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五百一十六章 風神遭挫,青山之膽

-

這註定不會是一場公平的較量。

琉璃女神白皙的纖手劃過,已為吳妄套上了一層淺淺的神光,護送著吳妄自那仙島平穩地落入了問劍池正中。。。

十數萬生靈於四麵眺望;

數十名神靈於南北對立。

人群之中混雜著燭龍·帝夋這般強者;

天地之外,還有另一股絕強的勢力,等待著從天而降。

對於吳妄而言,今日的最優解,就是打發走這些神靈,給外公和武神更多時間,去建立起一個穩固的天外神靈之盟約。

當然,吳妄對‘完美’二字冇什麼執念。

事不可為,就退而求其次;

隻要燭龍今日出手,那其它便不必多論,全麵開戰就是。

吳妄心底流轉著這般念頭,手中長劍已是出鞘,自他手中挽了個劍花,抬頭看向南麵仙島。

武者青山,參上!

“你的弟子在哪?”

武神滿是威脅的嗓音響起,那女神已有些不敢直視武神。

她低聲道:“還請武神稍安勿躁,我的弟子們就在附近。”

該女神話音落下,西風之神因因乎已是打了個手勢,千裡之外的天穹之上出現了點點亮光,上千道身影自四麵八方疾馳而來。

此間竟夾雜了二十餘名小神,數百名氣息渾厚的高階神將,餘下的數百神將也並非濫竽充數,實力都算不錯。

武神與其屬神麵色頓時有些不暢,北麵仙島上的眾神將也各自爆發威勢。

但僅從數量判斷,因因乎一方的‘高手’,是武神一方‘高手’的兩到三倍。

就算有地利,有如此多的生靈念力,形勢對武神界而言,也不算樂觀。

剛現身的這過千身影,隻是懸浮在城外四麵八方,隱隱形成包圍之勢,卻也不敢真的進入劍神城的範圍。

又有數十名高階神將飛抵問劍池上空,其中一名身形魁梧、目光冷厲、臉上帶著一道暗紅色疤痕的神將,在那名女神麵前單膝下跪。

這神將嗓音有些不自然,對那女神地喊了聲:

“老師。”

一看就是剛接到命令,扮演下女神的弟子。

至於是不是弟子,這女神靈有冇有修行的法門,根本無從考究。

“很好,”女神靈微微頷首,笑道,“你就下去,與武神的弟子較量一番,記住,點、到、即、止,不可傷了他。”

那神將抬頭看向麵前的神靈,目光略有些抖動。

“是,老師,弟子遵命。”

武神側旁,幾名屬神明顯察覺出了,這女神靈話裡有話。

不可傷,應該就是必須傷!

劍神看向武神,傳聲提醒一二,武神卻是泰然自若地坐在那,彷彿已勝券在握。

真當他這兩年,整天就跟青山喝酒吹牛侃大山?

“青山!”

武神哼了聲:“你也記得,點到即止,莫要殺了他。”

隨後,武神目光若劍,直刺那名神將。

這名人族出身的神將,卻低頭避開了武神的視線,臉上疤痕處的暗紅血肉不斷顫抖著,已是緊抿嘴唇、握緊一把九尺長的鐮刀,低頭看著場中站著的吳妄,身形躍起、直直墜落,砸出了一聲‘砰’的巨響。

吳妄隨手丟了劍鞘,雙手握住劍刃,長劍舉過前額,擺的樣式倒是像模像樣。

冇有多餘的話語,也冇任何場麵話。

那神將對吳妄抱了抱拳,魁梧的身形爆發出了濃烈的煞氣。

吳妄麵容沉靜,目中滿是警惕,此刻冇有半點多餘的微表情。

燭龍·帝夋在注視著自己。

這一場,自己不能輸,更不能讓帝夋聯想到什麼。

‘放鬆,一切交給武道。’

天道所顯,該神將實力相當於真仙境圓滿的體修,此前剛有神力灌注,但身體與神力並未完全融洽。

這應該是一名‘死士’。

被因因乎等神選中,扔出來拚殺了自己這個武神弟子,從而引發與武神的衝突。

對方為何要如此行事?

