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五百一十八章 博弈升級,黑泥再現!

-

雲中君在天道之間接到吳妄的命令時,表情很複雜。

他好不容易暫時忘了大劫,在天外混的舒服自在,沉浸式地體驗著雲姐的快樂,像是打開了一個新的世界……

怎麼就又來政事了?

這東皇陛下,簡直了。。。

真的一點實事都不想管,各種麻煩就往外推,就想去享受鎮壓燭龍時的快樂,卻不肯做前期這些麻煩的鋪墊……

大荒謀臣什麼時候才能站起來!

“老哥你磨牙做什麼?”

“牙根癢癢!”

“先天神也有牙口問題嗎?”吳妄頓時來了興致。

“這是來自第三神代的怒火!”

雲中君咬牙切齒地吼了句,吼完就哼了聲,接下了吳妄拋來的新任務。

幫三神聯盟製衡燭龍。

吳妄笑道:“這運道女神有點意思,一副想反抗燭龍又不敢反抗,最後偷偷摸摸安慰自己這是在對抗帝夋,才勉強鼓起勇氣。”

“她是燭龍的女兒,這裡麵的感情應該挺複雜的。”

雲中君歎道:

“但不管怎麼說,她母親的事本身就是一場悲劇,燭龍這麼多年釀造的悲劇實在是太多了些,理應被毀滅。”

“三神盟約,”吳妄道,“總算有了在天外正式對抗燭龍的組織,我能感覺出,武神在立下三神盟約後,明顯自信了許多。”

“此前每一個神代的建立,背後都有一場類似的盟約。”

雲中君正色道:“陛下,水神他們的訴求是什麼,您已經知曉了嗎?他們對天庭有什麼要求?需要哪般程度的協助,又能付出什麼代價?”

吳妄笑道:“你讓我去跟水神談這些,不是擺明讓天庭吃些小虧嗎?他畢竟是我外公。”

“這倒也是,陛下其實過於看重親情與感情,”雲中君微微頷首,“此事倒是臣出麵更方便一些。”

“對嘍。”

吳妄挑挑眉:“之前就說把你的化身引薦給水神,你何時有時間?”

“隨時可以,”雲中君道,“稍後我就安排出海,然後作出遇到海難被水神救下的假象,與水神直接接觸。”

“你安排就好,有問題隨時喊我。”

吳妄抬手拍了拍雲中君的肩頭,感慨道:“有老哥助我,足抵三百萬天兵天將!”

雲中君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目送吳妄身形化作神光,自天道之間消散。

片刻後,雲中君方纔反應了過來。

他怎麼有種,被陛下套路了的感覺……

“行吧,多點事做也不錯。”

雲中君笑了笑,身形化作一團雲朵,飄去了天道之間外圍。

這裡本就構建在他的神通幻境之上,相當於自身的神通被天道征用;他在此地,比吳妄這個天帝,其實還要更自如些。

與此同時。

天外武神界。

一朵浪蕩的白雲之上。

“東皇太一是我外甥,嘿,這感覺還挺不錯。”

回武神界的路上,武神如此嘀咕了一路,心情也是豁然開朗。

由此可見,他……是真的相信三神盟約。

吳妄盤腿坐在武神老師身旁,抬頭看著高空那如柳絮般的雲霧,略有些出神。

運道女神靜靜站在一側,似是在閉目養神,但吳妄已經感覺到了這女神窺探自己的神念,且隻能裝作冇發現。

探吧,反正她又看不出什麼。

如果自己這麼簡單就能暴露,那他現在、立刻,就把東皇鐘的設計圖加兩隻兔耳朵。

還必須是粉粉的那種!

“這個請罪表咋寫啊?”

武神小聲嘀咕著,大臉盤子上寫滿了為難,目光飄向了吳妄。

吳妄就當自己冇看見。

他都把事推給雲中君老哥了,不可能給自己接新活。

請罪表,這是水神定下的幾條計策之一,就是讓武神寫一封請罪表,造些聲勢,派人遞到燭龍麵前。

【以退為進,服軟請罪、示敵以弱】。

水神定下的其它幾個計策,用吳妄的話來總結,那包括且不限於——

拿到東皇太一的許諾,最好是有信物為憑;

主動去聯絡已經倒向燭龍的先天神,做樣子給燭龍施壓,並暗中聯絡已確定對燭龍不滿的先天神;

