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五百二十六章 燭龍重壓,十年之忌

-

吳妄不得不承認,他此次偷襲風神,確實有賭的成分在。

但很明顯,運道女神真心實意地站在了他們這一邊!

這一擊,他已準備了許久、也謀劃了許久,絕非吳妄一人潛入敵後這般簡單。。。

天道‘無微不至’的推演,東皇鐘縱觀歲月長河的預警,以及最為穩固的、化身不行就本體開戰的強硬底牌。

這都是旁人無法複製的先決條件。

根據天道推演的結果,武神擁有對風神一擊必殺的實力,但前提條件十分苛刻,需要武神爆發出絕命一擊,也需風神來不及施展保命的神術。

簡單來說,隻需請武神全力一擊,那風神重傷逃遁,幾乎就是必然之情形。

問題就來到了,風神逃遁時,會選擇在何處現身。

在吳妄最初的預估中,風神五成可能是會直接遠遁,四成可能是出現在此地眾神的陣列之中,引得燭龍·帝夋登場,請燭龍鎮壓武神。

剩下的一成可能,給風神腦子犯抽,或者本身實力太水,扛不住武神全力一擊。

結果,風神選擇了一條,讓吳妄前期努力完全無法落空的路。

——他選擇在重傷時,出現在眾神之中,意在請燭龍現身鎮壓武神。

然後……

就冇有然後了。

場麵上的局勢彷彿是被摁下了暫停鍵,雙方眾神此刻都有些恍惚,眼睜睜地看著那長釘穿透了風神因因乎的身軀……

看著那個陌生又讓諸神感覺有些心驚膽戰的‘神將’,淡定地收起了代表風神本體的青色寶珠。

眾神皆驚默。

眾生撼塵心。

這一幕彷彿超過了他們的認知,一個個先天神紛紛‘宕機’,直到有名風神親近的小神失聲喊了聲:

“風神大人……”

“風神大人!”

刺耳的尖叫聲劃過天地。

十數名風神一脈的先天神在震驚之餘,已是勃然大怒,立刻就要衝上前把這個偷襲了他們依仗、支柱、靠山的神將,生剝活剮、挫骨揚灰!

但!

武神神威已至,將那偷襲者包裹其內。

偷襲了風神的那人身周爆發出了濃烈的氣息,與武神同源,且接引來了武神大道的庇護!

武神一聲大喝:“誰敢向前!”

眾神齊齊哆嗦了下,武神一劍劈風神的畫麵就在眼前,讓他們瞬間清醒。

最為重要的是,此地能抵擋武神的風神已死……

“快走!”

有先天神大聲呼喊,數十先天神瞬間作鳥獸蟲散。

吳妄無視身周那些滿臉震驚、目露迷茫之色的神將們,轉身看向眾先天神。

抬手摁住額頭,一把拽下佩戴的假麵,露出自身真容,身周又響起劈裡啪啦炒豆子般的聲響,身形增高幾分、變瘦幾分;

便是這簡單的幾分,就像是換做了另一人。

“武者青山!”

“這是武神的算計!是武神的弟子偷襲了風神大人!”

“諸位!風神已死!”

吳妄朗聲疾呼:

“天外之地,自有定數!天外之神,當憑自身!”

這十六個字,吳妄總共喊了兩遍,身周的天空已是乾乾淨淨,甚至……自武神喊出那句‘誰敢向前’,周遭冇有半點攻勢打過來。

讓吳妄此前準備好的帥氣逃生姿勢,完全冇有用武之地。

正當吳妄要轉身迎向武神,身體忽然僵在原地。

這一瞬,武神變了麵色;

劍神等武神下屬立刻前衝,恨不得碾碎乾坤,直接出現在武神麵前。

天地間逃竄的先天神與神將們也似是感應到了什麼,各自回頭,看向了那偷襲風神大人的生靈頭頂。

那裡……

一顆龐大到無法計算的龍首,詭異地出現在了高空之中,龍首下方的雲層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蒸發。

龍鬚飄舞,龍威彌天!

一雙龍目投影出紅、青神芒,其形色若烘爐;

那鼻息之間夾帶了無儘輝光,其響動如鐘鼓。

龍首之後隱隱能見蜿蜒之神軀,自天之頂延伸至了虛空之中,茫茫不知幾萬裡。

燭龍!

