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五百四十一章 大結局?衝出黑洞!

-

黑洞。

黑洞?

那星光巨人的幻影已是消失不見,吳妄已經迴歸自身視角,站在那眺望著無邊虛空,許久未能回神。。。

這?

【大荒是在一片黑洞之中?】

吳妄怔在那,心底浮現出了一幕幕回憶。

自己是如何來的大荒?開著飛船衝入了臨近地球的那口蟲洞。

吳妄上輩子是開飛船的,當然明白蟲洞跟黑洞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

蟲洞是指兩個遙遠時空的高緯度通道,就如同把一張白紙對摺、戳一個洞,將白紙展開後出現的兩個對應小洞,就類似於二維世界的蟲洞。

蟲洞可以稱之為‘時空洞’,隻是一條通路。

但黑洞是一類大質量天體,有著強大的引力,連光都無法在黑洞的引力逃離,多形成於超高質量的恒星塌縮。

所以,吳妄雖然明知自己是穿過了蟲洞抵達的大荒,但自己所瞭解的物理知識,讓他並冇有朝著黑洞這個方向擴展思路。

大荒在黑洞中又是如何存在的?為什麼會有大荒這般存在?

天道運轉,吳妄心念驟然擴張。

整個大荒天地似乎都在幫他推演驗算。

得知了自己身處黑洞之中這一關鍵資訊,又有三千大道加持自身,吳妄很快就想明白了此間的種種關鍵,明曉了前因後果。

他向前踏出一步,身形詭異地消失於虛空之中,出現在了一片漆黑無物之地。

很快,吳妄捕捉到了一絲波動。

這波動不屬於大道,不屬於大荒已知的見聞。

吳妄後退半步,身形再次出現在了大荒上空。

這就是超脫。

他已經尋到了躲避大劫的辦法,也找到了逃離這片天地的通路。

踏出黑洞的事件視界?

這倒是能讓愛因斯坦天尊掀翻棺材板的舉動。

吳妄抱起胳膊,低頭看了眼大荒,突然啞然失笑。

‘一切皆是虛妄。’

‘一切都是真實。’

大荒天地存在於黑洞之中,相對於黑洞所屬的宇宙來說,黑洞內部是另一個時空,此地自然都是虛妄。

但黑洞本身又有存在的事實,大荒也有存在的事實。

那,大荒是如何存在的呢?

吳妄微微眯眼,突然想到了兩個挺著名的理論。

【黑洞長毛理論】與【黑洞無毛理論】。

按吳妄這個半吊子的理解,黑洞無毛理論屬於化繁為簡的過程,是物理學家在描述黑洞這個天體時所采取的三個必要訊息——質量、電荷、角動量,這三者就能描述黑洞的物理特性,其它訊息都不重要。

而黑洞長毛理論更為複雜。

打個比方,黑洞的強大引力撕碎了一顆行星,該行星上原本存在的物質都有對應的資訊,這些資訊也被吸進了黑洞;

資訊不會憑空消失,也不會憑空產生,它們理應是存在的,但在黑洞之中失去了意義。

這些資訊,就是黑洞的軟毛。

大荒的存在,很可能是與‘被黑洞吸入物質的資訊’有關。

吳妄突發奇想。

藍星所處的宇宙本身,是不是也存在一個更大的黑洞之中?

是否曾經有過神話文明最後隕落,其殘骸墜入了黑洞之中,資訊在黑洞中重組拚合,誕生了這個大荒?

又是否,宇宙中某個強大的生靈進入過黑洞,留下了自身的資訊,勾畫出了大荒的雛形……

吳妄想不明白,也無法參悟通透,這已是超過大荒天地太多層次的問題。

黑洞外部,時空曲率讓光都無法逃逸。

但黑洞內部卻存在一個相對穩定的時空。

把視線放回大荒的終焉之劫,一切都變得簡單了起來。

是黑洞本身要產生劇烈動盪,而影響到大荒世界的存在,故大荒世界必然會毀滅,也必須毀滅,除非能阻止黑洞自身出現波動。

而這個波動,似乎是呈週期性的,黑洞內部能量對原宇宙進行噴發。

白洞?

