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九十章 回龍穀林間混戰,吳青山三四六七

-

黑夜無聲。

疾馳在山林中的數百身影,就如滑動在黑夜女神烏黑長髮中的珍珠,絲滑地滑入了更幽深的林間。

吳妄用一塊黑布遮掩著自己的麵容,換上了從春鸞師姐侍衛身上剝下來的甲冑,緊緊跟在春鸞師姐身後。

這數百人是春鸞在內的六位將軍,親自挑選出的真正精銳。

而這六位將軍除卻春鸞之外,都是武帝之境;

隻是‘帝的不夠深’,武帝一品或二品。

吳妄反覆叮囑過師姐,儘量保證所選的精銳中,不會有其他武神界的奸細。

春鸞的回答倒是頗為自信——如果這批人再出現問題,那琉璃界也不用繼續存在,乾脆肢解成十一份,給其他武神界當奴隸算了。

吳妄仔細推算……

師姐實在是太自信了。

這群人裡有奸細的可能性,委實不低。

故,他讓師姐給這幾百精銳透露的風聲,是幾位將軍商量了下,決定派人去暗中護持琉璃特使的車隊。。

他還能咋辦,真要是從頭打造琉璃界,那他必須花費十幾二十年的時間佈局、耕耘,在天道的支援下,篩選出一批能信任的精兵強將。

現在的琉璃界,已是病入膏肓、積重難返,因琉璃神長期的無為而治,缺了主心骨和向心力。

吳妄觀察著周遭環境,以免被人帶溝裡去,並不斷提醒春鸞師姐避開一些可能有埋伏的點。

此刻,春鸞整個人都是懵的。

她並非無法接受小師弟給的建議;

恰恰相反,她是覺得,小師弟給的建議,也未免太……太準確了一點。

行軍是一門很深的學問,尤其是這般數百武者保持隱蔽前行,如何分散、如何協調、如何勘測前路地形並快速通過、如何消除自身留下的痕跡,都是一位經驗老道的將軍才能全麵把控。

此刻,春鸞隻覺得,身旁的小師弟比自己更‘老道’、考慮的更全麵。

這世上,真就有這般天才,可以觸類旁通,修著修著武道,就掌握了兵道?

“小師弟……”

春鸞拉住吳妄胳膊,小聲道:“你何時學的這些?”

她目光帶著幾分深意。

吳妄自也感受到了師姐的疑心,略微思索後,小聲唸了一遍崩雲勁的總綱,並說出了莫楓和芙洱的生辰八字。

春鸞師姐眨眨眼,小聲道:“我可不是懷疑你被人掉了包。”

“師姐,你我之間必須互相信任。”

吳妄正色道:

“此刻琉璃界的形勢有些糟亂,若你我都不能互相信任,此行必然會陷入危機,師姐若有什麼想問的直接問,你我不必拐彎抹角。

其實我覺得,這些事也冇什麼難度,與武道修行有頗多相近之處。

隻要善於去想、去看、去觀察,不要因為一時的自得而失去了對武道的敬畏,時刻保持清醒的頭腦,去做出合理的應對。

師姐看。”

言罷,吳妄豎起大拇指,對著前方迎麵而來的一棵大樹點去。

一股勁力竄出,那大樹樹乾多了一口拇指粗細的洞。

春鸞笑道:“是你了。”

吳妄挑了挑眉,目中流露出少許笑意。

春鸞道:“不必著急,你不瞭解邊境區域內的地形,對方如果有可能埋伏,按車隊定下的路程,應該是在回龍穀處,那裡看似地勢平緩,實則有很好的隱藏地點。”

吳妄想了想,反問:“師姐,如果對方想埋伏我們這批援軍,那最可能是在何處?”

春鸞秀眉輕皺,略微思量。

“師弟,且讓我想想。”

言罷,春鸞反手握住掛在手腕上的骨哨,輕輕吹奏了幾聲,數百名前衝的精銳立刻停下,就近藏身。

行軍半夜,數百精銳武者衝出接近千裡,這還是他們以優先保持自身隱蔽為前提。

當然,同戰力的靈脩禦劍飛行,幾個時辰上萬裡也是不在話下。

武修嘛,比較接地氣。

月色朦朧,這片河岸旁的樹林安安靜靜。

吳妄趁著這般空當,開始通過天道,觀察雲中君的化身。

麵對當前這種複雜情形,吳妄還是找自己的謀臣商量商量纔可安心。

這雲中君老哥效率當真不錯。

這纔來天外多久,已開始給化身鋪路,在處理這具化身原本承載的親情關係。

很遺憾,此次天狐族之事,雲中君看似出不上力了;

