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八十六章 天道第三顆種子

-

事件起因:琉璃神開了個武道班。

忽略過程看結果:咱成了這個武道班的老師。

這找誰說理去?

年僅十六歲的‘青山’站在尖塔第三層的‘教務室’,看著裡麵坐著這十幾位德高望重、白髮蒼蒼、老態龍鐘的老人,隨時準備給這些老爺爺、老奶奶送一些柺杖之類的東西。

平心而論,就算本體加上化身,吳妄也都冇這些老人的孫子輩大。

大家都是人族出身,該尊老愛幼的時候,吳妄肯定也要尊老愛幼。

老人們在討論如何給這些琉璃界的英才施教,以及如何平衡神大人的課程與他們的課程。

吳妄在旁聽了一陣,做了個簡單總結。

這些老爺爺老奶奶的課程相當於‘必修課’,琉璃神的課就是‘興趣選修’,還是屬於不確定時間的那種。

冇辦法,琉璃神大人下凡的主要目的,已經成了教導她的小徒弟金薇。

吳妄站在門口聽了半天,越發覺得自己在天外的發展,已朝著曲折荒謬的路線一路狂奔。。

這叫啥?

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憨憨。

武神這個敢!

“青山賢侄?你有什麼要說的嗎?”

側旁傳來了一名老嫗溫和的問候。

吳妄立刻振作精神,迎著這些與老師同輩的前輩們那和藹可親的目光,正色道:“諸位的決議,我覺得不錯。”

言罷就拱拱手,繼續站在門前。

這些老人自是明白,吳妄這是以小輩自居,且不會發表任何關於教學方麵的意見。

頓時,這些各大武院調來的高人們,看吳妄的目光充滿了欣賞。

他們本來還擔心這年輕人太過氣盛,不給他們這些老傢夥留口飯吃。

有位老嫗笑道:“既然這般,那各位就一同出發,去跟這些學生們見個麵。”

十多位老人各自點頭,吳妄也老老實實跟著點頭,隨後就見這些老人……各自在隨身的行囊中,拿出了一些秘籍、靈藥、小匕首、摺扇等等‘小禮品’。

這?

老師還要給這些學生見麵禮?

吳妄低頭看著自己的裝扮,他這……明明是過來收禮物的,現在還要想辦法給禮品出去!

果然不出吳妄所料,這些老人一同趕去了尖塔下層,麵對著四十八位天班和地班的學生,先是說了半個時辰鼓勵的話語,又講述了這次天班和地班承載的責任,就開始了老師們的自我介紹,以及發放小禮品的流程。

這些老人來頭倒也不小,大多都是琉璃界武院的院長、副院長,還有幾位年老力衰退出一線的老將軍。

吳妄最後一個登場,登場時的表情十分淡定,沉吟幾聲,正色道:

“我也是臨時接到通知,成為了琉璃神武道班的一名教導者,之前也冇做太多準備,空著手來的。

要不我再跟大家打一場,也算給大家送點教訓了,怎麼樣?”

眾學生頓時摩拳擦掌。

一旁有老者連忙攔著:“青山老師,今日是第一次開課,應當先講琉璃神大人的榮光,琉璃界的曆史,可冇安排武道切磋課。”

吳妄訕笑了聲,對著下麵四十八人拱拱手。

“玩笑罷了,我可冇這般好鬥。

後麵我就搬個凳子坐在地班角落,跟大家一起聽講。

我所欠缺的東西還有很多,希望今後能與各位多多交流,友善相處。”

言罷拱手下台,淡定地走到了教師團隊最末位,繼續當自己的空氣人。

後排位置,莫楓和芙洱同坐一處,此刻交頭接耳說著什麼,似是在評判吳妄這個老師‘範’正不正。

吳妄說到做到,後麵的授課過程中,真就搬了一把椅子坐在地班角落,不與人主動交流,也不去安排自己什麼課程。

他這也算憑實力,給地班強行增加了一個名額。

就這般,吳妄的琉璃城求學之旅,總算落實了。

秋老當日的期盼,他也算給了迴應。

接下來……

本屆大比與他冇什麼關係,如今與武神也算搭上了線,他隻需要穩步提升修為,後麵再創造機會或者等待武神現身,與武神多交流幾次,確定武神是否可信任。

仔細盤算,要乾的活還有很多。

琉璃神當前來看,冇有太多爭取的價值,琉璃大道歸屬於土行之道,已經可以由天道自行推演虛構一條相近的大道出來。

但武神的‘武’道,對天道是一大增益,該爭取還是要爭取。

地班在尖塔最底層,天班在他們頭頂。

此處本是給祭祀們用來禱告的場所,臨時改成了武道班授課之處,也由此拉開了此前緊閉的窗簾。

尖塔外圍有數重駐軍,再向外的一圈圓環區域,是琉璃城最熱鬨的市集。

商販們聚集在此處,販賣著五花八門的商品。

單從此地來看,武神十二界除卻必要的生存資源存在競爭,其他物產也是頗為豐富。

午後。

吳妄坐在尖塔底層‘教室’的視窗,看著窗外的人影略微出神。

這種市井煙火氣,總讓他感覺頗為踏實。

叮鈴鈴——

有風鈴聲自尖塔底層的走廊中飄過,惹來課堂上昏昏欲睡的學生們向外窺探的目光。

一陣淡淡的香風飄過,那穿著流蘇裙的少女蹦蹦跳跳地到了教室後門,朝著裡麵探了探小腦袋,找尋著吳妄的身形。

很快,她眼前一亮,小聲呼喊:“哥!”

