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五百零五章 武神聽話符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五百零五章 武神聽話符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老哥,無敵,天道之間開個會。”

吳妄的嗓音突然傳來,讓兩個被傳達者都是一愣。

雲中君發愣,是因自己左思右想,都想不到,東皇陛下在這般時刻,有哪般大事,是值得召集自己去天道之間。

她、呸,他停下手中事務,招來幾個跟班繼續處置賬務。

雖然剛接手這個商行冇多久,但憑藉著雲中君的手腕,已迅速征服了這個小家族內外的一乾人等,接下來就是迅速擴張自己的勢力範圍。

在天外搞點事做,也是蠻不錯的。

雲中君回了自己的屋舍,佈置了一層簡單的防護結界,側躺在雲床之上悄然入夢,心神循著天道通路歸於本體,而後遁入天道之間。

而另一邊,楊無敵之所以發愣,純粹是因……

停不住啊宗主大人!

這麼關鍵的時刻!自己即將成功打入冥卿神界貴婦圈的緊要關頭,怎麼就!

但,什麼都大不過宗主的命令!

楊無敵一顆肝膽照乾坤,滿腔熱血定自身,在那本來是流轉著夜鶯輕語的隱秘屋舍內,傳出了這般對話:

“美、美人,不如咱們今天……今天就到這?我狀態似乎有些不好。”

“哼,冇事。”

楊無敵找地方休息,心神被天道拽走的時候,凝成的虛影都在淚流滿麵。。

他真的!

天道之間,議事大殿。

吳妄坐在正中的石椅上,雲中君的虛影出現在左側石椅,而楊無敵隻能老老實實站在石椅另一側,儘量讓自己看起來很開心一些。

“陛下,怎麼了?”

雲中君笑道:“我可是聽聞了,琉璃城似乎是鬨出了點動靜,有人投毒要殺你扶持的傀儡將軍。”

“怎麼就成我扶持的了?”

吳妄一陣搖頭,看向了楊無敵,問道:“近來可好?”

“都好,都好。”

“坐吧,”吳妄話語落下,楊無敵背後生出了一隻石凳,這光頭壯漢並著腿入座,渾身上下寫滿了老實與敦厚。

雲中君問:“可是出了什麼事?”

“並非什麼大事,隻是交流下近來所得,”吳妄笑道,“我已經與水神相認,並得到了水神的支援。”

“哦?”雲中君麵露喜色,“這倒是一個好訊息,這一步走的可穩當?”

“是穩的。”

吳妄輕輕歎了口氣,將自己此前被運道女神賜福之事,原原本本講述了一遍。

雲中君的表情可謂‘一波三折’,最後則是滿臉的不可思議,讚歎道:

“陛下及時相認水神,確實是考慮的足夠周到。

水神看起來溫文爾雅,麵對誰都是笑嗬嗬的,實際上一肚子壞水……咳,也不能如此說陛下的外公。

實際上,水神滿腹經綸、精於韜略,由他來看住運道神,確實能放心許多。

不過,運道女神給陛下賜福之事,或許冇那麼簡單。”

吳妄略微思忖,搖頭道:“我覺得老哥你想的過於複雜,若非運道女神輕視我那化身,如何會給與我這敵皆厄運的賜福?”

“她或許會一時失算,但相信很快就能回過神來。”

雲中君溫聲道:

“陛下您想想,她的大道是什麼?”

“運勢。”

“這運勢之神,竟避不開自己的凶運?”

雲中君如此反問,吳妄如夢初醒。

吳妄一拍額頭,頓感頭大,他道:

“我倒是忽略了這一點,運勢之神哪怕對自己大道理解不深,她的大道也是護著她的。

這條大道對福源災厄最是敏感,甚至能跨越歲月大道的禁錮進行勘測。

按理說,若是她的所作所為,對她未來是有壞處的,運勢大道應該會給她一些提醒。

就算是運道女神一時失察,但她很快就會反應過來,自身大道並未提醒她這般做是壞事,調換角度,這般做對她而言就是好事。

這下,她估計對我更感興趣了。”

“還好有水神自其中權衡,不然真是個難題。”

雲中君嘀咕道:

“臣現在就擔心,水神和武神分不清這點,您剛纔說了,這武神想收您化身做徒弟,對您百般關照,水神更是您外公。

若是兩位被運道女神藉機挾持,倒也挺難對付。”

“老哥的言下之意?”

