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五百一十五章 燭龍親至,西風刁難!

-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北野的風第五百一十五章燭龍親至,西風刁難!秋老若能知曉,他所創的武道絕技崩雲勁,能出現在這般場合,打出如此威勢,定會感覺無比欣慰吧。

吳妄全力打出一擊崩雲勁,其實隻是破了那片雲朵,是武神暗自出手,逼眾神現身。

就算那些先天神站著讓他打,吳妄這化身,此時也難給他們造成半點傷勢。

但他要的就是這股氣勢!

那十多名先天神表情多少有些尷尬,遠遠地站在雲上,一時進退不得。

吳妄淡定地走回了自己的位置,坐歸金薇身側。

旁邊有幾名魁梧的神將對吳妄投來了善意的目光,幾位壯漢給吳妄偷偷豎了個大拇指。

【來自武者的善意】。

武神同樣露出滿意的微笑,對吳妄挑了挑眉,隨後便將目光落在了那十多名先天神的‘領頭神’身上,慢慢自座位起身。

天空中出現了大片火燒雲。

宛若能將天地掀翻的威壓,自武神身上洶湧而出!

這個平日裡嘻嘻哈哈的壯漢,此刻就宛若這片天地的主宰!

其威嚴不容褻瀆;

其尊嚴不容挑釁。

“因因乎,”武神淡然道,“既然來了,何必躲藏?”

吳妄好奇地多看了兩眼那領頭的神靈。

看此強神,麵龐略寬、身形單薄,彷彿一陣風就能將他自雲頭吹下,身周的大道之蘊應與風有關,顯濁青之色。

他鼻梁高挺,嘴唇泛白,雙目如同鷹隼般犀利,身披黑色鬥篷,襯得他麵容若石膏般蒼白。

西風之神因因乎!

天外較為有名的老牌強神,燭龍的堅定擁護者,自身神界也是一副水深火熱之景。

因因乎嘴唇開合,嗓音籠罩方圓千裡之地。

“吾隻是來問一問武神,為何給諸神都發去了請柬,卻唯獨不給吾發來請柬?

怎麼,莫非武神是瞧吾不起?”

要發飆?

武神此前還努力保持的溫和表情,此刻已徹底變冷。

若是換做其他神靈,興許此時會跟因因乎說幾句客套話;

但武神終究是武神,此時冇有半點客氣,直接道:

“我發請柬是為了什麼,各位心知肚明,你我此前也曾一同禦敵,但如今已經各自做出了選擇,明知故問有意思嗎?”

一個字,剛!

“選擇?”

因因乎冷笑了聲:

“怎麼,武神身為燭龍陛下的臣子,而今要公然反叛,以下犯上?”

“上、下,還不是比誰拳頭大?”

武神淡然道:

“這君臣本就冇什麼正當性,那個位置誰強誰就能坐。你今天來我這,就是來挑釁的?”

因因乎皺眉瞪著武神。

很快,他扯出了些微笑容,淡然道:

“武神,咱們何必把關係弄的這般緊張,武神界每五十年一次的大比,誰不知、誰不曉?

吾今日廣邀好友來此,就是為了觀禮,給武神壯壯威勢。

怎麼,武神連這般魄力都無,不敢讓我們入內嗎?”

武神大手一揮:“盾,去搬個山頭,給各位客人做個看台。”

“是。。”

吳妄隻見,武神旁邊有座【小山】站了起來。

盾之神起身眺望了幾眼,抬手攝來千裡之外的一處山頭;

那蒲扇般的手掌憑空捏了下,將這山峰捏成了錐形。

問劍池邊緣上方的十二處仙島緩緩移動,將這第十三座仙島塞入其中,擺在了正南方。

此情此景,下方生靈震撼到難以言喻,不斷對著武神叩拜。

眾年輕武者精神振奮,目中滿是狂熱。

這纔是他們追求的力量!

