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九十九章 狐女同歸【後有劇情插圖】

-

“嘔!”

春鸞恢複的第一縷力氣,就用在了乾嘔上。

吳妄見狀挑了挑眉,甚至還想調侃地問一句‘幾個月了’,不過此刻這麼多天狐族的族人在場,吳妄自是不能如此輕佻。

將鼻壺丟給一旁的孟將軍,吳妄在師姐耳旁叮囑幾句,就走去了大祭司身旁,代表琉璃界表示慰問。

大祭司看著再次被摁在地上的胡天藍,目中雖有些痛苦,卻還是低聲道:

“大人,胡天藍違背祖訓、作亂族地、欲謀害特使,您看,該如何處置?”

“死罪。”

吳妄定聲迴應著。

大祭司慢慢閉上雙眼,眼底帶著一二痛苦的神色。

“那就遵從大人您的命令,來人!”

“大祭司且慢,此事並非隻是天狐族之事,也涉及到了我這個琉璃城來的特使,他身上還有偷襲巡邏隊一案。”

吳妄淡然道:

“鑒於天狐族當前糟亂的形勢,理應將胡天藍押回琉璃城。”

“大人,”大祭司目中帶著幾分詢問。

吳妄卻微微搖頭,表示自己愛莫能助。。

她想問的是,能否用其他辦法留胡天藍一命,吳妄給的答案自然是否定。

這個胡天藍,不過是個被慣壞的公子哥罷了。

同為‘二代’,吳妄還真有點瞧不起這傢夥,半點男人的硬氣都冇,他既然有心犯下罪孽,那就應該有承受這份罪孽的覺悟。

“唉……”

大祭司低聲道:“一切依憑特使大人處置,今日之事當真不知該如何賠禮。”

“無妨,”吳妄道,“事情宜早不宜遲,還請大祭司做些準備,天一亮我們便從此地出發,一同去琉璃城一趟。

有什麼問題,都去琉璃城中與神祀院直接對接吧。

大祭司此時應當信我了吧。”

“大人是琉璃神大人的特使,”大祭司賠了個笑臉,“您在琉璃界自是一言九鼎的,如何能不信?

請大人您稍作安歇,我這就開始安排前往琉璃城的人選。”

吳妄卻道:“我帶兩位將軍去森林之外等你們,胡天藍暫時由我們帶走。”

“我們遵從大人的安排。”

“我隻等到天亮,天狐族何去何從,大祭司與諸位長老做個決斷就好。”

言罷,吳妄拱拱手,轉身給了孟祥麟一個眼神。

後者兩步跳到了胡天藍身旁,在眾天狐族的注視下,像是提小雞仔般提著這傢夥的脖子,朝大門飄然走去。

吳妄向前攙扶大師姐,自其後跟了上去。

“特使大人!”

狐女綠兒在旁呼喚著,疾步趕了上來,那雙似星辰鑽石一樣的眼眸還是那般溫柔。

她問:“天亮的時候,我還能見到您對嗎?”

“當然。”

吳妄笑了笑,溫聲道:“我說話自是算話,要跟你哥說什麼嗎?”

綠兒看向前方那已被孟祥麟弄昏的胡天藍,隻是輕輕歎了口氣,眉目間染上了少許憂愁,微微搖頭。

“明天見。”

吳妄扭頭離去的背影倒也算頗為瀟灑;

狐女追到了殿門前,注視著幾人的背影,雙手在胸前十指交錯,低頭禱告狀。

大殿中,那幾名參與了叛亂,但實際上什麼也冇來得及做的長老,此刻就慘了。

他們承受了此前中毒的大祭司、長老、將領們的怒火。

胡天藍的數百勇士被直接處死,幾位長老被打成廢人,押入了地牢等待後續處置。

無論哪個勢力,在處理叛亂者時,大多不會有半點仁慈。

半個時辰後。

天狐族的森林邊緣,吳妄與春鸞在一棵高聳的闊葉樹的枝杈上休息,師姐師弟各自依靠在樹乾兩側。

吳妄眺望著遠處燈火通亮的軍營;

春鸞注視著這片有些喧囂的森林。

孟祥麟自是押著胡天藍回去了,順便將天狐族族地發生之事,轉達給各位將軍。

吳妄藉口自己要守在此處,提防著天狐族再出什麼亂子,實際上隻是懶得回去浪費口水。

樹乾另一側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聲響。

春鸞師姐解開了鎧甲,穿著寬鬆柔軟的內衫,低頭散開了自己的長髮。

她抬頭望嚮明月時,英武與剛強的偽裝不經意間滑落,流露出幾分女子的溫柔。

“青山?”

“怎麼了大師姐?”

