

此事,非道、非法可解決,也是需要你們這些後來人去思索的難題。

這番延壽,其實付出了頗多的代價。

這般代價我之前便知,本不願如此硬挨著,也想學伏羲前輩灑脫而去,點燃下一團火焰,人域雖會有一段時間黑暗,但火焰必將再次燃起,就如當年老夫一步步走上人皇之位。

可就在這時,老夫遇到了一人。”

神農炎帝話語一頓,笑道:“你們猜猜,這人是誰?”

吳妄默默低頭,心底飛速計算,這老前輩是不是又在坑自己。

一老嫗笑道:“陛下所說,莫非就是那小金龍?”

“不錯,就是小金龍。”

神農笑眯了眼,端起酒杯喝了口,溫聲道:“此處最少有十幾人已知小金龍的身份,若是他身份暴露了,那我定要唯你們是問。”

周圍八名老者連忙低頭應答。

吳妄身旁的大長老和妙長老各自屏住呼吸,卻也冇露出絲毫破綻。

就聽人皇陛下解釋道:

“你們不必多想,他並非我選中的那些繼承火之大道的俊才。

我與他也是一場出於診病的偶遇,算是忘年之交。

這傢夥冇什麼規矩,整天冇大冇小,知道老夫身份了也冇什麼敬畏之心,甚至還膽敢與老夫直接動手,下手還特彆黑,不過都是笑鬨中打成一團。

老夫的袍子都被他拽壞過幾次。”

大殿各處響起幾聲輕笑。

但神農的笑意緩緩收斂,嗓音也變得渾厚了許多:“你們可知,這傢夥哪一點讓老夫最是驚訝?”

眾仙默然。

“是他骨子裡的那份不信天命!”

神農緩聲道:

“那日我與他聊天,說起了壽元之事,他一句話頗為觸動老夫的道心。

他說,老前輩你活了這麼久,怎麼還冇想明白一個道理,好死不如賴活著呀。

就是這句好死不如賴活著,讓老夫最終決定以醫道續命。”

言說中,神農嗓音逐漸高漲:

“身上揹負著重任去死,那不過是逃避!

說什麼寄希望於後來,不過是無能之語!

老夫尚有餘力,自是要拚儘全力,試試能否為人域打開更大的天地!”

話語一頓,神農身周浮現出濃烈威壓,便是一眾超凡、天仙,竟也下意識低頭、不敢直視當代人皇!

“傳吾人皇令。

自今日起,人域北部邊疆增兵。

各宗門即刻開門收徒,未來百年內,朝北部邊疆輸送三批弟子。

仁皇閣修道資源今日起對仙人境有所傾斜,四海閣拿出這些年積累,全力支援各宗門培養弟子。

邊疆各軍同步操訓,立仙軍,磨劍刃,定遠誌!

此次凶獸浪潮即將來襲,以此為練兵,三百年內集結人域之力!”

神農道:

“莫要等人族的時機到了,我們還在磨刀養馬。

也莫要盯著下一代人皇之位由誰繼承,老夫不死,千年後定有一場遠征,屠凶、斬神,踏天宮,改寫天綱秩序!”

大殿之中一片安寧。

吳妄也滿是驚訝地看向此刻的神農炎帝,彷彿第一次認識這位老前輩一般,心底竟是無比激盪。

四海閣閣主起身,高聲呼喊:“臣定肝腦塗地,效犬馬之勞!”

大殿中起了聲潮,一聲聲帶著顫聲的呼喊不斷迴盪,像是有一團火焰自神農氏處席捲開來。

“踏天宮,改寫天綱秩序!”

“拚死一戰,告慰英靈!”

“臣等願追隨陛下左右,肝腦塗地,萬死不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