在各處神界散播關於燭龍被帝夋控製的謠言,並將謠言導向‘帝夋意圖毀滅天外世界壯大混亂大道’,增加眾神的危機感;

離間因因乎等追隨燭龍的強神,利用帝夋善猜忌、燭龍煩算計,製造他們之間的矛盾與不信讓感……

等等。

武神的《請罪表》隻是其中一個小項。

運道女神隨武神回返武神界,最主要的目的自然不可能是護持吳妄,而是能夠在水神躲起來時,及時幫武神出謀劃策。

結盟的這三個先天神,仔細琢磨還挺有意思。

一個是最瞭解燭龍的水神。

作為五行源神之一的水神,自身實力高深莫測,此前乃燭龍身旁第一謀臣,如今主動豎起了反燭龍的大旗。

一個是最有希望挑戰燭龍的武神。

武神敢打敢拚,能正麵威脅到燭龍,也被燭龍視為天外最大的隱患。

還有一個是與燭龍有著殺母之仇的燭龍之女運道女神。

她對燭龍的感情雖有些擰巴,但自身的恨意已開始湧動。

運勢若背叛了燭龍,無異於對燭龍心口狠狠插上一刀。

現如今,吳妄總算有點‘勝券在握’、‘優勢在我’的感覺了。

不過他也不會因此就小瞧了帝夋與燭龍,並會繼續謀劃,動用自己所有的實力,用最小代價鎮壓燭龍,救回母親和小精衛。

“這請罪表到底咋寫?”

武神滿臉為難,歎道:

“老水說的簡單,就跟我肚子裡真的有墨水一樣……青山,青山啊?”

吳妄應道:“老師怎麼了?弟子剛纔有些感悟,這就想閉關修行了。”

“哎!行吧,你修行重要。”

旁邊女神嗤的一笑,淡然道:“堂堂武神,竟被自己弟子拿捏了。”

“這咋就拿捏了?為啥就拿捏了?小笯你咋就非要冷嘲熱諷、陰陽怪氣。”

武神眼一瞪,剛休戰不久的兩神,眼看就要再起戰火。

運道女神嘴角撇了撇,略有些不以為然。

吳妄笑道:“老師,神大人總不能住在我的小屋……”

“沒關係,我可以體會一下人族為主體的俗世,”運道女神道,“我此時已經能施展不少神術,自可偽裝自身,不會被任何人認出來,你不必多擔心。”

“這個,全憑大人安排。”

吳妄拱拱手,嘴角的笑容略有些僵硬。

嗬,這女神性格當真差勁。

……

幾日後,一艘商船離開了琉璃界,自海邊遭了海難,但其上一百餘人安然回返,被髮現時在沙灘上昏睡不醒。

這自然是雲中君與水神正式接觸過了。

兩人商議了什麼,定下了什麼計策,自是及時反饋到了吳妄那。

在水神此前所定計策的基礎上,雲中君又增添了幾條【故佈疑陣】、【劃分先天神拉攏優先等級】、【天內天外協同配合】,等等。

在雲中君的提議下,吳妄召集了土神、大司命,一同商議接下來大荒天地間的佈局。

他們要給帝夋一些希望;

再以希望為枷鎖,將帝夋栓死在天外,避免他直接放棄大戰,遁入虛空之中。

希望的關鍵,就在於東野,以及東野那五十多名一直冇有加入天道的先天神。

禦日女神羲和,又成了接下來計劃的關鍵點。

吳妄思考了許久,最終還是下了狠心。

隻要羲和與帝夋重新勾連,東野後麵真的會配合帝夋搞事,那天道絕不放過羲和與帝夋的子嗣。

雖說羲和對生靈功大於過,但到了這般時刻,吳妄已是留情不得。

又幾日後。

武神《請罪表》橫空出世,天外眾神在半日內儘皆得到了訊息。

武神派屬下最得力的劍神求見燭龍,陳述自己對燭龍陛下絕無二心,天外世界當一同對抗東皇太一。

燭龍身旁,有神質問武神為何不來。

劍神對此自是早有應對,心底泛起了自己臨來去琉璃界拜見武神大人時,武神大人的弟子青山把自己拉去角落,嘀咕的那幾句話。

莫名的,劍神心底多了幾分底氣。

這老者抬頭看向燭龍閉著的龍目,目光挪向了在空中漂浮著的數十名神靈,解釋道:

“回稟陛下!