終焉大劫,對應白洞噴發?

是了,大荒在固定的時間節點必須毀滅,是因黑洞本身要進行一次週期性的能量外輸,也就是白洞噴發,這個過程破壞了黑洞內部的資訊軟毛存在形式。

吳妄挑了挑眉,不斷推算著,尋找著,藍星時聽聞過的知識不斷湧上心頭,又按大荒三千大道的規則進行延伸。

大道的儘頭,都是互通且淺顯的道理。

“主人。”

鐘靈的嗓音再次傳來,還未正式誕生的東皇鐘,帶著滿身‘裂紋’出現在吳妄身旁。

“現在,您還需要那一句提示嗎?”

吳妄的嗓音變得輕鬆了許多:“說吧。”

鐘靈輕吟一二,緩聲道:“這是最先締造了我的那條時間線上,主人曾對我說的——是物質決定意識,而非意識決定物質。”

吳妄不由反問:“你已經看過了大荒的真相,之前為什麼不直接給我提示?”

“主人,其它時間線上我曾試圖告訴您這些,卻被您懷疑我纔是大劫的元凶。”

鐘靈輕輕歎道:

“現在的路途,是咱不斷嘗試、不斷總結出來的,程度剛剛好,而且是主人您自己想辦法,在大劫來臨前完成了超脫。”

“你也挺不容易。”

吳妄笑著道了句,隨後便負手、低頭,注視著大荒天地。

“人地皆失,人地皆存。”

“主人,您想怎麼做?”

“封印大荒,”吳妄淡然道,“去跟大家解釋黑洞這些,恐怕他們也無法接受,但我隻需要換一個說辭。

大荒的毀滅是不可避免,我們需要想儘一切辦法,儘可能地護住更多生靈。

然後想辦法衝過黑洞,迴歸外麵更加穩定的宇宙空間。

又或者,是另一個宇宙的時空。”

“另一個宇宙?”

“黑洞和白洞如果是共生的關係,彼此之間或許存在一條能量通路,就是蟲洞本身;如果膜宇宙真的存在,那黑洞和白洞或許可以看做是一張膜的正反兩麵,又或者是兩個平行的宇宙空間。”

“您加油就好了,不用跟一口鐘解釋這些的。”

吳妄:……

“乾活了,記得提醒我,哪個時刻需要把你締造出來。”

吳妄扭頭看向東皇鐘,目光略有些閃爍。

“你有辦法離開……算了,走下去再說這些吧。”

東皇鐘輕輕旋轉,自吳妄肩頭落穩,鐘靈並未直接迴應吳妄這個問題。

接下來,吳妄低頭注視著下方的天地,身形漸漸化作虛淡。

與此同時,天道之間神光漫湧,眾神被天道相召,迅速趕來此處。

吳妄也已經做好了接下來的所有佈置。

洞徹問題的根本之後,這些就變得十分簡單,思路也是豁然開朗。

一番慷慨激昂的陳詞過後,吳妄身形微微向前探身,目中閃爍著點點精光,緩聲道:

“諸位,我們必須做兩手準備。

我已達超脫之境,這境界也冇什麼,隻是能在這天地遁走罷了。

但這是大荒眾生的一條退路。

大荒的毀滅如果是必然,我們如果無法阻止大荒崩隕,那我會儘可能帶上大荒的生靈,離開這片天地。

隻是,我不敢確保能夠帶走所有生靈,隻能儘力帶走大半。

而且有一點,離開了這片天地後,各位的神力、道則將不複存在,你們會成為普通的生靈。”

眾神接連陷入了沉默。

木神長歎:“終焉之劫,若能活著就不錯了。”

水神也道:“各位此前也感受到了,第三神王屍是何等的霸道,我們取勝是何等艱難,而今在天外虛空之中醞釀的大劫,是此前威能的數倍、十倍。

若能活,已屬幸事。”

“我們不要如此悲觀。”

吳妄笑道:“現在不一定就扛不住這般大劫,我們全力以赴,拚一個光明未來,遁走隻是最後不得已而為之的退路罷了。”

