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五十章 薅神之始!半神之軀!

-

片刻前,精衛所在的島嶼上。

吳妄服用那枚靈果後,感受著體內那澎湃的藥力,略有些疑惑。

精衛給自己的是什麼?

當時也冇在意,感受到是對自己有益的靈果,心情也有些盪漾,就這般直接服了。

那果子咬破皮後入口即化,徑直化作一縷縷清流滋潤了自己的五臟六腑,轉眼體內就滋生出了純淨靈氣。

可這靈氣越來越多,越來越炙熱。

吳妄盤坐不過片刻,就覺得體內似有岩漿在流淌,渾身經脈刺痛難耐。

靈氣液化!

這果子莫非是什麼萬年靈果?怎得承載了這麼多靈氣?

吳妄雙眼猛地睜開,一旁飄出幾隻水晶球,立刻撐起了幾層星光,將他困在其內。

他攥緊雙拳,額頭蹦起青筋,身體突然湧出陣陣狂風,上半身衣袍竟被直接扯碎,胸口項鍊也被吹的不斷蕩起。

吳妄拚了命的吸納這些氣息,修為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增長,但……

太慢。

如今吸納靈氣的程度,比起體內滋生靈氣的速度,完全是蝸牛尊母給蝸牛開門慢到家了!

那果子這麼猛?

吳妄立刻推算出了任由靈氣暴走的後果,輕者身負內傷,重則道基損毀斷了修仙之路途,死倒是死不了。

那就放心多了。

炎帝令。

吳妄忍著渾身劇痛,心神沉入靈台,神念徑直將炎帝令包裹,心底浮現出了少許感悟。

此前剛突破不久,鞏固完境界,此時尚未有多少感悟存儲,隻能咬牙推演、迅速思索,感受火之大道。

靈台,漸漸多了幾簇跳動的火苗。

但他體內的靈氣,已如山呼海嘯,各處都像要脹爆一般。

吳妄雙手迅速掐印,想著釋放些威力大些的法術將體內法力浪費掉,但他剛剛捏出手印,體內那洶湧的靈氣彷彿找到了宣泄口,於他掌心噴湧而出。

轟!

沙灘星光圍繞之地,緩緩升起了一朵蘑菇雲,但震盪聲並未傳出吳妄設下的禁製。

正在遠處拍打翅膀路過的精衛鳥毫無察覺,拍打翅膀的頻率都透著兩個字輕快。

顯然,近乎沉睡的精衛,此時心情頗為不錯。

但吳妄的狀況越發糟糕。

他渾身焦黑地躺在那,體內彷彿有幾隻線團滾來滾去,那已經焦黑的肌膚迅速崩碎,露出其內新皮,但新皮轉眼便變成了火紅色。

宛若大烙鐵,恰似熟螃蟹。

仙基,自己的成仙之基正在被不斷破壞,能明顯察覺到體內潛力在崩散。

能多活壽元的基礎,給爹孃延壽的希望,擺脫怪病的一線機緣!

炎帝令給的感悟太少,此刻想直接凝成金丹都無處下口;

自己對火之大道的理解積累太過淺薄,空有堪比躍神境修士的神念,卻什麼都做不了。

天無絕人之路,自己蟲洞都鑽了,還有什麼好怕的!

修煉這種事,就突出一個大膽心細臉皮厚。

吳妄直挺挺地坐了起來,再次保持盤坐的姿勢,雙手揮舞、掐定字印,身周出現了一團又一團火光,身體像是出現了道道裂痕……

真·要裂開了。

祈星!

吳妄額頭突然綻出紫色光芒,雙手高舉、五心朝天,手上的戒指、手腕、肩膀上綁著的寶囊、內褲側兜藏著的儲物法寶內,徑直飛出一隻隻水晶球。

神念跳動,十二顆水晶球於空中擺出北天之星象。

“讚美星神封!”

吳妄著實體驗了一把什麼叫‘話燙嘴’,同時引爆這十二顆封印著同類祈星術的水晶球;十二道光束打在了身上,體內躁動的火係靈氣瞬間安靜了下去。

此刻,吳妄宛若一尊石化的雕塑,整個人坐在那動也不動。

靈台處,吳妄魂魄凝成的虛影盤腿打坐,正在思索解決體內多餘靈氣之法。

祈星術封印自身,隻是為了給自己爭取些時間。

吳妄絕不想放棄修仙的機會,這是母親為自己爭取而來,來之不易的修仙之機。

此時能做什麼?

不要急,自己還有片刻時間思索對策。

此時能憑藉的是什麼?