“您後院不是都有三個了?”

“不可能!我正經天帝,去天外是陪小精衛的,跟其她女神搞對象這像話嗎?”

吳妄瞠目瞪眼,發出了正義的斥責。

雲中君忙道:“哎,陛下您彆激動,彆激動,臣就是這般一提,運道女神與蒼雪大人相交莫逆,這點也可以試著爭取下。”

“老哥你彆老出這種主意。”

“這種主意,代價最小、收穫最大啊。”

雲中君聳聳肩,目光挪向了一直不敢開口的楊無敵。

吳妄也怕冷落到自己的王牌打手,笑吟吟地看向了楊無敵。

楊無敵:……

急!被天道首領和二把手同時注視該怎麼說開場白!

“那個,要不我站起來吧。”

“坐著就好,”吳妄笑道,“無敵啊,你可去到了冥卿界?”

“到了,臣已經到了。”

楊無敵笑道:

“您交代的事,屬下怎麼可能不上心,不隻是到了,也已經開始按照步驟打入冥卿界的權貴圈子。

臣前幾年做了點積累,這時候剛好用上。”

“你現在可探聽到了有關冥卿女神的訊息?”

“隻是看到了雕像,是個背後有翅膀,身材挺一般的女神。”

楊無敵正色道:

“這個冥卿神界有點……怎麼說呢,應該算是有點嚴苛,街道上擺滿了冥卿女神的雕像,人們每天必須參拜三次。

他們的刑事實行連坐製,最高的罪責是背叛神靈,要被誅殺全族。

武者的修行資源都被冥卿女神設下的幾大組織把控,在冥卿神界,所有的生靈都必須圍繞女神的意誌進行活動。

武者修行是這般,生活起居也是這般。

有一點比較特殊,就是冥卿女神弄了個玫瑰會,裡麵都是女子,且都是身份顯赫的女子,比如某某大將之女、什麼大臣之夫人。

這些女子能直接跟女神交流,權勢隱隱還在各家男人之上。

所以,這個玫瑰會很多夫婦都隻是名義上的夫婦,為了尋求彼此的權勢,表麵上結為夫婦。

實際上,那些貴婦人大多都養了男寵,那些大人也都在府邸有自己的小院。

這一點,給屬下開展工作,提供了極大的便利。”

“看看!”

吳妄手一攤:“什麼叫專業!”

雲中君笑道:“無敵之威名,臣也有些耳聞啊。”

“您誇獎,您誇獎,”楊無敵一陣搓手,笑道,“都是宗主栽培的好。”

吳妄問道:“冥卿女神與琉璃女神之戰,冥卿界討論的多嗎?”

“挺多的,”楊無敵正色道,“不過都隻是敢私下裡討論,我就聽到了一點訊息,是關於兩位女神的恩怨。”

“哦?我找你來正是為了此事,你且詳細說說。”

“屬下聽他們說……”

楊無敵嗓音拉了個長音,目中泛起了少許回憶的神色。

那是在一個悠閒的午後。

楊無敵晃動著腰身,走在鋪著柔軟獸皮的迴廊中,仙識微微擴散出去,聽到了兩個貴婦人泡在溫泉中的笑語聲。

有一人歎道:“也不知,咱們神大人是否會被武神大人懲處,若是得了懲處,神大人不知道該多傷心。”

“就是,那武神有什麼了不起的嗎?咱們神大人如此姿色、如此有魅力,竟是瞧都不瞧一眼。”

“那琉璃神也好不到哪去,對武神大人百般勾引,武神大人就是紋絲不動。

哼!神大人此前都是收著手,給琉璃神的神界製造點麻煩,冇有直接跟這個女神撕破臉。

冇想到這琉璃神還不識趣,竟膽敢找上門來。”

楊無敵講完那段對話,而後眼巴巴地看向吳妄和雲中君。

天道一二把手同時陷入了沉思。

吳妄喃喃道:“該不會,冥卿神處處為難琉璃神界,是因為爭風吃醋?生靈的性命,被她當成什麼了?”

雲中君則嘀咕道:“陛下,楊無敵為何能用仙識,他莫非是真身過去的?”

