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七十四章 年輕人,這本絕世秘籍是你掉的嗎?

-

當夜,吳妄將兩位師侄送回老師處,就帶著金薇回了家中,也不知驚擾了什麼,敲門之後,院子裡麵有些慌亂,還有床頭擺件掉落時的清微聲響。

這個……

他們倆小的就不該回來的。

吳妄就當自己什麼都冇看見,早早就回了內屋睡下。

天道之間。

那一直閉目養神的天帝睜開雙眼,身周環繞的無邊威壓自行消散。

吳妄靜靜思索了一陣,盤算著武神與外公水神同時現身所代表的所有可能性,最終歸結為,要麼是自己早已暴露,但武神和水神心照不宣,故意來自己麵前示好。

要麼就是純粹湊巧了。

在一個偶然的地點,自己的老師秋老先生一時興起,對著天上的雲朵打了一拳,剛好把兩個先天神驚到了。

想確定是哪種情況也不難。

吳妄右手掐弄著指尖,天道如網開始傳遞著一縷縷訊息,極速推演各類情形。。

很快,吳妄得出結論——自己暴露的可能性不足百分之一,九成九是湊巧遇到,或者存在其它外力乾擾的情況。

“小鐘出來。”

“嘻嘻,”一聲乾笑,大鐘的虛影掛在了左前方,裡麵跳出了一個玲瓏可愛的少女,落地後揹著雙手、兩隻小腿略微交錯,站姿突出一個乖巧。

“主人,不是我做的,水神經常找武神喝酒。

十二界是武神對其他神靈炫耀的資本,所以經常帶來訪的朋友在天上喝酒吹牛。

按武神的原話說,並不是每個能打的神靈都懂發展神界,也並不是每個擅長髮展神界的神靈都能打。

其實就是誇自己文武全能的意思。”

吳妄微微頷首,手指輕輕敲著椅子扶手,問:“你有什麼建議?”

“這個要看主人如何想的。”

鐘靈道:

“先是以楊無敵為引,而後主人化身親自降臨,如今天道已經侵入了天外秩序的核心地帶,隨時可以對燭龍建立的秩序進行衝擊。

這已經有了正麵擊潰燭龍的前提條件。

但主人,按此前經驗,以及您兩次衝出大劫得出的結果來說,越多的生靈之力就越能發揮作用,六道輪迴盤是重中之重,有它就可把生靈與天道與天地緊密無比的相連。

如果從這個角度而言,一個完整且儘可能儲存更多生靈的天外世界,對渡過大劫而言價值非凡。

所以……”

吳妄喃喃道:“在燭龍的秩序中戰勝燭龍,取燭龍而代之,纔是上上策。”

“除了這些,您還應該考慮如何利用天外世界,補全自身的些微不足。”

自從鐘靈化成少女模樣後,難得像此刻般正經。

“主人您要追求自身之超脫,才能在超脫時拯救其他人,如果無法抵達那個境界,悟不透最終的問題,就算再周全的準備,也是無用的。”

“嗯,我知曉了。”

吳妄點點頭,慢慢閉上雙眼。

鐘靈注視著吳妄,表情略有些入神。

“怎麼了?”

吳妄輕聲問著。

“冇事,隻是想多看看主人,”鐘靈嘻嘻笑著,“去了天外之後,主人倒是比之前更成熟了呢。”

“大概是重走一次人生路,發現此前所忽略的許多細節。”

“那,我先回去嘍,主人的下一刻就是我的上一刻,雖然我能縱觀整個歲月長河,但這般體驗也頗為奇妙呢,揮揮。”

“揮……”

吳妄睜眼看著那迅速消失的大鐘與少女,不由得啞然失笑。

這傢夥,跟自己是真的知根知底;這種藍星帶過來的打招呼方式,都運用得爐火純青。

自己是從蟲洞鑽出來的這件事,她知道了嗎?

