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十八章 精衛【求月票】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四十八章 精衛【求月票】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哈!”

沙灘上,黃昏時,吳妄那抑製不住的笑聲越發響亮。

那隻飛鳥有些警惕地停在遠處的礁石上,那把短刀插在它麵前,沉入了礁石三寸,顯然是被吳妄的笑聲嚇到了。

這飛鳥再次化作少女模樣,坐在礁石之上,皺眉注視著海水中泡著的吳妄。

吳妄立刻跳起身來,剛想說話,就看那少女向後退了半步,目中滿是警惕。

這,還有這好事呢?

吳妄迅速穩定心態,分析著這是哪般情形,此刻甚至都忘記蒸乾衣服和頭髮上的水跡,起身對這少女做了個人域標準的道揖。

“貧道無妄子,剛纔多有得罪,還請姑娘莫要見怪則個。”

呃,怎麼冒出了個‘則個’,還有自己嗓音怎麼都變得有些渾厚……

“人、域?”

少女說話似乎有些艱難,語調也有些奇怪,但語義還是可以清楚表達。

總之,嗓音就是非常好聽。

吳妄正色道:“貧道出身北海,欲往人域,途中遭遇少許變故,得一位老前輩相助,以大神通送我來了此地。

此前見到道友太過激動,實在是另有內情。”

少女的小臉上寫滿了懷疑。

吳妄扯了個自認十分溫暖的微笑,頭頂的海星伴著他棱角分明的麵容,卻是說不出的滑稽。

少女扭頭看向一側,忍不住抬手、手背捂在嘴邊,嗤的笑了聲。

素手輕搖、身形翻轉,她已是恢複飛鳥的模樣,朝那顆樹木飛去,隻是丟下兩個字:

“勿、擾。”

吳妄抬手追出兩步,又覺得自己有些冒失,頓住步子,在海水中站著出了會兒神。

這是,怎麼回事?

自己為何能跟這位姑娘身體接觸,卻冇有觸發觸女昏睡症?

莫非,是因她本質是飛鳥?

可,大荒之中也有不少凶獸化作人形,自己當初為了驗證怪病,央著老父親嘗試了一係列人形的凶獸。

結果就是怪病完全卡死了他發展正常男女關係的可能。

青丘女子不可,雨師妾女子不可,黑屍女子不可,犬戎族女子不可……

那為何,自己獨獨能與該飛鳥仙子接觸?

“嗯?”

吳妄抬頭看向那山崖上的神木,看到了那隻仙子化作的飛鳥自樹中飛出。

她撲閃著翅膀,飛到了海水上空,將嘴中叼著的木枝扔進海水。

吳妄很敏銳地捕捉到了一點細節此時飛鳥額頭的彩羽閃爍起了亮光,而她眼中的靈光卻消退了不少,看起來有些黯淡。

因自身祈星術位階還算勉強,吳妄對神魂、神唸的感知也算靈敏,此刻敏銳地察覺到了飛鳥仙子神魂有異。

此時纔想起低頭看了看自身。

吳妄趕緊跳出海浪,迅速收拾了一番,靈識一直鎖定在那飛鳥身上,看她來來回回的飛著,叼著一些木枝、碎石,投入大海。

這一幕,讓吳妄莫名覺得有些熟悉。

他背後張開一雙星翼,慢慢接近那棵神樹,又在神樹下落下,抬頭看著飛鳥的身影,看著她來來回回、不知疲倦,機械地重複著這般舉動。

銜木填海?

彷彿自己在哪裡見到過這般描述,好像是、是……

驀然間,吳妄靈台靈光一閃。

【炎帝之女,其名女娃,船覆於東海溺亡,心有怨恨,化為神鳥精衛,銜碎石木枝欲填東海,累年不止。】

這不是!上輩子小學課本上看過的神話典故嗎?

金微、精微,精……

“精衛?”

吳妄幾乎脫口而出。

正路過他頭頂的飛鳥低頭看了眼,額頭光芒退卻,鳥眼露出幾分滿意的光亮,落回了樹杈上,對吳妄連續點頭:

“金微!”

“您是神農老前輩的女兒?女娃?”

“金微。”

精衛鳥輕輕點頭,眼神似乎有些失落。

吳妄立刻明白了前因後果,想明白了自己為何能與這位仙子接觸……這就是神農前輩未完成的心願!

她此刻是靈體,而非真正的生靈,屬於死後殘魂留存。

這……

感受到精衛鳥眼底的失落,吳妄雖不知這般失落為何,但並不想讓她因自己問出的問題而情緒低落。

他咳了聲,心念急轉,已是含笑道:

“傳說中的人物咋還帶口音?”

哢!

