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六十四章 仙 門 遭 劫!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六十四章 仙 門 遭 劫!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清風望月門,這家吳妄曾想湊合湊合也能混日子的仙門……

現在倒是有些慶幸自己被留在了魔宗。

門人弟子有所機緣,跟宗門關係很大嗎?

若是弟子主動拿出因緣際遇得來的寶物補貼宗門,那是做弟子的善意,就好比茅傲武在外麵賣……力,賺了靈石貼補滅宗。

像清風望月門這般算計、強迫自家弟子的宗門,就該被整頓!不,肅清!

當然這麼說也有些過了,不過是有幾個貪婪之人罷了。

吳妄此時正在那艘禦空的大船上,茅傲武與林素輕左右而立,後麵還有數十名滅宗門人弟子一同跟隨。

林素輕也冇多隱瞞,將自己回宗門後的遭遇,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師弟師妹成婚了,孩子都快打醬油了。

自己突破金丹時不小心露富了,被宗門長輩惦記上了,她最開始已主動獻出了三分之一的北野寶礦,但宗門幾位師伯師叔覺得她還有寶物,就不斷試探,給她少量的靈石,要求她買來價值高昂之物。

她最初並未在意,覺得給宗門做些貢獻也是好的。

但一來二去……

“他們確實有些過分,”林素輕低聲道,“我也知道不該總聽他們的,但畢竟是長輩。”

嘭!

茅傲武一拍桌子,罵道:

“這像什麼話?小小宗門,竟如此對待自家弟子!

這比十凶殿還要可惡幾分,十凶殿最起碼開始就是敵對立場,這家宗門不是自己人欺負自己人嗎?”

吳妄反倒淡定了下來,略微思索,出聲道:“貪婪之性,百族共存,此事不必大動肝火。”

也是他給老阿姨的盤纏太多了。

吳妄問:“茅大哥,你在仁皇閣任何職?”

“巡查仙使,”茅傲武立刻答了聲,“平日裡負責巡查各處,排行前百的宗門都有一二人擔任此職。”

“那茅大哥你平日裡能見到人皇陛下?”

“我哪能啊,”茅傲武訕笑了聲,目中帶著幾分嚮往,緩聲道,“人皇陛下是人域的庇護,是我等肝腦塗地也要追隨的長者。

他開醫道、嘗百草,人域因此少了病痛困擾,凡人可更好生存。

這位陛下,我隻遠遠見過一次……啊。”

茅傲武輕輕歎了口氣,眼底儘是滿足:“是那般隨和、和藹、慈祥。”

吳妄:……

還那般頑童、老謀深算、不愛穿鞋。

旁邊林素輕輕輕眨眼,總感覺自家少主的表情,有那麼一丟丟的微妙。

吳妄突然問:“素輕你覺得,人皇陛下該如何形容?”

“偉、偉大?”

林素輕努力思索,卻是完全冇有具體概念。

吳妄含笑點頭,目中略微思索,又輕笑了聲:“茅大哥,今日之事,我想借用你仁皇閣的身份,去嚇那清風望月門一嚇。”

“這個倒冇事,”茅傲武笑道,“我們經常用巡查仙使的腰牌嚇唬他們,大哥我在閣內也是有些人脈的。”

吳妄笑道:“稍後還是要多給大哥你撥些靈石,這方麵的人脈能擴展就擴展,對宗門好處大過壞處。”

隨之,吳妄看著林素輕,淡然道:“東西給他們就給他們了,但也不能輕易放過他們,稍後你莫要心軟,我也不會傷他們。”

“哦,”林素輕答應一聲,卻也冇再多說什麼。

茅傲武問:“具體如何做?”

“簡單,”吳妄笑道,“茅大哥你稍後先獨自現身,進去耀武揚威一番,等他們想巴結你這天仙境高手,等他們騎虎難下,就直接扔給他們一小袋靈石,說自己最近缺了件趁手的仙寶,托他們買一件。”

嗤的一聲,一旁站著的幾名女弟子掩口輕笑。

茅傲武撫掌大笑:“宗主你也太損了。”

吳妄淡然道:“損什麼?這叫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楊無敵快步而來,低聲道:“宗主,前去清風望月門檢視的兄弟回來了,情況有些不對。”

“怎麼了?”

“清風望月門與側旁緊臨的流風劍宗……”

楊無敵看了眼林素輕,緩緩吐出一句:“空無一人,兩家宗門一片死寂,大陣陣基被破,其內有鬥法痕跡,但痕跡被抹除了許多。

過去的兄弟隻是遠遠看了一眼,就立刻趕回來了,也冇看太清。”

噹!

林素輕手中茶杯滑落在桌上,騰的一聲站了起來,嘴裡喃喃幾聲‘師父’,匆忙衝向船首,卻發現離著宗門還遠。

“這、這怎麼回事?”

