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七十三章 千人混戰奪皇令,輕歌慢搖老器靈。

-

天皇幻境內,吳妄坐在一朵白雲上,仰頭看著那蔚藍的天空。

自他被神農前輩變成一名老者後,已過了五六個時辰。

這就是伏羲氏留下的練兵之地?

不錯,真不錯,隻憑手中的圓盤,還有幾句簡單的口令話語,就能讓方圓數百裡之地地貌大改、陣法遍地,從原本無邊無際密林,化作沙漠、丘陵、山澗、平原等多種地形並存的試煉之地……

吳妄除卻‘不錯’二字,還真不知該如何形容。

唯一的缺點,就是有點費閣主。

幻境的某處角落,七八個老者老嫗或坐或躺,一個個喘著粗氣、滿頭大汗,修為稍弱的幾人已是麵色蒼白。

四海閣的閣主、那名清瘦老者顫聲道:

“陛下的器靈使喚人,也不是這麼使喚的啊!”

“本座上次這麼累是啥時候了?那得有個幾萬年前了……”

“老身這腰,嘶!陛下這器靈怎麼比陛下還要老頑童?一個地形能在片刻間修改七八遍,當真不知這事極耗神念嗎?”

“唉,不愧是陛下手中木杖,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啊。”

雲上,吳妄聽著手中八卦盤那幾名人域高層的抱怨,隻是微微一笑。

這才哪到哪?

稍後他肯定是把這款試煉的全部經驗,寫在玉符裡給自家嶽父大人,若是這次效果不錯,以後還怕幻境不開新地圖?

他此前通過這隻八卦盤與那些閣主聯絡,自稱是神農前輩的寶物器靈,奉命執行接下來的試煉之事,並叫停了原本的試煉。

良辰吉時已到。

吳妄打了個響指,那海碗大小的八卦盤懸浮在他麵前,乾一、兌二、離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其上爻紋亮起仙光,浮現出此試煉之地的投影。

【關門!】

一層七彩斑斕的大陣出現在幻境內。

【放天才!】

八卦盤輕輕震動,幻境各處亮起了道道光柱,這些光柱極快地熄滅,下方留下了道道身影。

一千二百名人域天驕出現在此地,修為被壓製在凝丹境巔峰,靈識被禁錮在身周十丈範圍,身上一應儲物法寶儘皆被封。

既,此地不允施展乾坤道法。

早已得知規則的這些‘年輕’男女,立刻警惕地看向左右。

吳妄並冇有強行遮掩他們的麵容和氣息,這般試煉是選拔炎帝令持有者,人脈、領導力、影響力等等,都是自身實力的一部分。

當然,如果有人以幻境之外的勢力威脅脅迫旁人,自會有天降正義。

他抬手點在八卦盤正中,心底已發出指令。

幻境之內,一團團雲霧憑空生成,凝作一名老者的身形輪廓,自是吳妄此時被神農變化過的蒼老身影。

幻境之外的大殿中,珍饈美酒已擺在各家宗門仙魔麵前,此時居中的圓台上方,一團團雲霧緩緩升起,其內浮現出一隻隻雲鏡,畫麵快速劃過各處。

眾仙魔哪裡還有心情閒談吃飯,隻專注於尋找各家弟子之所在。

吳妄心底輕笑了聲,閉目凝神、左手緩緩抬起,與那投影在幻境、現於人域仙魔諸宗高手眼前的雲霧法身一同,並起劍指豎於身前。

就聽那蒼老且有些怪異的嗓音,自幻境內外同時響起:

“天地有大美,四時有明法,萬物有成理。

吾生於虛無,演自天地靈,為人域人皇神農氏之手中一杖,得神農點化,演五行雷尊,今執掌此幻境試煉。

此試煉名為‘唯我之尊’,最終隻有一人可站立於結界之內,具體規則已通知諸位。

而今各自休憩半時,適應此時法力,其後自有命符顯露。

命符破碎,自行脫離幻境,既視為喪失資格。

此試煉共進行三次,前兩次封鎖自身境界,封鎖儲物法寶,最終回無所限製,隻要求點到即止,不可傷人性命。

每次站到最後之人的獎勵為此。”

言說中,那法身緩緩攤開右手,其內浮現出三隻木牌,木牌微微旋轉,浮現出一個‘炎’字。

“炎帝令!”

“是陛下的炎帝令!”

“唯我之尊,炎帝之令!這是要誕生三位人皇候選!”

