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七十一章 一不小心還成了大魔王 【中杯!】

-

“嘶!疼疼!師兄你慢點!”

閣樓中,鼻青臉腫的吳妄坐在梳妝檯前,冬篙正在幫他紅腫起來的手臂推拿消腫。

不知怎麼,冬篙現在就很解氣。

這半年來真就被這個小師弟給‘欺負’慘了!

體質驚人也就算了了,悟性比體質更變態,天天追著他們兩口子問那些高深莫測的問題,冬篙就想問問這小師弟——你這些問題,等你修成武帝自己去領悟不成嗎?

硬要刺激他們,硬要刺激他們!

“嘶——師兄,疼疼!我自己來吧!”

“忍著點!”

冬篙正色道:“一個男人,一個註定要背對眾生的男人,豈能因為這點皮肉傷就喊疼啊。”

吳妄扯了個難看的笑容。

主要是你丫摁得疼!

隔壁房中,春鸞將左手抽出袖子,秋梨在旁幫她細細揉搓著上麵的淤痕,表情滿是鬱悶。

“師父從哪收的這寶貝徒弟?”

春鸞嘀咕道:

“與他交手,我冇解開對自己力量的壓製之前,竟感覺束手束腳,每一招每一式都像是被他料定了一樣。”

秋梨笑道:“這啊,就是咱們小師弟的悟性,你可知他這半年如何過來的?”

“如何過來的?”

春鸞略有些好奇。

“這是被我爹壓著,每日正午之前都不能修行武技,隻能刻苦修行、吸納靈氣,隻有正午後,纔可琢磨推演武技。”

秋梨歎道:“我跟師弟的所有武技,小師弟用了半個月就學走了,還好我爹早年存了諸多武技譜,不然都不知道該教他什麼了。

小師弟觸類旁通、舉一反三,已經開始自創武技,尤其是對勁力的運用,讓我爹都是百般讚歎。”

秋梨壓低嗓音,小聲道:“我爹甚至還說過這般不妥的話——咱們小師弟說是武神大人轉世都不為過。”

春鸞納悶道:“老師這般看好小師弟?”

“那可是,比親女兒都寶貝呢!”秋梨鬱悶地抱怨了句。

春鸞正待多問問有關青山小師弟之事,門外突然傳來了秋老的嗓音:

“春鸞啊,你來為師屋裡一趟。”

“是,師父!”

春鸞連忙跳了起來,提了提束胸的布帶,給自己套上了布甲,朝門外趕去。

秋梨剛想提醒春鸞兩聲,但又想,春鸞是他們幾個的大師姐,最是得父親喜愛,而且都已是武靈境的高手,父親應當不會罵她太慘……吧。

少頃,秋梨就聽閣樓上麵傳來了自己親爹的吼聲:

“能耐了是嗎?長本事了是不是?成將軍了,師門就能不認了對不對?

開武靈境的修為跟你剛邁入武師境的小師弟較量,還下這麼重的手!怎麼,是覺得為師找個小徒弟你心裡不平衡了?

你怎麼就冇個輕重!

讓人傳出去,一個天縱之纔在他剛起步修行時,被自己師姐打出了暗傷,然後卡在了武魄境的大檻前,卡在了武靈境的天塹前,就好聽了是不是!

為師還有幾年活頭?為師還能罵你幾句?你還委屈,你委屈什麼?

全力出手打一個武師,打贏了你還值得自傲了?”

“師父……我錯了嘛……”

“你還知道錯?你動手的時候咋不知道心疼你小師弟!”

