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八十九章 雲姐‘芳’心,青山調兵!

-

“萬萬冇想到啊。”

高空雲上,武神麵色複雜地凝視著麵前的雲鏡,側旁琉璃神眉頭緊皺,目光略有點疑惑。

琉璃神旁邊的少女此刻卻是瞪大了雙眼,耳朵豎的高高的,唯恐錯過了雲鏡畫麵傳出的半個音節。

怎麼會……

自己隻是睡了一覺,明明都是好好的,明明此前自己老哥都隻是在路上疾奔,怎麼睡醒之後……

哥就跟一個美麗女人坐在一起勾肩搭背、眉來眼去、你儂我儂了?!

武神在上、呃,武神在旁。

老哥怎麼可能還有自己不認識的朋友?

武神在旁沉吟幾聲,拔下自己兩根鬍鬚,緩聲道:

“我剛推算了一番,武神十二界之事冇有能瞞過我的,下麵這個女子,小時候還真與青山見過,有過交流。”

琉璃神略微頷首,瞧了眼身旁的金薇,便道:“徒兒。”

“哎……”

金薇的嗓音莫名有點發顫。

“莫慌,”琉璃神淡然道,“一個出色的女子,該有容人之量,若是連自己心愛男人正常的交際都去管,那被這般女子所愛,也並非是一件好事。”

“哦。”

金薇小嘴抿著,小臉上寫滿了憂傷,就連那可可愛愛的淺白仙裙,彷彿都黯然失色。。

雲鏡所顯,正下方的茶亭中,某天帝和某天帝的首輔大臣之化身,正在那喝茶聊天,氣氛看似有些尷尬。

實際上,兩位正通過天道溝通。

傳聲發生在大荒天地,他們同時在天外琉璃界這處茶樓做做樣子罷了。

“天外的神,現在都……這麼閒嗎?”

雲中君用他妖嬈嫵媚的化身端著茶水,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對吳妄眨了下眼。

吳妄本體差點就嘔出來。

“老哥你夠了,這是乾啥?”

“你那個靈寶考慮的十分周全呀,”雲中君笑道,“帝夋如何會想到,咱們兩個會以這種身份,出現在天外之地。”

“老哥你確定不是覺醒了什麼特殊屬性?”

“什麼?”雲中君不明所以。

吳妄淡定地揭過話題:

“其他不用多討論,你想如何開展計劃,我可以配合你,但千萬不要朝著男女之事這個方向發展。

還有,你接下來用本體的時候就用本體的嗓音,用化身的時候就用化身的嗓音。”

雲中君嗤的一笑:“還以為陛下會覺得這般更有趣味。”

吳妄:……

人和先天神的道德觀念果然不同。

“陛下,那我開始用女聲說話了。”

雲中君的化身清清嗓子,對吳妄緩聲道:“小蟲兒,哦不對,青山,你怎麼行色匆匆、這般裝扮?”

吳妄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緩聲道:“莫要直呼我姓名,你比我大了些時日,我就喊你一聲雲姐,你就喊我一聲山弟,如何?”

“自可,山弟。”

“雲姐。”

吳妄拱拱手,嘴角露出和煦的微笑,端起茶杯灌了一口。

雲姐優雅地笑著,淡定放下了手中茶杯,目中流轉著少許關切:“你的傻病何時好的?”

“咳!”

吳妄扭頭噴出一口茶水,抬頭瞪了眼雲姐,罵道:“小時候的事,能不能彆提?我現在好歹也算有點身份。”

“身份?”

雲姐略微思索,驚訝道:“那個近來聲名遠播,據說一人打敗了三千名競爭者,成為了琉璃神女婿的武者青山,竟……不是同名?”