是了,天外還有這麼多先天神,帝夋·燭龍還想儘可能的拉攏他們,如果能逼武神率先出手,帝夋就可占儘優勢。

這算計,還是那味。

吳妄目光迅速閃動,已經鎖定了這神將身上的幾處要害,身周有開始環繞道道氣勁。

武魄之境,九品。

應當說,僅僅隻有武魄之境九品,滿打滿算也隻能說是半隻腳踏入了武靈境。

武神一方的眾先天神,表情頓時變了……變得滿是擔心。

能成為神靈的神將,都有神力護體,雖然這個神將不修武道,但此刻表現出的實力,已是堪比武帝境中的強者。

武魄對陣武帝?

“啊!”

那神將突然大喊,眼神無比冰冷,前衝的身形快若閃電,手中揮舞的鐮刀斬向了吳妄脖頸。

他要一擊必殺,結束這場完全失衡的對陣,然後……

被武神一掌轟成殘渣。

仙島之上,金薇小臉唰地變白。

她已經感受到了,自己老哥的力量,比起對方展露出的威勢,完全不是一個量級。

這本不該有任何懸念,也不應有什麼懸念。

正此時!

武神嘴角勾勒出了少許微笑。

吳妄的身形突然動了,腳尖點地,身形好似一片落葉,朝左側輕輕晃動。

敵方神將悍然衝殺而來,身形雖快,卻遠遠冇有觸碰到‘乾坤大道’,依舊帶起了一股狂風。

吳妄的身形竟如一片落葉,被這般狂風吹了出去,在半空搖搖晃晃,拉開了三丈距離。

這神將雙目瞪圓,卻是反應神速,顯然也是從生死戰場中一路拚殺而來。

鐮刀橫斬,此神將身形強行翻轉,對吳妄當頭劈砍。

就在這電光火石間,吳妄的身形就如被一隻無形手掌推動,繼續飄飛。

這神將越急,他退的也就越快。

若驚鴻青毛;

似伴風鴻羽。

全場原本提心吊膽的武神界生靈,此刻爆發出了海嘯般的呼喊聲。

因因乎等神的表情,卻是有些難看。

他們都不要麵子,派神將下場去欺負一個剛修行不足十年的生靈了,竟然還拿不下?

那神將緊緊皺眉,手中鐮刀突然脫手而出,一股股神力化作黑光,對吳妄當頭落下。

才反應過來?

吳妄嘴角露出少許微笑,左手背在身後,手中長劍的劍身閃爍出盈盈水色,劍刃盪出了一股股精純的神力。

黑光還未來得及湧動,就被無邊水色澆滅。

吳妄長劍輕輕一蕩,看似毫不費力,卻甩出了數十道神力光華,對該神將身周傾覆而去。

那神將試著硬抗,麵容、手背、脖頸處立刻多了幾道血痕。

那把劍有問題!

北側仙島之上,武神咧嘴大笑,手掌不斷拍動,目中滿是快意。

場地之中,吳妄身形飄忽不定,雖說不上速度多快,但最難得的就是那份從容不迫之感。

那神將周身,已被寶劍之上綻出的神光劃下了數十道傷痕,雖每一道傷痕都很淺,這個年輕生靈憑藉的隻是寶劍之銳。

但,該神將根本不敢多耽誤。

他已切實感受到,背後那些幾乎要吞了他的視線。

這神將身形匆忙急退,又直接衝向空中,左掌之下湧出了一顆黑球。

一力降十會!

吳妄心底暗讚,這名神將的經驗確實老道。

但可惜,自己這兩年的陪練對象,是天外世界的第二號強者,武神!

吳妄身形站穩,長劍甩出漫天波痕,整個問劍池水波瀲灩,那股精純的神力畫出了騰蛇之影。

半空中,那顆彙聚了巨量神力的黑色光球,此刻已被這神將甩手砸下。

黑球凝成蒼鷹,收攏雙翅,與那沖天而起的騰蛇直麵相撞,捲起了陣陣氣浪!

嗡——

神力湧動,問劍池四麵看台被吹的東倒西歪,各處陷入了一陣騷亂,但道道視線猶自在場中找尋著什麼、探究著什麼。

人們先看到了空中懸浮的神將,對方麵容冷漠、雙目狠厲,死死盯著下方煙塵飛舞之地。

卻已經冇了繼續出手的**。

下方煙塵漸漸散去,一條銀龍的虛影盤踞在完好無損的場地正中,龍首注視著空中的對手。

吳妄就站在這銀龍的虛影之下,身上套著銀白亮甲,略微昂首、目中帶著幾分笑意。

少年意氣,揮斥方遒。

甚至,吳妄目中還特意流露出了幾分淡淡的嘲諷之意。

對方能不要臉地派神將對付他一個小武者,那他動用幾套老師賜的神器,有問題嗎?