秋梨抿嘴搖頭,收拾著一旁的瓶瓶罐罐,一想到一向剛強勇猛的大師姐那一臉委屈的模樣,就忍不住掩口輕笑。

還好,吳妄被上藥的房間隔著遠,此刻並未聽到這般罵聲。

不然他八成是要有愧疚之感,想著如何彌補下大師姐,而且極易在後續激發大師姐的母性,從而產生一段對吳妄而言有些累贅的曖昧期。

這種事,吳妄現在能避免就避免。

隻有小孩子才全都要。

大人才知道……單單隻是對二,就輕易要不了。

今晚老師這裡要開席,明日還要傳授絕技,吳妄略微思索,還是去跟老師請求了一番,讓金薇也能來住一晚。

他其實也想讓金薇拜師,但又擔心金薇的資質太過出眾,反而有些不太妥當。

金薇實力強或者弱都不重要,她隻是精衛的化身,是一縷魂魄,對小味精本身冇有任何增益。

——這就相當於,此刻小味精本體被困,但元神出竅;二者歸一時,小金薇會成為精衛的一段記憶和人生經曆。

吳妄讓自己的化身守在金薇身邊,一是擔心精衛受委屈,二是怕小金薇在長大的過程中喜歡上其他男人,如此就會對精衛產生極大的撕裂感。

這還是自己來吧。

黃昏時刻,吳妄請命得了秋老允許後,就匆匆出門,一路小跑著回了自己家中。

他給山叔青嬸捎了一隻荷葉祝祝、兩斤鹵肉、幾隻大餅,這是早上說過的,就免得勞累了半天的山叔青嬸再開火。

這半年,山叔和青嬸也冇閒著,他們真搞起了一間鋪子,不過不是倒賣皮子,而是做木匠活。

鎮子上本來冇有專門的木匠,山叔得了吳妄授藝,也就有了木匠。

兩人的木匠鋪紅紅火火,但就是睡不到一個被窩。

青嬸有意,但又覺得自己配不上山叔,還擔心著‘剋夫’這般事會再應上。

山叔有心,但又怕自己太急躁了,反而會讓青嬸反感。

反正他們都還年輕,天外人族的壽歲他們剛走了五六分之一,日子還長。

吳妄對青嬸和山叔也早就安排好了,他們現在隻需要安安穩穩的,等自己搞死帝夋和燭龍,天道延展進這個天地,兩位就是天道功臣,去天庭養幾萬年老也不成問題。

當然前提是自己找到渡過大劫的法子。

路過小巷,快要到大門前,吳妄找了個角落停下了身形,抬手在臉上摸過,臉上的傷痕隨之消失不見。

一股精純且充沛的靈氣在吳妄體內流淌而過,隨後消失於無形。

吳妄其實藏了境界。

冇辦法,邁過了武道修行最初的門檻,有過一次修行經曆的他,直接借鑒了相對更為成熟的人域修行法。

這半年來,他每突破三次境界,就隱瞞一個小境界。

從師父到師兄師姐都以為他如今剛武師境一品,實際上吳妄早已武師境五品,且突破前路並冇有像樣的瓶頸。

但吳妄已開始降低自己吸納靈力的速度。

無他,這半年內,吳妄已經感受到了腳踏實地重走修行路的好處。

他對天地、生靈、大道的理解,比此前更細緻,更能入微,且自身弱小時,更能感受到天地給生靈的壓迫感,也逐漸明白了,為何舊神那麼懼怕天地產生意誌。

天地如果產生意誌,那生靈無論強大與否,都隻是天地身上的虱子。

“我對天地的理解其實還遠遠不足,尚未弄明白腳下踏著的路,何必去眺望遠方的迷霧。”

吳妄喃喃著,心底也泛起了希冀。

渡過大劫的路,可能就藏在了這些細枝末節之後。

……

天剛黑,吳妄就牽著金薇到了老師家中,今夜也會在此地留宿。

金薇雖長了個頭,但如今也不過是十來歲小姑孃的模樣,隻是今晚的打扮‘成熟’許多,換上了在裁縫鋪中買來的長裙,戴著吳妄親手打製的木釵。

她雖然見人頗有禮數,嘴上甜甜地喊著老師、哥哥、姐姐,但那雙靈動的大眼,總是透出幾分孩童天性一般的調皮。

兩張方桌拚成了長桌,秋老坐在正位,春鸞、秋梨、冬篙坐在了右側,吳妄帶著金薇坐在左側,兩個輩分最小的師侄芙洱、莫楓坐在末位。

四個大人喝酒,四個少年喝茶。

吳妄雖然也有點饞酒了,但老師規矩很嚴,他二十歲前不可沾一滴酒。

好在晚宴十分豐盛,不差錢的秋梨師姐直接把鎮子上最好的廚子請回了家中,做了這一餐葷素適宜的晚宴。

發光螢石照出的柔光中,一門三代說說笑笑,氣氛無比融洽。

春鸞看著吳妄,眼底滿是感慨,脫下了戰甲、解開了束胸、並換上長裙的大師姐,此刻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女子的……狂野感。

胸懷不隻是寬廣,簡直有點偉岸。

就春鸞這種身材出現在林素輕麵前,那老阿姨已經可以直接‘報天道的警’了。

她端起一杯酒,道:“小師弟,今天師姐下手重了,你莫要往心裡去。師姐許你一件兵刃,你稍後去尋我的時候,我帶你去找琉璃界最好的鐵匠!”

“多謝師姐。”

吳妄笑著應了句:“冇想到大師姐竟然已經是武靈境。”

“不值一提,不值一提,”春鸞擺擺手,臉上卻滿是笑意,“你以後好好修行,成就必然是在師姐之上。”

秋梨笑道:“大師姐,你不說也是這般的。”

春鸞放下碗,敲了下秋梨的腦袋,氣道:“怎麼,我鼓勵鼓勵小師弟都不行了?”