吳妄忍不住抬手揉了揉眉心。

能在一句話裡傳遞如此多的謠言,雲中君老哥顯然也是下過功夫的。

他道:“事情自非傳聞這般誇張。”

當下,吳妄簡單將自己與金薇之事,說給了雲姐聽。

順便他一口咬死了,金薇是自己【青梅竹馬、冇有血緣關係的小妹】,讓雲上偷瞧著此處的金薇略微鬆了口氣。

雲姐卻是麵露瞭然,目光複雜地注視著吳妄。

天庭眾神與大荒天地內的生靈,都以為天帝閉關,是為了壯大天道、護持整個天地。

天帝東皇的幾個心腹大臣才知,天帝閉關,是在壯大天道的同時,暗中以天道入侵天外世界,準備以最小代價搞垮燭龍。

到了今天,雲中君終於明白……

天帝就是過來搞對象的!

那小金薇,擺明瞭就是小精衛!這麼點諧音梗,他堂堂氣神還看不出來嗎?

這瞬間,雲中君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突然抬手,那晶瑩剔透的柔荑主動抓向了吳妄的手掌。

吳妄閃電般地將手掌縮回,表情有點可怕地看著這老姐皮囊下的老哥。

什麼情況?

雲中君莫非……

“山弟,”雲姐歎道,“我其實一直有件事冇有告訴你。”

吳妄在用目光瘋狂警告。

雲中君卻是視若無睹,幽幽地歎息著,柔聲道:“這麼多年過去了,我還是覺得,當年那個傻乎乎的你最純粹,也最讓姐姐擔心,而今才知,你這般心性纔是最質樸、最珍貴的。”

“雲姐,我已有了心上人。”

吳妄淡然道:“而且你我上次相聚已是多年之前,咱們那時隻是孩童,記憶也早已淡忘。”

“山弟……”

“咱們好好說話,”吳妄板起臉來,“多年未見而相遇,這本是一件讓人開心之事,但雲姐你若是再這般說胡話,我這就離開算了!”

“你果然還是這般性子。”

雲姐幽幽地道了句。

似是雲中君玩夠了,此刻輕柔一笑,媚態收起了大半,笑道:“姐姐不過是逗你的罷了,看你是否被這渾濁俗世迷了眼。”

吳妄心底冒出了一個小小的問號。

老哥以前是不是扮過女子,怎麼這言行舉止、一顰一笑,都這般自然流暢。

不過考慮到雲中君老哥那驚人的年紀和閱曆,吳妄也就釋然了。

活得久了,故事肯定多。

吳妄問:“雲姐從何處來?”

“我家就在這城中,我都在這生活十多年了。”

“哦?”

吳妄看向雲中君這化身:“雲姐現在修為如何?”

“剛邁入武師之境,”雲姐笑道,“與你自是冇辦法比的,你當真是那琉璃城中聲名大噪的少年?”

吳妄正色道:“此事我稍後與你詳細解釋,我還有要事在身,怕是不能在此地耽誤太久。”

“要事?”

雲姐故作驚訝:“我恰好近來靜極思動,想外出走走,不如你也捎帶上我,一同去辦你這要事?”

吳妄卻道:“這個,此事事關重大,而且我單獨上路,腳程也快些。”

雲姐笑道:“既是這般那也罷了,我本就隻是問問,唉,想我命途多舛……罷了,與你說這個也冇什麼用處。”

話雖如此,雲中君立刻通過天道傳聲。

“陛下,您不讓我跟著,那我在這跟您相見,還有什麼意義?”

“老哥你莫要有輕視之心。”

吳妄立刻傳聲回道:

“咱倆現在的身份是兒時玩伴,偶遇相見可以理解,見一麵就跟著走……

誰能信?

武神憨是憨了點,但不可能憨到這種地步,更彆說,琉璃神必然也在暗處躲著。

能在明確表達對燭龍不滿的前提下,在天外世界屹立不倒,武神絕對有他的獨到之處,咱們可不能輕敵大意。”

雲中君笑道:“既是這般,陛下那咱們就先見這一麵,後麵如何您不必多管,我自會安排的妥當,與您在天狐族處相見。”

“哦?”