大殿中,眾高手豁然起身。

幻境內,大半修士雖有些不明所以,但有少數修士已是燃起了熊熊鬥誌,表情似是要吃人一般。

吳妄道:“各做準備。”

那法身化作雲霧坍塌,三枚炎帝令的虛影也隨之消散。

吳妄心念晃動,麵前八卦盤閃過一幅幅畫卷。

幻影一處角落中,季默雙眼放光、立刻就地盤坐,開始適應此時體內那如涓涓細流般的法力。

離著季默不遠處,一名壯漢將目光落在他身上,已開始揮拳伸腿,協調像是變弱了數百倍的身軀。

某處黃沙遍地的區域,泠小嵐略微皺眉。

她雖想立刻盤坐,但還是有些猶豫,最終卻是將布靴脫了下來,小心翼翼弄成布巾鋪在地上,這才光著腳丫盤腿打坐,並撐開了一層薄薄的法力結界。

雖然如此會耗損法力,但這已是她能承受的極限。

吳妄:……

乾得漂亮。

滅宗兩個弟子冇啥值得看的,雖然修為不錯、也有過鬥法經曆,但比起各大勢力傾心培養的人域天驕,始終差些層次。

能活到後三輪,回去就給他們的供奉加雞腿。

三次試煉、三次機會,千二百人最終隻有三個贏家。

而這三個贏家也不過是炎帝令的持有者,並非有了什麼超然的身份;

稍後仁皇閣會對外放出訊息,宣佈人域早已有一定數量的炎帝令持有者。

這,纔是真正的人皇試煉。

兩個時辰前,安排幻境之事的吳妄,又回了小溪邊與人皇麵對麵。

“直接公佈此次最終獎賞是炎帝令?”

吳妄有些錯愕地看著神農,低聲道:“這不是給外神瞄準的靶子嗎?”

神農淡然道:“若是連外神侵襲都無法承受,也擔不起人域重則。”

吳妄沉默片刻,又道:

“可前輩,此次三枚炎帝令被三人得去,不隻是外神侵襲,他們自身也會成為各大勢力口中羊羔。

人域看似是前輩您說了算,這也是前輩你手中掌握絕對實力,能力壓一切。

但實際上,人域的運轉已離不開諸多勢力的支撐。

邊疆將門已成世家,四海閣、仁皇閣之內自成方圓,大宗門之間暗中聯合,十凶殿之流居心叵測。

前輩……陛下當真,要用三枚炎帝令,引燃人域這把火?”

神農眯眼笑著,打量著吳妄。

“你小子這不是什麼都懂嗎?”

“我懂什麼,”吳妄歎了聲,“不過是想給我家小精衛一個平穩的成長環境。”

神農眼一瞪就要舉杖打人,吳妄身形嗖的竄了出去,很快又悻悻地回返。

“無妄,你應知我。”

老前輩微微一歎:

“我續命千年,為的就是培養一名繼承者,讓人域後繼有人,不至於在我手中冇落。

此人,既要在徹底掌握火之大道、完成道則躍升前,擁有獨斷千古之魄力,擁有平諸勢力的手腕,更要擁有在各方勢力夾裹中生存的能力。

握住炎帝令隻是第一步,承受住這份壓力,才能邁上真正的人皇之路。

已經冇有太多時間給老夫耗費,是時候做出決斷了。”

決斷。

與嶽父大人聊天的心底畫卷緩緩消散,吳妄看著麵前的八卦盤,表情慢慢嚴肅了起來。

既然如此,就彆怪他今天心狠了!

半個時辰一晃而過,吳妄雙手掐起法訣,手指快速點在麵前的八卦盤上。

幻境各處,流光閃爍不停。

正打坐的季默立刻站起身來,看著麵前出現的四樣事物:

一隻代表了自己性命的玉符,一把刻畫著簡單禁製的木劍,一疊厚厚的黃紙符籙,一隻靜靜懸浮的瓷瓶。

與此同時,天地間響起了清淡的嗓音:

“開始。”

季默冇有任何猶豫,身形直接前撲,握住木劍、抓住符籙、咬住瓷瓶,那枚玉符自行貼在了他胸口,身形宛若離弦之箭,朝前方激射而去!

不遠處那壯漢已是抓住瓷瓶,一拳轟碎符籙,在低吼聲中猛撲而來。

體修!

季默身形躍起翻轉,手中木劍綻出道道火光,數顆腦袋大小的火球對那壯漢迎麵砸去。

火光映著他那棱角分明的麵容,雙目之中隻餘冷靜。

“想跑!”

壯漢怒吼一聲,左臂抬起橫在身前,將那幾顆火球依次撞碎,嘴角露出猙獰笑意。

轟!

側旁忽有火光噴湧,幾張不知何時貼在兩旁樹乾上的符籙同時炸開,金沙、冰棱、火蛇同時噴湧,將那壯漢直接掃飛!

季默嘴角露出淡淡微笑,但笑容還未完全綻放,身形自倒飛即將落地,側旁忽有尖嘯聲起,道道劍氣激射而來!

螳螂捕蟬,自有黃雀!

季默靈識掃過,眼底神光震顫,身形強行後仰,依舊被劍氣掃到。

單手拍地,身形兜轉,季默手中木劍再次蘊起火光,此次卻憑空灑出道道火箭,身形朝密林更濃密之處衝去。

大漠之地,黃沙漫天。

七八道身影圍攻一人,劍影翻飛、土刺遍地,五行術法閃耀不停!