那樹杈瞬間被某雙精緻的鳥爪直接捏碎。

精衛鳥氣呼呼地張開翅膀,扭頭鑽入了神樹,很快就叼著一截短木飛了出來,迴旋、俯衝,短木對著吳妄的腦門砸來。

吳妄雙手遮臉連連求饒,精衛鳥窮追猛打,前者腦門彷彿冒出了一個個‘減一’的字元。

這般鬨了一陣,精衛鳥似乎有些疲倦,撲閃著翅膀飛回樹冠中。

不多時,她又叼著木枝飛了出來,額頭彩羽亮起光亮,將木枝送去了海麵。

吳妄抱著胳膊站在樹下,眼前不由浮現出了精衛自青霧中走出的身影,嘴角露出幾分輕笑。

彷彿有一滴水落在心間,蕩起了層層漣漪,水中映著的那輪圓月也為此破碎了些。

他不由遐想:

‘這莫非,是神農前輩安排好的?為自己診斷怪病時,就已經計算好了這一切?想招他做上門女婿?’

所以才把自己扔到這裡,與精衛大小姐培養感情?

可,人和靈體怎麼生子?

啊這,自己都在亂想些什麼!吳妄啊吳妄,你怎麼能有這般念頭,戀愛必須雙方互有好感,而不是由上一輩一手包辦!

不過剛纔確實是能接觸的……能接觸啊,這可能是大荒之中,除卻給自己下咒的先天神外,自己唯一能接觸的女性了。

自己難道要做大荒寧采臣?

也不對,老前輩的心願,應該是救活精衛,如果精衛不是靈體了,自己豈不是也無法與她接觸了?

不知不覺,吳妄倚靠著微微發光的神木,抱著胳膊、帶著微笑,注視著精衛鳥那不知疲倦、來來回回的身影,許久冇動。

過了半個時辰,吳妄方纔想起自己還有更重要的事。

此前震驚歸震驚,神念開始恢複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讓靈識擴散出去,探查整座小島以及周邊的環境。

小島靈氣充沛,各處生長的一片片靈藥,應該是神農前輩栽下的。

有幾種靈藥甚至據說已在大荒絕跡,冇想到在這裡能見到一片又一片。

小島外圍是一片淺海,海水是清澈的青藍色,底層卻是海底潔白的細沙;珊瑚連片、靈魚成群,陣法籠罩的方圓十裡冇有任何凶惡海獸。

吳妄展翼飛去了陣法旁,將神農給的兩枚戒指戴在手上,其上綻出一黑一白兩縷氣息,鑽入陣壁。

能出去?

吳妄心底警兆突起、胸口項鍊輕顫了下。

他身形瞬間向後飛撤,但麵前陣壁突然爆發出一道光束,正中他肩頭!

一股巨力襲來,吳妄身形斜飛數百丈,帶著一聲‘哎呀’的慘叫,直接栽入海水中。

海島懸崖上,剛叼著一截木棍飛出樹冠的精衛扭頭看了眼這邊,隨之鳥眼一瞪,嘴邊的木棍滑落,拍打著小翅膀趕緊飛了過來。

……

碧海藍天,白色沙灘。

年輕男人盤坐在沙灘上,撓頭笑著,濕漉漉的頭髮還在不斷滴水。

麵前的鳥兒時而單腳跳、時而揮舞翅膀,在那‘金微、金微’叫個不停。

像是在說教這年輕人。

蓬!

一聲輕響,吳妄下意識抬頭看去,又見到了那徐徐青煙,看到了一襲淺綠短裙、光著腳丫,自青煙邁步而出的少女。

吳妄這次反應迅速了許多,將目光鎖定在了她的麵容上,避免有什麼失禮之處。

又怎料,所見巧目櫻唇、薄怒輕嗔,纖纖柳葉是她的眉角,玲瓏透亮是她的耳垂。

該怎麼形容她的貌美?

映麵桃花略顯風流,欺霜傲梅又過於清冷,吳妄也說不出什麼‘增減不可,美自巧連’這般話,隻能正經地評價一句:

“真好看。”

“嗯?”

少女精衛略微歪頭,本是有些氣呼呼的她,倒是被吳妄一聲好看說的措手不及。

她哼了聲,似有些惱怒,臉蛋上劃過少許紅暈;本要開啟的薄唇抿住,抬手匆匆淩空寫下兩行字跡,隨後轉身歸於青霧中,化作神鳥撲閃羽翅而去。

吳妄仔細辨認著這些有些複雜的人族古字,倒是很快搞明白了兩行字的含義:

【此地被陣法籠罩,亂闖有歹命之危。】

心地挺善良的嘛。

吳妄喊了聲:“多謝提醒,貧道會注意的!”

卻是冇得到什麼迴應。

算算年紀,若她這般也算作活著,這也算是一個古人了吧。

吳妄輕輕呼了口氣,展開羽翼又飛向陣壁,這次卻冇有輕易觸碰,隻是圍繞陣壁飛了一圈,確定這座大陣在海麵上下都不存半點死角。

‘快則數日,慢則數年。’

神農前輩的這般叮囑,再結合這裡的情況,吳妄心裡頓時有了個大膽的想法。

若是神農前輩幾天就趕過來了,那老前輩肯定是擔心他拐跑寶貝女兒;

若是神農前輩幾年才趕過來,那這位老前輩八成,是真的存了點小心思。

其實,還有另一種可能。

若是老前輩來不了……咳,人皇無敵,橫掃大荒!

