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六十三章 危?林素輕?危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六十三章 危?林素輕?危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滅宗寶鋪?是這裡嗎?”

林素輕提著長劍,抬頭看向那鎏金門匾,以及這占地超過左右商鋪數倍的法寶鋪子,略微有點拘謹。

這麼大的門麵,裡麵的法寶怕是貴的嚇人呢。

反正,自己看看就是了,看看總不會收靈石吧?

林素輕左右瞧了瞧,發現已有不少修士在周圍聚集;她退去側旁角落,靜靜等著午時來臨。

好歹,她現在也是一名實打實的金丹境中期修士。

雖然在這座名聲遠揚的大城中,元嬰、躍神境的修士並不少見,但如果挨個查一下,她現在的修為境界也在此城人族的中等偏上。

修士就是這般,站得越高,越容易被人看見。

她試圖靜下心來,但心底總是不自覺泛起此次離開清風望月門時,師父的叮囑。

‘素輕,你這次出山門,就、就彆回來了!’

‘宗門上下現在都知你財力雄厚,他們就差直接搶你的了,聽為師的,趕緊走吧!’

林素輕咬了咬嘴唇。

少主給自己的那些財物,現在隻剩一半了。

這一半是她以後的依憑,也是去尋少主蹤跡的保障。

這些,萬萬不能再被旁人惦記……

林素輕呀林素輕,你總該學會拒絕宗內長輩這些無理要求纔是。

作為門內修為第三的修士,自己,要強硬起來了!

嗯,從此刻開始,絕對不能落於人後,絕地!

店鋪門前突有鑼鼓聲響,林素輕一個晃神,自街道各處出現道道流光。

唰唰幾聲,數十道身影憑空出現在林素輕麵前,一個個氣息悠長、道境高深,身周包裹著清濁氣息……

“這?”

林素輕趕緊後退半步,也冇敢說是自己先來的雲雲。

又聽幾聲鑼響,已近開業之時。

有道身著華服錦袍的身影站在店鋪前,散出真仙境氣息,自報家門,言說他是‘滅天黑欲臨風大魔宗’落寶殿長老王梨山,而今新取了一個道號:

本分道人。

林素輕靜靜聽著,心底輕笑了幾聲。

這宗門的名字好生有趣,看這位出麵主持店鋪的長老修為,這宗門怕是傳聞中的魔道百大宗門,真正的大戶人家。

哪像他們清風望月門,立門較短,門內也無仙人,也是幸虧倚靠旁邊一家規模稍大些的宗門,纔不至於被路過的壞人隨手炸平。

她聽那長老說了一陣這家名字很長的宗門的光輝曆史,介紹了他們的開店理念,聽到了‘平價’、‘物有所值’幾個關鍵詞,不由眼前一亮。

就聽那王長老道:

“本店今日新開,放出了諸多造勢的活動,但這些活動,歸根結底也隻是吸引諸位前來。

我等深知,法寶乃修行之人最重要的夥伴,也深知一件趁手兵刃是何等難得。

還有片刻纔是午時,但貧道這就打開門,讓各位看看!

所有展台上的法寶、牆壁上懸掛的法寶,今日都對外出售!明碼標價,童叟無欺,各位看到的滿減之事,完全履行!”

王長老大手一揮:

“打開門庭,關閉陣法!”

店鋪各處木門被推開,一名名身著素白短裙的黑欲門女弟子邁步而出,雙手端在身前、靜靜站在門前。

在她們身後,寶光閃爍、仙光氤氳,數百件各階法寶陳列其中。

不少修士眼前一亮,發現此地法寶確實冇有漫天要價,都算良心之作。

林素輕更是攥緊了小手,注視著其內比較低階、量大的法器法寶價格,稍微盤算,發現自己竟真的可以做到,用宗門給的少量靈石,買回幾件不錯的法寶!

如此一來,自己便是回去,也不會遭人陰陽怪氣……

‘素輕,你這次出山門,就、就彆回來了。’

師父的歎息聲還在耳旁,林素輕微微咬了下嘴唇,眼底顯然是有些糾結。

師門總歸是對自己不錯的,若非被收為徒,自己也不可能有後麵的際遇,更不可能遇到那個性格糟糕的臭少主。

那嘴毒的,真想給他堵上!

不過,少主身子骨長開以後,真的挺英俊瀟灑……嘻嘻。

哐!

又是一聲鑼響,將林素輕從出神的狀態拉了回來,她抬頭看去,卻見那些漂亮女弟子已在店鋪內。

那位王長老身形升空而起,麵前這群人影直接湧入店中。

糟了,這些物美價優的法寶是要去搶的!

她匆忙向前,用法力撐開一道屏障,硬著頭皮就要向前擠。

但!

街路上流光閃爍不停,道道身影施展身法竄入門庭之中,一個個甚至暗中較勁,以自身法力互頂。

已經位於修士群體中上位置的金丹境,在此時、此處,竟完全不夠看!

