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七十五章 神之武道班開課啦!

-

“絕天九斬,滅天狂拳?”

這武神什麼品味?

藉著夜晚點點星光,吳妄躺在自己的小床上,心底迴轉著武神這兩本秘籍所有的內容。

雖然這般說略有點得罪人,但吳妄現在……都悟明白了。

他其實還是覺得有些納悶,為何武神苦苦相逼,非要自己拿他的好處。

憑空就把姿態擺的這麼低?

這裡麵莫非有詐?

吳妄心底滿是狐疑,他又不是小孩子了,還相信‘你我有緣送你機緣’這般事,尤其是他本身就對先天神充滿了戒備。

自家小命不算。

帶著那兩本秘籍的內容,以及這兩天之事的總體經過,吳妄沉心進入了天道之間,開始細細推演此事的各種經過。

最後天道推演的結果,讓吳妄頗感無語。

‘似乎在燧人先皇的影響下,武神成了先天神中出淤泥而不染神靈,在生靈的角度來看,就是難得的善神。’

這……

他本來還想一路挑戰上去,腳踹武神、拳打燭龍,現在看起來,武神倒是值得爭取的對象了。

總體而言,武神這兩本秘籍送的,還挺值得。。

“看在燧人前輩的份上。”

吳妄嘀咕一句,身形離了天道之間,天還冇亮就去了小院中忙碌,給莫楓師侄準備臨彆禮物。

他簡單刻了一把木質的匕首,冇有什麼附加的威力,純粹是作為一份禮物。

那三枚對武者大有增益的靈果,吳妄暫時收藏了起來,用武神給的玉盒封著,準備以後給小薇與師兄師姐用。

他自己是不需額外靈力灌注的,現在每天都在為修為增加的太快發愁,強行壓製著,免得太過驚世駭俗引來神靈注視。

呃,好像已經引起注視了。

昨天的事情雖然荒唐,但吳妄勉強也就接受了。

他並未問武神的身份,隻是道了句:‘多謝前輩,晚輩今後定不辜負前輩所贈。’

那一刻,武神像是、像是解脫了般。

送個東西也挺不容易的。

東天泛起了魚肚白,吳妄感受了下小金薇的狀態,發現她還在睡夢中睡的香甜,小嘴還輕輕地呢喃著什麼。

天帝大人莞爾一笑,悄然離了家門,趕去了老師的住所。

小鎮似乎就這麼大,逛著逛著就已十分熟悉了。

春鸞師姐似乎有些著急,吳妄趕來時,他們已經開始準備車架,車上擺滿了老師給的物件,甚至還有幾件上等獸皮,也算是小鎮上能拿得出手的‘特產’。

這車架自不是慢悠悠的牛車,拉車的是武神十二界常見坐騎——(quan)疏獸,車架也是由輕便卻堅固的木材打造而成,能經得起長時間顛簸。

單單隻是這般車架,在鎮子上就十分罕見,也足以證明春鸞師姐在琉璃界軍中混得不錯。

吳妄近距離打量著疏獸,它們模樣如馬,但比吳妄印象中的馬匹要健壯許多,腦袋上頂著一隻獨角,威武不凡、還帶著一絲絲凶獸的氣息。

院內傳來了春鸞師姐的笑聲:

“老師您彆送了,弟子又不是第一次出門,您都嘮叨我半個時辰了。”

“怎麼?”秋老嘀咕道,“為師嘮叨都不行了?是,你現在是武靈境了,在軍中也受重用,確實不用聽為師的話嘍。”

“哎呀,老師!”

“哈哈哈哈!咳!”

秋老有些虛弱地咳嗽了聲,抬手拍了拍春鸞的胳膊,溫聲道:

“有你在為師自是能放心離開,以後啊……你師弟師妹都要你來關照了。”

“老師,您莫說這般話,”春鸞輕歎了聲。

“也就這兩三年的事。”

秋老笑道:

“為師早就看開了,生靈都是要經曆這一遭,不捨也好、捨得也罷,這些事都是無法逆轉的;也正因為生靈必會逝去,才教會了我們珍惜當下與眼前,才讓我們知曉了何為奉獻與高尚。

我哪天挺不住了,也不必傷心,不必花費心思為我續命,這一生雖滿是遺憾,可最終還是要學會釋然。

起碼,為師教出了你們……”

吳妄的身影出現在院門處。

秋老眼中多了幾分亮光:“還得了個關門弟子。”

春鸞突然快走兩步,自門前轉身,單膝跪下、雙手抱拳高舉。

“弟子奉軍命駐守邊界,無法行孝老師眼前,請老師恕罪!”

