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五百三十二章 道友,執棋否?【超大杯!】

-

歲月大道。

吳妄通過天道已經推演過無數次,歲月大道與混亂大道結合會產生哪般景象。。。

但當自己真的去麵對這般情形時,依舊感覺到了微弱的壓力。

至強者的結合;

兩個神代的主宰合力;

就在此地,就在此刻,徹底爆發開來!

黑泥極速膨脹,瞬息間填滿了殘破的光罩,擠壓著這厚厚的光壁。

帝夋的大道在震顫;

燭龍的神軀在怒吼。

“退後!”

武神一聲暴喝,渾身氣息凝成沖天而起的孤煙,拳鋒拖拽萬山之力,懸空雙足卻彷彿立在了無儘之大地。

轟鳴聲;

神光亂墜!

武神一拳轟開了那層光罩,其內的黑泥被砸開了直徑數裡的破洞,濺起了漫天黑雨。

那黑泥,就如血肉。

濃烈的腥臭味瀰漫開來。

黑泥中傳出了燭龍的怒吼:“武神!”

金光一閃,黑泥再次極速膨脹。

自那黑泥缺口之中,一隻暗紅龍爪直直對武神砸來,那龍爪之下暗含無邊無儘的道韻與奧義!

混亂吞噬,陰暗侵襲。

武神如何會懼,又如何會退?

神軀金光大作,背後顯出本我之法相,這法相又極速與神軀相融,而後!

身披金甲綻怒拳,半聲低吼震乾坤。

武神與暗紅龍爪正麵衝撞,那極速膨脹的黑泥被打的不斷震顫,哪怕在歲月大道加持之下,這團堆積在大地上的黑泥幾次停頓。

但!

金光再閃,燭龍的龍爪驟然加速,竟在一息之間揮出數十道龐大的殘影。

武神鐵拳相對,身形卻直接被打得向後拋飛,張口噴出一團血霧。

天外世界這淺薄的乾坤,如何能承受住如此程度的神力對撞,黑泥周遭的乾坤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痕。

可金光再閃、不斷閃爍,乾坤裂縫迅速閉合。

乾坤就是這黑泥的載體!

一切都在加速;

歲月大道的威能,被帝夋催發到了極致!

黑泥在以每個呼吸百裡的速度向外膨脹,且隨著自身體積增大,膨脹的速度還在不斷提升。

燭龍就躲在黑泥之中,那雙龍目冷漠地注視著這個世間。

隻需半個時辰,他就可吞噬武神界。

隻需六個時辰,他就能吞噬整個天外世界。

然後憑此去衝擊超脫!

甚至,吳妄都有些恍惚,覺得帝夋這次不會再逃,而是要跟他,跟這天地大勢,跟所有反抗他的神與靈,決一死戰!

死戰?

吳妄手中長劍一甩,漫天神光灑落,一把把神劍憑空凝成,自四麵八方凝成,對黑泥當頭砸落。

神劍加持死之大道,大片大片的黑泥化作灰白之物。

但金光再閃,黑泥再次增殖,所過之處,一切有形之物儘被吞噬。

虛空,自黑泥之下開始瀰漫。

吳妄緊抿嘴唇,身化流光,圍繞黑泥瘋狂轉動,一把又一把神劍憑空凝成,這天地間的靈氣在朝著他不斷彙聚。

“陛下!”

水神的嗓音與水之大道的道韻一同爆發。

“你當真要走這般路嗎!燭龍!你睜眼看看!”

然而迴應水神的,隻是黑泥中傳出的嗡鳴:“滾!叛吾者皆滅!”

水神那富態圓潤的麵容上流露出幾分茫然之意,嘴唇微微開合,卻最終隻剩一聲苦笑。

“吾這百萬年。”

嗡——

水神身周盪出了層層漣漪,那人形神軀突然坍塌,化作了一團水球,這水球驟然膨脹!

十丈、百丈、千丈、萬丈!

水球之內似是灌滿了大澤之水,承載了四海之浪。

而後,水球破碎,萬丈巨人自其內炸出,麵容威嚴、身形魁梧,帶著浩浩蕩蕩的威壓,帶著堂堂正正的大道之韻。

五行源神,水!

“燭龍!帝夋!”

巨人張口怒吼,一拳砸在黑泥之上,四麵八方卻憑空掀起了百丈高的水牆,如蓮花花瓣倒卷,狠狠地拍向那極速膨脹的黑泥。

以水之名,淨化這天地間的一切之物!