甚至,擠著擠著……

林素輕就莫名其妙倒退數十丈,出現在了街角的位置,滿頭黑線地看著前方湧動的人影。

幽幽一歎,她看街角有個石凳,索性收攏裙襬坐在那,對著店鋪方向發了會呆,想等稍後人少的時候再進去看看。

這麼大的店鋪,總不可能賣斷貨吧。

就聽那王長老大聲呼喊:“因備貨不足,此時開啟限購,每位客人最多隻能買三件!剛纔定了三百件法寶的那位高人,還請您到貧道這來,貧道帶您去提貨!”

三百!

林素輕瞬間石化。

轉念又想,自己此次若是不動那一半存起來的寶礦,已是無法滿足宗門長輩的請求,當真不如就此離開師門。

‘我又不欠他們什麼。’

可就算是這般,林素輕的眼眶仍是忍不住泛紅,她本想抬手擦擦眼角,嘴唇扁了下,眼眶已滿是濕潤。

自己若離了宗門,他尋不到自己,以後自己跟他是不是就再也見不得了。

明明還想著,想著等他來人域,找宗門總比找她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修士容易許多,明明……

“躲在這哭什麼?”

熟悉的嗓音突然在耳旁響起,林素輕怔了下,扭頭看向身旁站著的人影,慢慢抬頭。

入目的是一雙淺黑的靴子,而後是黑袍的下襬、簡單束起的腰身、黑袍正麵的異獸花紋、錯落的佈扣、修長的脖頸,還有那戴著麵具卻依然能一眼認出的麵容……

做夢嗎?自己是在做夢嗎?

林素輕下意識伸手想去捏眼前之人的大腿,眼前之人近乎條件反射的後退半步,一縷寒氣瀰漫開來。

這個反應!真的是少主!

林素輕雙眼瞪大,差些尖叫出聲,竟是喜極而泣。

“少!”

“爺!”吳妄果斷出聲截斷了她的話語。

“少!”

“爺!”吳妄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定力呢?穩重呢?

林素輕委委屈屈呶嘴,這怎麼還給她降了兩輩兒,麵紗後的嘴唇輕輕撇動,嗓音有些輕顫的喚著:

“爺~”

吳妄挑挑眉,淡然道:“跟我來,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

言罷目光掃過左右,轉身而行。

林素輕連忙起身,快步追了上去,又仔細打量著吳妄,喜道:

“真的是!你怎麼會在這!不是,我是說……哦對,我現在不說話,不說話。

我莫不是在做夢,怎得像是在做夢。”

吳妄聞言不由有些皺眉。

自己這麵具,好像……戴了個寂寞。

林素輕在旁嘰嘰喳喳說個不停,自他左手邊轉到右手邊,又從右手邊轉到左手邊,從街角到滅宗酒樓後院小門不過百步,她竟說了幾十句話語。

這要到了仙子們的更年期,那豈不是炸天了要!

吳妄心底略微思索,決定打擊下這傢夥的囂張氣焰:

“咳,我現在已找到道侶了。”

林素輕怔了下,隨後麵露狂喜,麵紗都壓不住嘴角上揚的弧度:

“真的假的!你現在能碰了?還是遇到能碰的了!她是人嗎?是哪一族的?少……爺你終於做到了!當真、當真?她在哪我能見見嗎?”

林素輕竟是淚眼婆娑,捂嘴輕泣:“老天爺冇長眼呀!”

“嗯?”吳妄血壓都高了。

“不是,老天爺開了眼!一激動說錯了,說錯了!”

她不僅言語失措,還驀然就有一種,自家養的豬仔終於會拱白菜的欣慰感。

少主真的,長大了呀!

後院小門自行打開,楊無敵和張暮山自吳妄和林素輕後方現身,陪吳妄和林素輕入內。

林素輕這才發現,自己和少主身周,一直有幾道影子,修為都是無比高深。

這是怎麼回事?

她跟少主在西海分離時,少主似是跟著一位高人走了,莫不是拜師那位高人了?

那高人又是哪般身份?

“宗主。”

“宗主!”

院中忙碌的幾人停下手頭的活,對吳妄抱拳行禮。

吳妄含笑點頭,帶林素輕進入這家六七層高的酒樓,踏入一旁的‘方形區域自動上下飛行法器’,帶林素輕去了這家酒樓被陣法包裹起的最高層。

剛下飛行法器,麵前立刻有四位身著霓裳裙的美貌女子低頭行禮,清一色元嬰境修為。

“拜見宗主。”

“嗯,你們忙你們的。”

林素輕已是有些懵懵然,眼中映著各處華美典雅的裝飾,踩著那似星光點綴的玉石地麵,目之所及,能看到一處處空曠的雅間。

一處雅間的布簾撩起,走出一名赤紅色長髮的老者,一名銀髮青年。

那老者溫聲道:“宗主,您回來了。”

青年笑道:“宗主,這位是?”

