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五百二十三章 青山,揚名!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五百二十三章 青山,揚名!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1 10:55:56

-

[]

涼風神現在很窘迫。

西風之神因因乎的神殿中,他正跪坐在堅硬的石板上,低下去的頭,實在不知道該如何抬起來。

不錯,他就是前日被生靈戰勝的先天神。

涼風神是真的冇想到。

他好端端的,在自己的神界中,哼著小調、挑選著服侍自己的女祭,啪的一聲,就被生靈給偷襲了。

這年頭,做神都開始有風險了!

涼風神分屬風之大道,大道奧義就是給風加點涼;

他在整個先天神圈子中,本來隻是寂寂無名,實力中等偏下,跟隨在風神因因乎背後蹭點存在感,但這次……

出名出大了!

此刻,有二十餘名先天神站在左右兩側,麵容凝重地注視著涼風神。

因因乎的表情陰沉如水。

他斜坐在自己的寶座上,注視著下方的這個下屬,先是許久冇開口,等大殿內的氛圍有點焦灼,突然開口大喝:

“風神一脈的臉麵,都被你丟淨了!”

涼風神趕緊低頭請罪,一旁神靈也投來了厭惡的表情。。

不過,也有神靈更在意這件事本身,而非此事產生的影響。

有麵容沉穩的老神道:“涼風,你當真敗給了那個挑戰者?”

“是、是……”

涼風神顫聲道:“是吾、吾一時大意著了他的道啊!”

“著了他的道?”

因因乎問:“你是如何敗在那生靈手中的?那生靈是何模樣,有何來路,又是用的誰家的神力?

還不細細說來!”

涼風神顫聲道:“是,屬下這就從頭開始說,那天,屬下剛挑了幾個模樣不錯的生靈,準備接下來幾年快活一下……”

“是讓你從鬥法開始說!彆說你那些醃臢事!”

“那天,屬下剛要帶那幾名生靈,從屬下神界的城池中離開。”

涼風神略微抬頭,發動了神技【閃回】。

那日,和風微醺,白雲漫卷。

城中跪伏著的人群整整齊齊,被獻上的幾名美麗女子穿著典雅長裙,帶著幾分楚楚可憐的媚態,以及幾分對未來生活的忐忑,走入了涼風神專屬的華美車架。

正在這時,有個人影從天空中跳了下來。

“說來也有些奇怪,”涼風神嘀咕道,“吾的神界也設下了結界,但吾始終冇能察覺到,這道身影到底從何而來。

此事細細想來,或許他的隱遁神術,比起神靈的隱遁能力,也不遑多讓啊。”

因因乎催促道:“後麵發生了什麼?”

“他說……放開那群女孩!”

眾人各自皺眉。

涼風神低聲道:“他當時就是這般說的,讓吾愣了一會,而後有神衛和神將衝了上去。”

接下來的事可簡單概括為:

忠心耿耿的神將對卑鄙闖入者發起了圍剿。

卑鄙闖入者以微弱優勢讓神將們束手無策。

神大人必將對卑鄙闖入者施加正義之審判。

勇猛的生靈譜寫了對傲慢神靈的勝利戰歌!

“他用一杆長槍,招式出神入化,速度也無比迅捷。”

涼風神低聲道:

“吾不斷施展神術,卻都被他險之又險地躲過。

對方極為擅長肉身搏殺,且他的長槍砸在吾身上時,吾的神軀竟然承受不住,產生了劇烈的痛感,神力都幾乎被打散。

很快,這傢夥占到了上風,就根本不給吾半點反手的機會,吾的每個動作都像是被他提前看到了,那把長槍就跟靈蛇一般,總能找到吾想要發力的肢體,而後提前點過來。

這一戰、這一戰吾打的著實憋屈。

那傢夥贏了吾,竟也不殺吾,而是將吾當著吾那麼多信徒的麵吊起來,打、打了吾的後臀處。”

“屁股就屁股,還後臀,嗤。”

“哈哈哈哈!”

周遭的笑聲頗為肆無忌憚。

涼風神麵露窘色,卻道:“歸根結底,都是吾太過大意,讓那武者占了上風,隻要讓吾再尋到一次機會,定會!”

“夠了!”

有名暴躁的女神大姐吼了聲:“你還嫌自己出醜不夠多嗎!”

因因乎卻是麵露疑惑,問:“武者?”

“是的大人!”

涼風神心底一哆嗦,莫名就有點頭腦渾噩,嘴上也缺了個把門的,喊道:

“那個生靈絕對就是人族,且是武神界的武者,他的氣息、靈力,都跟武神有幾分相似!

他絕對就是武神的高階神將,專門找屬下這個軟柿子捏。

他打的是吾的屁股,那也是打的您的臉啊!”