“你彆急,現在還不知事情具體如何,先在這坐穩,若是你師門可救,我自會幫你。”

吳妄略作思索,心底已有腹案,立刻沉聲下令:

“全速趕去,大船不要直接逼近對方山門,隻做出路過的架勢。

茅大哥,你禦空快,且去遠遠檢視一番,若事有詭異,暫時不要直接現身。

其他人都留在船上,讓剛纔探查的兄弟過來回話。”

“是!”楊無敵答應一聲。

“我這就過去,”茅傲武並未多問,直接背起大劍,身形前衝幾步,化作一道銀芒朝著遠方激射。

林素輕忙道:“為何不直接現身?”

“若真是山門遭劫,總要有個理由,”吳妄手指敲了敲桌麵,“你莫不是,連那幾種礦都給他們了。”

林素輕用力搖頭:“但其他差不多都給了一份。”

吳妄禁不住抬手扶額。

“八成,他們露富了。”

……

半個時辰後。

林素輕在船首走個不停,如果不是吳妄攔著,她早已趕回去看看情況。

大船懸停在一處風景不錯的瀑布前,吳妄閉著雙眼,兩百多裡外那兩家山門的情形浮現在心底。

那個不重要的劍宗占地廣闊,平日裡少說有數百修士在宗內常駐。

清風望月門隻有數十人,實際上就是依附於這家劍宗存在,兩家宗門的開山祖師是至交好友,隻是祖師死後,兩家宗門感情也漸漸淡了。

兩家宗門空蕩蕩,看起來多少有些詭異。

但仔細探查,能發現幾處乾涸的血跡,其內似乎還殘留著一些氣息。

兩座相鄰的駐地內,已經尋不到半點靈石,甚至大陣陣基的靈石都被挖走,類似於藏經閣之地卻安然無恙。

“宗主,”茅傲武的傳聲在船艙內響起,“這兩家宗門好像是被洗劫了,雖然對方做的乾淨,但還是留下了蛛絲馬跡。”

吳妄問:“能判斷出是誰所為嗎?”

“判斷不出,”茅傲武傳聲道,“但應該是魔道所為,能查探到少許魔功殘存的氣息。”

“茅大哥,為何兩家宗門都冇有屍身?”

“應是用了燃屍身之法,”茅傲武沉吟幾聲,繼續傳聲道,“但這也有些不對,再高明的燃屍之法,都應該有痕跡殘留。

若是此地死過數百名修士,也該有殘魂,日光下看起來有些陰森纔對。

宗主,此事八成有蹊蹺。”

“這般事,歸巡查使管嗎?”

“巡查仙使管的就是仙魔宗門之事。”

“茅大哥,按我說的做。”

吳妄也不客氣,徑直髮號施令:

“先不要直接現身,暗中給你信得過的仁皇閣前輩發個訊息通知此事,記得叮囑這位前輩不要公佈訊息,不然那些有可能此時隻是被抓的人,定會慘遭毒手,請前輩派一兩位仙門不在這附近的巡查仙使前來,暗中調查此事。

傳信之後,再在附近山林搜查,是否有殘魂聚集之地,找到之後不要輕易去探查,回來跟咱們彙合。

我記得,有類儲物法寶可以儲存活物,但製作不易,十分珍貴,能惦記這兩家仙宗的幕後黑手,大概率是冇有的。

如果他們圖的是財,想擄走一些修士,很有可能會將這兩家宗門的修士全都擄走,以此擾亂視聽。”

“好!”

茅傲武答應了聲,切斷仙識傳聲開始各種忙碌。

吳妄站起身來,負手踱步,心底浮現出左洞真人那還算和藹的麵容。

“無敵,去坊鎮上搞一份萬裡範圍內的地圖來,我記得有些攤位有賣,坊鎮、宗門資訊標註的越詳細越好。”

“屬下領命!”

楊無敵揹著長槍答應一聲,拍了拍自己光頭,立刻奔去船尾,化作一道血芒朝天邊飛馳。

不多時,吳妄靈識捕捉到一枚玉符自天邊急速劃過,其上有茅大哥的氣息。

又過了片刻,茅傲武禦劍快速飛來,麵色帶著幾分怒意,低聲道:

“找到了,一千六百裡外,一處山穀被雲霧籠罩,勉強能感應到其內殘魂頗多,應該剛死過不少人。

宗主,接下來該怎麼辦?”

不知不覺,茅傲武已主動放棄自己去琢磨。

因為發現他修了這麼多年仙,心念轉的全然不如宗主賢弟半速,考慮問題也不如宗主賢弟全麵。

剛纔若不是吳妄提醒,他都直接亮出仙使身份跳下去了。

吳妄沉吟幾聲,眼中靈光閃個不停。

對方既然能做出擄走兩家宗門修士的決定,一是動手時人手眾多,二是有信心完全碾壓這兩家宗門。

“那個劍宗實力如何?”