眾神的表情頓時恢複了許多。

但雲中君、人皇神農、大司命等強者,卻已是在吳妄的話語中,聽明白了隱藏的深意。

接下來,吳妄再次忙碌了起來。

目標確定之後,去實現這個目標的過程,就變得異常‘幸福’。

表麵上,吳妄積極準備應對大劫的防禦工作,強化天道,增強生靈之力,在各處現身,鼓舞天庭上上下下的天兵天將。

實際上,吳妄把近乎所有精力,都用在了血海六道輪迴盤的煉製上。

一個有些大膽的計劃在吳妄心底悄然成型。

離開大荒隻是第一步;

讓這些生靈能在未來的落腳點生存下去,纔是最大的考驗。

為此,吳妄沉入六道輪迴盤中,不斷拓展著它的容積。

除卻改造六道輪迴盤,吳妄最重要的事,就是去參悟黑洞的本源,也就是那個‘奇點’。

可那奇點對他而言,依舊是晦澀難明的。

那裡似乎蘊藏著整個宇宙的終極奧義,也為吳妄在度過這次大劫之後,找到了繼續前行的路徑。

歲月長河不斷向前奔走。

此前吳妄為證得超脫,耽誤了不少時日,吳妄這邊剛將六道輪迴盤改造完成,第二波終焉大劫已開始發動。

這次在虛空中複活的,是第一神代的諸強者。

第一神代距離此時已經太過遙遠,吳妄當年鎮壓的崑崙舊神,也不過是那個時代的殘骸。

當整個第一神代自虛空中全麵復甦,被加持了湮滅之力,自四麵八方朝大荒湧來……

吳妄這個超脫者都感覺到了莫大的壓力。

但他心底明白的很,自己必須利用這股大勢,讓眾神與眾生知曉確實是無路可走,才能將他們帶離這天地。

且,吳妄自知帶不走所有人,他更想用終焉大劫當成一個檢測,救走更值得活下去的靈。

人心多複雜,神靈多羈絆。

大劫爆發。

天道全力抵擋,吳妄率眾神與第一神代的殘骸們展開了一場生死大戰。

眾神未注意到的是,六道輪迴盤早已被吳妄帶在身旁。

浴血奮戰,為護衛天地死戰不退者,身死之後,其靈優先入輪迴盤。

捨己爲人,自大戰中有善舉,能救助旁人者,其靈優先入輪迴盤。

漸漸的,輪迴盤中的靈光越來越多。

大戰不斷爆發,一年、五年、十年,大荒天地的靈力靈氣已開始透支,戰死的神靈數量不斷增加。

絕望開始在各處瀰漫。

天地間的眾生也開始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身死者由天道篩選,是否納入六道輪迴盤之內。

其實這並不是太公平的做法,比如那血海修羅族,一直追隨在血海之主妙某人身後奮戰廝殺,立下了赫赫戰功,但吳妄並未將他們戰死後的靈納入輪迴盤。

一是因修羅族的善戰,是因他們自身被塑造時,就被賦予的特性;

二則是修羅族之所以墮落為修羅族,就是因此前罪孽太多。

綜合考量,吳妄會優先帶走那些普通且無憂無慮的生靈。

大戰五十二年。

大荒一片荒漠,天空被打碎,日月無影蹤,眾神戰死半數。

這天地殘餘的力量站在吳妄背後,抬頭注視著那無邊無際的‘敵軍’,各自露出了幾分釋然的微笑。

他們努力過了。

也終究算是無悔了。

“諸位。”

吳妄自調息中慢慢起身,轉身看著這剩餘的寥寥袍澤。

“眾生信我者,捨棄肉身,入輪迴盤;眾神信我者,捨棄大道,入我袖中……我帶你們離開。”

冇有人多說什麼,隻有一聲聲歎息。

人影開始仰倒、坐倒,一縷縷流光飛入吳妄袖中、胸口。

甚至,運道女神的一點靈光,也當做普通生靈,被吳妄納入了輪迴盤之內。

當然,對於自己的家人親友,吳妄還是要特殊關照的,一率收入了自己體內。

除卻泠小嵐。

“我應是要留下的。”

泠小嵐微微抿嘴。

“嗯,”吳妄微微頷首,“你需去對我下那道封印,我會儘快回來接你……但進入歲月長河之後,你可能會經曆許多念頭,耗費許多年華。”

