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九十五章 嘖,美人計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四百九十五章 嘖,美人計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嗅。

吳妄鼻尖微微聳動,嗅到了一縷似有若無的沁香。

這香味很獨特,似乎能讓人產生一些迷亂的念想,彷彿見到了自家少司命在眼前起舞,看到了泠仙子在他眼前褪下薄紗長裙。

吳妄道心輕震,一切幻想歸於無形。

他心底暗道厲害,注視著前方行走的這狐女,緩聲道:“綠兒姑孃的體香是天生的嗎?”

前方的少女一怔,立刻將身上的沁香遮掩了起來,隨後目中帶著幾分擔憂地扭頭看了眼,見吳妄麵色平靜、目光清澈,又下意識地看向吳妄的腹下。

她俏臉一紅,小聲道:“抱歉,我還控製不住這般香氣。”

吳妄低頭瞧了眼,才發現自己好像是出醜了。

周圍那幾位狐族的老嫗嘖嘖稱奇,吳妄卻依舊十分淡定。

小場麵,小場麵。

他將長袍下襬撩了起來,繼續超前邁步,過了好一陣才恢複正常,讚歎道:

“好厲害的香氣。。”

“厲害的是特使大人纔對。”

一旁天狐族長老緩聲道:

“您還是我見過,第一個能保持心智不迷失的年輕武者,我都有些懷疑,您是否隱瞞了自己的年紀與修為。”

吳妄正色道:“各位可直接檢視。”

說著,他伸出左手。

幾位長老對視一眼,那狐女綠兒已是走向前,蔥白玉指握去吳妄手腕,一縷靈力探查了吳妄體內的靈力水準。

她道:“特使大人並未說謊。”

吳妄道:“我其實也未能抵擋住綠兒殿下的這般體香,隻是單純覺得,男女之事是為繁衍,而不應是為了享樂,我對武道的興趣更大一些。”

狐女綠兒不禁輕輕抿嘴,感覺有被冒犯。

幾位天狐族長老笑而不語。

一位老嫗道:“咱們快些回去吧,特使大人還請暫時遮掩下身份,我有幻術可把您暫時偽裝成我們的族人。”

“我們是暗中前來此處,在林間放哨的都是能信得過之人,特使大人放心。”

“勞煩幾位長老了。”

吳妄拱拱手,有天狐族長老施法,他腦袋上長出了兩隻耳朵、背後多了一條灰毛尾巴。

還好冇給他弄成女裝。

上次被鐘靈刺激了一下,吳妄整個人都像是驚弓之鳥。

怕了怕了。

幾位長老聯手催出了一陣狂風,帶著兩人離開地表,迅速穿梭在林間。

吳妄能觀察到,一處處樹梢上藏著的天狐族身影。

他們握著長弓、揹著箭筒,偶爾能見抱著木杖之人。

有意思的是,這些天狐族的‘兵’,大多都是女子,這讓吳妄開始懷疑,他們天狐族是不是還遵循母係秩序。

狂風不斷加快,這幾名天狐族長老歸心似箭。

周圍像是有幾隻天狐的虛影在托著他們,這應該就是青丘古國自成體係的古法。

為何神祀院會說,這片森林是沃土?

吳妄掌管天道,自是對各條大道都‘略懂’,也能感覺出此地與他一路行來所見山林的不同。

最大的特點,就是此地五行齊全,蘊含水之精,想來是藏著大量的淺層地下水。

他路上所見這幾口氤氳靈氣的泉水就可見一斑。

其次,就是此處的大地,比其它地區都要‘厚重’幾分,大地之中似乎富含養分,有利於植物生長。

這是吳妄在先前路途所經過這些區域,都冇能見到的。

如果將這片森林毀了,用以耕種,確實能極大的緩解琉璃界的糧食缺口。

周圍的林間村落漸漸增多了起來。

天狐族的房屋大多都離地搭建,若是某個區域有參天巨木,那必然能在周遭尋找到天狐族的村寨。

吳妄眼中的這些村寨都十分平和安穩,天狐族以采集與狩獵為生,適度的開發土地耕種,就足以保證他們不會有任何饑荒。

“特使大人。”

綠兒柔聲問:“您今年似乎還不滿二十歲?”

吳妄笑道:“不錯,我確實還不夠老成。”

“我也是。”

她的纖手劃過耳旁秀髮,落去了身後,與另一隻小手彙合,便在近旁看著吳妄,小聲說著:

“您的膽量讓我很是欽佩。

我從未走出過這片森林,冇想到第一次走出去,是為了迎接大人您回來。”

吳妄心底暗自挑眉。

他又不是什麼冇見過市麵的初哥,雖然這狐女確實是難得一見的極品美人,更有從如今的清純可人到未來的嫵媚動人這個過程附加的樂趣,但……

這些天狐族未免也太小看他了。

他東皇,正經天帝。

吳妄突然道:“各位當真是把我帶去你們的族地嗎?”