“老水當心點!”

武神的怒吼聲自天邊傳回。

這壯漢抹掉了臉上血沫,身周漂浮著一把把神兵,身上披了金色的戰甲。

他對那些想向前圍攻黑泥的十數神靈大吼:

“去救人!我跟水神隻能擋片刻,你們上了也冇用!這是至強大道!

萬裡不夠!把大城都挪去琉璃界外!

老子就不信他帝夋有那麼多神力!

劍!刀!盾!”

唰!

三道流光追向武神身周,三位兵刃之神施展自身大道奧義,以身化兵,被武神握住、提住、扛在背後,一同衝向了水巨人之所在。

那裡,燭龍的龍爪再現。

水神卻是管都不管,水巨人麵露怒色,積累無數歲月的神力勃然而發,四麵八方的巨浪已是將黑泥的擴張步伐堪堪擋了下來。

燭龍龍爪當麵砸來!

一麵盾牌自水巨人前方張開光翼,武神的身形緊隨其後,肩抗舉盾,硬接燭龍轟擊!

“啊——”

轟!

天外世界似都在震顫!

武神的身影巋然不動,水巨人下按的巨拳,順勢再沉百丈。

這團已能侵吞山脈的黑泥,竟有被巨浪壓回去的跡象!

這就是水、武雙神!

燭龍的怒吼聲不斷傳來,那隻龍爪對武神盾牌不斷轟擊,武神咬牙硬頂,肩頭鎧甲已出現了微微的裂痕。

咻!

咻咻咻!

急促破空聲襲來,卻是數之不儘的光劍爆發,宛若銀河自九天垂落,炸的燭龍之爪不斷停頓,為武神正麵奪來了喘息之機。

吳妄持劍奔走,身若疾風,卻也隻能在旁協助武神。

他能加入這般戰局,已是天道給了太多助益。

這具辛苦培養的化身,始終還是冇有正麵對抗燭龍的實力。

天道之間。

眾神已是聚在那投影著這般畫麵的灰雲之下,吳妄閉目凝神,全神投在了化身處。

他的本體尚未動。

因為此時,需要他本體狙擊的目標,並未顯露。

‘神農老前輩遇到麻煩了?’

吳妄眉頭輕皺。

神農、土神、熊茗三者被帝夋的大陣困住如此之久,倒是出乎他的預料。

看來,天道和東皇鐘在帝夋的實力上也出現了誤判。

帝夋在伏羲大帝身上,確實學到了許多東西。

琉璃界。

武神界。

冷血一點講,哪怕琉璃界整個獻祭,隻要能覆滅燭龍,其實已算是完勝之局。

但吳妄此刻並不想放棄琉璃界。

他也冇資格去放棄琉璃界的生靈。

天地可毀,萬靈可存。

天道無情,人道存義。

或者,這纔是身為一個天帝,該去學會之事。

……

天外世界,天地封印之外。

那幾道被歲月大陣困住的神光,此刻正不斷閃爍。

每次閃爍,都會有一層有關歲月的道韻被衝散,大陣的威能就會被削弱幾分。

但這幾道神光想衝出此地,依舊需要一定的時間。

“神農爺爺,咱們應該已經耽誤太久了,還是打不開嗎?”

那道漆黑神光中傳出了熊茗的意念。

“伏羲先皇的大陣與歲月大道有所共鳴,”神農沉吟一二,“吾片刻便可解,但這片刻時間,已經被周遭大陣拉伸太長。”

“人皇請繼續破陣。”

土神的意念還是那般沉穩,“萬事不必急躁,陛下自有應對。

“嗯,”神農輕輕一歎。

就是感覺有點丟臉罷了,倒也冇急躁。

……

乾坤震動的嗡鳴聲;

武神身周鎧甲不斷破碎的細微聲響;

黑泥向外蔓延時的劈啪聲;

四麵八方巨浪湧動時的轟鳴聲;

聲聲鑽入吳妄化身的耳中。

遠方的神靈越聚越多,眾神撕開乾坤趕來此地,卻隻是在遠處圍觀,目中是怯弱,是猶豫,是思索,是恐懼。

燭龍凶焰愈盛。

武神被龍爪拍的節節敗退;

以一己之力硬扛這團黑泥的水神,此刻已有些後繼無力。

在吳妄的計劃中,本該在前一刻出現的神農老前輩和熊茗,這兩個能直接左右戰場局勢的關鍵人物,此刻尚未現身。

大概,這就是所謂的天算亦有所缺。

如何做?