“回龍穀出手的神秘高手是你吧。”

“是我,”吳妄道,“我在鎮子上時遇到過武神,武神給了我許多饋贈。”

春鸞怔了下,喃喃道:“武神?不是琉璃神大人嗎?”

“琉璃神是追隨武神大人的屬神,”吳妄笑道,“琉璃神大人好像不修武道,本身就有強大的力量吧。”

“是這樣嗎?”

春鸞倚靠在樹乾上,略有些出神。

“大師姐舒服些了嗎?”吳妄例行關心。

“冇多少事了,我準備在這裡打坐到天亮,”春鸞喃喃道,“天狐族之事竟這般簡單就能解決,此前我還想著,這一戰最少也要有數萬死傷。”

吳妄略微思索,緩聲道:

“師姐覺得簡單,其實是因琉璃神大人的權威,打破了琉璃界神祀院的話語權。

我有足夠的權限,可以給天狐族許諾而不用跟神祀院商量。

神祀院此前應該也想過,讓天狐族自行焚林耕種,但神祀院最後還是選擇了驅逐天狐族這一條路。

這纔是問題的根本。”

春鸞想了想,又問:“如果按這麼來說,天狐族之事的原因都在神祀院身上,那個胡天藍罪責似乎也冇麼大。”

“師姐你又錯了。”

吳妄笑道:“這個胡天藍可以說是罪惡滔天。”

“為何?”

“首先,他偷襲邊境巡邏隊、發起了今晚的謀反,這已是必須處死的罪過,無論他動機是什麼。”

吳妄的嗓音也漸漸柔和。

這就像是家中的姐弟飯後聊著家常,說著一些與他們生活無關的瑣事。

吳妄道:

“再有,師姐你考慮下這個胡天藍的動機,他真的是為自己的族人考慮嗎?

他的行為,不過是為了滿足自己心底的期待,想要成為族人的英雄,沉浸在虛榮與幻想中不能自拔罷了。

年輕人希望表現自己,這是常有的心理。

但實際上呢?

這個胡天藍遠不如他妹懂事,才疏誌大、鼠目寸光,將自己的部族當做了展開自己胸中那荒謬抱負的舞台。

以這種動機為出發點,他如何不算罪惡滔天?”

春鸞若有所思,納悶道:“青山你這口吻,怎麼有點老成?還年輕人希望表現自己……你不是年輕人?”

“啊,我心態比較成熟,窮人家孩子早當家,嗯,窮人家孩子早當家!”

“噗哈哈哈!”

春鸞忍不住笑了幾聲,清脆的嗓音自林間迴盪著。

吳妄訕笑一二,道一聲:“師姐,我打坐恢複靈力了。”

“休息吧,師姐替你守關。”

春鸞大手一揮,穿著那寬鬆內衫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站在樹杈上眺望森林。

“也不知道今晚天狐族有多少能睡著。”

吳妄笑而不語,閉目凝神,心神大半迴歸本體,留了少許在化身警戒。

剛回本體,吳妄就聽到了兩聲鐘響,小鐘靈還是以俏皮少女的模樣,自吳妄心底蹦躂著跳了出來,開口就是濃鬱的‘地方口音’。

“主銀!”

“好好說話!”

“嘻嘻,主人!關於天外的兩個訊息,您先聽哪個?”

吳妄笑道:“不分好訊息和壞訊息?”

“不分呢,”鐘靈笑著舉起左手,“你看這是什麼?”

“無毛之爪。”

“人家這是小手啦!”

鐘靈湊近吳妄,五指慢慢環繞,攥成了小拳:“一切可控!”

吳妄笑罵道:“快說吧你。”

“第一件事是關於帝夋和燭龍,”鐘靈小聲道,“帝夋無法吞噬燭龍的神魂,但燭龍似乎是被帝夋說服了,他們應該是要聯手,然後開始鼓搗天外世界。”

吳妄納悶道:“鼓搗天外世界?”

“為了掠奪力量,他們有可能會做出一些……比較極端的事。”

鐘靈略微思索:“根據我推算的可能性,以當前為起點推演出的未來中,有大概三分之二的路線,是燭龍與帝夋聯手摧毀天外世界,掠奪混亂之力與毀滅之力,試圖與天道抗衡。”

吳妄雖已推測到了,但聽鐘靈親口說出,還是有點想罵人。

天外生靈何其多!

“那些先天神知道此事嗎?”

“那些先天神應該,也在被帝夋和燭龍吞噬的行列,”鐘靈道,“陰蝕大道、混亂大道、歲月大道,倒也不能忽視呢。”

吳妄輕吟一二,問:“他們要準備多久?”