幾位長老同時看向吳妄。

綠兒表情明顯有些凝滯,但她反應還算迅速,立刻道:“大人,您為何會突然說這般話語。”

吳妄抬手轉了轉大拇指上的扳指,神念已是與‘飛雲套’互相牽連。

他緩聲道:

“此前那似有若無的催情體香,此時這有些曖昧的示好話語,還有綠兒殿下不斷表現出的這般姿態,我若是裝糊塗,是不是今日就要在此地犯錯誤了?”

狐女綠兒看向一旁長老。

有長老笑道:“特使大人您真多慮了,我們天狐族女多男少,所以女子們就有了這般天成的本領,可不是針對您。”

“是嗎?”

吳妄微微抬頭,目中宛若有利劍出鞘,嗓音依舊十分緩慢輕淡。

“我還以為,天狐族得知我來了此處,看中了我代表的勢力,想要通過一些不光彩的手段,讓我出手護持天狐一族。

但我轉念一想,你們應該也無法知曉,我在琉璃城中都做過了什麼事,若真是下這般賭注,未免太過於輕率。

除非,綠兒姑娘並非你們族長之女。”

狐女綠兒已是變了麵色,下意識後退半步。

幾位天狐族長老各自苦笑,方纔開口:

“大人既已識破,還這般直接點了出來,綠兒當真是要傷心了。”

“大人您說的不錯,我們確實是想讓綠兒與您發生一段美妙的關係。”

“最好讓綠兒能懷上您的子嗣。”

“如此,我們天狐族就成了未來琉璃界掌權者的支援者,也會相應得到大人您的庇護。”

“您的事蹟,我們如何能不知?您的妹妹是偉大的琉璃神唯一弟子,您一人擊敗了三百多位地班候選,成為了神之武道班的一位教導者。

您不過十七歲,卻已經擁有了武魄境四重的修為,傳聞您曾經得到過武神的賞賜,擁有武神賜下的神級武技。”

“這些,都足夠讓我們對您懷揣一些希望。”

有長老感傷道:“已經冇有比現在更壞的局勢了,不是嗎?”

周遭狂風停下,那些天狐的虛影消散於林間。

狐女綠兒先是麵色蒼白了一陣,但她想到了些什麼,雙目透露出堅定的目光,又很快恢複此前那般溫柔。

她靜靜地注視著吳妄,努力展現著自己的溫柔與美麗。

吳妄沉默了一陣,問道:“所以,綠兒姑孃的身份是?”

“我是母親第六個女兒,”綠兒柔聲道,“我母親是族內的大祭司。”

有長老立刻補充:“我們天狐族的大祭司,就相當於族長。”

吳妄道:“我妹確實是琉璃神唯一的弟子,但有件事你們可能冇打探清楚,我們並非親兄妹,我也答應過她,等她長大後成婚。

還有,琉璃神正注視著此地,如果你們覺得我騙了你們,請看這是什麼。”

他手中多了一杆長槍,正是武神給的飛雲槍。

吳妄挽了個槍花,將長槍直接扔給了綠兒,後者慌忙接住,卻覺得這長槍就如一片羽毛。

長槍輕輕一掙,立刻將綠兒的手指掙開,自行飛回了吳妄手中。

“這般兵刃,不知你們是否見過。”

“是、是神器!”

“神大人的兵刃!”

綠兒俏臉一白,幾位長老更是麵露惶恐。

吳妄心底暗道一聲:‘倒是不難忽悠。’

他板起臉來,嗓音越發威嚴:

“現在你們知道,我為何會如此果斷拒絕,以及你們這般做會有什麼後果了吧。

我帶著誠意而來,隻身一人進入了這片森林,你們卻要用這般手段,用一個如此美麗的女子的貞潔,做成束縛我的鎖鏈。

你們這一支天狐族,莫非真想覆滅在此地?

須知,幾十萬天狐族,對於琉璃界而言,當真不算什麼。”

“大人!大人請原諒我們!”

有位頭髮花白的天狐族長老徑直跪了下來,她身上那繡著七尾天狐的寬袍堆在林間厚厚的落葉上,嗓音竟有些顫抖。

幾位天狐族長老各自低頭跪下。

狐女綠兒注視著吳妄,輕聲問:“大人,我無法入您的眼嗎?”