無數目光朝因因乎等神彙聚而去,強大的生靈念力彷彿形成了某種阻力,讓這些神靈的表情都不太好看。

角落中,吳妄卻抱起了胳膊,心底泛起了幾分疑惑之感。

不太對勁。

因因乎倒向了燭龍,這倒冇有出乎吳妄預料,天道早就觀察到,幾大風神此前與燭龍密切接觸。

但對方如此輕易的現身,幾乎等同於放棄了偷襲的機會。

帝夋這傢夥謀劃一件事情時,總喜歡做幾手準備,也總喜歡‘出人意料、情理之中’這般調調。

既然任誰都能想到,燭龍·帝夋會派人來武神大比搗亂……

有冇有可能,對方的目標不是武神?

外公?

吳妄細細推算,心底泛起了一連串的推測,立刻開始聯絡自家外公。

母親現在尚未脫困,外公再被燭龍抓了,那己方將會陷入些許被動。

更何況,外公冇有萬古玄冰護體,要是被燭龍一口吞了……

‘外公?外公?’

吳妄的神魂對那顆小水滴不斷呼喚。

他下意識看了眼因因乎等神,卻發現對方毫無反應,心神也稍微安定了些。

“嗯……咕嚕嚕嚕……”

水神的嗓音透過小水滴,直達吳妄化身的神魂。

“可是有什麼急事?”

“您先帶運道神躲起來,”吳妄也不含蓄,直接將武神界的情形簡單說了一遍。

吳妄道:

“我瞭解帝夋,與他明爭暗鬥到了今天,帝夋如何算計,我差不多已經摸透。

因因乎帶著十多名先天神前來武神界,很可能就是聲東擊西的計策,真實目的可能隻有外公。

這樣推測的理由有三。

第一是五行源神的水之大道;

第二,帝夋心底懷揣對我的恨意,很可能會轉嫁到外公身上;

第三是水、武二神的組合,對帝夋而言,是他統合天外勢力最大的威脅,這次武神界大比,就給了帝夋分散武神注意力的機會……

外公,您在聽嗎?”

“在,在,”水神感慨道,“蒼雪教的好啊。”

吳妄:……

這是聽進去了還是冇聽進去?

水神笑道:“不必擔心,我做了兩個假身,扮成了我跟小笯的模樣,放置在了水神殿中。

其實,三天前,我們兩個就跑出來了。”

三!

吳妄頓時有點失語。

水神笑嗬嗬地解釋著:

“在燭龍這般暴虐的至強神身旁做事,怎麼也要多留幾個心眼,你不必擔心我,照看好武神那傢夥就可。

我不隻是早就出來了,還把小笯安排在了另一個安穩之處,並未與小笯共處。

小笯始終是燭龍的女兒,我自是留有一些戒心,她也理解這些。

還有,你也要多保重自身,莫要因什麼就束手束腳,該出手時就果斷出手。

萬古玄冰堅不可摧,他們拿蒼雪冇什麼辦法。

那可是我花費了無數歲月,纔給她選擇寄托神魂本體。”

吳妄:……

不是,你們當水神的,心裡都這麼多彎彎繞繞嗎?

吳妄的神魂無聲長歎,與外公聊了幾句,就默默地切斷了聯絡。

白擔心一場!

仔細想想,帝夋也挺不容易啊。

先是被伏羲先皇搞崩了心態,好好的天帝變得心理扭曲;

又被自家的小鐘靈算計,以史上最快速度丟了天帝之位;

而今奪舍了燭龍,想要憑混亂大道翻盤,所麵對的對手又都是滑不溜秋的老泥……咳,老先天神。

冇誰了。

吳妄調整好心態,全心貫注於問劍池的局勢。

帝夋如果在外公那撲了個空,或許還會有後續的計劃……

與此同時,水神的神殿中。

水神的幾名下屬神靈湊一起喝著小酒,嘀咕著有關如今天地局勢的諸多怪事。

水神宮殿外,隱藏在一團朦朧霧氣中的中年男人,正皺眉凝視著水神和運道女神的‘假身’。

此正是燭龍的人形模樣。

這團霧氣冇有引起任何生靈、神靈的注意,水神殿外那些不斷巡邏的海族高手,完全就是擺設。

中年男人開始自言自語:

“水神竟如此滑溜,他去了何處?”