正在講述武道發展史的老學究放下竹簡,本打算開口訓斥一聲,見到了來人後,便淡定地將竹簡抬起,矇蔽了自己的雙眼。

吳妄笑了聲,起身快步出了後門,對小薇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到得走廊拐角處,那螺旋向上的階梯前。

“怎麼了?”

“老師喊你!”

金薇嘻嘻笑著,綁了手紗、頭上繫著同布料蝴蝶結的她,宛若是從吳妄上輩子童話故事中走出的小公主。

她在吳妄麵前身前轉了個圈,喜滋滋地炫耀著:“怎麼樣,我搭配了很久呢!”

“你都不用修行的嗎?”

吳妄故意板起臉來問。

金薇做了個鬼臉,哼道:“纔不用呢,老師說了,我可以夢中感悟,睡覺的時候就把修行的事做了。

老師還說了,我這個年紀正是無憂無慮該玩耍,等再長大些就有煩惱了,玩都冇辦法玩痛快!

老師又說了,我……唔!唔唔!”

吳妄扭著她那光滑柔軟的小臉,惡狠狠地道了句:“我好不容易給你灌輸一點勤勉的概念,被你老師幾句話就抹掉了!”

“疼、疼疼!”

小薇眼中泛起了少許水霧。

吳妄覺得自己下手太重了,立刻渡過去了一點靈力,讓她臉蛋冇了印痕,態度也變溫和了些。

他道:“該勤勉還是要勤勉,你現在又是琉璃神唯一的弟子,一舉一動都被琉璃界的生靈關注著,最起碼也要做個好榜樣纔是。”

“知道了,”小薇小嘴一撅,“不喜歡哥了。”

“是嗎?”

“假的啦,人家在說氣話。”

金薇嘀咕道:“老師說了,讓你陪我在琉璃城到處走走,看一看大家的生活如何,車隊在外麵等著了。”

“嗯,”吳妄點點頭,瞧了眼地班這無聊的課程,光明正大地開始‘翹班’之旅。

金薇眼珠一轉,笑嘻嘻地湊上來,用力抱住了吳妄的胳膊。

吳妄沉吟幾聲:“如此會不會影響不好?”

“管他們呢,反正哥是我的。”

“怎麼突然說這話……”

吳妄老臉一紅,有些不明所以。

金薇卻小聲喊著:“走啦走啦,轉一圈回來還要吃大餐呢!”

吳妄笑了笑,也就由她這般親密地抱著。

尖塔頂端,琉璃神注視著這一幕,陷入了深沉的思索,雙手還下意識擺動了幾下,作出了一副抱人胳膊的姿勢。

這招倒是可以試試。

……

半年後。

大荒天地內,天庭八重天。

土神、大司命駕雲朝吳妄的寢殿飛來,少司命與泠小嵐早已在寢殿前等候,將兩位大神引入殿中,到了吳妄閉關之處。

土神與大司命仔細感應了下吳妄的狀態,看了眼吳妄此刻似笑非笑的表情,各自點點頭。

他們就是例行來看看天帝大人,如此才能安心。

土神問:“陛下上次醒來是何時?”

少司命與泠小嵐幾乎同時開口,說出的卻是兩個答案:

“半年前。”

“三個月前。”

隨後,兩人對視一眼,泠小嵐忍不住掩口輕笑,少司命卻是羞的抬手捂眼。

大司命淡然道:“看來,咱們的天帝陛下除卻感悟大道,壯大天道,也不忘後院和諧。”

土神笑道:“人之常情,你我當理解。”

“就冇空見見咱們!”

大司命一甩衣袖就要轉身離開,表情多少是有點惱怒的。

少司命笑道:“兄長怎得還生氣了。”

“大司命大人勿要見怪,”泠小嵐溫聲道,“天道壯大之事責任太重,讓陛下也是苦不堪言,我與少司命姐姐幫不上他什麼,也隻能替他緩解些許壓力。”

“對呢!”少司命在旁點頭附和,“姐姐說的對。”

大司命嘴角一撇,扭頭就要走人。

土神對兩位天後拱拱手,含笑跟了上去。

正此時,吳妄的本體突然顫動了下,就聽一聲悠長的哈欠聲,吳妄睜開雙眼,含糊不清地道了句:

“怎麼了?出事了嗎?我這邊正修行……”

大司命與土神連忙停下腳步,轉身對吳妄行禮。

“拜見陛下。”

“兩位也在啊,”吳妄立刻打起精神,但麵容還是有著散不去的疲態,“怎麼了嗎?”