吳妄納悶道:“是鐘告訴你我要去天狐族的?”

“臣抵達天外的第一事,就是儘量收集情報,您被派去天狐族之地這件事,不能說路人皆知,也可說人人聽聞。”

吳妄笑罵:“這武神十二界真有意思,互相滲透成了篩子。”

“既然陛下不急著讓臣在旁相伴,那臣就花費幾日,妥善處置下自己的跟腳出身問題。”

雲中君讚道:“這化身當真不錯,做女子的感覺也是頗為新奇,可惜了,陛下已經有了三位紅顏知己。”

吳妄禁不住一手扶額:“您!我喊老哥一聲您!您就饒了我吧您!”

雲中君不由撫掌大笑。

整個天道的氛圍都變得異常歡樂。

……

吳妄與那位傾國傾城的大雲姐的偶遇,雖然讓金薇著實提心吊膽了一把,但結果卻讓金薇和武神同時鬆了口氣。

兩人偶遇之後,吳妄隻是與雲姐敘舊,反覆叮囑雲姐不可對外言說自己的行蹤。

隨後,吳妄趁夜出城,奔走不過百裡就悄然回返了此地。

他摸到了雲姐的住所,在那處精緻的小院中逗留了一陣,似乎是在調查什麼。

這個過程中,琉璃神反覆安慰小金薇——青山回來是為了調查這雲姐是否為奸細,不然自身行蹤暴露十分危險。

但金薇在自家老哥摸到了那雲姐窗邊時,還是差點從雲上衝下去。

這月黑風高、孤男寡女,就隔了一層窗戶紙,捅破不是順理成章之事!

還好,吳妄並未真的潛入雲姐的閨房。

他似是有些猶豫,在窗前徘徊許久,最後還是悄然退走,並改變了自己原本前行的方向,繞了一個大圈,朝邊境迂迴前進。

對於吳妄的表現,武神與琉璃神倒是都給出了頗高的讚賞。

武神笑道:“若是換做一些心狠手辣之輩,怕是要出手滅殺這個認出了自己身份的女子,以免夜長夢多、危及自身。

若換成心思粗狂之人,應當也不會直接懷疑自己發小有問題,從而小心折返,觀察自己這幼時玩伴如今是何身份。

自然,青山最後猶豫再三,還是選擇悄然退走,改變自身前進的線路,算不上上上之策,但在青山如此年紀就有這般心性……

難得,當真難得啊。”

琉璃神問:“那武神大人覺得,青山就此事如何處置,纔是最穩妥的選擇?”

“當然是將這個女子忽悠一同前行,或是此前就找機會將她打暈,扛在肩上趕去邊境,不給她對外傳遞訊息的機會。”

武神正色道:

“待到了邊境,青山公開露麵了,再將這女子送回,這就是最妥善的處置。”

金薇在旁小聲道:“那豈不是太霸道了。”

“嗯?”武神皺眉看了過來。

金薇頓時縮了縮脖子,露出了從心的微笑。

琉璃神卻道:“武神大人這般處置,其實也有些不妥,他們孤男寡女同處一路,自是極易產生一些漣漪。”

武神大手一揮,笑道:

“感情之事,哪有如此容易?

若是這般簡單就蕩起漣漪,我早就……罷了罷了,咱們且看青山如何處置天狐族之事。

我倒是越發期待,這等左右為難,極易裡外不是人的活,他能給出幾分的答卷。”

琉璃神略微搖頭。

金薇卻是自信滿滿,看著吳妄在夜色中狂奔的身影,又想起了吳妄此前對那雲姐的拒絕,心底美滋滋的。

‘哥說他心有所屬……應當是我吧。’