前些時日,有神界一夜之間灰飛煙滅,武神大人心中牽掛著武神界的生靈,在這般人心惶惶之際,自是不敢離開武神界半步。

隻要查出這神界幾個時辰內變成荒漠的真相,查清楚那些覆滅神界的黑泥到底從何而來,並解決這般問題,武神大人便可以走出武神界。

請陛下恕罪!

也請各位多多包涵!”

“黑泥?”

因因乎皺眉道:“什麼黑泥?”

突然間,天地間的風有些停滯,卻是燭龍的雙眼睜開了一條縫隙,注視著下方劍神。

劍神麵色凝重,卻傲然而立。

劍之意,卓然不屈。

燭龍並未開口說什麼,雙目再次緩緩閉上。

它身周聚著的先天神並未為難劍神,收下了武神的請罪表,並打發劍神走人。

有這請罪表在,他們在武神界丟掉的麵子,多少能挽回一大半。

劍神走後,因因乎與幾位強神留在燭龍麵前,其餘諸神回返了各自神界。

燭龍那蜿蜒若山脈的神軀不動,額頭鱗片暈開了漆黑神光,自內走出了那名中年男人。

幾名強神低頭行禮,口稱“陛下”。

“請罪表?”

燭龍·帝夋抬手一招,武神的請罪表入手,淡定地掃了兩眼。

嗬,不過是水神的把戲罷了。

“陛下,”因因乎道,“武神既躲在武神界內不出,那咱們何不直接包圍武神界?陛下若吞噬掉武神之大道,自是能力壓那東皇太一,付出些代價也是值得的。”

幾位強神也是出聲附和。

但燭龍·帝夋隻是冷笑了聲,淡然道:

“吾之大道為陰蝕大道,就算吞噬再多大道,也隻是強化此道之力,如何能與天道對抗?

天道,不過是新的秩序大道。

能與之抗衡的,是吾的混亂大道,與是否吞噬武神或者其他先天神,已是關聯不大。”

這六名強神各自低頭不語。

因因乎突然問:“陛下,武神如何知曉黑泥之事?”

“他們已與天道聯合,”燭龍·帝夋冷笑著,“天道必然已將這天外世界包裹,我們的一舉一動,自是瞞不過東皇太一。”

有神顫聲道:“那我們豈不是冇有多少勝算?”

帝夋沉默一陣,卻道:

“吾此前已經對爾等解釋過,天道的最終形態是什麼。

封鎖石化神靈,隻留大道為生靈服務,先天神要麼轉生為生靈,要麼自身絕滅,這般道理你們應該都懂的纔對。

而今東皇太一立足未穩,天道尚未填補完全,這已是吾等神靈唯一的機會。

武神並非是吾之強敵,吾從未正眼看他。

真正的威脅,是東皇太一,是如何壯大混亂大道,以混亂終結秩序,而後開創新的秩序,新的、屬於吾等先天神的秩序。”

“一切儘聽陛下安排!”

“東皇太一終究是人族出身,他如何會親善我們神靈?”

“不錯,這已非神代之戰,這是神與生靈的戰爭,爭奪這天地的所有權。”

“唉,那些天道之神靈,恐怕已經無法自控,被天道鎖死了。”

“不必擔心,”帝夋緩聲道,“一切都在吾的計劃之內,混亂大道必將茁壯成長。”

因因乎問:“陛下,我們是否再挑選幾個神界,威懾一下懷有異心的諸神?”

“再選三個神界,就挑與武神、水神走的最近的三名小神即可,此時不能耗損太多生靈之力。

就選在半個月後動手,吾出手後,爾等立刻召集眾神。

那些不交出兵權者,這次也不必多留了,這就是最後的期限。”

燭龍·帝夋嘴角露出了幾分獰笑。

因因乎等強神哪怕實力不錯,此刻也隻覺脊背發涼,完全分不出眼前這個‘話嘮’陛下,到底是燭龍,還是帝夋。

又或者,這兩位天帝已是不分彼此,互為增補?

“點化咒用的如何了?”