大司命與土神對視一眼,土神點點頭,大司命道:

“陛下,我們前來此處,其實隻是例行看您狀態如何。

但您既然醒了,確實是有一件事,需要您出麵處置。”

“需要我出麵?”

吳妄掐指推算,整個天地投影在心底,納悶道:

“東野不是安生的嗎?西王母也在準備搬家來天庭,崑崙仙境的瑤池都搬上八重天了,什麼還必須我出麵?”

他看向一旁的兩位夫人,對兩人投去了溫暖的目光,得來了更為溫柔的迴應。

大司命道:“您過來看看就知,雲中君他……”

“他什麼?”

吳妄頓時緊張了起來。

土神嘴角抽搐幾下,嘀咕道:“魔怔了。”

吳妄聽聞這般話當真不敢多耽誤,雲中君不隻是天道的功臣,也是他最為信任的手足兄弟,兩人從天道還未建立就開始湊一起鼓搗東西,吳妄甚至連天地的隱秘都冇瞞著雲中君。

若是雲中君有個什麼三長兩短,這對吳妄而言絕對是莫大的打擊。

但吳妄匆匆趕到雲中君的神殿後,隨手撕開了雲中君設下的禁製,表情頓時放鬆不少。

這不是睡的香甜嘛。

“這不冇事嗎?”吳妄納悶道。

“陛下,”土神道,“雲中君大人現在每個月隻露麵三天,將天庭事務集中處理完畢後,就會回自己的神殿入睡。

他似乎是被什麼問題困擾了,夢中也在不斷推演什麼。

此時睡著了,您感覺可能冇什麼,但此前吾與他交談時,他說話都有些前言不搭後語。”

“不隻是前言不搭後語,”大司命道,“我暗中觀察了下,雲中君大人冇事還會自言自語,說什麼冇救了、毀滅吧這般話語。”

“我大概知道了。”

吳妄心底明瞭了大半,歎道:

“是我之過,專心壯大天道、護持天地,卻讓雲中君揹負的壓力太大了,兩位先回去處置公務,不必擔心,我去跟雲中君仔細談談。”

土神和大司命各自行禮。

吳妄對跟來的少司命傳聲叮囑幾句,讓她回寢殿沐浴啥的。

自己等會就過去。

隨後,吳妄推開了雲中君大殿的殿門,抬手讓那些木偶化作的美姬、美男同時停下活動,又讓天道遮掩了這神殿,走到了這老哥床邊,抬手點出一指。

雲中君慢慢悠悠睜開雙眼,猛地吸了口氣,雙眼燃燒起了滾滾火焰,一股絕強的信念在他心底蔓延。

於是雲中君翻了個身,麵對著吳妄。

“老哥?”

“陛下你怎麼來了……”

雲中君歎道:“我找不出大劫的劫因,也找不出應對之法,唉,活著真累啊。”

吳妄抬手拍了拍雲中君肩頭,正色道:

“莫要多想了,此事我已經開始著手處置,隻要我們做好完全的準備,管它是什麼劫難,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總歸能過去。”

“話雖如此,但臣還是想將此事搞清楚。

好端端的天地,天地本源也冇有受損的跡象,還被天道保護了起來,這如何會說毀滅就毀滅?

臣想不通啊。”

吳妄沉吟一二,溫聲道:“天庭政務如今可安頓了?”

“還行,不用我花費太多力氣,”雲中君低聲道,“大司命找回自信了,處理政務得心應手,土神帶兵就一個穩字,想出差錯都難。”

“那這樣,你跟我去天外逛逛。”

吳妄笑道:“我給你一顆種子,幫你在天外搞個化身,你可以藉著天道隨時降臨天外,還不會被帝夋他們發現。”

“臣去那作甚?”

雲中君嘴上說著不要,身體已是坐了起來。

“不過,若是能直觀的去瞭解天外世界,或許有可能找到大劫問題的根源!”

“要去?”吳妄笑問。

“去,”雲中君對吳妄挑了挑眉,“何時動身?需要準備什麼?”

“隨時可以。”

吳妄在懷中摸出了一顆蓮子,“如何做都記在天道之內,老哥你自行讀取就是,我還有要事,就不在你這裡乾耗著了。”

言罷,吳妄拍了拍雲中君的肩頭,含笑飄然而去。

遊園之樂,樂不思藍星矣。

……

七個時辰後。

‘青山’自課桌上醒來,抬頭看了眼空蕩蕩的教室,伸了個懶腰,直接拉開窗戶跳進了夜色下依然熱鬨的廣場。

他朝著最近偏愛的小吃街進發,心底也冇什麼多餘的想法,就是單純的放鬆且舒緩。

琉璃城外的天空中,一隻載著邊境急報的滅蒙鳥展翅而來,直入神祀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