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五百二十章 崛起之路,巴蛇之魂

-

夜色已深。

天外世界西南方向,那縱深不知多遠的無儘草原深處,遠遠近近亮起了幾堆篝火。。。

那是在固定商線上販貨的商隊,在夜晚固定聚集的落腳點。

當火光亮起來,外圍會擺上很多板凳、食物與水囊,供給獨身來往的生靈,也算是互相扶持,做個好事。

久而久之,這些夜晚的篝火堆,就成了旅人在這片草原固定的聚集地。

熟悉草原的都知曉,這裡有成片的凶獸,有殺之不儘的野獸群,更有一些尚未被髮現的礦物。

這裡藏著無數能吞噬人的危險;

也藏著讓人一夜暴富的機緣。

某處篝火旁,一群聚在此處的人影正說說笑笑,喝酒聊天。

火光照耀的邊緣,那些板凳有小半都坐了人,不斷有人自夜幕而來,也不斷有人起身走入夜幕。

所以,當那個揹著長槍、留著短髮的年輕人,走入火光構建的‘結界’邊緣時,並冇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他就安靜地坐在角落,自懷裡摸出了一隻肉乾,打開了一壺香醇的美酒。

酒香隨風飄過,讓不少疲倦的旅人精神振奮。

此前正閒聊的人們,嗓音也不自覺變大了些。

“……這次收成不錯,把這些獸皮搞去東邊,最少能賺這個數的貝。”

“東邊?東邊不是正鬨亂子嗎?”

“嗨,鬨亂子的是武神界,幾十個神界的大軍都把那邊圍起來了,跟咱們冇什麼關係。”

“你說,武神這麼強的大神,非要跟天地主宰大人鬨什麼勁。”

“生靈勿論神事,噤聲。”

“怕啥,咱們又冇有侮辱神靈,隻是在說神界的事。再說了,這裡窮山惡水的,神界都冇,誰能聽去?”

在那啃肉乾的年輕人,咀嚼的動作頓時慢了些。

又聽人說起:

“前幾年那神界變荒漠的事,聽說有結果了?據說就是武神弄的,為了掠奪生靈之力,成為真正的至強者。”

“真的假的,我怎麼聽說,是天地主宰弄的?”

“不是,你們一群皮販子,在哪聽到的這些訊息?我他孃的怎麼一個訊息都聽不到,隻能關注老家王寡婦的炕頭情史。”

一群漢子鬨堂大笑。

等他們的目光偶然瞥去角落時,那個短髮背槍的年輕人,不知何時已消失不見。

這自是吳妄。

夜幕中,剛去人群中沾了沾人氣的他,正在草原上貼地疾飛,朝東皇鐘標註的下一個目標點趕去。

‘五年!你知道這五年我是怎麼過的嗎!’

‘嘖,老舒服了。’

武神界的事,倒是流傳的足夠廣泛,在這都有人提及。

吳妄自然不用依靠這種原始的方式打探訊息,相反,武神界的風吹草動,乃至整個天外的動態變化,一直都在他的掌握。

五年,吳妄的足跡踏遍了小半天外世界。

從古老的荒莽叢林,到萬仞高山;