“我來為兩位長老引薦,”吳妄笑了笑,示意林素輕自身後向前來,“這算是我半個老師,也曾是我六年的女管家。

她叫林素輕,修為不高,卻是我前來人域的引路人。”

茅傲武也冇多想,笑道:“原來是林仙子,還要多謝你為宗主引路,不然我與宗主可是冇相遇的緣法了!哈哈哈!”

大長老卻是若有所思,對林素輕露出和藹的笑容。

“進來喝酒了。”

吳妄招呼一聲,帶著林素輕一同入內,四人坐在圓桌各處,一旁又有幾名膚白貌美的女弟子負責斟酒添菜。

林素輕隻感覺自己暈暈乎乎、渾渾噩噩,完全不知自己聽到了什麼,又看到了什麼。

宗主?什麼宗主?

少主不是少主嗎?怎麼就成宗主了?

自己一路見到的這些人……都對自己有道境威壓!

此時坐在這裡的老者、青年,竟如兩座山嶽,離著太近、看都看不到山頂。

少主在跟他們說什麼?

加大店鋪供給,提前聯絡煉器高手,等去北野買礦的長老趕回來,直接批量生產此次賣得最多的法寶……

“少爺,”林素輕找準吳妄與大長老談話的間隙,小聲問,“這兩位前輩是?”

大長老笑道:“貧道滅宗大長老,幸得各位同道捧,給了血手魔尊的稱號。”

茅傲武笑道:“茅傲武,宗主的老大哥,滅宗長老,也在仁皇閣任職。”

林素輕沉默了一陣。

吳妄笑了笑,繼續與大長老交談,讓她自己消化消化。

過了大概片刻,林素輕動作溫柔地在儲物手鐲中一陣翻找,摸出了一本厚厚的冊子,在其中翻了半天,很快就找到了一幅畫作。

低頭看看畫作,抬頭看看眼前的老者,又低頭看看畫作。

林素輕抬手拽了拽吳妄的衣袖,屏住呼吸,偷偷將冊子塞給少主,小臉滿是蒼白。

吳妄低頭看了看,也是眼前一亮:

“大長老,你竟這般有名,之前可是自謙了啊,當代魔道高手排行第十八位。”

“哦?”

大長老笑著將書冊接了過去,看了幾眼,笑道:“不過是些好事者瞎排的,不突破超凡終是無用,若是突破了超凡,就不會在這些本子上了。”

吳妄納悶道:“咱們魔宗,既有大長老這般高手,又有茅大哥這般新起的天仙,為何排名這般低?”

茅傲武抬手揉揉眉心,低聲道:“這不是冇給這些整理排名的傢夥好處嘛。”

大長老坦然道:“宗門此前冇有多餘修道資源,所以一直以來收徒不多;如今有宗主指引我們,前三十之位指日可待。”

“原來是這般,”吳妄沉吟幾聲,“今後咱們要經營營生,這般虛名也是要的,給他們些好處也是無妨。”

一旁林素輕怔了好一會,有些坐立不安,小聲道:

“少爺,我要不、要不還是站著吧。”

“坐著就是,”吳妄淡然道,“既已尋到你,你就繼續在我身旁修行,我在人域也算有了個落腳之地。

還有,你剛纔哭什麼?”

林素輕眨眨眼,笑道:“哪有,我冇哭呀……啊,是,見到少爺太開心了,道心有些不穩呢。”

吳妄抬手摘下自己麵具,放到一旁,又看向林素輕。

“回宗門被欺負了?”

“冇有,大家對我都很好,”林素輕笑道,“我現在都是金丹境了呢,誰能欺負我呀。”

“我之前給你的儲物法寶,都拿出來給我看看。”

“那不是給我的報酬嗎?”林素輕眼底帶著幾分懇求,“少爺,我真的冇受委屈。”

“還剩多少?”

“還、還一半多呢……”

吳妄眼一瞪,那清風望月門把礦當飯吃?

林素輕身上的各類寶礦總價值的一半,都能養活滅宗二三十年了!

“楊無敵!”

吳妄招呼一聲,門簾外立刻竄出來了光頭壯漢。

但吳妄很快就意識到,老阿姨對宗門也是有感情的,派幾個真仙去教訓他們一番,未必是最優解。

他看向茅傲武,心底已是有了打算。

“茅大哥,勞煩你跟我走一趟,跟我去會會這清風望月門!”

茅傲武起身抱拳:“領宗主命!”

大長老扶須沉吟,這宗門名雖聽著有些陌生,但能讓宗主如此大動肝火,說不定是哪般厲害門派。

“本座這就回去調動人馬,還請宗主暫且忍耐;必要時,本座可邀幾位好友前來助陣。”

“大長老不用如此麻煩,此地還需大長老坐鎮,免得有人來生事。”

吳妄道:“讓茅大哥跟我一起,用仁皇閣的名義壓他們,如此不會引起什麼不必要的糾紛。

我今天就要看看,這些仙宗還講理不講理了!”

林素輕張張嘴,看著周圍這群顯露出少許氣息的魔煞高手,禁不住腦袋一歪,一隻小小的魂兒在嘴邊冒了出來。

完、完犢子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