“他是體修,也算好隱藏,”吳妄歎道,“而且天仙境的體修,神魂不成熟,若是分出化身,容易讓本體崩潰。”

雲中君笑道:“我就隨口一問,您繼續。”

“嗯,”吳妄正色道,“老哥你要相信我,你那化身的模樣,絕對不是出自我本意。”

雲中君的笑容中流露出了淡淡的憂傷。

“無敵,你帶來的這般訊息很重要,給你記一功!你們可還有其它事?”

雲中君與楊無敵各自搖頭,吳妄打了個響指,三人齊齊化作流光,自天道之間消失不見。

……

冇想到,這麼快就有答案了。

不得不說,派楊無敵去禍害冥卿神界,還真是派對了。

吳妄的化身自房中睜開雙眼,翻身走出了閣樓,換上長袍就要趕去尖塔。

隻是單方麵聽楊無敵這般話語,吳妄自是無法得出確切的結論;

但他可以去找女神大人套套話啊。

剛好,琉璃女神打完架回了尖塔,此刻正因武神的責令,在尖塔不能隨便外出。

武神此刻就在琉璃界和冥卿界上空盤旋,等他這邊給出‘調查結果’。

女神激鬥背後的原因,若真是因爭風吃醋……

吳妄想起了此前經曆的回龍穀之戰,那些一言不發走向自我毀滅的數百武者,到底是在為什麼而戰?

當真替他們感到不值。

此刻,琉璃城各方還在戒嚴,街道上略有些冷清。

吳妄自是一路暢通無阻,順利抵達尖塔三層的休息室,差祭祀們去頂層稟告。

片刻後,木門被人撞開,一聲熟悉的呼喊聲伴著那輕盈的身子迎麵撞來。

“哥!”

吳妄笑著將她接住,順手放到了一旁的座椅上,雙手規規矩矩,也冇什麼逾越的舉動。

“琉璃神大人召見我了?”

“老師現在不想見你呢!”

金薇小臉頓時垮了下來,憂愁地歎了口氣:“老師現在苦悶的很,剛纔還氣的掉眼淚了呢。”

“掉眼淚……”

就這?女神的抗壓水平就這?

吳妄看了眼門口站著的幾名祭祀,抬手示意他們退下。

等木門關上,吳妄用靈力佈置了簡單的隔音結界,確保自己與金薇的交談聲不會被人聽去。

他身體側傾,看著金薇的小臉。

這才半天不見,她彷彿又長大了點,下頜線似是越發優美。

“你跟哥說實話,我去天狐族的時候,你是不是也在後麵跟著?”

“這個……”

“嗯?”

“嘻嘻,”金薇那雙靈動的眼珠一轉,笑道,“我答應老師,有些事是不能說的唷。”

話雖如此,但她的小腦袋卻不著痕跡地點了點。

吳妄當下心領神會。

他又問:“那你覺得,琉璃女神對武神,是不是……有那麼點意思?”

“老師的私事,我怎麼好跟哥你透露!”

金薇扁了扁小嘴:

“反正武神大人有些不解風情,我這個小姑娘都能看出來呢。

不信哥你試試,隻要你說是武神大人派你來的,老師立馬招你上去呢。”

“真的假的?”

吳妄略微沉吟,道:“其實這次還真是武神大人派我來的,你回去頂層,就說武神大人派我來秘密看望琉璃神大人。”

“好嘞!哥你等會,我這就去告訴老師!”

金薇小腿邁開,捲起了一陣沁人心扉的香風,自此地飄然走遠。

片刻後。

吳妄滿臉糾結地走出了尖塔,在廣場上溜達半圈,方纔回了山叔與青嬸的大宅子。

關緊門窗,吳妄拿出了武神令,對著武神令喊了兩聲:

“武神老師?我已經差不多查清楚了。”

“嗝!”

武神打了個酒嗝,武神令光芒閃爍,那魁梧的身影抱著酒罈,出現在了吳妄麵前。

“咋回事?她們為啥打起來啊?”

吳妄歎道:“因為武神老師你。”

“我?”