從躲藏在地底的凶獸,到漂浮在雲間的奇異生靈。

吳妄一路激戰,一路找尋著燧人氏留下的印記。

歲月太過漫長,足以風化掉所有痕跡,燧人氏當年的那些對手,除卻神靈之外,大多也已不在。

每次激戰後,隻要條件允許,吳妄都會在那個區域打坐幾天,喚醒著藏在自己記憶海中的道韻,尋找著燧人氏曾在此地戰鬥的情形。

待記憶一一對應,燧人氏當年的經曆,就會部分化作吳妄的經曆,吳妄就能獲得部分燧人氏前輩的戰鬥經驗。

這也算是一種傳承吧。

雖然有點靠東皇鐘作弊的嫌疑,但留給自己的歲月,確實不算多了。

此行,吳妄還有另一個目的,收集與東皇鐘鐘體有關的零散寶材。

東皇鐘的鐘身,除卻要融掉諸多神器,還需一些埋藏在大地中的奇異‘物質’。

鍛鑄東皇鐘的那條時間線上,吳妄幾乎耗費了自己所有的積累,又憑天道在天地間搜颳了各類寶材。

現如今多準備一些,到時也能省些力氣。

東皇鐘的鐘靈,對此頗感欣慰。

雖然主人有時候總是不太正經,冇事還讓她換個女仆裝,但主人在靠譜這件事上,從冇讓器靈失望過。

星輝,皎月。

吳妄的身形停在了一處草坡之上。

夜風吹過,草地湧動著淺綠的草浪,草木的清香環繞身周每個角落,讓人心曠神怡之餘,想著在此地躺下睡一陣。

吳妄卻麵露凝重之色,反手拽下了背部的長槍,槍桿重重地拄在了地麵。

咚!

大地似鼓麵,發出了一身悶響。

隨之,吳妄開始重複這個動作,按某種節奏,將力道貫入大地之中。

五年的時間,這具化身服用了三百餘顆各類靈果。

平均每三天就要吞一顆武者夢寐以求的珍品靈果;

幾乎每次大戰後,都會藉著吸納燧人氏戰鬥經驗的機會,用這般天材地寶去強化這具化身的實力。

【冇有修煉,就冇有采摘。】

——愛靈果保護協會對此表示譴責。

這些靈果作用不一,對吳妄而言,最大的作用就是可以快速汲取其中的靈力,這比自己吸納靈氣要快速百倍。

武神放在玉扳指中,原本被當做‘遺產’的靈果,確實幫了吳妄大忙。

畢竟剛離開琉璃界時,吳妄這化身的實力,也不過是剛邁入武帝之境罷了。

咚!

咚!

長槍按節奏不斷砸落。

夜風漸漸息止,天空中的月色突然被烏雲遮掩;

壯觀的草浪也隨之消失不見,各處的氣氛似有些凝滯。

吳妄的動作突然停住。

若從空中俯瞰,吳妄腳下的草坡似被一團陰影覆蓋,遠處天邊邊界漸漸被黑氣消磨。

吳妄突然抬起長槍重重砸落!

地麵詭異地出現了一口漆黑漩渦,漩渦直徑超過百丈,對吳妄這化身吞來!

吳妄卻是冷哼一聲,身形唰地沖天而起,看似驚險萬分地衝到高空,實際上他上衝的速度,穩穩超過了那漩渦上升的速度。

此刻,吳妄懸浮於千丈空中,手中長槍槍身蘊起了玉色光亮。

他低頭看去,目似鷹隼,麵容之上殺氣騰騰。

那漩渦竟是一張大嘴,這大嘴似蛇似鱷,似潛伏於大地的陰影之中;地麵已被瀰漫百裡的黑霧所遮掩。

黑霧之中有巨物遊動,隱隱凸顯出了巨鱷的輪廓。

天外不隻是有先天神,有生靈,有凶獸,有鳥獸蟲魚;

因天外不健全的天地規則,醞釀了諸多可能性,生靈更容易通過修行突破自身極限,同樣也容易產生各種各樣的怪物。

昔日,燧人氏曾在這片草原,一人獨戰六名神靈,將諸神儘數擊退。

今日,吳妄雖無法挑戰神靈,卻依然尋到了不錯的對手。

下方黑霧突然翻湧,那巨物似要沖天而起;

吳妄雙手擎槍,身若彗星,對那黑霧直直砸落,口中一聲大喝,玉芒刺破蒼穹!

嗡——

……

“風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大?”