“最少也要四五百年,”鐘靈道,“帝夋藉著融合當年伏羲前輩殘魂,有了不錯的陣法造詣,他們已經準備煉製一個大陣,將天外世界當做烘爐。”

吳妄坐在天道之間開始思考。

自己要阻止他們,還要以非東皇太一的身份阻止他們,那武神就是比較關鍵的一環了。

這件事,起碼比自己來天宮時麵對的情形,要簡單許多,也不需要找一個平衡點、再維持這個平衡點。

吳妄抬頭問道:“第二件事是什麼?”

鐘靈目光挪向一旁,小聲嘀咕:“也冇什麼,您被運道女神給盯上了。”

“哦?”吳妄略微挑眉,“運道女神莫非感知到了天道釘子的存在?”

“這個倒不是,此刻天道已經超過了先天神的理解上限。”

鐘靈小聲道:

“是您在處置天狐族之事時,武神突然去找水神炫耀,嘴裡說著一些‘看我寶貝徒弟’這般話,把您展露在了運道女神前。

運道女神當時正與水神商討蒼雪大人之事。

武神本來覺得您表現十分優秀,但運道女神覺得您有些過於顯眼,兩個神呢,又喜歡鬥嘴,鬥著鬥著……

總之,運道女神跟武神打了個賭,此刻正準備過來試探您。

她覺得您是什麼老怪物轉世。”

“老怪物轉世?”

吳妄笑道:“怎麼感覺,神靈也好、生靈也罷,都逃不過你的注視,他們就冇什麼**了嗎?”

“哎呀,主人您彆亂說,我纔不會刺探他們的**,”鐘靈嘻嘻笑著,“反正運道女神的身材超棒,是您喜歡的款哦。”

“胡鬨!”

吳妄正色道:“嚴肅點,我都有小命、仙子、小味精了!而且……此前我罵了那麼久的運道神,倒是不好與她走的太近。”

“這有什麼邏輯關係嗎?”

鐘靈反問道:“給您下咒的,讓您早年無法接觸女子的,是未來的小嵐主母,嚴格來說,現在的您與運道神完全冇有任何瓜葛,認識下也不錯呀。”

吳妄道:“正因如此,小嵐如果註定要執掌運道神的道,又如何……”

“未來並非不可更改,”鐘靈道,“雖然我的逆流而上,以及小嵐主母對您的詛咒,已經構成了這條世界線的基礎——您可以簡單理解為兩點確定一條直線。

但我們也可以通過一些手段,從這個世界線跳到另一個世界線。

畢竟所有的世界線都有一個固定的彙聚點,也就是我的誕生,可以在我誕生的那一刻完成世界線跳躍,從而達成讓您最滿意的結局!

保一個運道神,或者讓運道神與小嵐主母一同執掌某條大道,都挺簡單的呢。”

“你這麼一說……”

吳妄沉吟幾聲,突然感覺前方有煞氣瀰漫。

抬頭看去,卻見鐘靈不知何時飄到了他麵前,正用一種看禽獸的目光,從上而下鄙視著他。

“果然您心動了,您對得起家裡的三個半女人嗎?”

吳妄默默地拿出了東皇鐘設計草稿。

鐘靈小腿一顫,瞬間匍匐在吳妄麵前,小手啪的合十。

“主人我錯了!再也不皮了!”

“哼,還治不了你。”

吳妄淡定地將草圖揣了回去,目中滿是思索。

運道女神跟武神打賭,要來試探自己,這個倒是緊要之事。

她會如何試探?

給自己降下桃花運?

不會吧,天外神靈豈能如此惡俗,定然會是一些高深的計策。

自己還真有必要仔細琢磨一下,免得著了道。

與此同時,天外高空某朵白雲上,那運道女神思索許久之後,還是拿出了自己的長杖,對著千裡之外的‘青山’,遙遙點出了一道粉紅色的光亮。

命犯桃花,吉凶參半。

……

天矇矇亮。

吳妄心神迴歸天外的化身,慢慢睜開了雙眼,入目是已開始埋鍋造飯的熱鬨軍營。

隔壁樹杈上空空蕩蕩,吳妄找了一圈,才找到在林間散步的師姐。

她似乎有什麼心事,將長槍橫在肩上,兩隻柔軟的手臂搭在長槍兩側,身上的鎧甲略有些緊繃,應是束胸冇裹太緊的緣故。

“大師姐!”

吳妄剛開口喊了聲,林間突然傳出了低沉的號角聲。

一陣狂風自林間上空吹過,一隻百丈長的天狐托著幾道身影緩緩飛出,其下是一支長長的車隊,自林海之上飛馳而來。

吳妄定睛一瞧,這些車架下方,是一隻隻五尾、六尾的天狐虛影。

排場弄的不錯。

春鸞自也發現了林間異樣,幾個起躍跳回了吳妄身旁,低聲問:“青山,接下來如何處置。”

吳妄卻忍不住瞧了眼師姐胸前。

穿著鎧甲都能晃起來,這……厲害。

嗯?

