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五百一十一章 一夜消失的神界

-

吳妄思考了很久,百思不得其解。

到底是誰走漏了風聲,讓琉璃神知曉了,他現在能正麵放倒武帝境高手而自己大概率毫髮無傷。

經過兩年的刻苦修行,再有武神親臨指點與切磋,吳妄的近身肉搏本領一路猛增。

這不隻是化身實力的提升。

更難得的,是戰鬥經驗,以及鬥法的思路。

這是吳妄此前所欠缺,現在也很難有機會去獲得的。

——本體出手,天道鎮壓,那就是一力降十會的故事了。

吳妄剛從尖塔神之間走出來,琉璃神的命令就傳到了祭祀與將軍們的耳中:

“此次武神十一界大比,由武者青山作為領隊,各部、各軍需聽青山調遣,不容有誤。”

就這般,吳妄搖身一變,從地班的鹹魚老師,成了天班諸英才的領隊小隊長。

他本以為,琉璃神的這般安排,多少會讓那些天班的武者不滿。。

但他剛從尖塔頂端溜達下來,路過天班的門口,一群年輕武者就蜂擁而上,把吳妄圍了個水泄不通。

眾武者支支吾吾、吞吞吐吐,半天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還是被吳妄打過的那名武者,低頭拱手道:

“大人!我們想問,您對於此次大比的人選,會如何安排。”

“人選?”

吳妄笑道:“各位是想去,還是不想去?”

“當然想去!”

“我們等待這麼久,不就是為了這個機會,能代表琉璃界參戰,搏一個前程。”

吳妄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吳妄笑道:

“那就立個擂台,公平決定參加比賽的名額。

修為境界再高,也隻是紙麵實力,打起來如何也不隻是修為境界決定的,還要考慮方方麵麵。

出發是在半個月後,那給大家兩天時間準備,如何?”

“好!”

“大人,這可是您說的!”

“參賽也屬自願啊,”吳妄笑道,“不想去的可以不去,大家不必有心理壓力,我們琉璃界冇那麼多齷齪事。

嗯,今後冇那麼多齷齪事。”

眾武者儘皆莞爾,倒是放心了大半。

吳妄與他們問候了幾句,請他們稍後多多關照,又著重點了幾名種子選手,讓他們這段時間就呆在尖塔內,減少出問題的可能性。

臨走,吳妄還給大家餵了一顆定心丸。

“這次大比不同以往,我們會由琉璃神大人親自帶去劍之界,也不會發生此前那般,在路上就遭受伏擊的問題。

各位想要揚名立萬,這就是最好的機會。”

眾武者雙眼放出了銳利的光亮。

……

武者青山要當領隊的訊息,迅速傳遍了整個琉璃城。

大家對這個年輕武者其實已十分熟悉,畢竟隔三差五就會有關於他的事蹟在琉璃城中流傳。

什麼十歲能打虎,十五能屠龍;

什麼十六七歲揚名之戰,以一敵三百,打服了整個琉璃界;

又或者,被城中居民們最津津樂道的,琉璃神唯一弟子的未來夫婿……

八卦,也是生靈必不可少的一個屬性。

當天晚上,吳妄與青嬸山叔吃飯時,‘二老’也是百般叮囑,讓吳妄踏踏實實為神大人效力,為琉璃界取得榮譽。

吳妄自是認真地應了下來。

對於天帝東皇而言,這武神十一界的大比,並不算什麼大事。

但對於武者青山,這次大比也算是對他武道修行的階段性驗收。

身為領隊,吳妄把自己定位為‘救火隊員’。

若是琉璃界靠著天班的那些傢夥,就能打回一個好名次,那吳妄自是樂於低調。

但如果他們做不到,吳妄也隻能自己來了。

他在琉璃界生活了這些年頭,也當為琉璃界做些事。

用罷晚宴回自己住所時,吳妄遠遠地就嗅到了武神的道韻;

推開門一看,武神果然就躺在自己床上,翹著二郎腿,端著一盤烤祝祝翅,在那吃的歡快。

“青山回來了?我明天就去劍之界呆著,你在這邊小心點啊。”

吳妄笑道:“舉辦一次比武,還要老師親自去?”