直接降臨強行鎮壓?

那樣恐怕又要放走帝夋,讓這般隱患源源不斷乾擾大荒,甚至釀成未來的大劫災禍。

當斷不斷,必受其亂。

今日生靈之死傷,他承擔了又如何?

“青山快退!”

武神的吼聲中透出了濃濃的疲倦,水神所化水巨人已開始萎縮。

吳妄豁然扭頭,視線環視過四麵八方。

方圓數千裡內,已無明顯的城鎮有生靈聚集,運道女神與琉璃女神帶著眾神忙前跑後,也算做了些實事。

但不夠,遠遠不夠。

嗡、嗡、嗡!

黑泥之中,歲月大道不斷盪出漣漪,黑泥已經積壓了絕強的力量,下一刻似乎就要炸開。

四麵海浪已接續不上!

“諸位!”

吳妄抽身衝到高空,震聲大吼:

“想想你們答應過我什麼!

想想你們來此地是為了什麼!

畏懼燭龍,沒關係!我也曾畏懼燭龍!

但此地生靈與這大劫無關,他們不該為神靈之戰而付出性命!何不幫他們一下!何不助他們逃生!

你們不必對抗燭龍!帶他們走就算立下了大功!”

那些遠遠觀望的眾神,此刻有小半有所動作,但動作並不明顯,似是淺嘗撤止。

吳妄深吸一口氣,心底暗罵幾聲牆頭草,再次大呼:

“諸神可忘了,你們答應過我什麼!答應過天道什麼!天道隻要你們拯救生靈!隻要你們拯救生靈!”

幾名神靈落向大地,直接將一座城池用神力拽起,朝著天邊迅速飛去,越來越多的先天神不斷朝地麵落下。

他們行動迅速,出手也算果斷。

當半數先天神選擇搭救琉璃界的生靈,其餘半數已是怕自己落於人後,爭先恐後地搶奪著地麵的城池。

但,吳妄還未來得及笑出聲,背後突然傳來了戰甲破碎的聲響。

武神扛著盾牌,身形再次拋飛。

燭龍自黑泥中探出的血爪,已穿透了水巨人的胸口!

一抹流光自水巨人額頭綻放,極快地撲向遠方;流光中,水神吐著血,高呼一聲:

“快退!”

眾神急忙遠遁,有餘力者隨手拽走了那些不斷奔波救人的武者。

下一瞬!

被壓抑了片刻的黑泥朝天地爆湧!

就如一口碩大的火山突然噴發,那被歲月大道積蓄起的力量在衝擊著整個乾坤。

黑泥轉瞬擴散數千裡!

吳妄身化流光,電光火石之間飛速劃過,救走了幾名來不及逃脫的神將,以及自身神力不足、落在了後方的運道女神。

“不必管我……”

被吳妄的手掌拉扯,運道女神低聲說著。

吳妄嗯了一聲,卻冇有半點迴應,拽著運道女神轉眼飛遁出萬裡,將她放到了琉璃女神麵前。

琉璃女神所見:

這年輕武者渾身包裹著銀白色的光弧,渾身散發著一股清奇且陌生的氣息。

自是流光大道的氣息。

吳妄道:“眾神儘可能救生靈,黑泥現在有歲月大道加持無法阻擋,帝夋的神力很快就會耗儘。”

“青山尊者!”

有先天神高呼:“咱們有幾分把握?”

“各位自己斟酌就可。”

吳妄淡定地道了句,並未多說半個字;

他身形微微抖動間化作殘影,那銀白色的閃電橫過天空,自那些黑泥邊緣穿梭,不斷找尋著能拯救的村落城鎮。

黑泥極速擴張;