因因乎:……

少頃,涼風神慘叫著從這大殿中倒飛了出去。

“哼!不會說話就把嘴縫起來!”

因因乎一掃衣袖,麵色越發陰沉。

殿內眾神大半都是風係之神靈,此刻也是同仇敵愾、義憤填膺,都要去將那名打完涼風神就消失不見的武者抓來,也吊起來打一頓。

“武者?莫不是武神的神將?”

“可武神不是冇培養神將嗎?他一直在幫自己手下的十二名屬神培養諸多高階武者,也冇聽說武神界有什麼武者可贏神靈。”

“就憑武神那性子,若是出現了這般武者,必是恨不得帶這武者到處挑戰,好生奚落咱們一頓。”

因因乎突然道:“隱風,你如何看?”

角落中,此前一直未曾發言,隻是冷眼旁觀的那名女神站了出來,狹長的鳳目、初看略有些男相的麵容,還有那疑是銀河落九天般的身材……

無疑都是對‘女神’二字的反向解讀。

她冷然道:“不管如何,此生靈都必須儘快找尋到,若能拉攏就拉攏,若不能拉攏,必不可養虎為患。”

因因乎微微點頭:“此事交予你,你可有把握?”

“吾自會儘力而行,”隱風神嘴角露出了淡淡微笑,“您也不必擔心,吾自非涼風神這般廢物。”

“去吧,儘快處置好此事,”因因乎道,“如今正是陛下要對武神收網之時,不可出任何差錯。”

隱風神領命就要離開,卻被因因乎喊住。

“小心些,”因因乎麵色有些凝重,“吾略有些心神不安。”

隱風神微微怔了下,對因因乎低頭行了個禮,轉身走出幾步,化作一縷微風消失在殿門處。

……

與此同時,武神界。

“打贏了?”

“嗯。”

“真打贏了?!”

“武神大人,您這是問的第三十六次了!”

劍神一臉無奈地看著眼前這嘿嘿傻笑的‘上峰’,差點就冒出提劍跑路的念頭!

武神拍拍自己鼓起來的肚子,眼前的杯盤狼藉,證實著此前那場風捲殘雲式的‘大戰’是何等激烈。

側旁的槍、盾、刀三小神也是一臉滿足,回味在這般美味之中。

話說回來,跟天庭正式合作以後,天庭給的那些食譜,當真是不錯。

“青山打爆了涼風神,”武神嘖嘖笑著,“妙啊,當真是妙。”

“武神大人,”劍神皺眉道,“您如何就斷定,那生靈就是青山?”

“這有啥不能斷定的?”

武神挑了挑粗眉,笑道:

“武者,用槍,除了青山還有誰?更何況,青山這一路打過去,咱們也不斷蒐集到他的影蹤,他這幾年實力那是一個突飛猛進,仔細算算,現在麵對涼風神那種傢夥,戰而勝之完全是十分合理之事。”

刀神眉頭一皺:“生靈戰神而勝之,這合理?”

盾神嘴角一撇:“修行二十餘年的武者,乾翻了存在悠久歲月的神靈,這合理?”

槍神嘖的笑了聲:“我倒是覺得有這個可能,槍這種兵刃,那就是為以弱擊強而生,為一往無前而生,隻要我們爆發出武者的氣勢,燭龍又有何懼!”

“對嘛!”

武神哈哈大笑:“我去找他們幾個論一論!你們吃飽了繼續忙活去吧!燭龍這老東西,冇想到吧,老子的弟子也能單挑神了!”

“大人,”劍神提醒道,“單單一個涼風之神同等的戰力,對我們當前局勢,也無法產生任何影響。”

“嗨,咱這不是樂一樂,提提聲勢嘛!”

武神如老熊蹭樹般站起身來,仰頭大笑出門去,一縷青煙遁虛空。

留下的四名先天神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都是輕歎了聲。

“武神大人是被這個弟子矇蔽了雙眼,看不到這其中不同尋常之處了啊。”

“要你有這般弟子,你肯定也天天傻樂。”

“好啊,你說武神大人傻!”

“我可冇說,你彆汙衊人……說了又咋了,武神大人可冇這般小氣,上次你不是還當麵說大人心眼小,被大人當場抓住嗎?當時你被胖揍的時候,我們笑的可舒暢了。”

“你再說!”

“哈哈哈,想練練?來啊!”

“老子還怕你?”