‘下次想著問問吧。’

吳妄抬手揉揉眉心,已經幾年冇有實質意義上的休息,讓他也感覺到一絲絲的疲倦。

看天道有條不紊地發掘大道,九重天各處安靜祥和;

血海擴張的速度完全在掌控之內,大長老坐在他的小茅屋中每天修行喝茶,好不悠哉。

人域內出了點亂子,但影響不大,算是人域必然要經曆的‘戰後陣痛’;

除人域與東野之外,大荒各處部族都按照天道定下的步子,穩步提升生產力、增加生產資料、調整產業結構、興盛四海貿易與內河貿易,百族一片欣欣向榮。

那些口中說著生靈劣根性的神靈們,現如今也開始在大荒各地活躍,開始體會生靈那豐富多彩的人生。

雖然天道展開的時間並不算太長,但眾神在天道的壓力下,各自觀念已不得不作出調整,不然就會在被淘汰的邊緣徘徊。

道心略有點躁動呢。

吳妄沉吟幾聲……又沉吟幾聲……

‘一個優秀的首領,就算在四處邊界奔波,也不能忘卻自己的那座雪山。——熊悍。’

心神退出天道之間,天庭神殿中打坐的本體睜開雙眼,嘴角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化作一縷微風,飄去了後方那座幽靜的寢殿。

泠小嵐正自修行,忽聽得一縷傳聲,不由掩口輕笑,自身道韻都有些亂了。

自家天帝閉關,怎得還帶中途出關的?

……

第二日一早,‘青山’破天荒地睡了個懶覺。

當吳妄打著哈欠離開自己的小床,走入了那片溫和的陽光,正在院裡削木材的山叔愣了下,一旁抱木柴去燒水做飯的青嬸也愣了下,小金薇……這個還在呼呼大睡。

“早。”

吳妄含糊不清地應了句:“我去老師那邊了,今天起的有點晚。”

山叔下意識迴應著:“哎,去,你去。”

“睜眼看著點路啊,可彆摔著了,”青嬸不放心地叮囑著。

吳妄迴應了半句,出了門就開始一路小跑,留下山叔與青嬸在那麵麵相覷。

“他這是怎麼了?”青嬸憂心忡忡地問著。

山叔寬慰道:“說不準,不過偶爾睡個懶覺,年輕人有誰不睡懶覺的?”

“道理是這個道理,但總覺得有點不適應。”

青嬸輕輕一歎:“這孩子平時太過勤勉,倒是盼著他能歇一歇,他現在走的是修行路,以後要成大人物,咱們也幫不上他什麼了。”

“彆說這話,”山叔笑道,“孩子聽到心底會不舒服,你啊,就當他是那個小蟲子就行了。”

青嬸含笑點頭,目中泛起了幾分回憶的神色。

上午的鎮子本該頗為活泛,但今日卻十分安靜;昨夜在外玩鬨到了半夜的人群,此刻都在各自的小樓、小院中酣睡。

吳妄跑到老師家門前時,卻見冬篙師兄在門前靜靜打坐,走向前去一問,立刻察覺到了此間的蹊蹺。

“你師姐嫌我回來的晚了。”

冬篙眼中寫滿了委屈:

“還說,那些舞姬既然那麼好看,讓我去給你們做個領隊。

你說說,唉……昨晚我也不知怎麼了,就在一個角落打轉,在那幾個小巷中迷路走不出來了,恍恍惚惚的。

這跟那些舞姬有什麼關係!”

吳妄笑著在門前挨著冬篙坐下,從懷中拿出了一隻布包,自其內翻出了兩個肉包子,遞給冬篙一個。

冬篙也不嫌棄,接過之後就開啃了起來。

武修冇有辟穀一說,不吃飯雖然身體扛得住,但腹部餓得慌。

吳妄耳尖顫動,已是察覺到了秋梨師姐那故意放輕的腳步聲,心底自是想著給冬篙師兄一點幫助。

畢竟冬篙師兄昨夜被困在鎮子上的小角落,與他勉強也算有點關聯。

——絕對是武神跟外公乾的!

吳妄溫聲道:“師兄,你對師姐的感情應該很深吧。”

說完,吳妄不忘對冬篙眨了下眼。

考驗師兄弟默契的時候到了!

冬篙歎了口氣:“感情深自是感情深,我倆青梅竹馬,在哪都冇分開過,我自是不想離開她,她也不想離開我。”

門板後的秋梨目中略有些感動。

冬篙:“但是啊!”

吳妄搶道:“感情深就好。”

“哎,還有但是,”冬篙對吳妄嘀咕道,“你師姐就是早年有點嬌慣了,脾氣不太好,平時溫柔如水,一生氣就板起臉來半天不理人,這誰受得了。”

吳妄溫聲道:“這點倒是冇什麼,也是師姐對你最為親近,纔會在你麵前展露不美好的一麵嘛……師兄會崩雲勁嗎?”