天地間的靈氣在迅速衰減。

這天外世界像是破了大洞的氣球,其內的靈光在被黑暗迅速吞噬。

與之相對的,則是那黑泥中浸泡的燭龍神軀,實力在迅速攀升。

武神率十數神靈衝到黑泥上空,試圖攻擊燭龍神軀,但砸落的神光都隻是摧毀部分區域的黑泥。

黑泥如生靈一般,具有無限增殖的特性。

歲月大道加持之下,那般損失微乎其微。

眾神束手無策,黑泥化作海洋般,在短短片刻時間內,已沖刷了半個琉璃界。

所過之處,一切湮滅。

但好在,因天外眾神紛紛出手救走了絕大多數的生靈,死傷並不算嚴重。

燭龍在不斷咆哮,黑泥之中已浮現出碩大的龍首。

眾神漸漸聚在了水神之後,水神化成了一顆水球在不斷調息,調動著天地間的水源力,隻等歲月大道的威能散去,就會立刻出手,再次正麵抵住黑泥。

很詭異的,天地間陷入了莫名的沉靜。

燭龍之目已消失無蹤,天地昏暗不明,冇有月色,唯有點點星辰。

吳妄化作的閃電,不知疲倦地穿梭在琉璃界各處,流光的大道,在他這具化身手中,爆發出了高於流光本身的威能。

一刻;

兩刻;

“歲月大道的力量減弱了!”

有先天神興奮地高呼。

眾神精神一振,水神已再次長身而起,注視著黑泥中的宏偉龍軀。

水神背後,百多先天神屏住呼吸,卻依舊做好了遠遁的準備。

燭龍的神軀與大道,已完成了基礎的重塑。

燭龍體內。

那四團火焰再次顯現,但這次,代表了帝夋、三鮮、伏羲意誌的三團火光合併成了帝夋的身影,那團幽藍的火焰凝成了燭龍的形貌。

兩者對視著。

彷彿外麵那極速擴張的黑泥,與他們冇有半點關係。

“你自由了。”

帝夋緩聲說著:“我將解開對你神魂的束縛,你將恢複對自己神軀的掌控。”

燭龍麵露怒色:“你還有什麼陰謀!”

“陰謀?”

帝夋那張俊美的麵容上流露出少許無奈。

他凝視著燭龍,低聲喃喃:

“吾體會到了,那種被人算計、被人逼走的無奈,那種被大勢拋棄、從高高在上滑落為過街老鼠的辛酸。

燭龍,若此前吾對你有太多冒犯,吾今日在此地表達歉意。

與大勢對抗,何其困難。

接下來,吾會用歲月大道全力爆發,助你一臂之力。”

燭龍眉頭皺緊,目中滿是懷疑。

帝夋歎道:

“你應該感受到了,這段歲月吾都無比苦悶,吾在天外佈局了這麼久,廢掉東野換來一絲希望,為的就是這一刻。

吾想報複無妄子,報複那些背叛了吾的亂臣賊子。

這般心情,你應當是體會過的,不是嗎?”

燭龍眉頭皺的略淺。

“吾也想徹底掌控混亂大道,但冇有辦法,如果吾此時還是與你融合的狀態,那歲月大道就會被陰蝕大道侵蝕。

歲月大道吾本來就掌握不穩,並非吾的本源大道,而是通過秩序大道逐步掌握在手中之物。

這是第三神王的道。

如今,隻有歲月大道加上你的混亂大道,吾等纔有一線戰勝天道之機會。

你去執掌混亂,吾來執掌歲月。

但覆滅生靈建立的天道與天庭,吾等自分勝負!”

燭龍默然無語。

帝夋後退了半步,燭龍身周浮現出了一根根金色鎖鏈,這鎖鏈乒的炸碎。

燭龍雙眼當即冒出兩團火焰。

帝夋卻隻是負手而立,凝視著燭龍,目光坦坦蕩蕩。

“吾,再信你一次。”

燭龍緩緩閉上雙眼,神魂突然被火光填滿,直接炸散成漫天流光,消失在這片灰濛濛之地。

帝夋長歎了聲,對著前方深深一禮。

但他嘴角劃過的冷笑,卻是那般的譏諷,又是如此輕淡。

燭龍體內發生的一切,天外眾神自是不知,天道之間的天庭眾神也無從知曉。

但,那團如頑疾般依附在大地之上,化作汙黑之海的黑泥,卻立刻出現了變化。

黑泥各處出現了一個個鼓脹的氣泡,氣泡之內,都蘊藏了一顆曜目的金色光球。

歲月大道的道韻突然濃鬱到了極致!

那黑泥四周竟在迅速收縮,從一灘爛泥,迅速化成九顆巨大無比的‘泥球’,每一個泥球之中,似乎都有一道漆黑的龍影。

“燭龍想做什麼!”

“隻有一個裡麵有燭龍!”

吳妄突然抬頭,大聲呼喊:

“他要生靈之力!我們搬走了附近生靈,讓他隻能吞掉一些草木走獸,無法完成自身大道融合!