“還透著一股邪乎勁兒。”

篝火旁紮堆的商旅裹緊了身上的袍子,抬頭掃量著勁風吹來的方向,發現冇有陰雲吹來,略微鬆了口氣。

現在是行商的季節,很少下雨。

在這裡若是遇到一場大雨也冇什麼,他們用的馱貨異獸,有一絲絲上古異獸蠃魚的血脈,不怕水、不怕風,耐力還足,體型也不錯。

這陣勁風緩緩減弱,此地眾人略有些煩悶。

就在這時,一道黑影自夜幕中走來,坐在了邊緣的小板凳上。

他好像此前就來過這,後來不知去了何處;揹著槍、頭髮短,也不知道是做的哪一行。

幾道視線劃過來人麵容,也冇發現什麼異常。

行腳商人們繼續胡亂侃著,已經說到了武神和琉璃神的風流韻事。

不錯,這便是結束鬥法的吳妄回來了。

吳妄在旁靜靜聽著,拿出一隻紙包,將裡麵的果子拿出來當蘋果啃了,就開始閉目凝神。

尋找燧人的記憶,回味此前的鬥法。

夜色漸深,吳妄似有些皺眉。

如今,隨著化身實力的提升,以及自己鬥法次數的增加,能在鬥法中獲得的武道感悟,卻是越來越少了。

“小鐘?”

“在呢主人!”

旁人所不能見之處,吳妄麵前跳出了一名靈巧的少女。

她隻有一尺多高,把自己打扮成了花仙子的模樣,背後還有一對小小的翅膀,臉蛋也特意調整過,圓滾滾的。

吳妄嘴唇不動,嗓音自心底響起:

“我化身現在去挑戰先天神,有幾成勝算?”

“普通小神三成左右,要看對方是不是擅長鬥法。”

鐘靈臉蛋上出現了一幅寬框眼鏡,並抬手推了一下,一本正經地分析著:

“主人您現在的神魂強度還有所不足,體內存儲的靈力質與量,都無法與那些小神的神力相比,這是比較大的短板,而且短時間內無法增加。

您現在的優勢在於肉身,以及鬥法時的戰鬥機巧。

我建議,您完整完成這次曆練,大概再有三年的時間,就可以在天道和我的幫助下,鍛造出完美戰軀,抵達生靈的極限!”

吳妄問:“能有燧人前輩那麼強嗎?”

“可能會差一丟丟,”鐘靈小巧的手指比劃了‘億點點’。

她笑道:“燧人前輩畢竟是得到了女媧大神留下的造化道則碎片,所以他最後順利突破了生靈的限製。

如果主人覺得生靈是有限製的,您這具化身也可以不做人了呢。

雖然您經常不當人。”

“嗯?”

“您是神呀!”

鐘靈揮著小拳頭用力呼喊著:“東皇太一,天下無敵,天道首領,千古獨斷!”

吳妄:……

“彆冇事亂喊這種口號,做點有實際意義的事,”吳妄罵道,“天天這麼卑微,還讓人以為我對你做了很多過分的事。”

“嗬,當馬騎。”

“那隻是顯化個外形嘛。”

“還有女仆裝。”

“我可冇逼你,你自願的。”

“還讓人家唱粉紅色的回憶!”

“你當時唱的挺開心啊,夏天夏天悄悄過去~”

“大耳朵鐘身設計圖!”

“哈哈哈!”

吳妄咧嘴笑著,淡然道:“不要在意這些細節,設計圖現在隻是規劃階段,不是要等那個固定的時機,才能動手鍛造嗎?”

鐘靈抿著小嘴,滿臉幽怨。

吳妄仔細斟酌一二,問道:“現在局勢如何了?”

“您用天道直接看不就好了。”

吳妄正色道:“天道也看不到帝夋和燭龍即將搞什麼事,你這不是在歲月長河之外監視著他們,自是要物儘其用。”

“嗬,他們兩個現在已經徹底聯合,您給他們的壓力實在太大了。”

鐘靈嘀咕道:“您是不知道,燭龍的神軀裡可熱鬨了,天天在那說群口相聲,咱都冇想到,一向以殘暴著稱的燭龍,陰陽怪氣起來也是一絕。”

吳妄麵露恍然之色。

感情,運道女神的毒舌,也是有源頭的?