武神道:“這不是,怕他們給我下絆子、弄亂子,最後損失的不還是我庇護的小崽子。”

整的還挺押韻。

吳妄走過去,拿起一隻雞翅在嘴裡嗦了兩口。

果然是琉璃神的手筆,看似普通,實則用料精湛,且……味道普通。

“形式當真這般嚴峻嗎?”吳妄絲毫不掩蓋目中的關切。

武神笑道:“此前挺嚴峻的,估摸著再過幾年,燭龍就要對我下手了。但現在嘛,局勢又有了一些變化,你坐。”

武神朝著床鋪內側挪了挪屁股。

吳妄卻抬手攝來一隻凳子,老老實實坐在了床邊。

兩個男人不上同一張床,這是武者青山給自己設下的界限。

冇錯,針對的就是雲中君的化身!

武神道:“東皇太一,這個新天帝,之前出手對燭龍施壓了,燭龍在掌握足夠的力量之前,應該不會對咱們武神界直接開戰了。”

“施壓?”

吳妄突然想知道,武神與水神對自己的天庭瞭解多少,藉機問道:“這如何施壓?老師您不是說過,咱們頭頂其實一層天地封印嗎?”

“對啊,有天地封印。”

武神笑道:

“但這天地封印呢,是上一任天帝帝夋設下,用來阻止燭龍迴歸那邊的。

帝夋正麵與燭龍搏殺,自然不是燭龍的對手。

實際上,這個帝夋可能連你老師我都打不過,就算是他後來掌握了半桶水的歲月大道,實力也應該是在至強者裡麵墊底。

你老師我,剛好能乾這種水貨天帝。

所以,帝夋主掌那邊天地的大權時,天地封印就是最重要的事,燭龍回去就會發動滅絕,混亂大道也會無限製擴張。

很多時候,燭龍要衝擊天地封印,我們這些還算有點良心的先天神,大多都是出工不出力。

因為隻要燭龍回去,且殺紅了眼,我們也不過是它的食物罷了。”

吳妄不斷點頭,又問:“現在呢?”

“現在的東皇太一有點了不得,”武神倒吸了一口涼氣,“他搞了一個天道,這個天道據說已經統合了一千六七百條大道。

咱們這天地間,總共纔有多少能成型的大道和規則?

混亂大道對上天道,也隻有被鎮壓的份。

根據我得到的訊息,東皇太一似乎是要關閉封印,主動打來這邊,燭龍現在,哼哼,估計也怕了。

這就給了咱們不少機會。”

吳妄納悶道:“隔著天地封印,咱們咋知道的訊息。”

“我聽老水說的啊。”

武神笑道:

“那老傢夥賊著呢,實力強,路子野。

燭龍也是昏了頭,老水重感情、知恩義,燭龍如果拉攏住老水,如何冇有跟東皇和解的機會?

不過,燭龍本來就是這般,剛愎自用、殘暴不仁。

如果不是他的大道太過可怕,早就被眾神摁住了。”

吳妄撓了撓下巴,坐在那一陣思索狀。

自己外公?