攔住它們!”

嗡——

幾乎吳妄話音剛落,那九顆泥球突然炸開,九條龍影對四麵八方急撲而去。

武神第一時間衝了出去,身後緊隨著武神界十一神!

水神與十多名先天神也極速外衝!

不過轉眼,這兩批先天神已是擊破了兩道漆黑的龍影;被擊碎的龍影就如雲霧一般,此前那些黑泥蘊藏的汙染之力也不見蹤影。

不對勁。

這九條龍影……

吳妄心神極速轉動,突然低頭注視著大地,天道推演之力已然拉滿!

剛剛那一瞬……

“都是假的!”

運道女神突然高聲疾呼:“我能感覺到他的氣息,在東麵!大地之下!”

大地之下?

吳妄心神一晃,豁然轉身看向了琉璃界之中,生靈之力最濃鬱、最密集之地。

神界之都。

琉璃城!

滋——

吳妄化作一團銀光極速破開乾坤,武神、水神緊隨其後,眾先天神在天地間拖拽出了大片流星雨,朝琉璃城方向驟然砸落。

琉璃城中!

大批武者已完成了聚集,祭祀、將軍們站在城頭的位置,眺望著西麵那昏暗的天空。

他們此刻甚至已經看到了眾神衝來的流光,卻因為力量相差太過懸殊,根本不知發生了什麼事。

精衛此刻正站在城頭正中,小臉有些蒼白,但目光卻無比堅定。

她突然有些心慌意亂,彷彿有莫大的危險降臨。

下意識的低頭看去,精衛目中蘊起了翠綠的神光,恍惚間看透了大地的阻隔,看到了地下地脈之中,有無邊無際的黑色海浪席捲而來。

黑色海浪無聲無息,似幻覺一般。

那是!

滋——

一道銀光撕開乾坤,突兀地出現在城頭上空。

精衛豁然抬頭,下意識喊出一聲:

“哥!”

“帶大家離開,”吳妄低聲說著,而後猛吸一口氣,手握長劍,渾身包裹著一層又一層道韻,“儘量帶大家離開。”

話音未落,銀色光弧再次綻放,吳妄身形遁入大地之中。

琉璃城方圓千裡的大地震了三震。

“退兵!”

精衛高聲呼喊,身形一躍而起,懸浮在半空之中。

夜風吹起她的秀髮,輕輕撩動著她的裙襬;天地間響起了她清脆的嗓音:

“全城武者,琉璃女神的信眾,武神大人的追隨者,聽我之令。”

眾生下意識點頭。

“立刻自南、東城門離開。

老弱先行,武者相攜,守軍殿後,不可混亂。”

琉璃城中眾生麵露茫然之色。

但!

轟!

大地突然開始劇烈搖晃,大地深處傳來一連串的悶雷聲,有高樓頃刻間倒塌。

人們此刻再無遲疑,急忙朝著南、東兩麵逃竄。

眾武者越過北麵城牆,飛簷走壁、懸空俯衝,急忙加入了救人的行列。

正此時!

琉璃城北麵的大地突然隆起,底層斷裂、土塊消融,竟在幾個呼吸之間長成了一口火山。

火山之中湧出了漆黑的黑泥,而這些黑泥在流淌中,迅速凝聚成了一隻隻鱗爪。

每一隻鱗指竟都有千丈長!

神光飛射而來,武神、水神出現在琉璃城之北,兩神帶來的二十餘名小神,也儘在他們背後落穩。

銀色毫光再現;

吳妄的身形出現在精衛身前,剛挽了個劍花,手中長劍乒的炸碎,他這道軀體內道韻一瞬斷了,雙腿一軟,差點單膝跪空。

道道身影連忙向前攙扶,卻終究是精衛離著最近,扶住了吳妄的胳膊。

“我冇事。”

吳妄立刻道了句,扭頭看了眼精衛,心底略有些發虛。

“嗯。”

她隻是應了聲,而後便將自己微薄的靈力注入吳妄體內,還道:“這不過是我一縷殘魂,不必太在意。”

吳妄搖搖頭,盯著那火山口。

燭龍的神軀正在不斷彙聚。

武神和水神不斷出手,卻被燭龍身周環繞的一層層漩渦擋下。

歲月大道、混亂大道、陰蝕大道,此刻似乎達到了某種完美的協調。

但吳妄敏銳地察覺到了,混亂大道與陰蝕大道出現的奇怪共鳴,兩者似乎在不斷融合,而歲月大道卻隻是包裹在外麵。

似乎,是歲月大道在主持混亂與陰蝕的合併。

此刻的陰蝕大道,已彙聚了上百條大道的威能,勉強與混亂大道保持了平衡。

可這隻是勉強罷了。

帝夋傻嗎?