一時間,這神殿的氛圍變得無比愉悅。

武神興沖沖的跑去了雲中君的住處,按此前幾位神定下的約定,發出訊息召來了水神、運道女神以及雲中君的化身,講述了一遍此事。

本來,武神都已經做好了,被三位神靈臭罵一頓的準備。

畢竟那涼風之神本就不是什麼強神,且此前那場生靈的挑戰,隻是將涼風神吊起來打了一頓,侮辱性極強、傷害卻不怎麼明顯。

但事態的演變,倒是出乎了武神的預料。

雲中君、水神、運道女神的表情,大多有些嚴肅。

水神沉吟幾聲:“此事吾已聽聞,剛想請大家一起商量商量,倒是被武神搶了先。”

“哼,”運道女神低聲道,“他找我們前來,八成就是炫耀自己弟子如何如何厲害。”

“啊這,”武神訕笑了聲,“也不是炫耀,畢竟這是事實。”

“看吧,果然被我說中了。”

雲中君笑道:“武神大人的這個弟子,實力增長這麼快嗎?”

“那可是,”武神得意洋洋地翹起了二郎腿,“可以這麼說,咱積累多年的身家,都送到他頭上了,幾百個神靈吃了都有好處的靈果,幾十件用來鬥法的神器。

再有他吃苦耐勞、敢於拚搏的精神。

這能不變強嗎?

不變強還冇道理了!”

一時,雲中君、水神,都對武神投來了有些同情的目光。

畢竟如果真的如武神所說的這般,那武神不就是……億萬富翁用全部身家對天地首富做慈善……

水神咳了聲,淡定地把話題扯遠。

他道:“這些咱們先不論了,青山挑戰了一名神靈,必然會激起風神一係的複仇,涼風神背後就是因因乎。

想必青山也是知曉這些,纔會在這般時刻,去給他們添些亂子。”

“不,這不隻是幫我們分散壓力,”雲中君笑道,“青山心底最渴望的,應該是用凡人之軀,贏過天外眾神,重走武神大哥之路。”

“是啊,”水神感慨不已,“若是再給青山十年、二十年,他說不定真的能成長到,能直麵燭龍的程度。”

運道女神若有所思,喃喃道:“我的神力,便是被他這般用掉了?”

“等會!”

武神皺眉道:“你們幾個,怎麼感覺……比我還要瞭解青山?”

“有嗎?”雲中君這化身露出了溫柔的微笑,“這不都是武神大人天天在我們耳旁吹噓青山如何如何,我們纔對他十分瞭解嗎?”

“就是啊,”水神歎道,“你現在十句話,八句都是在說青山如何如何,有個給自己長臉的弟子很了不起嗎?”

武神頓時露出了喜滋滋的微笑。

一旁運道女神抬手扶額,她已是隱隱察覺到了什麼,但現在卻是樂得糊塗,並不去主動揭穿。

也就武神……

“當初我給青山備下的靈果神器,也不知夠不夠用啊。”

運道女神淡定地端起了麵前的茶水。

不管他,冇救了。

……

又數日後。

生靈挑戰神靈之事,在天外世界就如一陣狂風吹過,雖引起了各方神界高層的關注和討論,卻未造成太強的震動。

風吹過,也就吹過了。

他們的視線,都落在了武神界外圍。

那裡大軍雲集,數十個神界調撥的大軍,已是將武神界圍了個水泄不通,大戰似乎每天都有可能爆發,但局勢又莫名其妙保持著某種平衡。

似乎,就是缺了點開戰的契機。

在涼風之神神界邊緣,一片惡蟲毒獸遍地的荒莽大山中,吳妄正匍匐在某處樹洞之下,抬頭觀察著什麼。

他這具化身,此前大戰虧損了不少靈力,故並未能離開太遠,在此地尋地療傷。

片刻前,他感應到了威脅降臨,正在等待威脅露麵。

這個階段去挑戰先天神,屬實有些勉強了,但好在……老師給的寶貝實在是太多了。

按部就班地提升實力,那也冇什麼意思。

吳妄發現那個涼風神出現在神界之中,心底就動了搞一把大的的念頭。

隻可惜,自己雖然贏了這個作威作福的先天神,但始終冇有把對方打殺的實力,故選擇從容離開,給了涼風神一點警告。

若是能讓涼風神今後不再如此欺淩生靈,那也算不錯之事。

念及於此,吳妄又想到了自己壓製住涼風神之後,那幾名美麗的女祭,對自己投來的怨毒眼神……

冇辦法,生靈大多就是這樣,隻顧念自身。

所以,提倡高尚、勇敢、奉獻,將會是天道未來的核心命題。

噹——

東皇鐘於吳妄心底示警。

吳妄神念散出去,便見空中有一團淺黃色的雲霧飄過。

風係神靈?

還是個實力不錯的女神,按自己對先天神實力的劃分,屬於涼風神之上的第四等先天神。

——燭龍、帝夋兩個至強者不分階,武神、水神為第一等,涼風神這種生來湊數的先天神自是第五等。

吳妄仔細觀察了一陣,對方顯然冇能發現他隱藏的身形,漸漸飄遠,一路追查著什麼,進入了隔壁的神界區域。

吳妄還冇開口問,鐘靈已經懂事的,將此神的形象、資料,儘數投影在了吳妄心底。

如果器靈也能算是‘人工智慧’,那自家的小鐘鐘,也算是人工智障裡麵的一股清流了。

隱風神,女神,天外小有名氣的暗殺女神,擅藏形匿跡、探影尋蹤,實力十分出色,遠古神戰時也曾立下戰功,為因因乎得力下屬。

擅探影尋蹤?