——這是帝夋本我。

“嗬,你當真太過異想天開,水神的謀算遠在汝之上,帝夋啊帝夋,若非當年吾並未聽水神所言,將你提前扼殺,豈能有今日之禍患!”

——這自是燭龍,現已加入帝夋的神魂全家桶。

‘燭龍’冷哼了聲,表情突然變得有些苦澀。

“兩位都是大天帝,何必非要跟無妄子這個後來者計較?大家握手言和,畫地而治不好嗎?”

“閉嘴!”

燭龍的表情時而暴虐,時而惶恐。

“你何必嚇他?伏羲道友,你如何看?”

“吾不過是……”

“吾可以現在就吞食整個天地。”

‘燭龍’沉默了一陣,很快就道:

“你做不到,天道會提前將你鎮壓,你小瞧了天道的威力。”

“嗬,秩序大道再如何演化,再如何變化,都不過是與混亂大道相對罷了,吾隻要將此時的謀劃持續推動,混亂大道終將會成為秩序的剋星!”

“可你已經尋不到水神,莫要自欺欺人罷。”

燭龍喃喃了這句之後,便陷入了沉默。

許久後,他道:

“水神的大道並非必須,隻是最優解罷了,既然他躲起來了,那吾就要看看,武神能否撐得住吾發難了。”

“武神是燧人氏的兄弟,你心底存有對燧人氏的忌憚,你註定贏不了這局。”

“廢物帝夋,被一個生靈之族欺負到這般地步,你不憋屈嗎?”

“哼,換做是你,或許早已被生靈覆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廢物就是廢物,被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追的宛若喪家之犬!讓吾吞了你的神魂與大道,吾答應替你複仇,如何!如何!”

“安靜些,小蚯蚓。”

“廢物!廢物花神!”

嗡——

那灰霧瞬息間消失不見,這片海域靜悄悄的,彷彿從未有身影出現在此處。

……

“好!”

“打的好啊!劍!”

武神劍之界,正午時分。

問劍池的場地上,上百名‘年輕’武者捉對廝殺,爭搶著第一場排位賽的分數。

雖然武神自己是個大老粗,但他手下的屬神,有本事者著實不少。

大比的規矩是槍之神定下的,為了充分體現神界的綜合實力,設置的十分繁複。

首先是排位賽。

每個神界選派十二名武者,每個武者必須上場三次,贏一局得三分,平得一分,輸了不得分。

然後根據十二名武者相加的總分數,派出一個神界名次表,按名次從上到下增加不同的最終分數,並確定初步排名。

排位賽後麵是淘汰賽,每個神界選派七名武者參賽,武者完全打散、各自抽簽,抽到己方武者就重新選簽,兩兩捉對打擂……

這些程式走下來,最後決出的神界排位,確實算是公平公正。

如此賽製,神界想靠一個‘英雄’翻身,也變得不切實際。

吳妄之前看到大比具體的賽製,頓時滅了上場的念想;

來自琉璃界幾大武院的老院長在下方坐鎮,負責排兵佈陣,讓吳妄這個領隊十分省心。

【古有東皇,善甩手之道。】

吳妄時不時看向了對麵仙島上的眾神,思量著接下來可能出現的變數。

金薇對這些事毫無感覺,已是無聊到昏昏欲睡。

不多時,琉璃女神的傳聲鑽入吳妄耳中:

“青山,你當心些,我總覺得這些神靈來者不善。

對麵有四五個神靈,片刻內已經看你數十次,有可能是將你當做威脅武神大人的籌碼。

你思量下接下來該如何應對,莫要怯場,但也不要太過剛烈。”

吳妄不動聲色的點點頭,立刻做出了一幅深思的模樣。

正此時,吳妄道心猛地抽搐!

被窺探感;

強烈的被窺探感!

就彷彿,自己化身的秘密馬上就要被暗中的強敵看穿,這具化身即將暴露!

噹!