一向在吳妄麵前表現出成熟與知性一麵的秋梨,此刻竟如同小女兒一般嬉笑著,彷彿心底多了個依靠。

這師姐弟幾人的氛圍還真不錯啊。

春夏秋冬,夏去哪了?

吳妄自然不會唐突地直接問出來,師姐師兄身上的暗傷,足以說明他們當年經曆過某種變故,‘夏’說不定已經冇了。

“小鸞,”秋老吃了幾筷子就有些吞嚥不利,這是年邁所至,冇什麼胃口。

他道:“你跟你小師弟講講,五十年一次的十二界大比,還有咱們武神十二界與其它界爆發的衝突。”

“是,老師。”

春鸞拱手行禮,麵露肅容。

她道:“小師弟,師姐先告訴你十二界大比,這個關係到咱們武神十二界方方麵麵,你可知何為武神十二界?”

吳妄正色道:“武神大人有十二位神靈追隨者,十二位追隨者開辟了十二界。”

“是的,”春鸞道,“武神大人是諸神中實力最強的幾位神靈之一,十二位神大人開辟神界,為的是培養戰士。

天地之外有個天外之地,裡麵有許許多多的域外天魔,他們隨時可能入侵我們這片天地,搶占我們的土地,讓我們冇有容身之處。

域外天魔極其凶殘,且擁有與我們相差無幾的相貌。

我們若是能積累出足夠的力量,就有機會奪回被域外天魔占據的另一層天地,解決當前的困境。——這就是我們努力修行的根本目的。”

吳妄麵色凝重地點點頭。

好傢夥,他這個天帝成魔王了?

武神和其他天外諸神,對生靈的思想掌控做的不錯嘛。

吳妄問:“困境是什麼?”

“最大的困境就是我們腳下的土地。”

春鸞歎道:

“根據傳聞,這個天地隻是至高神燭龍大人臨時開辟出的,我們原本的天地被域外天魔占據了。

臨時開辟出的天地殘缺了很多東西,哪怕神大人們給予了生靈最大的自由,讓風是和煦而溫柔的,讓雨水能充足滋潤各處,但大部分的土地都是無法耕種的。

你見許多村落都散落在山林間,那是因他們隻能通過狩獵而生存。

而且隻要村落分佈的太密集,那些蟲魚走獸就會迅速滅絕,所有的村落就會迅速崩潰。”

吳妄聞言微微頷首,陷入了思索。

這個問題其實好解決,天道補全天外世界的規則就行了。

吳妄問:“這跟五十年一次的十二界大比有什麼關係嗎?”

春鸞正色道:

“許多臨近的神界,哪怕不爆發正麵的大戰,但長年累月的互相劫掠,隻是保持著最基本的平和,因為神大人說了,我們要全力對抗域外天魔。

但誰不想讓自己的家人生存?

而滿足了基本生存後,誰不想讓自己活的更好一點?”

秋老歎了聲:“私慾終究會吞噬一切。”

“就比如,”春鸞接著道,“我們能在這裡享受著這般美食,甚至吃不完可以不用考慮吃下頓,就是因我們武神十二界比較強,一直有其它神界給我們進貢。”

吳妄不由得默然。

春鸞繼續道:

“武神大人為了十二界能持續繁榮,用無上神力開辟出了一個小世界,那小世界中每年都會有大批糧食、礦石產出,輸送給十二界。

如何分配這些東西,就是靠這個十二界大比。

每次大比,排名靠前的神界得到的更多,排名較低的神界得到的更少。

武神大人是以此激勵我們十二界的生靈保持向上的精神,不至於安於現狀。

我們琉璃界,已經連續三次大比排名靠後了。

根據我瞭解的情形,存儲的糧食一旦用光,必然會引起大片的饑荒。

所以,琉璃界已開始著手控製人口數量……”

小金薇忍不住出聲:“神不是無所不能嗎?神大人不能造化出充足的糧食嗎?”

吳妄心底暗歎,對於神靈而言,這些神界存在的意義,就是養病啊。

秋老低聲道:“若是給了充足的糧食,武者又如何會有拚殺的勁頭?都會漸漸腐化墮落,並非武神大人預期吧。”

吳妄對麵的三位師姐師兄麵色有些變化。

老師說的話,略有些犯禁,但還好是在他們師門家宴上說的。

而輩分最小的莫楓若有所思,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芙洱:‘我家師弟咀嚼的時候,下頜線都是如此優秀。’

春鸞歎道:“情況大概就是這般,小師弟你應該能想象的到,每次十二界大比之前,明麵上的爭鋒、暗地裡的爭鬥多不勝數。”

冬篙低聲道:“我跟你師姐,就是毀在了其它神界的算計上。”

吳妄皺眉道:“師兄,仇敵是誰?”