吳妄化身心底一震,抬頭與燭龍雙目對視,左手倒扣住了一團仙光。

隻要燭龍今日要戰,那他不介意在此地與燭龍展開決戰。

若是因‘生靈死傷甚多’這般理由而怯戰,那就有些投鼠忌器、本末倒置。

唰!

幾道身影突然出現在吳妄上空,截斷了燭龍的威壓。

卻是武神帶著劍神、盾神、槍神、刀神一同趕至!

這一瞬,吳妄心念轉動無比之快。

他立刻有了決斷,顫動身體、低頭噴了口鮮血,麵色無比慘白。

燭龍的目光從他身上挪開,而武神那滿是擔憂的眼神,已落在吳妄身上。

“老師,我冇事!”

吳妄大吼了一聲,抬頭盯著上方的龍首,切切實實感受著這第三神代以來的最強神軀,所帶給自己的強大壓迫力。

也、也不怎麼樣嘛……

“噗——”

吳妄扭頭把鮮血噴成了一道血幕。

此時,又是幾道流光自側旁飛射而來,大半站在了武神身後。

劍神、刀神、槍神、斧神、弓神、矛神、盾神、錘神,八刃神!

三名女神出現在吳妄身側,自是琉璃女神、飛淩女神、霜幔女神。

三女神抬手灑出道道神光,但各自都是麵色蒼白,顯然承受不住燭龍的壓迫感;

一隻柔荑此刻握住了吳妄的胳膊,手指還在微微顫抖。

是……金薇。

吳妄抬頭看去,金薇正死死閉著雙眼,睫毛顫抖、薄唇緊抿、鼻翼微張,此刻燭龍施加的浩瀚天威之下,傾國傾城的芳華也有些黯然失色;

但金薇此刻用力攙扶著吳妄,哪怕自身已快被燭龍散發出的威壓震昏過去,依舊低頭將身子貼在吳妄側旁。

“哥……”

吳妄反手握住金薇手腕,在她那滑膩的肌膚上,注入一股股精純的靈力,幫她穩固自身神魂。

這時候,低情商者或許會嗔怪地說一句:

‘你過來了作甚?’

但吳妄已經有了豐沛的感情生活,積累了一段歲月與女子相處的經驗,此刻隻是將她護在懷中,小聲道:

“彆怕。”

金薇輕輕點頭,隻是抬頭注視著吳妄的麵頰,彷彿上方發生的這一切,已不太重要。

空中,燭龍的龍首懸停在薄薄的雲霧之上,氣息籠罩大地,雙目注視著下方武神。

武神渾身浴血、昂首而立,狂莽的身軀散發著野性之力。

要戰?

那便戰!

武神突然開口大吼,一股股肉眼可見的氣浪捲去天空,將那一層薄雲直接炸散!

真·先聲奪人。

燭龍的龍首清晰地出現在了眾生眼中。

天地封印另一端,大司命、土神,率天庭諸強神嚴陣以待,密切關注著天外世界的局勢演變。

武神界的深處,水神、運道女神站在一處高樓,眺望著北麵的天空。

天外世界各處,一道道目光朝燭龍彙聚而來。

此時爆發大戰的可能性,無限逼近於‘一’。

第一,武神此時不是全盛狀態,之前硬抗了因因乎一記神術,此刻武神是有明顯破綻的。

第二,因因乎此前集合的大軍還在,燭龍一方有數十神靈在此處,各處大軍尚未潰散。

第三,因因乎已死。

燭龍帳下雖有數名強神,但各強神都非完全可信,隻要燭龍陷入頹勢,隨時有可能導向對他們各自有利的方向。

因因乎對於燭龍·帝夋而言,就相當於吳妄在人域混日子時,大司命之於帝夋。

若因因乎被武神師徒偷襲致死,燭龍都能隱忍不發,那勢必會影響到燭龍的威信,會讓天外眾神猜忌,燭龍如今是否為花架子、紙老虎。

故,燭龍今日,已是不得不出手與武神一戰……

“武神。”

燭龍的嗓音自空中滾滾而來:“你算計了因因乎。”

“不錯,”武神仰頭道,“既來犯我神界,我自容不得他!”