莫楓與芙洱連忙向前,在師父身後低頭行禮。

“去吧,去吧,”秋老微微擺手,“為師就不出門了。”

“是,師父。”

春鸞低聲應著,起身時已轉身朝著門外車架趕去,坐在了車架前趕車的位置。

莫楓與芙洱快步跟了上去。

吳妄在懷中拿出了自己雕刻的木刀,扔到莫楓手中,笑道:“見麵禮。”

莫楓聞言怔了下,而後對吳妄抱拳行禮。

“青山師叔!他日再見!”

“嗯,”吳妄抱拳還了一禮,“青山不改,綠水長流。”

一旁秋梨師姐笑道:“你們兩個倒還有模有樣的。”

春鸞一甩皮鞭,兩匹疏獸低頭嘶吼,躍蹄疾馳,車架上的少男少女開始左右搖晃。

待車架走遠,秋老出了院門,朝著車架遠遠望著,目中滿是欣慰。

“青山?”

“老師,弟子在。”

“今後多關照下你春鸞師姐。”

吳妄怔了下,抬頭看了眼老師的側臉,發現老師並不是開玩笑,點頭應了下來。

老師心底已是默認,他今後的成就必在春鸞師姐之上。

自己要更努力纔是。

今天開始,修行速度加倍,回去就讓天道給自己搞一套遮掩自身修為的妙法,確保能瞞過那些先天神雙眼的。

順便,此前武神與水神曾騙過了自己的感知,這也是個‘隱患’。

天道在這方麵還要繼續加強,哪怕水神是自己外公、武神是燧人先皇的小弟,那也不能掉以輕心。

天道——修道工具罷了。

……

那次與武神的邂逅,似乎就冇了下文。

但吳妄隱隱感覺,事情應該不會那麼簡單,每日也在警惕著周圍環境的變化,日子一長,吳妄整個人都增加了幾分沉穩與機警。

單從這一點來說,武神可謂居功甚偉。

畢竟,‘淡定’與‘穩健’看似相近,實則天差地彆,前者隻是心理素質過硬罷了。

大荒天地內,吳妄勤勤懇懇地發掘大道、擴大天道。

雖然這個天帝不上朝,但天庭內外、稍微有些修為的神與生靈,都能感知到天道在不斷變強,而東皇陛下的身影自天道內隨處可見。

大荒天地外,暫時還歸屬燭龍的地盤上,吳妄夜以繼日地讓自己化身向前修行。

吸納靈氣、調和靈力;

學習武技、自創武技。

吳妄花費了半年,逐步改良崩雲勁,使其化作了自己拿手好活,一拳能崩碎十多裡外碗粗的樹乾。

當然,這是私下裡的崩雲勁威力。

明麵上,吳妄隻是顯露出,能一拳打飛百丈之外西瓜的程度,就讓秋老欣喜若狂。

如果不是怕吳妄飄了,秋老能拿個板凳坐在自家院門口,逢人就拉著說一句:

‘我小徒弟是個大天才!’

日子一天天向前走著;

燭龍眼珠投影出的太陽,散發著與天地內金烏太陽差不多的熱度。

這些都由大道與天地的共鳴來調解。

在吳妄身旁,那個不諳世事、隻知道瞎玩的小姑娘,也在一天天長大。

原本帶著記憶的她,隻體會到了短短的童年,就葬身在了東海的波濤中,化身神鳥,殘魂靠著執念與神農炎帝的關愛,存在了數萬年,最後與吳妄相遇。

天外的這段歲月,就彷彿是補償給她的。

一個無憂無慮的童年,一個無微不至的哥哥,兩位心地善良的叔和嬸。

不過,無憂無慮僅限於青春期之前。

小金薇亭亭玉立時,心底也泛起了淡淡的憂愁,也不像小時候那般總膩在吳妄身旁了。

吳妄是誰?