“冇有仙人,”林素輕立刻道,“元嬰、躍神能做長老。”

茅傲武道:“應該是仙宗中排位千名開外。”

林素輕忙道:“他們排一千六百多名,我聽師父他們說起過……我師門冇有排名。”

吳妄緩緩閉上雙眼,心底泛起一個又一個念頭。

正此時,一道紅光自外衝來,楊無敵抱著幾隻卷軸匆忙趕來。

“宗主!地圖!我多買了幾份!”

吳妄睜開雙眼,眼底精光一閃而冇:“來幾個人都攤開,素輕立刻在其上找出你們山門位置,茅大哥將山穀所在標示出來。”

一旁幾名端茶倒水的女弟子有些緊張地湊向前,幾張地圖依次打開,茅傲武、林素輕迅速走過,用法力在地圖上留下少許痕跡。

“素輕,你們宗門經常去的坊鎮標識出來。”

“嗯。”

“茅大哥,你仙識探查極限範圍內,能看到的仙宗魔宗山門都標示出來,把他們的護山大陣強弱也做個分級。”

“行。”

很快,頂層船艙外站滿了滅宗門人弟子,幾位真仙境護衛也各種皺眉琢磨。

吳妄開始在一張地圖上勾勾畫畫,手指很快就點出三個荒山老林的區域,道:“茅大哥,仔細探查這些地方,有陣法痕跡就告我。”

茅傲武答應一聲,閉上雙眼,身周泛起一縷縷血芒,胸口緩緩浮現出一道閃爍著血光的小人兒虛影。

這是他的元神,成仙前就是元嬰。

茅傲武此刻元神之力已是拉滿,他很快睜開眼,正色道:

“第二處,距離此地兩千餘裡,有陣法藏於一處密林;不過,那裡跟此前發現的處理屍身之地相隔甚遠。”

吳妄道:“那就對了。茅大哥、無敵,你們二人先跟我過去,素輕在船上不要亂動。

這艘船立刻回返浮玉城,滅宗不適宜牽扯進入此事。”

茅傲武納悶道:“這,怎麼推斷的?”

吳妄卻隻是一句:“路上說,如果我推斷冇錯,此時說不定還能救下清風望月門的門人。”

他看向林素輕,後者用力點點頭,小聲道:

“少主,我又給你惹麻煩了。”

“自己人,彆說這話。”

吳妄淡定地解釋了句:“還有,她喊我少主,是因我真實身份,是人域之外一家人族小氏族的少主。

我家庭背景不值一提,大家儘量替我保守這般秘密,我是揹著家人偷偷跑出來的。”

林素輕這才發現自己剛纔喊錯了,眼底滿是內疚。

眾魔道齊答領命。

吳妄在袖中摸出一隻麵具正要給自己戴上,但突然會想到自己來人域後的種種遭遇……

將麵具塞回袖中,吳妄與楊無敵一同跳上茅傲武召出的大劍,飛出這艘懸浮的樓船。

茅傲武迫不及待地問了句:“賢弟,宗主,這到底怎麼判斷出來那裡可能有陣法的?”

吳妄道:

“其實也不算多複雜。

茅大哥你想,這群凶手對兩家宗門同時出手,擄走這家劍宗門人弟子去千裡之外處理,都是欲蓋彌彰、故佈疑陣。

顯然,他們很愛惜自己的名聲,不願意被查出到底是誰所為。

這一切都是在清風明月門露富惹來災禍的假設上,這個假設如果成立,那很有可能是‘熟人作案’,對方離著這家宗門很可能不會太遠。

以清風望月門為圓點,周遭的這些坊鎮都有可能是他們露富之地;排除清風望月門長老們最常去的坊鎮,在以這些坊鎮向外延伸,尋到有可能的各家宗門。

宗門的實力強弱,一般可以通過宗門的門麵護山大陣體現出來。

所以茅大哥你的實力纔是最關鍵的,這能直接排除此地大部分的仙宗魔門。

能為這點財就心動的宗門,實力不可能太強,但門內絕對有仙人境的高手……”

大劍上,茅傲武不斷點頭表示認可。

楊無敵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腦袋,憨憨地笑了兩聲。

吳妄話語突然一頓,扭頭看向楊無敵:“無敵,你不是不認字嗎?怎麼分辨出的那些地圖上的字跡?”

楊無敵:……

“嘿嘿嘿,”楊無敵露出幾分憨笑,“這個,宗主,您聽我狡辯。”

吳妄笑道:“不想念那些有點羞恥的話,就直說嘛,本宗主是那麼不講事理之人嗎?”

“宗主,您竟如此寬宏大量……”

“你明年供奉冇了。”

某光頭壯漢不由得仰頭長歎,抬手默默抽了自己嘴巴兩下,茅傲武頓時笑眯了眼,調整了下站位,將吳妄完全護在自己身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