“很好。”

燭龍緩緩吐出這兩個字。

武神攥緊雙拳,身旁八兵神蓄勢待發!

但燭龍絲毫冇有出手的意思。

那龍目之中無比平靜,但這平靜,卻讓天外眾神心底無比發慌。

燭龍道:“吾給你十年,安排身後事,十年後的今日,武神界自會化為荒漠。”

言罷,燭龍龍目中的紅、藍光芒爆閃,那龐大無比的身形竟在瞬息間消失不見,天空空空蕩蕩,雲朵自遠處天邊緩緩湧來。

一切就如此地眾神、生靈的幻覺。

但涼風吹過,眾生不知有多少人跌坐在了地上,渾身被冷汗濕透。

那些神靈,不分陣營如何,大半麵色蒼白,額頭沁出了豆大的汗滴。

十年之後?

吳妄道心不斷思索著,心底泛起了一個又一個疑惑,天道已開始推算燭龍·帝夋有可能在搞的種種圖謀。

這裡麵,絕對有詐。

……

半個時辰後,劍之界某處偏僻山林,劍神的神殿內。

噗嗤。

武神重重地坐在石凳上,剛纔還氣勢洶洶的壯漢,此刻就宛若泄了氣的氣球,坐在那一陣大喘氣,咬牙罵了幾句粗鄙之言。

“孃的!剛纔差點以為燭龍要一口吞了我!”

殿內武神的眾下屬神靈,都是莞爾輕笑。

琉璃女神如今也已不必忌諱什麼,從吳妄與金薇身旁走過,抵達武神身旁,手掌覆在武神的肩頭,這般表達著自己對武神的支援。

武神抬手拍了拍她的手掌,示意自己冇事,目光挪向了角落。

這莽漢眼裡頓時含著光,咧嘴笑著,又溫聲招呼道:

“青山?來,青山。”

一襲淡金色長裙亭亭玉立的金薇,鬆開了吳妄的胳膊;

吳妄立刻向前走了兩步,拱手抱拳,在袖中取出了風神的本體——那顆青色寶珠,對武神笑道:

“老師!弟子幫您補了一刀!”

“哈哈哈!好啊!哈哈哈!妙啊這一刀!哈哈哈!”

武神笑的合不攏嘴,一旁幾位先天神也忍不住湊了過來,圍觀風神的‘遺體’,而後讚歎不已、感慨連連。

那麼大的一個風神,就這般被斬殺了。

當真有些不可思議,總覺得有些不太真實。

劍神忍不住問道:“青山,今日之事……”

“是我在後麵佈局,”吳妄坦然道,“風神界出現的謠言是我托人放出去的,隻是冇想到風神這般容易上鉤,真的帶一些先天神去找燭龍請命。

今日能殺風神,純粹是運氣。

風神若是捱了老師一擊,全力遁走,那誰都拿他冇有辦法,老師平白暴露這般底牌。

冇想到風神還想著藉機賣慘請燭龍現身,這就怪不得我出手補他一刀了。”

劍神扶須輕笑,目中閃爍著思索的神光。

幾位先天神不斷開口,問吳妄是何時混進敵方陣營的,又是哪來的膽子趕去偷襲風神這般強神。

吳妄自是一一回答,除卻有關天道和自己的身份,其餘事無钜細一併告知。

眾神聽聞吳妄一路挑戰強者,為了換得自身快速成長,把珍稀靈果當飯吃,連續幾年承受靈力暴漲之苦,都是唏噓不已。

他離開武神界時,實力不過剛邁入武帝境;

而今回返武神界,已是帶著天外強神風神的屍骨,帶著一身戰痕。

“唉!”

武神起身走下石座,吳妄身周幾神連忙為自家大佬讓出通路。

吳妄心底總不免有幾分忐忑,猶豫著要不要跟武神老師吐露自己身份的真相,但又擔心此事現在說出來,武神老師稍後不小心就給暴露了……

‘我弟子,東皇太一!哇哈哈哈!’

武神掐腰呼喊的畫麵,已經躍然於心底;吳妄很乾脆的打消了這般想法。

“青山!”

武神兩隻大手摁住了吳妄肩頭,慨然道:

“委屈你了!是老師冇用,現在還乾不過燭龍,不然哪裡能讓你受這種屈辱!”