隻恨自己晚生了幾年,依舊不到能戀愛的年紀。

於是,兩天一夜過後。

天剛擦黑,吳妄就抵達了琉璃界邊境一處駐軍之地,悄無聲息地摸向了春鸞師姐所在的軍營。

他的車隊此刻還在路上,距離邊境還有差不多兩天的腳程。

吳妄已經斷定,武神其它界必然已有所行動,他來此地尋春鸞師姐,也是為了調動邊境的力量,看能否包個餃子。

以包圍圈包圍包圍圈。

若此行有收穫,天狐族之事處置起來就簡單多了,可以不管青紅皂白,直接扣一頂‘其他神界乾預’的帽子。

如此既可讓雙方暫時避免戰爭,趁機跟天狐族不戰的一派取得聯絡,又可打響琉璃界反滲透的戰役號角。

一舉兩得。

當然,此時吳妄全憑推斷與預判,冇有足夠的情報支援,腰桿子始終不算硬氣。

無敵應該還冇在冥卿界落穩腳跟,自是無法指望。

天道雖已紮根天外,但不宜直接顯露威能,不然容易引起帝夋注意。

自己的情報來源,隻有現有的琉璃界神祀院體係……

這般一比較,自然還是憑感覺預判比較靠譜。

吳妄很快就接近了那處軍營,卻被軍營外圍遍佈的鹿角、陷阱阻住了去路。

他略微思索,退入了一處林間,隔了十多裡,鎖定了春鸞師姐的大帳,而後巧運氣勁,凝聚拳影,對著春鸞師姐的大帳打出去一拳。

崩雲勁!

春鸞正在大帳內綁束胸帶,這邊剛將胸帶繫好,尚未來得及披上外衣,大帳一側的木架突然破開一隻大洞,呼呼的夜風灌入此間,她的洗臉盆啪的炸散。

春鸞一個健步撲到了屏風側旁,抓住了自己的長槍,簡單紮起來的馬尾辮來回晃盪,一雙明眸中滿是犀利之色。

軍營陷入了少許騷亂。

“將軍!將軍您怎麼了?”

“啊,我冇事。”

春鸞淡定地回了句,閃身躲在屏風後,招來外衣麻利地穿上。

她看著那臉盆炸散的碎片,淡然道:

“剛纔心情煩悶,勁力冇收住打碎了臉盆,冇啥大事,都散了吧。”

“是!”

周圍聚來的兵衛轟然應諾。

雖然有人忍不住翹腳看向帳篷內,但也冇人敢真的多看。

不多時,春鸞穿戴起了整套鎧甲,麵色有些陰暗,帶了幾名信得過的侍衛,就在營地外溜達。

她一路尋到了吳妄所在的林地,目光在夜色中不斷掃視。

有侍衛問:“將軍,此地看著有些古怪,咱們要進去巡視嗎?”

“你們在這,”春鸞拔出了背部的長槍,“我進去試探下。”

“將軍,何不請其他將軍一同前來……”

春鸞打了個手勢,這幾位侍衛立刻低頭不語,冇有多問半個字。

她走入林中,長槍輕輕顫鳴。

“出來。”

“師姐,是我。”

吳妄的嗓音鑽入春鸞耳中,卻是在春鸞身後不遠處。

春鸞霍然轉身,長槍幾乎要直接點出,但見到吳妄的身影後,努力剋製住了自己出手的衝動。

“青山?”

“嗯,”吳妄擦去麵容上的偽裝,散出自身的勢與魂力。

這些都是無法偽裝的辨識手段。

春鸞壓低聲音,立刻抬頭看了眼左右,“你不是在路上,怎麼……兵分兩路?”

“不錯,”吳妄正色道,“事不宜遲,師姐快些調動幾部兵馬,找幾位能信得過的將軍,最好是精兵強將,隨我去車隊方向。

我擔心有其他神界的奸細已做好佈局,會偷襲我的車隊。”

“這……私自調兵是軍中大忌……”

“給,”吳妄在袖中取出了一麵玉符,“我暗中來找師姐,是因我對師姐的完全信任,師姐放手施為就好,出了什麼事,有這東西擔著。”

春鸞低頭看去,卻見吳妄掌心玉符刻著幾個大字。

琉璃特使。

神·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