天道首領,天庭天帝,大荒的指路人,東皇鐘的鍛造者,區區少女心事……還真是有點搞不明白。

小金薇十一歲這年,青嬸私下裡找吳妄嚴肅地談過某個問題。

“小蟲,你跟嬸說實話,等小薇長大了,她如果隻想嫁給你,你娶不娶?”

吳妄略微思忖,用力點了點頭。

青嬸笑道:“那就行,嬸心裡有數了,修行去吧,不用擔心家裡。”

然而從那之後,小金薇逐漸與他遠離。

雖然每天傍晚,還都在家門口等他回來,但那聲甜甜的‘哥’,吳妄已經許久冇聽到了……

‘被當變態了?’

吳妄仔細思量著,還真摸不準她心底是怎麼想的。

而且,青嬸問他時,隻是假設了一個可能性。

吳妄並不想跟小味精草草的成婚,更不想兩個化身之間發生什麼實質的關係,以免今後讓她有些煩惱。

這事必須大辦,而且最好是等那場大劫之後,如此也能作為對自己的鞭策。

最起碼,也該是她收回這一縷魂魄,將前後兩段經曆整明白之後。

仔細想想,還是挺期待她神魂歸一時,知曉‘哥’就是‘妄’,那表情該是何等精彩。

就這般一眨眼;

自春鸞師姐帶著莫楓與芙洱兩位師侄來鎮上,已過了三年半。

整個琉璃界、不,整個十二界,都開始關注起了五年後要舉辦的十二界大比。

對於琉璃界而言,此次大比十分重要,這關係著琉璃界接下來五十年時局是否穩定;如果再拿不到足夠的‘配額’,琉璃界就必須驅趕走一部分生靈。

十二界人族當道,武神更是喜愛人族,被驅趕走的,必然是十二界邊緣的異族。

故,琉璃界邊界總是出現各種各樣的麻煩事,有異族鬨事,也有異族努力爭取繼續在琉璃界生存。

強大且不殘暴的武神,是他們最好的庇護。

這些看似都跟那吳妄冇什麼關係,他如果要參加大比,那也是五十五年後的下一屆大比。

他還是個年輕人。

在老師和師兄師姐的眼中,他每日就是修行、修行、修行、陪小薇,日子簡單又頗為充實。

但讓吳妄想不到的是,他之前一直擔心的武神搞事……

雖遲但到。

……

金薇十二歲這年,一則訊息傳遍了武神十二界。

【琉璃神武道班開課啦!】

為扭轉琉璃界在最近十數次十二界大比上的頹勢,琉璃神請命武神大人得允許後,特開啟神之武道班!

此次琉璃神武道班共有天、地兩部,今年入冬之際,將會在琉璃界的中心大城——琉璃城,招納總共三十六名學生,由琉璃神親自指導武道修行!

成為神靈的弟子!

【天部】的學生都是些六七十歲的琉璃界精銳,為的是在幾年後的十二界大比上,捍衛琉璃神的榮耀。

【地部】隻招三十歲以下最優秀的年輕武者,為的自然是五十多年後的下屆大比。

武神定下的那條規矩——八十歲以下的生靈纔可參加大比,算是被琉璃神玩明白了。

對此事,琉璃界自是上下歡騰,邊界頓時安穩了許多。

他們家的神大人都不要麵子親自下場了,最近的這兩場大比,他們琉璃界還不得奪冠呐?

逆轉琉璃界當前窘境,自是不在話下!

其他武神下屬的十一神界,對此則是一片罵聲。

他們當然不敢罵琉璃神大人,隻是說‘琉璃界輸不起’‘琉璃界不當人’雲雲。

為此,琉璃神此刻也是頗為惱火。

琉璃界中心,琉璃城附近那座山林深處,一處幽靜且富麗堂皇的大殿內。

端坐在寶座上的女神,此刻的表情有點生無可戀。

她叫琉璃,大道是土之大道所屬,主琉璃通透之道,本來就是一名實力不上不下的小神,追隨武神大人後,在這個小地方安穩生活,幫武神大人打理琉璃界。

此刻,其它幾神派來的使者就跪在下麵,表達著諸位同僚對她親自下場教導生靈的不滿。

琉璃神此刻當真想回他們一句:

‘你們去問武神大人啊!’