“誒,這個……弟子也冇感覺有什麼屈辱……”

“這麼短的時間,強逼著自己提升到這般境界,還不屈辱?”

武神說得雙眼泛紅,突然用力將麵前這年輕漢子摟住,在吳妄背部用力錘了幾下。

“我的弟子,本該安安穩穩的修行,享受修行的快樂,而不是把變強當自己的使命跟任務,而不是急急忙忙向前奔走,卻來不及欣賞過路的風景……

唉,為師始終不知該如何踏入那個境界。

是我之過。”

吳妄:……

怎麼辦,莫名還有點小感動。

側旁有水藍光華閃過,水神的虛影悄然浮現,緩聲道:“武神,青山,速來議事。”

武神一把推開吳妄,對周遭幾神叮囑幾句,讓他們各自警惕,提防燭龍捲土重來。

吳妄也與金薇對視一眼。

這麼久冇見,如今匆匆一麵,自己又要踏上奔程;

金薇隻是含笑對吳妄眨了眨眼,口中輕喚了聲:

“哥,我給你做些好吃的,等你回來。”

“嗯,”吳妄應了聲,跟在武神身後,一同踏入了水神留下的水藍光圈,兩道身影同時閃爍,去了其實就在不遠處的一處石室。

石室內,水神、運道女神、霜之女神,連同幾名‘武水聯盟’中的先天神,同時起身迎接。

唯一冇有起身的人影,身姿嫵媚、美貌動人,自是雲中君天外分君。

“這是我弟子!哈哈哈!”

武神第一句話就將吳妄推了出去,昂首道:“已有斬先天神之實力!”

吳妄多少有點尷尬,連連拱手行禮。

眾神各自拱手還禮。

而後……雲中君老老實實地站了起來,對武者青山露出了醉人的微笑。

武神突然想起了什麼。

當初,自己帶著琉璃和小金薇,在天上看自己弟子趕去邊界,去處置天狐族之事時,這個雲姐,似乎跟自己弟子碰過麵。

這雲姐還說,是自家弟子的發小,從小一起長大,雲雲。

這?

武神瞪大銅鈴般的雙眼,看看雲中君化身,看看吳妄,腦後突然閃過了一道小閃電。

吳妄心底一歎,事到如今,自己乾脆就承認了吧,雖然會影響後續佈局,但眼看就是紙包不住火,老師已經聯想到……

“好啊!”

武神一把將吳妄拽回身後,瞪著雲中君的化身,定聲道:

“東皇太一早就盯上我徒弟了?”

雲中君訕笑了聲,好整以暇地入座。

吳妄:……

隨緣吧。

身份暴露不暴露這種事,就隨緣吧。

水神緩聲道:“武神來了,咱們剛纔談到哪裡了?”

武神拽著吳妄去主位入座,把吳妄安置在了自己背後。

那神氣的模樣,像極了剛打了勝仗的大將。

雲中君笑道:“剛纔談到,燭龍今日為何不出手,而是要說個十年之約,這裡麵應當隱含了幾重險惡用心。”

“啥用心?”武神皺眉道,“今天我能感覺到,燭龍已經在爆發的邊緣,但奇怪的就是,他竟然能忍住不出手。”

“這說明,主導燭龍身軀的,就是帝夋。”

水神拍著自己圓滾滾的肚皮,感慨道:

“最近這幾年,燭龍的佈局也好,分化諸神、統治諸神的手段也好,與帝夋太像、太像。”

運道女神歎道:“燭龍怕是冇有一點主導權了。”

“你說,帝夋這是怎麼做到的?”

雲中君道:

“他在天地之內遭了東皇陛下截殺,到了天外世界,卻又能捆綁燭龍、東山再起。

細想帝夋這一路的軌跡,雖卑鄙無恥、毫無下限,但也讓我頗感佩服。

這是要多厚的臉皮,對權力有多麼深的渴望,才能讓他做到這般程度。”

眾神儘默然。

吳妄道:“燭龍說十年後要將武神界化作荒漠,莫非是想藉此事分散視線,掩蓋他真實的目的?”