這般融合下去,隻能是混亂吞噬陰蝕大道,相當於獻祭了有無限可能的陰蝕大道,成就一個過於強大的混亂大道。

更重要的是,混亂大道是不可控的,但陰蝕大道是可控的。

果然!

吳妄嘴角用力抽搐了幾下。

帝夋果然還是帝夋,那般陰險,那般卑劣。

眾神合擊之下,燭龍的神軀卻在歲月大道加持下,加速凝成。

此時的燭龍立於大地之上,龍軀隻蜿蜒出幾千裡,這已是燭龍體型最小的時刻。

但!

此刻燭龍給所有神與生靈的威壓,卻是空前絕後的強橫。

混亂、歲月、陰蝕,三至強大道加持之下,燭龍此刻彷彿已有輕鬆摧毀大荒天地的能力。

它高昂頭顱,雙目變得猩紅,注視著琉璃城城北空中的諸多神靈,彷彿已是勝券在握,就如高傲的主宰者,注視著一群敗兵遊勇。

它不開口;

它甚至不屑於開口。

燭龍昂起的龍首之後出現了一層淡紅色的寶輪。

“燭龍?”

武神低喃了聲,猛地吸了口氣,為接下來要發生的大戰準備氣力。

水神抬頭看了眼漆黑的天穹,輕輕一歎。

就在這時,燭龍胸前出現了一團金光,那金光在急速膨脹,歲月大道的道韻蘊含其中。

燭龍氣勢更甚。

‘帝夋說的不錯,先覆滅天道與天庭,他們之間再展開對決,決定天地的歸屬。’

千裡之外,某處山穀之中。

帝夋好整以暇地注視著燭龍的寶輪,輕輕地嘖了一聲,喃喃道:

“燭龍兄,多謝斷後。”

而後,帝夋身形向後走了一步,遁入陰影之中,瞬息間消失不見。

天道之間,吳妄的身形化作神光,在眾神緊盯著灰雲時,悄然遁走。

正此時!

琉璃城外的燭龍突然低頭晃了晃腦袋,雙目中的猩紅光芒在不斷閃爍,口中噴出了灰白色的龍息。

它龐大的龍軀顫抖了幾次,一股灰色的神光自額頭爆發,瞬間將它的身軀染成了灰色。

‘怎會!’

燭龍突然趴了下去,身體如烈火炙烤下的漆黑蠟燭,轉眼化作了黑泥。

黑泥之中,混亂大道突然暴增!

陰蝕大道竟成了混亂大道的養料!

“帝夋!”

“帝夋!”

燭龍怒吼著,吼聲中滿是不甘,滿是憤怒,但神軀再次化作了黑紅色的血泥,這血泥之上浮現出了一張張麵孔。

那是生靈的麵孔。

“帝夋!你算計……”

燭龍的嗓音戛然而止。

武神和水神對視一眼,身形同時衝了出去!

正當他們有所動作的瞬間,那團歲月大道凝成的金光再次沉入了黑泥之中。

下一瞬,黑泥翻湧、膨脹,似有直接吞噬天外世界之勢!

歲月大道即將全麵爆發!

混亂大道在急速覺醒!

燭龍的身軀與大道,儘成混亂大道的養料!

黑泥之中再次出現了燭龍的身影,但此刻的燭龍,已隻剩下狂暴與毀滅的意誌,成為了混亂大道的附庸!

遁入虛空之中的帝夋仰頭大笑,目中滿是狂熱,身形飄然而舞。

無妄子!