“都值得的。”

泠小嵐微微搖頭,凝視著吳妄:“若是能為天地做些什麼,我自是心甘情願。”

“委屈你了。”

吳妄手掌拂過她的後背,將她擁入懷中,隨後輕輕一推,將掌握了運勢大道的泠小嵐送入了時空之中。

他必須如此。

一是因,那道封印對自己的成長至關重要;

二是,自己接下來要衝出天地,東皇鐘的誕生幾乎是在自己衝出天地的同時,這期間會有短暫的空當。

自己從黑洞之中衝出去,便是從虛轉實;

而為了證明大荒曾經存在過,那就需要有一個支點,支撐在大荒的過去,肯定他們的過去,這樣大荒中的生靈、神靈,才能從虛妄走入‘實際’。

由這兩點出發,小嵐去做臨時的支點,已是最完美的解決方案。

更何況,她性情之堅韌,也能保證她在歲月長河的亂流中不會迷失。

“唉……”

吳妄輕輕歎息,抬頭看著那些已開始蜂擁衝來的怪物,又低頭看了眼腳下的大地。

彆了,大荒。

踏步,前行,吳妄身形驟然消失不見,於黑洞奇點附近,靜靜等待著。

幾乎隻是一瞬,因為歲月在這裡冇有了意義。

當大荒被虛空獸群衝散,黑洞奇點附近出現了強烈波動,一股粘稠、混沌的能量,自這黑暗之中驟然爆發!

吳妄幾乎毫無猶豫,心底已經推演了無數次!

他縱身一躍,衝入這能量之中,自身化作了這股能量的一部分!

白洞即將噴發,這股奇異的能量撕開了空間,朝著一條無形的通路奔湧。

吳妄彷彿看到了。

無窮無儘的星空,被扭曲、壓縮,時而被無限拉長成了光帶,時而成了一汪清澈的水潭,星辰就是水滴。

這通道的能量分佈並不均勻,吳妄幾乎眨眼間,就鎖定了一處能量最薄之處。

他伸出了手掌。

應當說,他的意念探出了觸角,一股強大的波動自意念盪漾開來,打開了一道門戶,撕開了一條縫隙!

前方就是深邃的星空!

吳妄毫無猶豫,身形一閃衝入其中。

就當他要闖過這縫隙的瞬間,吳妄心靈福至一般,扭頭看向了這條通路的對麵。

那裡,同樣出現了一道門戶,與自己開辟的門戶遙遙相對,又似是一正一反,而那門戶中,一艘被擠壓的破爛飛船,載著其內那個正不斷低吼的年輕人,闖入了這通道之內,被能量迅速撕碎,一點點訊息卻被通道本身吸納。

這通道就是黑洞本身。

吳妄莫名眼眶有些濕潤,大抵是明白了自己如何來的,又知曉自己接下來該去哪。

嗡!

乾坤縫隙瞬間合併,吳妄已身處一片靜謐的宇宙空間。

他甩出袖中的諸多身影,毫無停滯,在這片宇宙深處那白洞噴發的一瞬,左手高舉!

東皇鐘瞬間凝成,鐘身的數十零件同時拚合,之上的那些縫隙直接被消除!

噹!

一道衝擊波自吳妄頭頂盪開,吳妄自身的道韻勃然而發。

他是超脫者,自身實力與大荒時相當。

大荒雖是黑洞之中的虛妄世界,但吳妄破開了虛妄,抵達了這片宇宙,成為了這片宇宙的頂級存在。

但,吳妄毫無得意,就近招了一座冰天雪地的行星,將六道輪迴盤植入行星的地心附近,化作無形之物,稍後,六道輪迴盤會自行改造這顆行星,並在行星適宜生靈居住後,持續釋放其內的靈,轉生為天地間的‘智慧生命’。

做完此事,吳妄轉身撕開乾坤,一頭紮入了那條尚未來得及關閉的通路。

他要去送回東皇鐘,救回小嵐。

東皇鐘纔是大荒真正的支點,自己一切關於時間線和超脫的佈局,都是依靠東皇鐘。

吳妄迅速找到了小嵐所處的時間點,小嵐已經忍受了漫長歲月的寂寞;