五行源神果然都不簡單。——此前那個瀕臨崩潰的金神除外。

“彆瞎想了,你把你這些精力啊,都花費在武道修行上。”

武神翻身坐了起來,隨手劃開一條乾坤縫隙,把盤子帶骨頭一同扔了過去。

強神處置食物殘渣,就是如此隨心所欲。

吳妄道:“嗯,武神老師的教誨,我自是不敢忘卻。”

“有件事,我需要跟你說一下。”

武神淡定地在吳妄肩頭擦了擦大手,表情也頗為嚴肅,他道:

“老水說了,武神界必有一劫,但這一劫是從何處展開,如今也不好估算。

青山,我算是看著你長大的,你的資質、為人、品行這些,我都十分滿意,甚至超過了我原本對弟子的預期。

我也不瞞你,這次大劫,我不一定能過去。”

“老師……”

“哎,彆婆婆媽媽、娘娘唧唧的,我要是能跟燭龍同歸於儘,那也算是名垂千古了。”

武神挑了挑眉:

“以後我要是真回不來了,你就替我照顧好你師孃。

我已經把事情交代給劍盾他們幾個了,他們會輔佐你成為新的武神,對燭龍低頭也冇什麼,自己實力強大之前,被剝削就忍著點。

歸根結底,燭龍猜忌和放心不下的,就是我這個武神罷了。

他怕的是啊,今後他跟東皇太一搏殺時,我會去捅他屁股眼,嘖嘖嘖。”

吳妄幾乎脫口而出:“那老師,我們提前去跟東皇太一聯絡不可嗎?我做老師的說客,我有九成把握能說服東皇太一。”

“可以是可以,但燭龍必然會有所防範。”

武神正色道:

“最好的辦法,就是我去跟燭龍單打獨鬥,試試能否找到機會,在搏殺之中求一線生機。

東皇太一在天的那邊,遠水解不了近渴。”

吳妄微微點頭,心底不斷計算。

他的思路其實一直很清晰,聯絡眾神,挑戰燭龍,從天外世界內部就解決掉燭龍這個難題,並找到機會救母親和精衛回來。

這其實是成功率最高、回報最多,但也最繁瑣、最困難的方式。

今天的局勢並未失控,武神去找燭龍單挑,也並非立刻就會成行,自己隻需要通過外公安撫住武神,就能繼續掌控全域性。

念及於此,吳妄並未開口多勸,隻是反覆說:

“武神老師三思而後行。”

武神被他唸的有點心煩,揮揮手,拿走了吳妄的玉扳指,自他房中悄然離開。

吳妄立刻聯絡外公,與外公水神商量了半個時辰,定下了後續諸事。

武神與燭龍必有一戰,

但這一戰,吳妄希望武神能贏,哪怕以多欺少、以百敵一。

如果從應對未來大劫的角度出發,且略微殘忍些看這件事,就算是用大半個武神界的生靈,換一個巔峰狀態的武神,對天地而言都是最有利的選項。

當然,吳妄在天外不斷謀算,就是為了達到更完美的結局。

生靈之力、巔峰神靈……

他全都要。

……

琉璃神定下了趕往劍之界的行程,吳妄那悠閒的修行歲月,也總算是要告一段落。

他在家中與山叔和青嬸團聚了幾日,又去王勉近府上,與王勉近喝了頓酒,商討了下此行的諸多重點、難點。

王勉近這個琉璃界的大將軍,做的越發穩當。

當王勉近回顧起,此前這短短幾年的變化,也是感慨不已,將這一切都歸為,自己沾了吳妄的光。

其實,吳妄與武神、琉璃神走的越來越近,春鸞、秋梨、冬篙三位師姐師兄,在琉璃界也是越來越安穩。

春鸞以武靈境武者的實力,享受著武帝境武者的待遇,且在軍中的威望也是水漲船高,隻等她突破武帝之境,就會被調回琉璃城,入駐琉璃軍界中樞。

前程似錦,未來可期。

秋梨和冬篙的暗傷,也被武神賜下的靈藥治好,隻是兩人已經冇了心氣兒,每日遊山玩水,倒是樂得逍遙。

山叔和青嬸更不用說,隻要琉璃界存在,他們後半生都是錦衣玉食,榮華富貴。

接下來煩惱的子嗣問題,在天外世界的難題解決後,那也不再是任何問題。

吳妄家裡可是有一位正八經的生靈女神。

天外的氛圍,因燭龍的頻頻動作,迅速變得有些劍拔弩張;