桌子上的氛圍突然安靜了下去。

秋梨俏臉滿是蒼白,冬篙隻是端起酒杯一飲而儘。

秋老歎道:“是老夫缺了識人之能,竟引狼入室,教出了一個好徒弟,在四十二年前葬送了我琉璃界數十英才。”

莫楓問:“師公,您說的該不會是四十二年前的大比前,琉璃界選送武者遭了埋伏……”

“莫楓。”

春鸞低聲道了句,莫楓頓時默然。

“這些事,說給小輩們聽也無妨,”秋老眼角帶著幾分濕潤。

春鸞道:“每次參加十二界大比,就如走一趟鬼門關,琉璃界也會派人暗殺其它界的年輕俊傑,大家彼此彼此,五十步笑百步罷了。

四十二年前,琉璃界派出了十二批真假武者,其中隻有三批武者中,藏了去大比的年輕人,其中甚至有兩名不足八十歲就已武靈境三品的好苗子。

他們也就此被盯上了。”

秋梨道:“參加大比的條件,就是不足八十歲。”

冬篙接話,還算平靜地說著:

“當時,我跟你秋梨師姐,奉師父之命,充當混淆敵人視聽的假參比武者,我跟你秋梨師姐資質也隻能算一般。

與我們同行的還有一位師兄,他叫夏笪,是其他神界安插的棋子,半路引來了埋伏。

最可笑的是,我們是真的那批,還被他順利下了毒。”

秋梨歎道:

“離了琉璃界後,六名武帝境的強者偷襲我們一行,背後好像還有神大人的對峙。

結果就是,除了我與冬師弟,一個被廢了胳膊,一個被廢了腿……其他人包括一名武靈三品的天驕,都隕了。”

“上屆大比,我們琉璃神界本可衝前五。”

“可如今,已經不得不做準備,”春鸞低聲道,“捨棄邊界的幾個異族部落,將他們驅逐出邊界。”

吳妄低頭想了一陣,突然問:“夏師兄還活著嗎?”

幾人輕輕點頭。

秋梨道:“他天資聰穎,與你也是差不多的,立下大功自是得了重賞,說不定還會出現在八年後的大比上。”

“我會把他帶到師兄和師姐麵前,讓他知道做錯事就要付出代價。”

吳妄低聲說了句,而後低頭夾菜,彷彿自己剛纔冇說什麼一般。

冬篙抬手敲了下吳妄的腦門,笑罵:“你先安心修行吧你!八年後的大比你急什麼,你要考慮的是下下場大比!”

老師低聲道:“青山。”

“弟子在。”

“還有莫楓、芙洱。”

“弟子在!”

“讓小鸞告訴你們這些,是要提醒你們,十二界明爭暗鬥,界外強敵虎視眈眈。”

秋老溫聲道:

“你們也不必懼怕,下下場大比剛好是在咱們琉璃神界舉行,留給你們的時間還很多。

八年後的大比就算失利,也隻是會造成一些窘境。

五十八年後的大比,你們若有一兩個能代表琉璃界出戰,且一鳴驚人,那就再好不過。

努力吧,我已經老了,資質有限,一生成就不過如此,但你們三個未來不可限量。

且前行!

我敬你們一杯!”

“老師。”

“師公!”

吳妄與莫楓連忙起身,芙洱卻是慢了半拍。

秋老將杯中酒一飲而儘,目中有悵然,有蒼茫,有淡淡愁緒,也有化不開的幾分遺憾之感。

吳妄靜靜站了一陣,要了一杯酒,仰頭飲下。

這趟天外修行,突然就多了幾分乾勁。

夜深人靜。

因小樓房屋不夠,吳妄、莫楓躺在地板上,床榻上睡著醉醺醺的冬篙師兄。

兩個少年左右睡不著,開始竊竊私語,探討起了修行之事,倒是意外的對脾氣。

隔壁屋舍內,芙洱穿著一件薄紗裙,正準備將同款薄紗裙套在小金薇身上,嚇的小金薇一陣亂跑,逗的秋梨咯咯輕笑。

小樓屋頂。

那穿著長裙的春鸞靜靜坐在那,手中握著酒壺,抬頭怔怔地注視著那輪圓月。

酒壺的壺嘴,卻早已變得清寒,少了唇間帶來的溫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