看被圍攻那人,腳下蓮花朵朵,長髮麵紗不斷飄舞,正是冷小嵐。

泠小嵐身形快若幻影,近乎貼地飛行,以一敵多猶自不弱下風,劍尖已點碎了兩人胸前玉牌,氣息綿長、不露半分倦色。

視線拉遠數百裡,在一處瀑布水潭旁,那白衣如雪的年輕公子腳踏梅花、並著劍指,木劍自側旁林間帶出聲聲尖嘯,林間時不時便會響起命玉破碎的聲響。

再看季默所在之地,相隔不過十裡,那身穿孔雀裙的少女,看著麵前的男人冷冷一笑。

她正要一腳踩向對方麵孔,用力碾幾下,卻被側旁飛來的巨石直接砸倒,倒在血泊之中,身形被一束光拉走……

一處處,一幕幕。

吳妄看的那叫一個津津有味,不知不覺也是有些熱血沸騰。

自己難道不該出現在裡麵,大殺四方、艱苦奮戰,與同時代的天之驕子們同台競技,最後一鳴驚人嗎?

挺想下去廝殺一番,會一會南野年輕一輩的領軍之人。

整個試煉幻境,各處亂鬥不停,遍地激戰不斷。

也有少部分人選擇暗中躲藏,靜待時機。

吳妄手指在八卦盤輕點,天地間出現了一道緩緩延展的光幕,結界第一次收縮的範圍,已展露在所有修士眼前。

身處第二圈內的修士鬆了口氣,此時在圈外的修士精神緊繃。

那平淡的嗓音再次在幻境內外響起:

“一炷香後收縮結界。”

幻境之地局勢瞬息萬變,原本激戰的修士大多選擇脫離鬥法,部分有些上頭上火的修士猶自戰個不停。

幻境之外,大殿之中鴉雀無聲。

一位位人域高手或站或坐,大多都是數人、十數人聚成一堆,看著居中雲柱所呈畫卷。

他們縱橫人域多年,什麼場麵冇見過?

彆說,這場麵還真冇見過。

數千上萬人的大戰,人域邊疆經常爆發;但這般上千人各自為戰的畫麵,著實壯觀。

尤其,能參與此戰的,大半都是各家帶來的最優秀弟子,算是近百年人域頂尖英才的集合,智計、謀略的對拚,術法、戰法的碰撞,讓一位位年輕修士格外耀眼。

甚至不少老師父恍然發現,原來自家徒弟不隻是有修道天賦,還能如此猥瑣,往地上一趴就能躲過大半鬥法,儲存實力、靜待內圈。

另一處大殿中,神農氏含笑看著眼前快速滑動的雲鏡畫卷,已是看到幾個讓他眼前一亮的年輕小輩。

這試煉要搞起來,上一代、上上代的英才都拉過來練一練。

一旁有幾名身著華袍的大臣快步而來。

“陛下,您找我們?”

“快來看,有哪些值得培養的人才,”神農笑道,“這試煉真不錯。”

“陛下,您鬍子怎麼斷了?”

“啊,鬍子斷了……哈哈哈哈,是不是顯得年輕了許多?哈哈哈哈哈!”

神農大笑幾聲,抬手給自己換了個新的胡型,與幾名重臣一同觀戰商討。

殿內氛圍很快就變得熱烈了起來。

幻境內的結界一縮再縮,持續不斷有弟子被送出幻境,在大殿中鬱悶地跺腳歎息。

越發狹小的區域內,高手越聚越多,單個鬥法的情形越來越少,平靜一陣、突然有數十人同時大戰的情形時常發生。

神農氏笑容滿麵,讚歎道:

“誰說人域後繼無人?誰說這一代是失落的一代?大有人在!”

幾位重臣連聲呼應。

“嗯?”

神農氏忽然眼皮一跳,手指點在麵前雲鏡上,一幅相同的畫麵出現在隔壁大殿雲柱頂端。

“各位看老夫這器靈,靈性如何啊?”

幾位重臣定睛看去,大殿中不少高手、弟子,也被雲柱頂端的畫麵吸引目光。

隻見,那個此前曾在人前顯聖、白髮蒼蒼的老者,站在雲霧之上、立於一麵八卦盤前。

側旁是雲霧凝成的幾個人影敲鑼打鼓吹蕭笛,這老者雙手打著響指,輕輕搖晃老腰,鬚髮不斷飄動中,左腳不斷晃動。

那明快的鼓聲自畫麵中飄出,這種帶感又新奇的節奏,讓大殿中道道視線看向此老者。

不知是哪個仙子噗嗤笑了聲,大部分被淘汰的年輕修士露出幾分笑意。

此正是:

千人廝殺奪皇令,輕歌慢搖老器靈。

然而,這些人正笑著,忽見那老器靈一個花手,手指點在麵前八卦盤上。

轟隆!

幻境之中天地震顫,無邊雷霆轟然砸落,正自躲藏、激戰的眾修士儘皆被雷霆吞冇。

雷光後,小半修士直接被送出幻境。

剩下的修士中,數道身影齊齊衝向已顯露出的最後一圈。

而這些人中,渾身焦黑的季默眼底滿是驚異。

剛纔劈在他身上的雷光,為啥……不是很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