另一種可能其實是集念成神之路。

與神農前輩交流時,老前輩曾提到過這件事,且說‘人域此前就嘗試過’。

若是殘魂靈體,通過集念成神的方式修成後天神,那確實算是讓精衛死而複生。

自己剛在女子國搞了集念成神,神農前輩提前尋到自己,將自己送到這裡,很有可能也是為了此事。

也不對,冇有女子國那般女神留下來的佈置,想要憑空造神談何容易?

而且精衛填海的典故已在人域流傳多年,若神農前輩想用集念成神法,又怎麼會等到現在?

他被老前輩送來此地,絕對是有什麼深意。

‘嘛,想太多也無用,先等等看吧。’

在老前輩來之前,多跟精衛仙子交流交流,起碼混成朋友先。

吳妄看了眼自己的打扮,悄悄溜去了小島另一側,用法力撐開一個小小的結界,在裡麵磨蹭了半個時辰,方纔踏步而出。

看此郎!

白衣如雪、長袍如錦,身姿豐朗、麵若冠玉,唇紅齒白妙少主,眉清目秀小月祭,長髮梳的一絲不苟,柔軟的髮帶隨海風輕輕漂浮。

他拿出一把摺扇,帶著淡淡微笑,朝那神樹之下逛了過去。

修為太低,無法禦空;星翼太過顯眼,破壞整體裝束美感,也隻能用走的。

行至樹下,吳妄朗聲道:

“精衛仙子,填海可累了?”

樹下安靜了一陣,隻有飛鳥翅膀拍打的輕微聲響。

“那個,仙子,你可知這裡是何地,所處大荒何處。”

噗噗噗噗……

吳妄眨眨眼,猶自不放棄,在樹下等了一陣,看精衛鳥飛來,朗聲高呼:

“仙子!飯否?”

精衛鳥叼著碎木扭頭飛走,在半空留下了六個若隱若現的墨點。

吳妄站在樹下,一陣小北風從他身後飄過,帶走了一片略有些枯黃的樹葉。

咋不理人呢?

甚至冇有半點眼神迴應。

莫非是神魂異樣的緣故?還是他魅力值低了?

他並未放棄,好不容易遇到一個能互相感知彼此溫度的異性,又豈能這般成為陌生人!

哪怕能多戳自己幾下,捏一捏他的肩頭,那也是莫大的幸福!

吳妄深吸一口氣,轉身在樹下鼓搗一陣,拿出了一隻北野獸皮鼓,盤坐在地上開始一陣敲打。

過一陣,獸皮鼓換成了銅鑼,又換成了玉笛,換成了樹葉、換成了二胡。

甚至,吳妄祭出了自己的大招,拿出了一隻三絃,彈唱起了著名曲目對麵的仙子看過來。

然而都換不會精衛神鳥的一眼回眸。

從深夜到清晨,吳妄有點精疲力儘地坐在樹下,苦笑著看著頭頂飛來飛去的飛鳥。

已經可以確定,她這種狀態很難有所感知。

‘逼我開大招!’

吳妄輕輕吸了口氣,自樹下跳了起來,瞅準精衛鳥飛去海上的機會,拿出一根束帶在樹枝上打了個圓扣,把自己的腦袋套了進去。

隨後,他一彎腿、做出一副上吊的模樣。

能運轉內周天後,閉氣幾個月都不成問題。

展翅飛回來的神鳥目光突然犀利了起來,額頭彩羽的光亮消退,飛速驟然提升一截!

即將衝到樹下,她又在半空炸出一蓬青煙,那曼妙身影自其內飛出,摟住吳妄腰身,將他拽去一旁。

吳妄抬頭看著近在咫尺的俏臉,看著她雪白脖頸,感受那隻纖手在自己腰間的環繞,心底突然咚咚了幾下。

身影環繞,吳妄被放到了一旁的緩坡上,精衛卻板著小臉,站在半丈外瞪著他。

“你做什麼!為何要輕賤自己的性命?”

“仙子當真善良,”吳妄立刻道,“利用仙子善心喚醒仙子,此事貧道鄭重致歉。

但仙子,能否與貧道聊一聊?

貧道,我很想多瞭解你一些,也很想讓你多瞭解我一些。”

言說中,吳妄向前兩步,日光透過樹梢撒落在他身上,照著他帶著幾分歉然微笑的麵容,還有那帶著幾分無奈的眼神。

對七八歲的自己下咒的先天神;

大氏族繼承者卻有著無法與女子接觸的怪病;

去了女子國卻如進澡堂必須給肥皂繫上安全繩般,一刻都不敢鬆懈;

幾次對身邊的女子動心卻不敢表達心意,甚至還會去刻意疏遠;

明知修成炎帝令第九重比登天還難,且自己絕對是起步最晚的,卻依然懷揣著幾分希望,想著讓自己擺脫先天神的束縛,甚至擁有實力打那先天神幾巴掌……

彷彿千言萬語哽在喉間,吳妄此刻卻是輕輕一歎,揹負雙手、眉目帶笑。

“能這麼早就遇到你,真好。”

“嗯?”

精衛眨眨眼,頭頂如雨後的小蘑菇般,長出了一個又一個問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