燭龍·帝夋突然問。

因因乎稟告道:“回稟陛下,最初點化的一批生靈,已在天地間開始散播,吾等已將點化咒埋入了他們的意識之中,他們會迅速點化同族,發展成為新的靈智生靈。”

“嗯,此刻天外的生靈之力,還遠遠不足讓混亂大道成熟。”

燭龍·帝夋丟下這句低喃,身形化作神光回返神軀的額頭。

幾位強神不敢多耽誤,行禮後匆匆告退,趕赴四方繼續執行燭龍·帝夋的命令。

天道有天道的算計,帝夋有帝夋的謀略。

雙方雖朝著兩個方向同時邁步,但彼此的拳頭,已隔空碰撞。

於是,半個月後。

……

琉璃城外的那片山林中,兩道殘影來回追逐。

與往常一樣,武神模擬出了與吳妄相同的修為境界,雙方展開‘平衡對決’。

最初開始這般切磋時,吳妄在武神手下撐不過十招。

到了今日,吳妄已是能在武神放水的前提下,與武神打個有來有回,自感武技提升十分迅速。

武神動作一頓,身形懸浮在半空,扭頭看向了西麵的天空。

吳妄停在一處林梢上,也朝著那個方向看了過去。

“老師,怎麼了?”

“有些不祥的預感,心情略有些煩悶,”武神皺眉道,“這是咱的直覺,現在肯定發生了一些不太妙的事。”

“不如去問問水神大人……”

吳妄話音剛落,心底就泛起了一聲鐘響。

在琉璃城中,琉璃女神所在尖塔。

狐女綠兒突然捂著胸口,有些痛苦的悶哼了兩聲,眼前泛起了血紅色。

神光閃爍之間,琉璃女神已出現在了地班的課堂之上,抬手灑出一道神光,將綠兒帶去了武神與吳妄麵前。

運道女神駕雲慢悠悠地趕來林間,與武神、琉璃女神彙合後,一同等待綠兒恢複正常。

黑泥再現!

綠兒感應到了天狐族族人大批死去,卻隻是感應到了一處神界內,某個天狐族小部落的慘劇。

當訊息接二連三傳來,事情的嚴重程度,遠超運道女神與武神所想。

三處神界在數個時辰內覆滅;

三名已暗中對水神許諾聯合的小神音訊全無;

燭龍立刻召集眾神,逼迫尚未選擇站邊的眾神作出抉擇,並藉此收斂了天外世界九成的兵權。

順者昌,逆者烹。

燭龍·帝夋的這一套組合拳下來,讓三神聯盟剛打開的局麵,頓時惡化。

但吳妄卻因此鬆了口氣。

——對方近期內,應該不會再動武神界了。

大荒內,天道之間眾神開會;

天外世界,幾神聚在水神處,商議著如何應對當前局勢。

幾大謀神不斷推算帝夋的意圖,很快就推算出了帝夋接下來的計劃。

【點化咒壯大生靈之力,蓄養生靈之力後覆滅天外世界,壯大混亂大道,再憑混亂大道與天道對決。】

天道之間,土神問出了心底的疑惑:

“帝夋難道不怕我們洞悉他的陰謀後,直接出手覆滅天外世界嗎?”

幾位謀神各自思索。

“這背後莫非還藏了陰謀?”雲中君輕吟一二,“帝夋行事,按理說,應當是有後手的。”

“又或者,他其實已經彆無選擇。”

大司命冷笑了聲:“各位可以推演幾遍,如今這天地間,他隻有這一條有可能反敗為勝的路,其它路徑早已被天道封死。”

吳妄抬手示意,幾位謀神齊齊看了過來。

“不管對方如何出招,萬變不離其宗,歸根結底還是天道與混亂大道的對決。

天外有我母親與我心愛女子,接下來我作出的判斷,有可能會受到個人情感的乾擾。

我提議,成立天道議庭。

此議庭專項負責鎮壓燭龍之事,由土神、雲中君、大司命、少司命、西王母五神聯合執掌,根據後續形勢演變,商議決定天道於何時鎮壓天外燭龍。

我保留提前發動對燭龍攻勢的權力,不可阻止你們已發動的攻勢。

誰讚成,誰反對?”

“善。”

“可。”

“中。”

“陛下您是不是,放權放的太狠了點,”雲中君嘀咕道,“總覺得您是把擔子徹底扔到了我們肩上。”

吳妄目光誠懇地看向了雲中君,低聲道:

“老哥,隻因我信你們。”

幾神當下大受感動,大司命更是眼圈泛紅。

‘總覺得您是想徹底甩手,去天外繼續瀟灑。’

這句話,雲中君自是不敢真的嘀咕出來,隻能附和著道一聲:

“天帝的格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