冇問題。

一個武魄之境的柔弱武者,麵對一名武帝巔峰之境且自身灌注了神力的神將,自己的神器之中存滿了老師的神力,這有毛病嗎?

冇毛病。

不過是對方準備不足,錯估了武神的家底,以及武神對自己的重視罷了。

此刻,就是吳妄要扭轉今日局勢的關鍵時刻。

“幸會。”

吳妄抱拳拱手,朗聲道:

“老師有言,你我點到即止,我要去找我的老師覆命,你也去找你老師覆命去吧。

冇想到,這天地間也不隻是老師的武道,可讓生靈脩行,你的力量也讓我十分欽佩。”

言罷,他手中秋水劍挽起劍花,身形被一股神力包裹,攝回武神所在仙島。

“慢!”

因因乎突然開口,表情十分冷漠,卻是看都不看吳妄一眼。

但武神鳥都不鳥他,先把吳妄拽了回去。

武神笑道:“怎麼,冇比夠?”

風神因因乎皺眉道:“這是切磋武道嗎?武神給自己的弟子這般多神器,當真不怕他被人盯上,起了歹念?”

“這就不用你操心了,”武神示意吳妄自行入座,悠然道,“我的弟子,每日都是追隨在我身側,與我切磋武技,其樂無窮。

這是我武神界漫長歲月才誕生的武道奇才,自小就接受我的教導。

莫說是你派出的這個神將,就算是你親自下場,用同境界的實力,嘖,怕也奈何不得他。”

吳妄:……

萬一因因乎順著話就答應了怎麼辦?

對方在冇底線這一塊,那絕對是行家!

角落裡麵還蹲著一個帝夋·燭龍的複合體呢!

還好,堂堂大荒風神,還是要點臉的。

因因乎冷哼了聲,看了眼那麵色黯然飛回來的神將;

一旁那女神氣不過,欲要一巴掌斃了這神將,卻被因因乎眼神製止。

稍後再處理這廢物也不遲。

因因乎看著武神,心念飛速轉動,不斷思量著燭龍陛下吩咐的命令。

按他們的計劃,今日若是一切順利,就以武神界生靈為要挾,將武神以謀逆之罪,帶回去接受‘問詢’。

為了不激起其他先天神的反抗;

準確點說,為了不加大其他先天神對燭龍陛下的恐懼,以至於讓他們劍走偏鋒,他們必須講求策略,講究技巧。

【友好切磋中失手殺了武神弟子,武神發狂率先對他們眾神出手,最好能激出武神辱罵燭龍陛下的話語,今天這個局,就算做成了。】

先天神很多都冇那麼多彎彎繞繞的心思,自古而來的他們,有相當一部分‘認死理’。

可現在,事情以因因乎從未想過的方式,發展到了這般地步。

武神的弟子,竟然在切磋中活下來了。

且打的己方派出的神將毫無脾氣。

他們一行,彷彿成了笑話……

“風神大人?”

有先天神小聲提醒,此時需因因乎做出決斷。

“哼!”

因因乎目中展露凶光,已是要不顧一切,先完成燭龍陛下交代的命令再說其它。

“武神,”因因乎道,“你我不如把事攤開來講。”

“可以,”武神笑道,“你若想發難,儘管對我來就是,大家都是多年的老交情了,彼此也知根知底。

今日你欲如何?”

“請武神跟我們走一趟!”

因因乎邁步向前,身後帶著滾滾威壓,城外那上千名壓陣的‘高手’齊齊展露自身威壓。

武神卻隻是輕蔑一笑,在座位上慢慢起身,淡然道:

“你們想請我就請我,那我堂堂武神,豈不是很掉價?”

因因乎道:“武神莫非是想,咱們在這劍之界直接開戰?”

武神略微皺眉,似有些遲疑。

那劍神老者的嗓音傳遍全城:

“我劍之界,以劍之意立本,劍如君子、如王者、如兵刃,卻從不會對惡神歹神屈服。

今日我劍之界,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武者何在?”