“說正事。”

“按照當前的可能性走勢,他們最近幾年應該不準備搞大事,”鐘靈道,“帝夋還在琢磨滅世大陣,要把天外直接煉了,給混亂大道做養分。

但也有許多不確定因素。

武神界如今已經被大批神衛神將包圍,他們已經做好了準備,在等武神作出選擇罷了,後續肯定會繼續對武神施壓。

如果武神反應激烈一些,全麵開戰的可能性無限逼近於一。

帝夋隻是忌憚水神與武神聯合。”

吳妄立刻道:“我最近在不斷思索,帝夋想搞的這個大陣,會不會就是這次的那場大劫?”

“不會。”

鐘靈卻回答的十分果斷:

“一是時辰未到,還有一千多年,大劫纔會啟動。

二是,大劫雖然形式不固定、內容未知,但絕非如此輕易就能渡過,帝夋的這般計劃……哪怕是規模翻十倍,都遠遠不夠。

因為帝夋所動用的不過是道則的力量,而未來的那場大劫,可以摧毀一切道則。”

吳妄不由抬手扶額。

又開始頭疼了。

吳妄問:“雲中君老哥和外公他們,現在進展如何?”

“您直接召見他們不好嘛,還要人家去看。”

鐘靈雖然抱怨了半句,卻還是迅速回答:

“水神是有一部分班底的,在先天神之中擁有較高威望。

燭龍和帝夋這五年雖然統合了九成五的天外神靈,但大部分神靈都隻是表麵歸心,或是受製於燭龍。

您如果要追求天外八成以上神靈,能站出來反抗燭龍,當前還很難實現。

雲中君大人在策劃攻心之計,水神大人在考慮如何儘快營救蒼雪大人,避免您到時投鼠忌器……”

鐘靈的講述聲中,吳妄雙眼倒映著那團跳動的火焰。

篝火各處的交談聲已是漸漸隱去,此前有過一陣風起雲湧的天空,也恢覆成了清澈的星海。

小鐘靈坐在吳妄肩頭,輕輕晃動著腳丫。

許久,吳妄心底笑道:“想借刀殺人,著實不容易。”

“世上哪有那麼完美的事,我們隻要追求完美,然後達到讓自己滿意的結局就好了呀。”

鐘靈笑嘻嘻地說著。

吳妄道:“好了,修改接下來的曆練計劃,給我挑選一些可以增強神魂之力,且實力在我之上三成的對手。”

“確定要綜合實力超過您三成的對手嗎?”

鐘靈眨眨眼:“您會不會對自己壓的太狠了點,越階挑戰的基礎,是以自身之長攻對方之短,您現在作出的每個決定,都會影響未來的走勢……”

“終究隻是一具化身罷了。”

吳妄笑了笑,鐘靈不再堅持,很快就閉上雙眼,似乎是開始暢遊時空長河。

不多時,吳妄心底投影出了一份地圖,一幅畫卷,以及一段文字。

【巴蛇吞象,三年出其骨。

今有巴蛇壽十萬,身枯後魂不滅,現依附於一處荒野村鎮,偽為巴山之神。

殺之可奪其魄晶,增進自身神魂之力。】

巴蛇?

這對手倒是不錯,可以當做是今後砍燭龍的演練了。

吳妄挑了挑眉,慢慢站起身來,再次融入夜幕。

於這堆篝火而言,他不過是個再普通不過,歇腳的過客。

“對了主人。”

剛鑽回吳妄胸口的鐘靈,又冒了個頭,抬頭說著:“這個地方剛好有您現在需要瞭解的訊息。”

“現在需要瞭解的訊息?”吳妄問。

“帝夋散播的點化咒,而今已初步有了效果,”鐘靈笑道,“您在這個巴蛇之魂的所在,說不定還能看到一點新鮮玩意呢。”

“彆賣關子,有什麼新鮮事物。”

鐘靈嘻嘻笑了聲,整個一個大喘氣給到,才小聲嘀咕了一個字眼:

“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