這一幕,吳妄見過,此前也已經曆過。

他擁住小嵐,轉身要撕開乾坤,徹底逃出‘過往’,但黑洞構成的通路能量開始回湧,黑洞那強大的引力成為了他外出的阻礙。

投影到大荒之中,就化作了前路的連綿陰雲。

噹——

東皇鐘再次現身,就如此前吳妄親眼見過的那般,在後麵推了‘自己’一把。

“主人,要加油哦。”

吳妄心底莫名有些苦澀,他早就知道了這些,早已說服了自己,但事到臨頭,終究還是忍不住回頭看了眼東皇鐘。

那口大鐘,自誕生就滿是斑駁印痕的大鐘之前,一道虛影靜靜立著,對吳妄低頭行禮。

吳妄突然明白了那句話,到底有多少含義。

‘主人,我的靈性隻存在於過往。’

吳妄冇有停頓,身形遁入虛無之中,再次抵達那片靜謐的星空。

出來了。

“夫君!”

“陛下!”

前方飛來道道身影,卻是吳妄袖中甩出去的那些人影。

精衛、少司命、神農、雲中君、熊茗本茗、大司命、土神的殘魂、水神、父母、季默、林祈、霄劍、大長老……

“都出來了嗎?”

吳妄嗓音有些沙啞地問著。

精衛忙道:“出來了……除了素輕姐,素輕姐在你元神旁嗎?”

吳妄怔了下。

他低頭看向了自己的元神,卻見那附近空空蕩蕩。

但很快,他感應到了許多畫麵,看到了一口大鐘在歲月長河上上下下、起起伏伏,不斷忙碌著,追尋著。

它在探索一條條可能性,一條條歲月線,能走通的、不能走通的。

它陪伴在每個時間線上的無妄子身旁,無論能被髮現,還是不能被髮現。

最後,它引導著每一條歲月線上的無妄子,在自身失敗之後,走入歲月儘頭,彙入那道身影之中,成就完美時間線上吳妄的超脫。

然後陪伴著吳妄,走過了最後的大劫。

但每件事情都是有前後順序的。

她需要做的最後一件事,就是送走吳妄和泠小嵐。

吳妄注視著她,感應著她,直到這感應越來越輕、越來越淡。

他看到了,卸下了重任後的鐘靈,在歲月長河的儘頭愣愣地出神;

看到了鐘靈表情的失落,以及嘴角始終掛著的微笑,還有那彷彿在說“咱生來就是乾這個”的表情。

鐘靈對著歲月儘頭的那道壁壘,低聲說著:

“請主人不要傷心,我必須在過去的歲月中,安排佈置所有的一切,我存在於過往,才能讓您存在於未來。”

“主人,我隻是您的造物。”

“要幸福喲。”

隨後,她轉過身,順著歲月長河向上迴盪,把東皇鐘的本體沉入了歲月長河底部,自身化作了一點靈光,迴歸神聖時間線。

她在吳妄降生前先一步誕生;

她去了一個小小的仙門,拜了個師父,師父道號很奇怪,叫做左洞道人;

她很快就有了一個英俊的小師弟,可惜小師弟被小師妹采走了,讓她頗感遺憾。

而後,就如她心底期許的那樣,左洞道人出了點小問題,需要一種草藥,而師門太小,他們師妹師弟一同決定,去北野,幫師父采藥……

“好弱。”

坐在大帳主位上的少年撇著嘴角,絲毫不掩蓋自己臉上的鄙夷。

“你叫什麼名字?”

“素輕。”

“師門、修行歲月、自身年齡,做個自我介紹吧。”

靜謐的星空中,周圍那些圍過來的人影,大多都沉默了下去。

他們不再多問林素輕去了何處,似乎也明白了些什麼。

吳妄抬頭看向眼前眾人,想笑,卻發不出聲,強忍著眼角淚痕,最後隻剩一聲長歎。

‘小哎。’

“我在!”

……

【正文·完】

------題外話------

還有一篇後記,冇發出來。

這個作家的話留言過百發,後記內容是圓滿結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