吳妄挑了挑眉,身形慢慢融入身下的土層,就如一隻泥鰍一路下鑽,很快就尋到了天外世界那亂七八糟的地脈,迅速遠遁。

這還不是他能對付的對手,必須再將自身靈力的質量提升一個品階。

想要對抗先天神,就必須要有能突破對方神力和神軀的手段。

而修行者的一切手段,都可歸類為兩種——手中之兵,體內之靈。

神器這一塊,自己暫時冇有多少提升空間,隻能想辦法去提升自身修為。

但讓吳妄冇想到的是,他本以為避開了這個隱風神,卻在幾個日夜後,又在身周千裡內,發現了隱風神的身影。

此神似乎有什麼特殊神術,能嗅到吳妄的味道。

吳妄隻能暫且撤退,放過了要偷襲的那名實力第五等的女神。

可惜,本來還想在這個女神處,搞一點能增進體魄的花蜜,順便給自己繼續造勢、打出名氣。

讓吳妄有點鬱悶的是,接下來,一連數月,那隱風女神就如一貼狗皮膏藥,總是能在他想對一些底層小神出手時,出現在自己身周千裡範圍。

“不行!”

吳妄一拍大腿,“我先把這個女神辦了!”

“主銀,您現在打不過隱風女神唷,”鐘靈笑嘻嘻地說著,“雖然咱很欽佩您的勇氣,但麵對一個實力超過自己當前上限的敵人,還想著去反殺而不是逃遁,這多多少少有點不理智呢。”

“誰說要跟她正麵搏殺了?”

吳妄打了個響指,在玉扳指中找了一頓,很快就翻出了自己一路曆練收集到的一些小玩意。

比如什麼天道軟筋散,天道鶴頂紅,天庭特供百裡醉,武神快樂香,零零散散也就二十多種。

又有幾重簡單卻能困先天神的陣法,都是些粗糙且不成熟的天道推演產物。

為了能迅速且周全地解決這隱風女神,吳妄還特意製定了一個完備的計劃,三個備用的計劃,並用天道反覆進行模擬推演,甚至調查了隱風女神此前鬥法的紀錄。

一切的終途,終是穩教。

萬事俱備,吳妄便上演了一出【武者欲偷襲先天神,被隱風女神及時發現且阻止】的戲碼,並順利地將隱風女神引入了自己設下的陷阱。

所謂的陷阱,其實是在一處山穀。

本來,這山穀中長滿了花花草草,有一些鳥獸蟲魚,但當三道身影先後衝入其中,此地出現了濃濃的灰色霧氣,裡麵的花草蟲魚儘數化作了砂礫。

濃霧翻滾了半個時辰,終於悄然散去。

當吳妄持著長槍、身形懸浮在半空,宛若神人降臨。

隱風女神與那名倒黴跟過來的小神躺在地麵的深坑中,渾身亂顫,卻已經冇有反抗的餘地。

“記住,你們敗給的,是武者青山。”

吳妄冷冷地說著,手中長槍化作銀白蒼龍,對隱風女神當頭砸落!

此刻的隱風女神,已被疊加了十多種能毒神的大道之毒,神力也已被此地大陣抽乾,吳妄全力一擊,她如何防護?

這女神,不殺不行。

很快,吳妄從空中落了下來,當著那名小神的麵,拿著長槍撥弄了一番神屍,並拿走了隱風女神的儲物寶物。

吳妄隨之扭頭看向了一旁的小神,後者不知道從哪來的力氣,掙紮著翻了個身,一把拽出自身所有家底,甩向了吳妄。

“算你識趣。”

吳妄哼了聲,接過那幾件樣式古樸的儲物神器,扛著長槍臨空遁走,隻留下那小神癱坐在狼藉的大陣中。

這小神並不知,眼前這個生靈此刻多囂張威風,等他離開後,這生靈偷偷折回來拆陣法清理痕跡的樣子,就有多狼狽。

但這小神卻知曉,自己必須將此事傳遞給‘同伴’。

於是,【挑戰神靈的生靈再次出手】,【武者青山一人獨破二先天神】這般訊息,在天外世界開始瘋傳。

這次倒不是一陣狂風便冇了後續。

隱風女神之死,就如一根釘子,紮入了一眾先天神道心之上。

【斬神武者】這名號,霎時間響徹天外世界各處。

武神界外圍的局勢,也驟然緊張了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