但吳妄這個天帝比較擅長‘關照臣屬’,貼心的,把此地情形通過天道投影到了雲中君心底。

那吳妄曾路過的大城小宅之中,後院千金的閨房內。

雲姐正擦著自己濕漉漉的長髮,包裹著簡單的布料站在銅鏡前,不斷研究自己麵容的表情。

他似乎想做到一顰一笑都能惑人心神的程度。

《專業》。

吳妄通過天道投來的訊息順利抵達,雲中君這化身輕咦了聲,很快就走回床榻處換上了一身寬鬆的長裙,躺在床上開始‘休息’。

少頃,雲中君的嗓音出現在了天道之間。

“陛下,當心些。

如果對方確實有針對你車隊的埋伏,那得知這幾百精銳趕去支援,幾乎是板上釘釘之事。

武神十二界構造有些複雜,他們都歸屬於武神界,叛變的負擔很低。”

吳妄挑了挑眉。

‘叛變負擔’這個角度,確實是他此前冇考慮到的。

雲中君的擔心不無道理。

但若不與對方碰一碰就铩羽而歸,著實太敗己方士氣。

吳妄道:“我稍後會小心行事,此行倒是可以去試試,跟其他武神界的武者碰一碰。”

雲中君自天道之間先行,對吳妄行了個禮,隨後便坐在了吳妄身側。

看著雲中君本體這英俊的麵容,吳妄竟……下意識給他換了個大波浪的身段髮型,不由得眼前一亮。

這可比小鐘設計那化身漂亮啊。

老哥正色道:“陛下,臣這兩天研究了下天外的整體構造。”

“有何發現?”

“天外很鬆散,但也很團結。”

雲中君笑道:

“也是要多謝帝夋,遠古之戰勝之不武,擺弄權術讓先天神無比憤慨。

這些被驅逐的先天神,其中未嘗冇有對燭龍不滿者,但因同處於天外世界,隻能對燭龍屈服,以換取殺回大荒的機會。

天外看似繁華,實則底蘊不足,武神十二界的窘境,就是因這片天地道則不全,根本無法養活這麼多生靈,而生靈繁衍無序,如果不控製,就會壓垮整個天外世界的秩序。”

吳妄皺眉道:“你的意思是,武神其實放任十二界暗戳戳的互鬥?”

“他設計十二界的用意,本就是為了限製住自身勢力的發展。”

雲中君解釋道:

“如果武神界是一個完整的神界,那就不得不麵對一個問題。

內部的穩定讓生靈繁衍生息,而繁衍失去了限製,會讓武神界生靈之力迅速膨脹,從而不得不走上對外擴張的路途。

武神手下有十二名先天神,且自身實力有挑戰燭龍的資格,武神界的蓬勃發展,必然會吸引其他對燭龍不滿的先天神加入或者結盟。

那天外世界就會陷入連綿戰火,這批先天神會在內鬥中損耗大半力量。”

雲中君話語一頓,搖頭讚道:

“從這個角度來看,武神這傢夥挺有魄力,也有謀略。

將自己的神界劃分十二區域,讓有限的內鬥消耗掉部分生靈之力,也讓十二武神界互相牽扯,定下通過大比來獲取額外物產的規矩。

從而壓製生靈數量、提升武神界武者的實力水平,還避免了與燭龍正麵對抗。

武神好像並不像您說的那樣……那樣憨厚。”

“老哥你這般一說……”

吳妄腦海中浮現出了那個黃昏。

小鎮外的山坡上,穿著金色戰甲、留著絡腮鬍子的魁梧壯神,拿著兩本神品絕技,說著那幾句樸實無華的話語,眼底流轉著無奈與期待……

這傢夥,怎麼看都有點不太聰明的樣子吧。

雲中君笑道:“對於武神,臣此前倒是冇關注太多,接下來臣會研究分析他的種種行為。您確定武神在注視著您?”

“確定,我經常有類似的被人注視之感。”

“如此那也好說,稍後還是創造機會,與武神多接觸幾下。”

雲中君輕吟一二:

“臣與陛下器靈接觸過後,也大概明白了,陛下所承受的壓力。

不斷回溯終究不是辦法,這會傷及陛下您的本源。

大劫之事,我們可以拉攏更多有價值的幫手,集合整個天地的力量去對抗,總歸是會有辦法的。

陛下,您器靈安排化身降臨在武神界,必然是有她自身的用意,她在歲月長河之上注視著這兩片天地,武神或許就是她給您的一個答案。”

“我也這般考慮過,”吳妄道,“不然也不會在武神界花費這麼多力氣。”

雲中君道:“總的來說,跟武神接觸下,甚至結交,也冇什麼不好的。”

“不然嘞!”

吳妄雙手一攤:

“我放著好好的天帝生活不享受,去天外幫武神練兵?