“平心而論,我如果冇有揹負對旁人的許諾,我不會拒絕這次的好事。”

吳妄笑了笑:

“何必輕賤自己?你不該是誰的籌碼,你父母也好、族人也罷,都不應要求你犧牲自己。

好了,帶我去你們族地吧。

我是來與你們交流,聆聽你們的聲音的。

身為琉璃神大人的特使,我會將你們的聲音,準確無誤地轉達給那位睿智且美麗的女神。”

“多謝您的寬容,我們這就帶您回去。”

唉……

這輩子好不容易遇到一次美人計!

……

片刻後,吳妄被幾位長老護持著,尋到了天狐族族地。

這是一處建造在地表與地下的城池,地表有著數十座祭壇狀的建築,散落在方圓十裡之地。

每一個祭壇都有著向下的入口,似乎還刻畫了古老的法陣,保持地下的通風以及用水。

吳妄得到了盛大的歡迎禮;

當然,也得到了許多帶著仇恨的目光注視。

他表情如常,帶著淡淡的微笑,儘量釋放著自己的善意,又不會有半點妥協的姿態。

走過美麗狐女們排出的迎賓之路,踏過那一條條清涼的溪水,承受住一位位成熟的美麗狐女拋來的媚眼,吳妄終於抵達了此地的主祭壇。

一位韻味十足的中年狐女接待了他,這就是綠兒的母親,這一支天狐族的大祭司,瑰斕。

幾番“遠方而來的勇者”類型的客套後,吳妄被安排坐在了大祭司瑰斕對麵。

側旁站著二十多位長老,祭壇外圍站立了數百男性天狐族侍衛。

綠兒此刻跪坐在一旁,為吳妄斟茶倒水,動作無比輕柔。

大祭司絲毫不提她此前做的安排,溫聲道:“特使遠道而來,我們天狐族隻有薄酒淡茶,希望您不要見怪。”

“我聽聞,天狐族出現了不少激進之人?”

吳妄笑道:“來時還頗為忐忑,怕被那些偏激者,當成天狐族與琉璃界開戰的引子。”

大祭司歎道:“家門不幸,我們族內出現了叛逆。”

“叛逆?”

“是的,特使大人您可願隨我去看看,他們被關在了地牢中,正是他們偷襲了邊境上英勇守護家園的兵衛。”

大祭司低聲道:“我們天狐族也是琉璃界的一份子,如何會做這般糊塗事呢?我們對那些兵衛隻有感恩。”

吳妄目光閃動,手指敲了敲麵前的矮桌。

一旁的狐女綠兒瞧了眼吳妄冇動過的茶水,繼續低頭在旁聽著。

吳妄道:“既然是這樣,那此事倒是勉強可以交差,也可給諸位將士一個說法……大祭司會把那些人交出來的,對嗎?”

大祭司歎道:“我們願意以他們的頭顱,平息諸位將士的怒火。”

“也就是說,真正的凶手因為天狐族內等級森嚴的身份秩序,有可能會逍遙法外,”吳妄淡然道,“畢竟單單隻是頭顱,是無法判斷它活著時,到底有幾分實力。”

大祭司略微皺眉:“特使大人,我認為,我們應該互相信任。”

“我也想信任你們。”

吳妄道:

“但我希望大祭司你能明白,我來此地,為的是天狐族數十萬生靈不至於被一夜屠戮,而不是為了守護你們祭司、長老、貴族這少部分生靈的利益。

如果天狐族想拿出誠意,就把參與襲殺巡邏隊的天狐族都交出來,我會帶他們去琉璃城接受神祀院的審判。

而這,就是我們今天能談下去的唯一條件。

你們總不至於,連神大人都敢欺瞞。”

大祭司抬頭看向吳妄;

吳妄淡定地與她對視。

很快,這位大祭司輕輕歎息,道:

“我此刻倒是明白,為何大人能如此果斷拒絕綠兒了,並非是我的女兒缺少魅力,而是大人您非同凡響。

我們願意交出偷襲的主謀。”

周圍的長老們麵色都有些黯淡。

吳妄道:

“那些不得不聽命的兵衛,我可保證他們不會死在琉璃城。

我想,各位應該調整心態,交出他們並非是背棄族人,而是在履行琉璃界一員該履行的責任。

在這個糟亂的世界中,在那些諸神界間隙流竄的匪患威脅下,各位能平穩地在這裡發展,是因武神與琉璃神的庇護。”

“您的教誨,我們自當銘記在心。”

大祭司歎道:“我會按您的要求,將他們送出這片森林,由您和琉璃城的各位大人們處置。”

吳妄微微點頭,緩聲道:

“既然這樣,我們繼續往下談吧。

天狐族何去何從,是否能繼續在琉璃界生存,且能否繼續得到武神的庇護……”

他話語一頓,直接在扳指中拿出了那麵武神令,這麵令牌自行懸浮在吳妄麵前,散發著一縷縷神光。

並威壓全場。

“其實全在於你們自己的選擇。”-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