“我手不行了,崩雲勁用不了。”

冬篙輕歎了聲,捂嘴打了個哈欠。

吳妄聽到了門後師姐離開的腳步聲,心底略微鬆了口氣。

秋梨師姐還是很溫柔的嘛,雖然在自己丈夫口中聽到了一些讓她心情不暢的話語,卻並未……並未……

神念隱隱窺見,秋梨提著兩隻水缸自影壁牆後轉了出來,直接把水缸抵在了兩扇大門之後,還故意發出哐哐兩聲悶響。

冬篙渾身哆嗦了下。

吳妄已是忍不住抬手扶額,決定今天直接去練拳,暫時就不去給老師問候了。

頭頂一片雲上,那兩道身影低頭注視著這一幕,各自發表了一句感慨。

武神搖搖頭,歎道:“婦人的心眼怎麼就如此小。”

水神皺眉道:“你這是要拉我在這多久?我還急著去找運道神相助,豈能在你這看你如何扭捏地教徒弟!”

“誰扭捏了?”

武神雙眼瞪成了銅鈴:“你再陪我三日,就三日!平日裡來我這搞酒喝,趕你都趕不走!”

“那行,三日就三日吧。”

水神表情軟了下來,笑容中滿是無奈。

這個水神未免太好說話。

“你打算如何做?”水神道,“昨天這小傢夥說的那些話已是明明白白,我觀此子,心性堅固、品行優良,倒是不太好利誘。”

武神歎道:“他老師冇幾年活頭了,壽元到了。”

“那你等幾年不就好了?”

“這幾年對這少年而言最是關鍵,要打好基礎啊。”

武神在袖中摸索了一陣,拿出了幾顆流光溢彩的果子、幾隻玉簡串成的書卷。

武神道:

“我閒著也是閒著,神生除卻去跟燭龍乾一架,也冇什麼其它期待了。

反倒是這個小傢夥,資質如此耀眼,培養好了,說不定是大哥一樣的人物。

這年頭,找個衣缽傳人不容易啊。”

水神笑道:“既然你這般說了,我倒是可以幫你,寶物直接送嗎?”

“當然不行,”武神笑道,“我苦思冥想,製定了幾個小測試,他通過一個,我就給他一樣寶物作為獎賞。

等他開始接觸這些高深的武技,嘿,還怕他以後不拜師?”

“陰險。”

“這叫謀略!走!看他跑步的方向,應該還是去昨天那地方,今天我要認真起來了,給我弄你那個水膜,把我大道藏起來,藏完美一點,那種到燭龍麵前,燭龍也認不出的程度!”

“行,行,”水神滿是無奈地答應著,“我這無上隱匿神通,竟然用在了這般事上。”

“哈哈,拿來吧你!”

武神拽著水神唰地消失不見。

看他那興沖沖的模樣,自是做好了萬全的佈置。

【武神小測試第一關——善念。】

片刻後,鎮外的小路上多了一名麵容枯槁的老嫗;

她癱坐在路邊,嘴脣乾裂、雙目無神,似乎掙紮著想要站起來,但渾身冇有什麼力氣。

不遠處的角落中,水神眼底寫滿了震撼。

夭壽了!

武神扮女人了!

萬不曾想到,這個老頑固這次玩這麼大,此事要是傳出去了,那必然會在神圈引起軒然大波。

畢竟武神一向以剛陽勇猛示人,最喜歡在女神麵前炫耀自己會跳舞的胸肌,如今為了一個弟子,竟……

水神一邊感慨著,一邊拿起了自己的本命神器——小水球,將這珍貴的一幕拍下來。

吳妄從遠處慢跑而來,注意到路邊的老嫗後,立刻加速衝了過來,也冇什麼猶豫,單膝跪坐在老嫗身旁,手指觸碰了下老嫗的脖頸。

是生靈,直接接觸也冇有察覺到大道道韻。

嘖,還以為是昨天那兩個大閒神在搞事。

老嫗顫聲道:“救、救命……我已經幾天冇吃飯了……”

吳妄點點頭,正色道:“您有貝幣嗎?”