武神現在在考察我這化身,看我武道之外的天賦,這也是我與武神接觸的必經之路。

所以,此次天狐族之事,我必須處置的圓滿,又不能太圓滿,以免被武神和他的手下懷疑。”

“陛下處置這些小事自是信手拈來,”雲中君笑道,“臣繼續去處置這化身身旁諸多繁瑣事了……對了陛下,您是需要一個才藝雙絕的跟班,還是需要一個富可敵國的跟班?”

吳妄誠懇地道了句:“正常的。”

“那行吧。”

雲中君不免興致缺缺。

啊,陛下正經起來真冇勁。

……

半天後。

太陽高升、白雲依稀,蔚藍的天空倒映在琉璃界某處湖泊旁的疏林內。

此地距離回龍穀隻有三百餘裡。

自邊境趕到此處的數百軍中精銳,連同六位將領,此刻就藏在小湖邊這處疏林。

茂密的植被,是遮掩自身行蹤的最佳場所,他們這一路夜行晝趕,避開了城鎮、要塞,翻山越嶺鑽小樹林,平穩抵達了此處。

但接下來的路,卻有些不好走了。

一處大樹的樹杈上,幾道身影上下入座,或是抱著胳膊裝深沉,或是倚靠著樹乾扮文藝,他們身上的特殊甲冑,以及自身時不時散發出的‘微弱’威壓,都證明著他們的實力。

武帝級強者,琉璃界的軍中將領。

吳妄此刻就在隔壁樹上蹲著,仔細觀察這幾位將軍的表情。

後續計劃,他都已完整地托付給了師姐,現在就要看春鸞師姐的發揮了。

此刻,春鸞的嗓音雖微弱,但依然逃不過吳妄靈敏的神念。

“各位,我們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兩件事。

第一件事,確定回龍穀區域是否有埋伏,如果有埋伏,對方實力如何。

回龍穀是交通要路,側旁地勢平緩,看似不利於偷襲,實則又是絕佳的偷襲地點,可以在偷襲過後迅速化整為零,隱藏入兩側山林,一路藉著山林複雜地貌遮掩自身行蹤,直達幾處邊境缺口處。

車隊當前行進到了這,從此處到回龍嶺,一路城鎮密集、地勢開闊。

護持車隊的也是神祀院直屬的精銳,他們自也是無比小心。”

有個將軍感慨道:“咱們這位青山特使,實在是太紮眼了。”

“冥卿界肯定不會放過這般機會。”

“回龍穀本身冇有奇險,但周圍地勢複雜,想藏幾十個高手並不算難。”

“如果暴起發難直接對那三隻車架下手,護衛隊就算有千人,絕大部分人也都會成為擺設。”

春鸞想著吳妄叮囑的話語,定聲道:“那好,我們現在就認定,這個區域內必然存在埋伏。”

幾位將軍略微思索,隨後各自點頭。

雖然冇有證據表明此地有埋伏,但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寧肯白忙活一場,也不能大大咧咧帶著手下去赴死。

春鸞繼續道:“第二件事有點難以啟齒,就是我們現在必須做好一個心理準備——我們的行蹤或許已經暴露了。”

“這怎麼說?”

“咱們這批人不可能有奸細!”

“都是我們親自調教出來的兵,也都是武道上有建樹的好手。”

春鸞低聲道:“這隻是做最壞的打算。”

“那春鸞你說,我們接下來該如何做?”

“現在需步步為營。”

春鸞道:

“現在有三個選擇,第一是明著進軍、聯絡車隊,直接逼走埋伏者,如此可最大程度減少傷亡,但我們此行有可能就撲了個空。

第二是不聯絡車隊,咱們兵分兩路,一路牽製對方視線,另一路集中高手與精銳,選另一個伏擊點,等待對方出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第三個選擇比較冒險,我們搜查對方的蹤跡,利用車隊前來的這些時間,與對方博弈一番,可能會逼走對方,也可能與他們正麵交鋒。

對方實力不確定,我們幾個也有可能會交代在這。

我選第二個。”

“我覺得應該穩妥些,我們難道還需這般功勞嗎?不如與車隊彙合,逼走對方。”

“那萬一對方覺得能吃下我們,直接連我們一起埋伏了?”

“本將覺得春鸞說的不錯,我們兵分兩路,一路吸引對方視線,在周圍製造搜山的東京,一路就直接去埋伏,等對方出手,再出手。”

“那樣豈不是把神祀院的精銳當誘餌了?”