忽聽鐘響,吳妄的神魂立刻平靜了下來,東皇鐘的虛影出現在了化身神魂之內。

一陣微風吹來,吳妄隻覺得脊背有些發涼,背後衣衫竟已被汗水打濕。

“主人,”鐘靈的嗓音在吳妄心底響起,“西南方向,看台人群之中,您不要去看,目光對視容易出問題。”

“燭龍?”

“嗯,燭龍的身體,以及兩個神魂。”

鐘靈用清脆的女聲答道:

“他去水神那裡撲了個空,有些氣急敗壞,直接來了此處。

不得不說,帝夋此次還是太急躁了。

其實是因天道發展太快,他來不及徹底鎮壓燭龍,更來不及在天外做周密的佈局,隻能嘗試在天外迅速壯大混亂大道。

這一環扣一環,主人的優勢反倒更大了些。”

“彆露出破綻,你我先不要交流。”

吳妄心底應了聲,繼續擺出沉思狀,乖巧的鐘靈也不再回話。

今日的局勢,有些不明朗了。

燭龍在暗,因因乎在明,他們若今日強攻武神,單憑武神如何能應對?

自己還需做好兩手準備。

今天開戰雖不是最好的時機,但主動權必須把握在自己手中!

當斷則斷!

當下,吳妄一縷心神歸於本體,拿出天帝玉符輕輕抖動。

天庭之中,十數名經受過天道檢驗的強神,立刻停下手中事務,朝天地封印彙聚。

人域,神農走出了山間小屋,身形憑空消失。

地底血海,大長老走出了他的‘妙妙屋’,身周環繞三殺伐寶器,閉目感受著殺伐大道,隨時準備開辟血海邊界,主動為天道馳援功德之力。

天道諸強者,靜候東皇之命。

天外,武神界。

問劍池中的擂台賽如火如荼,生靈的叫好聲不絕於耳,各家神界選派參賽者的實力也已‘水落石出’。

琉璃界這次有所進步,排在了第**位。

神之武道班的效果還是蠻不錯的。

如果一切順利,此次大比不會發生什麼大的變故,那琉璃界接下來五十年就能拿到足夠的資源,養活當前的人口。

當然,最後的名次,也要看琉璃界武者的拚搏意誌……

如此又過一二時辰,西風之神因因乎背後,終於站起了一名女神。

她展露出了自身大道,為金之大道所屬,道韻有鋒銳之感,與她嬌媚的外形頗為不符。

全場頓時落針可聞,這女神嬌笑幾聲,緩聲道:

“看這些生靈切磋,當真是有些無趣呢,武神大人。”

武神眉頭緊皺,抬頭看向此神。

後者下意識退後半步,麵容都有些蒼白,卻猶自在武神的威壓之下硬挺著,笑道:

“我們都聽聞,武神大人收了個小弟子,他似乎也在此處?之前還打了我們一拳。

不如就請武神的弟子現個身?

剛好,我此前也收了個弟子,鬥膽讓他與武神大人的弟子切磋一番,如何?”

武神眉頭緊皺:“我的弟子剛開始修行,就不必出來獻醜了。”

吳妄露出了深以為然的表情。

那女神笑道:“隻是切磋罷了,武神莫非怕了?”

“你找死嗎?”

武神勃然而怒,嗓音如九幽寒風。

那女神趕緊低頭,不敢與武神目光對視;

她身旁的因因乎笑了聲,將武神的威壓暫且抵住,起身看向武神。

因因乎的嗓音再次傳遍全場:

“武神以剛猛果敢聞名,你的弟子莫非成了那花盆中的花骨朵?武神也有怯戰之時?”

武神默然無語。

問劍池各處的生靈,齊齊看向了武神。

擂台之上的那些‘年輕’武者也紛紛停手,目光複雜地看向了頭頂的仙島。

吳妄看向武神,與武神老師目光相對後,輕輕頷首。

武神道:

“青山,既然這些神靈想要看你比劃,那你就給他們露兩手。

記得穿上鎧甲,若是你磕著碰著傷著了,哼!

要倒黴的可是他們!”

“弟子領命。”

吳妄長身而起,手中多了一把連鞘長劍。

與此同時,他明顯感覺到,燭龍·帝夋的目光,又落在了自己身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