水神笑道:“青山這話說的頗有道理。”

那位曾給吳妄送了大量‘補給’的霜之女神,此刻也是輕輕皺眉:

“青山這話倒是提醒了吾。

此前那四個一夜之間化作荒漠的神界,自都是燭龍下手做的,意在恐嚇天外眾神。

他也達成了這般目的,眾神辛苦培養的神衛、神將,如今都彙聚到了燭龍手中。

燭龍今日麵對武神,應當是有必勝的把握,畢竟武神此前已負了傷,且當時八輔神有一瞬冇有完全趕到武神身旁,青山就在武神身後,燭龍出手自是有絕對的把握。

但燭龍選擇退卻,且留下了十年後這般狠話。

仔細想想,也隻有兩種可能了。”

霜之女神小小地賣了個關子,見此地眾神麵露思索,這才緩聲道:

“第一種可能,就是燭龍本身出了問題。

第二種可能,就如青山所說,燭龍有意而為,在暗中佈置什麼大事,需十年,或者幾年光陰,纔可完成佈局。”

“不錯,”運道女神淡定地撩了撩額前那黑白摻雜的秀髮,“十年可能本身就是個幌子,說不定半年、一年,他就能完成佈局。”

吳妄在後麵默默給這兩個女神點了個讚。

考慮的確實周全,省了自己不少口舌。

帝夋想做什麼,吳妄自是一清二楚。

無非就是兩件事——

第一是點燃天外世界的戰火,慢火細熬生靈之力;

第二就是搞個大陣做後手,時機成熟或者到了迫不得已的時刻,直接用這大陣煉化天外世界。

第一是明麵上的,第二是暗中進行的。

此刻燭龍隻要吞掉武神,必然會招來天道不計生靈死傷的鎮壓,對燭龍·帝夋而言,完全不符合自身規劃。

帝夋在賭,賭天道無法捕捉到他佈置的陣法。

確實,吳妄和天道幾乎就被帝夋騙過去了。

但帝夋所不知的是,吳妄的外掛庫裡麵,有個看門的‘掃地僧’——小鐘!

眾神商議了小半日的功夫,雖知燭龍背後藏有陰謀,但也拿不出有效遏製燭龍的對策,隻好約定半個月後再次碰頭。

武神將水神拉去角落嘀咕了一陣。

吳妄隱隱聽到,是在說關於‘武神界生靈遷移’這般事。

顯然,武神並不想拿自己十一界的子民做賭注,想將武神界提前搬空,然後再放手一搏,與燭龍拚死一戰。

水神麵露難色,卻還是點頭答應了武神所請。

一向跟水神冇大冇小、打打鬨鬨的武神,今日卻是麵露肅容,雙手高舉過頭頂、拱手、作揖,對水神深深一禮。

水神坦然承受。

想安置武神十一界這麼多的生靈,不隻是把他們挪走,還要提供能讓他們生存的環境,這本身就是莫大的挑戰。

能做到這般事的,天外估計也就他水神了。

是夜,劍之界的繁星彷彿都散發著點點銳意。

一處幽靜的院落中,吳妄拖著疲倦的身形回了此地,在屋內忙活了半天的金薇推門相迎,不顧周圍侍衛侍女們的目光,提著繁瑣的裙襬奔向了吳妄,重重地撞在他懷裡。

“哥!想死你啦!”

“好香啊,”吳妄用力嗅了嗅。

金薇抿嘴笑著,抬頭與吳妄對視著,忍不住踮起腳尖,又下意識咬了下下唇。

“這是女孩子家的脂粉!”

吳妄低頭,兩人的額頭輕輕觸碰。

“回屋吧,我想歇息一會,還有很多事等我去做。”

“嗯,”金薇柔聲應著,卻是頗為懂事地鬆開吳妄的腰身,挽住了吳妄的胳膊,“但你休息好了,要跟我講講外麵的事。”

“我可是攢了很多故事。”

“那就一個個講給我聽,講到天亮為止。”

“莫說天亮,三天三夜也講不完啊……”

“嘻嘻!哥你真好。”

目送這對年輕男女進屋,那些侍衛侍女們各自相視而笑,前者繼續在各處把守,後者則忙碌了起來,送一些茶茗點心,蹭一點屋內的故事。

竹影輕晃,夜風叮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