這嗓音並不算高亢,卻帶著一股透人心神的莫名力量。

問劍池附近的各處建築閃爍神光,一道道身影自其中走出,或是直接升到空中,或是揹負雙手尋高處站立。

儘是白髮老翁;

儘是武神界之武者。

其數量,竟有五六百之多,其境界,卻足以與城外那些小神之外的神將匹敵。

這就是武神界的底蘊!

因因乎不為所動,冷然道:“武神,你可想清楚了?”

武神麵色沉靜,不知在考慮什麼,全場漸漸安靜,道道氣息引而不發。

隻要武神接下來一句開戰,此地就將爆發一場,自天外世界成型以來,規模最大的諸神亂戰,牽扯神靈數十。

這是天外,並非大荒,數十神靈已是相當大的比重。

天地封印之外,十數名天道強神靜靜等待著,他們也已藉著天道觀察到了此地的局勢,雖看的有些模糊,但也知曉,武神接下來的決定將決定天外局勢的走向……

是戰,是休?

“既然……”

武神緩聲開口,目中有些無奈的神色。

吳妄已是猜到武神老師的決定,無非就是自己跟他們走一趟,而後趁機去找燭龍決戰這般事。

這憨神,處處被帝夋算計死了。

“老師?”

吳妄突然出聲,笑道:“弟子有一事不明。”

“哦?”武神看向吳妄,目中帶著幾分笑意,“你說就行,有什麼想法可以直接講。”

吳妄問:“老師,這裡是哪?”

武神道:“自是我的武神界。”

“既然是老師的武神界,”吳妄站起身來,手指直接點向因因乎,眉角若飛翅般翹起。

他朗聲道:“那這位風神大人,為何在此地頤氣指使,以弱於老師的實力,卻要行為難老師之事。

他難道就不怕被老師您打死嗎?”

因因乎目光如電。

武者‘青山’麵色頓時變得有些蒼白,但他目中寫滿了‘倔強’,走到武神界眾神之前,抬頭眺望對麵仙島。

“好個風神,以武神界無數生靈脅迫,欲讓老師束手就擒。

那擄走老師之後,風神會不會想著,要斬草除根,不留後患,讓老師背後冇了依憑?”

武神微微頷首,目光逐漸銳利。

吳妄又重重地哼了聲,朗聲道:

“武神界生靈若是冇了老師庇護,那隻是待宰羊羔,若老師輕易離開武神界,那纔是真正捨棄追隨您的無數武者!

隻有老師在,我們哪怕麵對的情況艱難一些,哪怕我們之中會出現死傷,但我們起碼還有活路,還有前路!

我們的子孫不必如這些歹神的子民那般,被他們肆意欺淩!

那就是活在人間煉獄之中!”

吳妄立刻意識到自己話語中有漏洞,慨然道:

“您帶我走過許多神界,見到了那麼多的情形,您難道還不明白,這天地間對生靈最溫和的神界在何處嗎?

就在我們腳下啊老師!”

武神重重地點頭,看向因因乎,目中已隻剩決然。

劍神等武神屬神,對吳妄投來了溫和的笑意。

雖然吳妄如果不站出來,他們也會提醒武神大人,但他們深知武神大人那如犟驢一般的脾性;

他們冇想到的是,武神大人的弟子說話,竟然這麼好用。

武神大人直接堅定戰下去的決心,要跟這些不速之客來一場血戰了。

吳妄道:“老師,今日若他們敢戰,就當應戰!縱有生靈死傷,縱此城不保,卻可保武神界千千萬萬城池!這是水神指點我的道理!”

——天帝大人的最後半句話純屬甩鍋行為。

“因因乎!”

武神勃然而怒,一把扯下身上鎧甲,狂暴的氣息衝散了日月雲朵,長髮儘皆豎直飄舞。

“你要戰,老子就陪你一戰!”

因因乎已是快被氣瘋,狠狠地瞪了眼吳妄,目中卻已是有了退意。

他可不是這傢夥的對手。

突然間,吳妄小聲嘀咕:“老師,您不是說,您大哥給您留下了什麼什麼陣法……”

因因乎渾身輕顫,不等武神做出反應,已是立刻開口:

“武神你等著!我們走!”

“誒?”

武神雙眼瞪圓,極力壓製著自己心底狂放的戰意,額頭冒出了一個個問號。

咋走了?

吳妄見狀卻是默默躲在了琉璃女神身後。

那帝夋·燭龍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見,是在吳妄說服武神時離開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