武神不由滿臉困惑,將酒罈扔到了桌子上,四開八叉地坐在一旁,嘀咕道:

“是我分配不均了?還是一碗水冇端平?她們兩個的神界本來就排名靠後,實力也不算強,我也不能多給她們啊。”

吳妄臉上寫滿了‘就知如此’。

他淡定地坐在一旁,瞧了眼武神手中的酒罈,喉結上下晃動了幾下。

被神農老前輩的道酒養出了小小酒癮。

“武神老師,我換個辦法問您……您對男女之事如何看?”

武神淡然道:“本神是武道之神,自當醉心武道,心無旁騖,如此纔可配的上這個武字!”

“武神老師如果不能對我敞開心扉,那我真的愛莫能助了。”

吳妄歎道:“我尊敬的武神老師,是貫徹武者的理念,誠懇、謙遜、擁有良好的品行,並以守護弱者為己任。”

“咳!”

武神頓時坐直身體,麵色變得無比誠懇,目光也已無比清醒。

他思前想後、苦思冥想,沉思了足一刻鐘,方纔緩緩歎了口氣,言簡意賅地道了句:

“女子的小手,誰不愛呢。”

吳妄不免滿臉疑惑:“按您的身份,您這地位,女子的小手不是說牽就牽?”

“那怎麼行,”武神正色道,“我是武神,我若是要尋伴侶,一要看她品行,二要看她實力,三要看她是否曾犯下過大的殺孽。”

“我尊敬的武神老師,是貫徹武者的理念,誠懇、謙遜、擁有良好的……”

“當然,主要是要看得過眼,長得漂亮,品行冇有什麼大過就更棒了。”

武神嘿嘿笑著,隨後又搖搖頭:

“不過也不知怎麼搞的,這些女神都避著我,我又不可能找個生靈女子做伴侶,那樣必然會被人說我不要臉啊。”

吳妄:……

內涵,有被謝謝到。

“那您覺得,您手下這幾個女神中,有冇有您中意的?”

武神囔囔道:“我如果看上我手下的這些女神,那不是利用身份去壓她們嗎?那能得到寶貴且真摯的情感嗎?”

“我尊敬的武神老師,是貫徹……”

“琉璃其實就很不錯,蠻符合我眼緣的,”武神禁不住抬手扶額,“但她太高傲了,性子也太冷淡。”

吳妄雙手一拍。

這不就解決了?

“您跟琉璃神相識多久了?”

“我想想,幾十萬年是有了。”

武神讚歎道:

“第一次見她的時候,我就感覺,這女神真好看,脖子跟大白鵝一樣,那臉蛋的弧度,你說她是怎麼長的,腿也好看,細長細長的。

更重要的一點,是她給我的感覺吧,很恬靜,很美好。

她就如她的大道,琉璃一般的美人,透徹、清亮,又帶著一種凡俗勿進的高冷。

我那時候還托人問過了,她是現如今極少見的純潔之神。

嘿嘿嘿……

可惜。”

武神眼中泛起的美好頓時消散:

“她對我始終冷冷淡淡的,保持著一種距離感,我總不能熱臉貼人冷屁股吧?我好歹也是武神!”

吳妄笑道:“我一個年輕人都感覺出來了,武神老師您在男女之事上,或許真的該進修一下了。”

“什麼意思?”

“琉璃神心底對武神老師無比仰慕。”

武神怔了下,瞪眼道:“真的假的?”

“這樣,不如您去試試,”吳妄正色道,“您給我一個傳聲用的寶物,我聽琉璃神的話,對您說您該說什麼話。

隻要武神老師重複我的話,一分不差,自可見分曉。”

武神坐在那愣了一陣。

正當吳妄開始忐忑,自己是否操之過急,此事應徐徐圖之時,武神騰的一聲站了起來,在袖中掏出了一隻手鐲,低頭翻找了一陣。

武神的百寶囊。

很快,武神拿出了兩枚靈符,一枚塞到了吳妄手中,另一枚戴在了自己身上。

“給!這東西挺好用,稍後我在這邊摁下這個靈符,你同時摁下這個靈符,那我的身體就會跟著你的身體一起做動作!

我可以隨時切斷這種關聯,你儘管放手施為。

要真的如你所說,把老師單身這件事給解決了,以後這天地間你儘管去闖,除了燭龍,老師都能乾趴下!”

武神的眼中冒出了慘綠色的光亮。

如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