“有、有……”

“好的,稍等。”

吳妄應了聲,轉身健步如飛地衝回鎮子。

武·老嫗限量版·神暗中一笑,稍後自己隻要把這場戲演好,等這少年拿回食物,自己吃了恢複點力氣,就滿是感激地拿出祖傳的秘籍。

如此一來,既能滿足此少年心底行俠仗義的訴求,又能讓這少年心安理得地接受自己的饋贈。

妙啊!

不多時,吳妄提著一隻竹筒衝了回來,裡麵是打好的稀飯。

‘老嫗’眼底泛起了幾分感動,不愧是他看中的少年,這善念真不虛,還如此細心。

為了不露破綻,武神努力坐了起來,滿是激動地接過米粥,狼吞虎嚥地吃了起來。

這‘老嫗’吃的正帶勁,吳妄卻一把將竹筒搶了過去。

“誒!”

“餓太久不能吃太多,不然會撐漲出問題。”

吳妄溫聲解釋著,將竹筒放在了老嫗麵前,又在懷中拿出了幾隻布包,道:“這些總共兩貝幣,都是些常見的食物,我來回跑腿你可以給我一貝幣。”

隨後,那隻手就伸到了老嫗麵前:“三貝幣,不用謝。”

剛纔還在感動的武神眼一瞪。

吳妄麵色如常地凝視著眼前的老嫗,卻礙於神念不足,並未識破武神精心的偽裝。

“我、我身上冇有貝,”老嫗虛聲說著。

“那冇事,”吳妄站起身來,“我每天早上都會在這裡路過,有了以後就在這擺上三枚貝幣就可。

我並未救你,隻是賺貝,所以不必往心裡去,我也不需那般虛妄的感激。”

言罷,吳妄拱拱手,轉身朝著自己練武的山坡跑去,留下那老嫗抓著布包、抱著竹筒,久久無法回神。

武神眼一瞪:“我!”

側旁飄來一隻淺淺的影子,自是水神。

“這年輕人,我挺喜歡,不為俗名所累,”水神笑嗬嗬地讚歎著,“快吃啊,彆涼了。”

武神皺眉道:“問題是,我武技送不出去啊,這弄的,問題出在哪?”

水神輕吟一二,道:“不如你變化個年輕女子,楚楚動人一些,現在的年輕人都好這一口。”

“哼!我不要麵子的嗎?”

武神翻了個白眼,端起竹筒喝了幾口,解開布包吃了兩個肉包,很快就顫巍巍地站起身來,朝鎮子走去。

小半天後,這老嫗再次回返此處,將三枚貝幣擺在了一旁的石頭上,用那竹筒壓好,轉身消失在了林間。

遠處,吳妄紮穩馬步,抬頭看向了天空,仔細想了想,將目光挪去了遠處的一塊巨石。

運勁、起手、出拳!

嗡——

砰!

一道肉眼可見的波痕滑過,那大石震了三震。

吳妄卻有些不滿。

崩雲勁這門絕技,除卻對自身力道掌控要足夠精妙,還必須將力量運用到一點,傳遞到遠處而不散。

自己這一拳看似有聲勢,實際上速度很慢,隨便來個武魄境的修士就能閃躲。

冇彆的法子,隻能不斷練、不斷琢磨了。

烈日漸漸高升,吳妄額頭漸漸多了汗水,一股股氣勁在他身周來回沖蕩,百丈外的那塊青石漸漸平挪了數尺,其上多了幾個凹陷的拳印。

‘打穿而不打炸,就算小成!’

“哈!”

吳妄口中輕喝,拳風越發收束。

不遠處的林間,水神蹲在草窩中,那短短的胳膊、肥肥的手掌,舉著自己的小水球,記錄著某位戰神的光輝戰紀。

隻見,空中傳來了鶴鳴之聲,一隻白鶴自空中慢慢飛來,其上站著一名風姿不凡的中年男人。

身穿白袍、帶著髮箍,額頭掛著金色的五角星印記,身周盤旋著一縷仙氣。

吳妄被白鶴吸引,抬頭看向空中,心底還有點納悶。

‘這是大荒人域哪個仙人跑出來了?’

定睛一瞧,那白鶴似是真的猛禽,而非法寶凝成。

就聽那英俊的中年男人朗聲道:“吾乃武神大人座下巡迴使者,自十二界之間散播武道,能見我者即是有緣,能聽我嗓音者便是資質超凡,可得我傳無上功法!”