“我覺得,還是自己的兵最親近。”

這六位將軍陷入了短暫的僵持,很快,職位最高的那名中年男人拍板定了下來,用春鸞選擇的計策。

當下,數百精銳被迅速調動。

這些武者都不知他們要去往何處,在幾名將領的帶領下,開始在這片蒼茫山林中不斷迂迴。

他們要做的就是在外圍製造聲勢,作勢搜查回龍穀附近是否有埋伏。

最強的百人也在繞圈,但他們越繞似乎離著回龍穀越遠。

春鸞儼然成了‘智將’,藉著輕盈的身法在各處遊走,搜尋著山林中可疑之處。

恍惚間,春鸞發現身旁有些空蕩,不見了小師弟的蹤跡。

正當她著急地要去另一隊兵馬處尋找,吳妄自一處樹冠鑽了出來,對春鸞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又招了招手。

春鸞立刻跳上樹梢,順著吳妄所指的方向看去。

就在前方不遠,十多隻飛鳥盤旋在空中,久久不肯落下去。

“不隻是有奸細,奸細還在我們身邊,且能給對方不斷傳遞訊息,不然不可能如此巧合,他們會出現在我們不斷變化的路徑前方。”

吳妄道:

“我們注意到了他們,他們此刻也已經注意到了我們。”

“正麵一搏?”春鸞目中有著幾分戰意。

“對方顯然有底氣阻擊我們,”吳妄道,“可以與另一部取得聯絡,合兵包圍他們。”

春鸞道:“那樣會不會打草驚蛇?”

“師姐,萬一對方有十個八個的武帝境強者,那怎麼辦?”

“你當武帝是白菜啊?搞個伏擊埋伏就能拉出十個八個!”

春鸞嘴角一撇:

“按照以往的經驗,被派遣如此深入我界境內的那些敵對武者,實力大多是在武靈境以及武魄境,武帝較少。

畢竟這裡是我們的地盤,鬨出動靜,他們也無法逃出去。”

“這不是去賭嗎?”

吳妄皺眉道:“師姐,我覺得還是穩妥起見為好,最少也要考慮,如何減少我方傷亡。”

春鸞笑道:“行吧,聽你的就是,我這就派人通知他們合兵來此處……”

正此時,吳妄抬頭看向遠處飛鳥盤旋之地。

又一群飛鳥被驚動了起來,新被驚動的這些飛鳥,距離他們更近一些。

吳妄與春鸞對視一眼,各自看到了對方眼中的警惕。

對方選擇了主動出擊?

不對,這般情形下,誰占據埋伏的地段,誰就掌握了三成勝算,這麼明顯的偷襲顯然是有些失智。

很顯然,他們百人的行蹤並未暴露,己方這一小批兵馬中,冇有奸細,或者冇有能即時傳遞訊息的奸細。

對方自是想分兵找尋他們這百人隊……

“埋伏他們,”吳妄定聲道了句。

春鸞下意識點頭,立刻拿出骨哨,吹出了一陣沙沙的聲響,這百多人迅速就近掩藏身形,匍匐於草地、跳到了樹梢。

吳妄撚來一疊樹葉,隨手甩出,將他們頭頂飛著的鳥兒直接打落。

他與春鸞乾脆躲在這棵樹上不動。

春鸞默默地握住了背後長槍,看吳妄赤手空拳,解開了腰間的短劍塞給了吳妄。

“殺過人嗎?”

春鸞輕聲問。

吳妄笑了笑,拒絕了這把短劍。

他殺人,此前大多都隻是動動嘴皮子,現在嘛……

主修絕技‘二三四六’。

吳妄自袖中摸出了一把銀針,當著春鸞的麵,拿出一隻瓷瓶,自其內引出了一團團慘綠的氣息,附著在這些銀針之上。

《神農百草經》,真是個好東西,配毒也是一絕。

春鸞杏眼一瞪,吳妄卻已是將銀針灑落,漂浮在樹梢之下,被一縷縷奇異的靈力所纏繞。

殺人,可不是看武道境界。

吳妄閉上雙眼,神念鋪灑十裡範圍,天道暗中監察各處。

道道黑影自林間迅速穿梭,動作整齊劃一、氣息頗為相近,細看之下也有近百人之多。

“冥卿界的人,”春鸞用氣聲說了句。

吳妄點點頭,並未等對方靠近,緩緩抬手,輕輕一推,一縷微風帶走了那批銀針,朝這百多黑影迎麵而去。

這些銀針無聲無息地分散,沿途不斷穿梭,畫出了一道道交錯的弧線。

噗!

正跑動的黑影突然跌倒了一人,因前衝的速度太快,身形在地上一陣翻滾。

緊接著,又是二十多人直接向前撲倒,竟都閉氣昏死了過去。

吳妄突然睜開雙眼,左手五指張開,驟然一攥。

林間四麵八方傳來了刺耳的呼嘯,那群黑影頓時陣腳大亂。

春鸞不用吳妄招呼,已是提槍躍起,口中叼著骨哨吹出刺耳的聲響,林間潛藏的百人精銳發起了突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