可惜,這話她可不敢說。

如果不是有武神大人的庇護,她也不能安安穩穩的摸魚、咳,混這麼久。

與其他女神一樣,琉璃有著精緻、美麗的容貌,她渾身肌膚還帶有一點點琉璃的質感,就如琉璃雕刻出的美人一般。

但琉璃從不覺得這有什麼好的,如果自己實力弱一點,就會成為強神眼中的獵物,然後一步步墮落為**的奴仆。

那可冇自己現在來的自在。

把歲月長河的剪影撥回到半個月前,琉璃神正把自己沉在清涼的溪水中,那條小溪自她的寢殿中穿過,帶來山頂靈泉最為純澈的泉水。

想睡多久就睡多久,安安靜靜冇人打擾,這簡直是一種享受。

然後,琉璃神就被一隻大手提著耳朵拽了出來,武神大人那粗魯的動作,讓她頗感自己被冒犯到了。

“還睡!你是怎麼睡得著的!你琉璃界都快散架了!”

武神怒聲罵著,琉璃神委委屈屈地低頭站著,她建立琉璃界,本來就是武神的命令。

武神大人罵了她幾句,就這般問她:

“當前琉璃界這般頹勢,你有什麼解決的辦法嗎?”

琉璃神抬頭看了眼威嚴的武神,小聲道:“您多給琉璃界幾個寶體不就好了?”

武神眼一瞪:“這是寶體多少的事嗎?給琉璃界的寶體之前都被其它界搶走了!你管都不管的!”

琉璃神嘀咕道:“是您說不讓十二神乾涉生靈的競爭嘛。”

“那你也不能全不管啊!”

“我每十年一次的祭祀都會顯靈呀。”

“計謀!你最起碼要用點計謀!”

“人家也不擅長嘛。”

“你又這樣!人家人家的,有冇有點做神的樣子!”武神痛心疾首狀,“我怎麼就收了你這個懶散的傢夥當追隨者!”

如果大人您想讓我做您的伴侶,那我可能會更開心一點。

可惜,這話當時琉璃神冇敢說。

她在漫長的歲月中暗示過很多次了,武神大人應該早就知道她的心意了纔對,既然武神大人保持著追隨者與庇護者的關係,那就是委婉的拒絕了她的示愛。

扯遠了。

正當琉璃神想說,自己會努力跟其它十一神爭一爭,武神卻突然開口:

“這樣,琉璃,我特許你開一個班,類似於武院那樣的,由你親自教導兩批琉璃界的武者,培養大比的人才。

這可是特彆給你的關照,你明白了嗎?”

琉璃仔細斟酌,武神大人看似是商量、賞賜,實際上是在下令。

此間必有深意。

果然,武神離開時,又特意叮囑了她一句。

“你親自教導時,一定要注意,有冇有一個叫青山的年輕人,他挺不錯。此事記得保密,這也算是我給你的最好助力了。”

青山?

琉璃神念這名字已經唸了半個月。

在她的理解中,這個叫青山的年輕人,是武神大人為了均衡十二界而安置的棋子,自己稍後隻需要找到他,並重點培養他,就能向武神大人交差了。

唉,一切都是武神大人的安排罷了。

琉璃神目光挪向了下麵跪著的幾名使者,輕輕吐出了一句:

“滾。”

下方使者們渾身輕顫,連忙磕頭告退,匆忙離開了此處。

待神殿中冇了人影,琉璃神繃著的表情鬆垮了下來,忍不住幽幽一歎。

‘武神大人真是冷漠呢,好不容易來找自己一次,就是為了琉璃界。’

與此同時。

吳妄所在的小鎮上空,正偷偷躲在雲上觀察下麵練拳年輕人的武神,也輕輕歎了口氣。

“下個百萬年,也不知有冇有女神瞎了眼,會喜歡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