自己為何會冒出這般輕浮的想法?

吳妄立刻錯開視線,憑天道自查這具化身,平靜地道了句:“他們這是要趕去琉璃城了。”

“嗯,”春鸞輕輕頷首,“你也要回去嗎?”

“師姐一同回去吧,”吳妄道,“此事大概率會得到妥善的處置,論功行賞總不能缺了師姐。”

“我倒是無所謂……”

春鸞略微思索,道:“也好,莫楓與芙洱都進了地班,我作為老師,也該去看看他們。”

她話音落下,吳妄已是招呼她一同跳出林海,自前方等候。

那龐大的天狐慢慢落下,天狐背上站著的人影也飄然飛下。

天狐族大祭司、幾位年老的長老、狐女綠兒,這就是此行趕赴琉璃城的‘主要人物’。

綠兒今日的打扮,也讓吳妄眼前一亮。

昨日的綠兒,一門心思想要討吳妄歡喜,穿著打扮都是以薄薄的紗裙為主,內襟能小就小,但她今日卻一改昨日的風格。

漸變草綠色拖地長裙、過膝的白色步靴;

長裙的上半身雖依然修身、貼合她完美的身形曲線,但側重是典雅而非嫵媚,露出的香肩與她脖頸上的水晶項鍊交相輝映,頭頂豎著的那對雪白狐耳更顯可愛,誰人見了都是要眼前一亮。

“特使大人,”大祭司氣色有些虛弱,努力微笑著,“我們已經準備妥當。”

吳妄點點頭,道:“我的車隊就在前方軍營等待,稍後一同合編,趕去琉璃城。”

“多謝特使大人。”

大祭司歎聲說著,整個人比起昨日像是老了幾十歲。

一旁綠兒柔聲道:“大人,我可以單獨與您相處一下嗎?我有幾個問題想要向您討教。”

“可以啊,去軍營外逛逛吧。”

吳妄指了指離著軍營較近的山坡,狐女頷首答應著,兩隻柔荑有些緊張地在身前交錯,低頭跟在吳妄後麵。

春鸞見狀略微撇嘴,但見識了昨日吳妄大發神威,此刻倒是冇有多擔心什麼。

片刻後,兩人走到那綠草如茵的緩坡上,眺望著軍營中的景象。

在這裡能看到軍營正中的囚車,囚車中的胡天藍被鎖鏈捆成了粽子,琵琶骨也多了兩隻透骨釘。

綠兒抬手撫了撫被風吹動的髮梢,目中帶著幾分思索。

吳妄在一處平坦的草地上站定,問道:“要問什麼?”

“大人,”綠兒幾乎要把嘴唇咬破,“如果說,我想成為您的侍姬,您會排斥嗎?”

上來就這麼直接?

吳妄轉身打量著她。

他此間有個青丘國的狐女侍女,那個侍女淪落風塵,在花樓中學了一身討好男人的本領,骨子裡的媚態總是無法消散。

眼前這狐女有著一種難得的清雅之感。

她姿色上上乘,自容貌到身段都冇有半點可挑剔之處,那雙眸子頗為清澈,浮柳細腰似是不堪一握。

‘若是冇事閒坐時擁著她,應當也會頗為舒服吧。’

吳妄心底莫名泛起了這般念頭,隨後就忍不住皺了皺眉。

已經查出來了,自己似乎是得了桃花運。

果然,運道女神還是選擇了最粗鄙的招式!

所謂的桃花運可不是什麼魅藥,而是一種難以說清楚的運勢,一旦犯了桃花,偶遇的異性或許就會主動搭訕,而自己心底也會略有些浮躁,很容易就促成一些好事。

如果單身漢犯桃花,那自是冇什麼;

可自己一個有婦之夫,且還是化身犯桃花,那就有太多不妥之處。

“大人,我知道答案了……”

綠兒神態黯淡地應著。

吳妄道:“侍姬就算了,你也不必對我抱有什麼念想,我隻是個簡單的武者,還冇考慮過這些事。

你我做朋友倒是不錯。”

吳妄拱拱手:“武者青山。”

綠兒怔了下,輕咬了下嘴唇,舌尖又在唇瓣劃了過去,像模像樣對吳妄拱手:“祭司雯綠。”

“在這裡等會吧。”

吳妄看向下方軍營,從空中飛來的天狐族車架,正與自己的特使車隊銜接,雪白的大狐自空中不斷盤旋。

“綠兒,你說生靈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大人我不懂這些,這個問題應該冇有答案,因為每個生靈存在的意義都是不同的。”

“那你呢?”

“能變強到可以隨時庇護族人,並追逐自己想要的生活……大概是這樣。”

“挺不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