大荒天地這兩年卻是越發安穩。

東皇和天道這般組合,已被生靈接納且尊敬。

這兩年,天庭也頒佈了兩件大事。

第一就是有關天劫。

天庭對天劫的定義,就是修士們在修行到了某個階段後,必須麵對的天道檢驗。

修士們的天劫越發規範,天劫成為了自身的試煉,而非對生靈的迫害。

如今的天劫,以雷劫為基礎,以修士資質為參考。

渡劫者心術不正,天道就會著重降下心魔之劫;

渡劫者**較強,那天道就會著重落下天火天風,讓這渡劫者能充分發揮自己的實力,並突破自身之極限。

修士渡過天劫後,天道會降下一段感悟、一股至純靈力作為獎勵,順便也會製造一些特效、音效。

讓渡劫者倍兒有麵。

第二件大事,卻是關於血海。

此前,有修士闖入血海,被血海侵染心神,墮落為殺伐狂魔,在大荒天地間傳的沸沸揚揚。

有關血海的傳說,也在天地間傳播開來。

天庭隱瞞了血海的真相,也樂於將血海塑造成修士的對立者,以此來平衡修士與天地。

於是,天庭對外宣稱,血海之中即將醞釀出修羅之魔,與天庭之仙互為對立。

這引起了修士們極大的興趣。

琉璃界的大隊人馬出發前一日,吳妄清晨自城中溜達了半圈,就想回家中休息。

他要讓化身好好睡上一覺,集中處理下天庭積壓的諸多事務;

這次大比,吳妄這具化身說不定都冇有睡覺的機會;

吳妄也預感到,那時將會特彆熱鬨,說不定會出什麼亂子。

然而,他剛躺下,門外就有仆人稟告,說是一位美麗的天狐族女子想要求見大人。

“大人,她說,請您務必見她一麵,她有十分重要的事情稟告。”

吳妄翻身坐起,也冇多想,便道:“問她是不是綠兒,如果是叫綠兒,就帶她去客廳等我。”

“是,大人。”

仆人快步離去,吳妄也換了身長衫。

神念掃過,自是看到了綠兒在大門外靜靜站立。

這也導致門口半條街道直接堵塞,一群人瞪著眼注視著這位美絕人寰的狐女。

十分重要的事?

天狐族族地又出問題了?琉璃城不是都吃上了他們種的糧食,還有過‘一時天狐米貴’的景象。

正當吳妄拉開屋門,邁步走出,心底突然響起了一聲鐘響。

噹——

他倒是有日子冇見到鐘靈了。

“主人。”

鐘靈的嗓音自本體的心底迴轉,卻並未直接現身,而是將一幅幅畫麵,投入了吳妄心底。

那是一片荒漠。

無論吳妄怎麼看,那都隻是一片荒漠,萬裡黃沙、遮天蔽日的飛塵,連沙漠中的植物都冇半株,更是找不到半片綠洲。

“鐘,這裡怎麼了?”

“主人,它昨日還是這般,”鐘靈輕聲說著,吳妄心底浮現出了同樣地形輪廓,卻全然不同的畫麵。

綠意濃密的大地,綠草如茵的草原,歡歌載舞的人群……

那是一個麵積與琉璃界相當,且生活了諸多異族的神界,風調雨順,十分安詳。

“隻過了半夜。”

鐘靈道:“我捕捉到了一些變化,似乎是陰蝕大道與歲月大道產生了共鳴,可以確定是燭龍與帝夋下的手。”

“掠奪生靈之力?”

吳妄緊緊皺眉,問:“這個神界的神呢?”

“神、大道、神界,一同消失不見,這一切隻發生在三個時辰內。”

吳妄不由默然,站在那許久未動。

對武神的警告嗎?

這個帝夋,還真是擅長洞悉對手的弱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