吳妄的神魂周遭彷彿出現了一團團煙霧,其內浮現出了各類具象。

神農氏前輩給的丹藥,其中有極品療傷丹,可用以重傷後恢複。

由祈星術引發的對星辰之道的理解。

勉強可以的神念;

一般水準的月祭實力,以及從母親和祖母那裡學來的各類也就照明水平的祈星術。

神魂後方彷彿出現了一棵樹木,其上出現了幾根樹枝,樹枝不斷延展,長出了枝葉,不斷延展……

忽有靈光閃爍。

吳妄眼前突然浮現出了少許記憶,那是老阿姨剛去做家教,自己和老阿姨一同琢磨為何祈星術與人域修仙法不能同修,各自吐了半天血。

當時自己嘗試過的、嘗試過的……

是了,星辰之力淬體。

神魂背後那顆昏暗的大樹樹冠消失大半,但殘餘的幾隻枝丫卻光芒大作,將靈台照的無比透亮。

吳妄最熟悉的道是什麼道?

非炎帝令,非火之大道,而是星辰之道。

火之大道為五行之一,本就是天地間較為強橫的道則;炎帝令的存在,就是輔助持有者修行火之大道、最終掌控火之大道。

人域其它功法,也是在這個基礎上,去延展自身之道、自我之道,將僅屬於自己的道在天地間延展開。

但,這些修成的大道,都會歸於已有的條條大道之中。

星辰之道也是如此。

人域之中,是否有參悟星辰之道的功法?

吳妄此時來不及繼續遐想,有這般功法也是今後去搞到手,現在最要緊的,是要消化體內暴走的靈氣。

炎帝令解決不了的,星辰道未必解決不了。

自己對星辰大道的感悟,對祈星術的琢磨,已積累了十餘年……

現在要做的,不是去讚美星神,而是去……

感受星辰。

吳妄睜開眼,眼底滿是紫色光芒,抬頭看向了陣壁外的星空。

‘奶奶,祈星術就是星神賜予的力量嗎?’

‘星辰之力其實無處不在,這是星神的賜予。’

星空中,那舉著木杖的小老太太似乎在笑,露出了快掉光了牙的牙床。

吳妄閉上眼,額頭閃爍的紫色月牙突然消散,背部自肩頭開始,緩緩浮現出了一顆顆淡藍色光點,這些光點越來越多,自背部、胸腹,蔓延至渾身各處。

若有人能旁觀細數,能發覺這光點剛好一百零八顆。

‘我要走的路,非讚美星神,借來星神之力。’

‘我要走的路,非繼承火道,撿起前人火種。’

‘燧人氏為何能有擊潰遠古火神之力?’

‘修仙修的是本我,而我的道,當由我來定。’

吳妄雙手張開,左手上揚、右手下壓,於身前畫了個圓,又雙掌平行放於身前。

周天星辰,於我歸一。

吳妄身周那數百顆光點齊齊閃耀,星空中有數百星辰同時閃出璀璨光亮,道道星輝出現在吳妄身周,彙入他體內。

悟道法自成,周天得圓滿。

不多時,吳妄嘴角露出淡淡笑意,體內那如岩漿般滾燙的靈氣,鍍上了一層星輝,且逐漸恢複運轉。

他全然不知,在他畫下那個圓時,北野星辰曾無比閃亮。

星神殿,蒼雪睜開雙眼,表情說不出的凝重。

她靜靜思索一陣,感受到手中長杖的震顫,表情隻剩溫柔。

誰讓,這是自己的孩子呢。

“霸兒?霸兒?”

“娘?”

正自感悟星辰大道的吳妄被這幾聲呼喚驚醒,心底感悟暫且壓下,胸口的項鍊散發著微微的熱量。

母親的嗓音頗為溫柔,輕聲說著:“你怎得這般不老實,還未抵達人域,就已開始以人域之法參悟星辰大道。”

吳妄一怔,忙道:“我此前遇到了一丁點麻煩,想著靈氣不能浪費,就……”

卻是絕口不提剛纔道基差些被那狂暴靈氣摧毀之事。

蒼雪柔聲說著:“此事也不能怪你,是娘當時心軟讓你雙法同修,卻忘記提醒你,你萬不能修星辰大道。”

言說中,一點感悟自吳妄心底泛起,卻是比傳聲還要直接、迅速,讓他明白髮生了何事。

麻煩大了。

簡單來說,星神執掌星辰之道,於如今的天地規則中,負責管理周天星辰,也是天帝認可的北野的擁有者。

吳妄是北野之人,修有祈星術,已相當於被打上了星神子民的烙印。

當吳妄以人域的方式解析星辰大道,悟道成法,重走星辰大道,完美觸碰到了星神第二約束:

【但凡北野誕生存在威脅星神可能的生命,圓盤就會降下災禍,提前扼殺。】

吳妄:……

就,很突然。

“娘,我現在能威脅到星神了?這怎麼可能?”