吳妄仰著頭看了一陣白鶴,而後低頭繼續打自己的拳。

這定然是武神安排的吧。

雖然不能排除,武神有可能扮演武神手下這種荒唐事,但吳妄已經打譜,暫時不跟武神有什麼牽扯,也儘量隱瞞自己的資質。

被武神盯上雖然好處很多,但自己來天外是乾啥的?

不就是為了磨礪自己的道心,搞一搞負重修行嗎?如果真要走捷徑,自己為啥不想辦法直接偷襲燭龍。

白鶴上,武神變化的中年男人低頭看了眼吳妄,眼底滿是困惑。

裝冇聽到?

他剛剛的傳聲直接就送這傢夥耳朵裡麵去了!

白鶴慢悠悠飛走,武神又重複了兩遍剛纔的話語,見吳妄繼續熱火朝天地乾著拳法,這武神的額頭漸漸滿是黑線。

“我還就不信了!我想送本功法都送不出去!”

武神在水神麵前振振有詞地念著,目中已燃燒起了熊熊火焰。

“給我多加一層膜,我還就不信了,送不出去一本秘籍!”

水神眼底寫滿了‘寵溺’。

於是,接下來的兩天,吳妄開始接連遇到‘怪事’。

一次兩次也就算了,吳妄感覺不到武神大道的存在,儘量不去往【這是武神在瞎搞】的方向考慮。

但三次四次下來……

‘這武神就冇點其它事了?’

吳妄心底滿是警惕,著實不想跟這個武神有什麼牽扯。

莫楓很喜歡與吳妄探討武技,而且隻能在這裡住三天,自是找準機會就拉著吳妄論道。

但隻要莫楓離開,吳妄不出半個時辰,就會遇到各種古怪的情形。

路過林邊,疏林中傳來了幾聲女人或者男人的求救聲。

走過小巷,巷內就會傳出兩聲惡霸欺淩弱小的奸笑聲。

在街上路過一些擺賣破舊物件的攤位上,總會出現一兩件一看就價值不菲的玉簡。

讓吳妄差點崩潰的是,當他路過鎮子外麵那條供水的小河時,自己腰間懸掛的小物件自行飛了出去,掉在了河水中,河麵泛起了層層波痕,有個滿臉鬍鬚的壯漢冒了出來,雙手端著兩隻七彩繽紛的果子。

“年輕人,你掉的是這隻能增加百年靈力的玲瓏果,還是這隻能增加千年靈力的化神果呢?”

吳妄:……

拱拱手,吳妄低頭快步離開,留下那壯漢在那各種費解。

為什麼?

這到底是為什麼?

這麼多機緣擺在一個上進的年輕人麵前,怎麼就!

還好,吳妄為了讓自己的行為看起來合理,通過喃喃自語的方式,說了句:

“一切看似美好的饋贈,實際上都被暗中標好了價格。”

武神直接冇脾氣了。

但那幾本絕世秘籍和幾枚珍稀靈果,武神終究還是送出去了。

那是一個午後,吳妄練拳之後提前趕回老師家中。

明日春鸞師姐和莫楓師侄就要離開,他騰出小半天跟他們聚一聚,與莫楓師侄混熟後,也算多了個朋友。

挺不錯的,比季默年輕時候靠譜多了。

吳妄剛要跑下山坡,背後就傳來了一聲呼喊:

“喂!”

吳妄停步扭頭看去,見那個絡腮鬍子的壯漢靜靜站在那,目光滿是複雜,嘴唇在微微顫抖,手中拿著一本金光閃閃的書冊。

“這本神品武技絕天九斬,是、是你掉的嗎?”

吳妄剛要開口。

“說是行嗎?”壯漢麵部肌肉在輕輕顫抖,“冇有價格,單純看你資質不錯,送你點好處,以後你隨便乾什麼,我冇什麼圖謀。

真的,不圖你什麼。”

吳妄麵色複雜地點點頭,道:“那,是吧。”

片刻後,吳妄懷中揣著兩本秘籍、三枚靈果,一路跑回小鎮。

那壯漢站在山坡上,負手仰天長歎,聽到身旁老友的笑聲,他鼻子一酸,差點就哭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