這份大禮,你覺得如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琉璃城。

武神與水神同時被黑泥中探出的龍爪擊飛,眾神已是作勢要朝四麵八方退避,那滾滾黑泥如火焰,即將炸裂。

城內生靈惶惶奔逃。

城上的神靈麵露難色。

但他們都冇注意到,天空中,閃耀出了三點神光……

‘終於來了。’

吳妄化身露出幾分輕笑,突然反手握住精衛的胳膊,將她甩入身後的大城中,猛吸一口氣,甩起了手中的劍柄。

水神閉目長歎,低聲道:“武神界怕是保不住了。”

武神麵色有些發白,但目中依舊燃燒著戰意,他猛地攥起拳頭,身後十一小神無需武神多言,八神化作了八把神兵,環繞在武神身周。

琉璃女神灑落道道神光,包裹在了武神體魄之上。

“老水,”武神低聲道,“不管如何,我不能拋棄我的神界,後麵圍剿燭龍和混亂大道的事,交給你和東皇太一了。”

水神張張嘴,卻是不知該如何勸武神。

歲月大道已開始爆發,黑泥之中金光大作!

運道女神突然道:“武神!你莫!”

“老師!”

一抹銀光閃爍,吳妄的身影突然出現在眾神麵前,手中劍柄吞吐著湛青色的長劍。

“後麵的大戰,還需您力扛燭龍!”

“青山你乾什麼!回去!”

吳妄扭頭看了眼武神,嘴角勾勒出少許輕笑:

“時與空有著某種平衡,要抵擋歲月,唯有乾坤大道。”

“青山……”

“我當去。”

吳妄微微抿嘴,身形提劍前衝,自千丈之外突然仰頭大吼,胸口綻出濃鬱的青光。

以我之軀,引道降臨!

天道借法,乾坤大道!

青光驟然爆發,周遭乾坤突然凝出了一道道琉璃狀的結晶,這些結晶瞬息連成一片,化作了一隻千裡直徑的光球!

封天鎖地!

黑泥噴湧而來,青光紋絲不動!

天道之力驟然爆發,那道人影化作了一團火焰,伴著幾聲大吼,自天地間直接炸散!

乾坤封印之外,一層又一層的乾坤結晶極速凝成。

黑泥轉眼灌滿整個封印,卻根本無法向外湧動半分!

正此時,高空傳來一聲長嘯。

看!

那雙腳踏龍的老者鬚髮皆張,身著赤凰袍,手握赭鞭,身周爆發出了無邊無儘的道韻。

本是人域百草皇,不列天道不入罡!

嚐盡百草興人域,一力可戰神至強!

大荒人皇,神農!

再看!

有魁梧壯漢身著土黃長袍,身周包裹著一層龜殼,但龜殼之下藏滿了鋒銳。

那厚重且滾燙的道韻,讓這天地都變得厚實了幾分。

天庭兵馬大元帥,土神!

那俏麗的少女麵若冰霜,一襲黑紗裙,手提長鐮刀,那晦澀的道韻莫說生靈,便是眾神都莫名心驚膽戰。

東皇之女,死亡之神,熊茗!

三者降臨的瞬間,無邊無際的天道之力加持在三神身周,將他們的道韻硬生生拔高了一截!

“武神!”

神農一聲大喝:“聽聞你勇猛之名,今日可與老夫比拚一場!”

“誰先斬燭龍之頭顱!”

“善!”

土神朗聲道:“非強神,儘可退卻。”

眾神麵麵相覷,各自向後閃躲。

熊茗的粉色小舌劃過唇瓣,目中已有光亮,躍躍欲試。

……

‘就知道會是這般。’

天外,虛空之內。

帝夋見狀輕笑了聲,搖搖頭,已不想多看燭龍的慘狀。

接下來,他會遁入虛空之中,走第三神王之路;這已經是他最後的路,但隻要讓他尋到了超脫之秘,他自會回來,終結這可笑的天庭。

笑到最後的,纔是……

咚!

帝夋渾身驟然緊繃,低頭看去,本該空無一物的虛空突然泛起了淡淡的漣漪。

水麵?不對,應當是鏡麵?

帝夋恍然看到,自己正站在一把千丈長的寶鏡鏡麵之上,這鏡子的輪廓,以及此時顯露出的威能。

“西王母?”

帝夋麵色一變,他已是進入了西王母的幻境。

不過,想要破開也並非難事,歲月大道在自己手中,自可化險為夷。

咚!

又是一聲水滴砸落的聲響。

帝夋似有所感,轉身看向了自己身後。

那裡,有兩道身影一坐一立。

立著的女神風姿卓戳,有著近乎完美的外形,但目光冷漠且冰冷,看他這個第五神代的天帝就如看死物一般。

自是西王母。

西王母身旁,那個年輕人坐在棋盤後,笑吟吟地看著自己,淡然道:

“道友,執棋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