“星神重傷沉睡,但對星辰之道的掌控依然在,她依然是星空唯一的主宰,任誰都無法繞過這個規則。”

蒼雪道:“霸兒,我在壓製著星神圓盤,但無法壓製太久。”

“會有凶獸砸我頭上嗎?我現在冇辦法離開這個狹小的區域。”

吳妄表情大寫的苦澀。

蒼雪卻笑了聲,輕聲道:“並非是凶獸,而是一道擁有星神三成實力的雷霆,落在你神魂處。”

吳妄嘴角一陣抽搐:“娘您是不是有喜了?這種時候了,怎麼笑得出聲。”

“那是因為,娘有保護你的辦法呀。”

星神殿,蒼雪握緊長杖,身形自殿中飛出,朝著那無法描繪之巨的星神軀體飛去。

她小聲訴說著,嗓音透過星空,穿透雲層,穿梭遙遠且漫長的距離,於吳妄心底響起:

“這是孃的秘密,你可要替娘守好,不可以告訴任何人,連你父親也要隱瞞。”

“娘?”

吳妄滿頭霧水,呼喊了幾聲,卻冇有得到母親的半點迴應。

北野的星空深處,星神神像前。

蒼雪身周湧出淡淡銀白色的光亮,已懸停在星神眉心前,潔白的長裙在死寂的星空中不斷飄舞。

她閉上雙眼,右手抵在胸口處,左手平舉,掌心虛托。

這一瞬,蒼雪與星神保持的姿勢一般無二,而她的麵容與星神麵容,竟有幾分詭異的相似。

下一瞬,蒼雪緩緩睜開了雙眼。

隨著她睜眼的動作,背後星空彷彿出現了兩條星河,星神緩緩睜開雙眸,萬裡星空變得無邊璀璨。

蒼雪眉心飛出一滴鮮血,而星神眉心綻出道道霞光,彙入這滴鮮血中。

她左手輕輕一推,這滴七彩斑斕的精血飛入了星神左掌托著的圓盤,那圓盤綻出一道七彩霞光,消失在星空深處。

與此同時!

吳妄的神魂之前,多了一滴鮮血,一滴包裹著銀白之色、環繞著七彩光芒的鮮血。

蒼雪柔聲道:

“過程可能會有點疼,但我想霸兒一定能承受。

這是星神本源精血,可以讓星神盤將你當做星神的直係血脈,允許你重走星辰大道。”

吳妄念頭急轉,那滴精血已飛射而來。

“娘你……”

“不要多問,此間事由十分複雜,娘也是北野人族,莫要多想。”

蒼雪柔聲道:

“你是娘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娘自是捨不得你受半點苦;星神這幅軀體已冇了複原的可能,多損失一滴精血對她也算不得什麼。”

吳妄還待說話,突然感覺眼前一花,六識墜入一片星光的海洋。

無數星辰之力自神魂湧去四麵八方,此前那如岩漿般的液化靈氣,幾乎瞬間就被沖垮,四肢百骸傳來陣陣劇痛。

這疼痛,比此前快要裂開的情形,增強了何止百倍!

吳妄神念之強,也隻是堅持了片刻,張嘴一聲慘叫,仰頭倒了下去。

星空深處,蒼雪轉身麵對著星神,星神的雙目保持著空洞,在緩緩閉合。

一側圓盤上,有道虛影緩緩凝成,化作一名老嫗,有些戒備地注視著蒼雪,帶著幾分憤慨的嗓音傳到蒼雪耳中:

“蒼雪,你不要太過分!老身當年竟然冇識破你身份,讓你成為了七日祭!”

“閉嘴喔。”

“哼!”老嫗氣呼呼地哼了聲,卻冇有再多說半個字。

蒼雪笑眯了眼,表情說不出的淡定隨和,與吳妄完美詮釋了何為母子;她招來長杖,落去了下方的星殿。

區區,神物之靈罷了。

……

三天後,清晨時分。

吳妄扶著腦袋自沙灘上坐了起來,突然感覺額頭和頭皮有點刺痛,下意識撓了撓。

一隻隻血箭彪射,吳妄還有點麻木的身體立刻感受到了疼痛。

這是?

他將扶著額頭的左手放在麵前,瞳孔突然震顫,整個人差點蹦起來,張嘴、瞪眼。

手臂覆蓋著密密麻麻的金鱗,五根手指突然變成了指節突出的利爪,鋒銳地指甲還帶著烏黑的光亮。

臥!

單身久了,看五姑娘都出現幻覺,看成了麒麟臂?

可頭上的血箭滋滋的彪著,眼前的左手還隨著他心意,擺了個‘六六六’的姿勢。

星神精血、直係血脈。

能否收起來?

吳妄心念一動,左臂上的鱗片迅速消散,那白白淨淨的胳膊再次顯露。

雙腿也傳來少許酥癢感,腿彎處的金鱗迅速消退。

這?

等會,有點頭暈,好像流血太多了……些……

吳妄身形搖搖晃晃,翻著白眼再次倒了下去。

而這次,從遠處路過的飛鳥感應到了什麼,那雙鳥眼扭頭瞪著倒在血泊中的吳妄,金微金微地叫著,撲打著翅膀衝了過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