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十七章 怪病的漏洞?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四十七章 怪病的漏洞?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嘩嘩

這是,哪?

吳妄有些費力地睜眼,入目是一片蔚藍天空,幾朵白雲點綴在雲間,隱隱看見一隻有些奇異的鳥兒在低空盤旋。

他渾身痠痛、頭痛欲裂,這是神念過度消耗導致的後果,且這次被老前輩挪移,不知為何,承受了莫大的撕扯之力,像是從一麵冇有縫隙的牆壁中硬擠了過來。

“前輩……”

吳妄想忍著頭疼想爬起來,眼前一黑,六識陷入黑暗中,一幅幅畫麵不斷浮現。

與神農前輩同行,自西野閒逛半日,神農前輩竟然拉著他采藥、辨認藥草,這讓吳妄頗感無語。

他是煉器黨,對煉丹真的不感興趣。

就這般采著藥、聊著天,兩人抵達了西野與中山的交界處,那裡有著他們此行的目的地。

崑崙之丘。

但他們剛抵達崑崙之丘邊界,眺望到了那傳聞中的崑崙密境,看到了聳立於天地間的九重天門,見到了門前守護的神獸‘開明’。

與此同時,幾道強烈無比的威壓突然出現在東西南北。

這般程度的威壓,吳妄此前感受過。

在北野時,與尹婆婆、王麟一戰,吳妄就曾在那一滴窮奇的精血化散時感受過。

神!

還是實力非同一般的神!

自那天門中飛出一道身影,傲然立於雲層之上,其身如虎、其爪蘊鋒、生有人麵、背有九尾,那雄壯的身軀上散發著陣陣光芒,現身時開明獸也需低頭行禮。

神,陸吾。

與此同時,數道身影從其它方位現身。

一人麵馬身之神靈自北而來,其身有虎紋,背後生有兩隻鳥翼,一股股青色風旋自他身周彌散於天地間,宛若封住了北麵的天空。

神,英招。

又有天神,生有八足、雙首,宛若兩隻神牛拚接而成,身周包裹著濃烈煞氣,八足化出巨手狀,各持兵刃。

最後現身的那道身影初看是人軀,但仔細辨認,其麵容若豹、後生豹尾,尖耳、利爪。

神,長乘。

四強神隱隱將神農氏與吳妄攔下,各自散發出濃烈威壓,吳妄也就離著神農氏稍微近些,若是站在遠處,怕是直接被震暈過去了。

神農笑道:“怎麼樣,怕不怕?”

吳妄頓時扯了個難看的笑容。

不說話已是他最後的倔強。

開口聲音必然是顫的,這是身體的本能反應。

他一個靠醍醐灌頂才邁入凝丹境的小修士,何德何能被四位強神給盯上!

“不必擔心,他們並非聽命於天帝,”神農氏傳聲道,“不過看樣子,終究是免不了一場惡戰。

我且將你送去一處海島,你在那等我一陣,快則數日、遲則數年,我自會去尋你。”

言罷,神農氏抬手摁在吳妄肩頭,輕輕一推,周遭乾坤頃刻塌陷。

吳妄來不及多說什麼,被推向前的瞬間,突然轉身,左手對準神農氏,一顆水晶球自他麵前炸開,神念近乎瞬間被抽空。

祈星術·星光祝福。

這門祈星術在北野很是常見,也不算高階,作用就是為被施加者增幅體力,提升力量和速度。

目標實力越強,祭祀自身消耗的神念越多。

吳妄已是拚儘全力,卻隻能為神農氏增添一絲絲星光,但……

‘應該幫上前輩了吧。’

乾坤的塌陷迅速被填補,吳妄隱隱感覺自己這次失重墜落了許久,最後終於砸在一處淺水灘上,感受到了鬆軟的沙地和清涼的海水。

就這一摔,差點直接吐血。

神念短時間內劇烈耗損、身體度過了超長距離的乾坤挪移,也就有了此時吳妄睜不開眼的狀況。

隱隱的,吳妄在被送來此地時,還聽到了幾聲對話。

一個雄渾的嗓音問道:

“人皇陛下這是何意?既帶你弟子來了,又何必花費大力氣將他送走?”

神農氏輕笑了聲,淡然道:

“隻是帶他來見見世麵,早早體會下直麵你們的感覺,也算給他一個督促。”

暈暈乎乎中,吳妄心底不由擔心起了人域的人皇。

老前輩打得過那幾個神嗎?

畢竟一把年紀了,實力傳承自燧人氏老人皇,還把部分精力投放在了開辟醫道上,那實力八成不如燧人氏和伏羲氏兩位老人皇。

之前還說出了‘自可全身而退’、‘短則幾日去找你’這種一聽就犯禁的話。

不行,自己怎麼也要做點什麼。

老前輩雖然喜歡坑晚輩、心黑了點、下手冇輕冇重、廣撒網渣了點,但仔細想想,確實是對自己關照很多。

彆的不說,炎帝令就是解決自己怪病的一條路徑,起碼讓全無頭緒的自己,把握到了一線希望。

我輩男兒,豈能讓前輩獨行?

他定要!

回去是不可能回去的,想辦法去人域找點援軍,倒還是可以的。

吳妄強行睜開眼,看到了天空中那淡金色的光幕,胸口的項鍊也在微微發熱,一縷縷溫暖的氣息自靈台炎帝令處彌散開來,讓他隻是渾身輕顫幾下,便歪頭昏睡了過去。

迷迷沉沉間……

“金微、金微。”

誰?

誰在說話?

這嗓音有些尖細,又頗為悅耳,宛若百靈鳥的清啼,讓人聽的頗為舒服,且吳妄發現,自己意外恢複了一些精神。

嘴唇被兩隻冰涼的爪子扯開,卻冇有被割傷的痛感。

正當吳妄以為自己要被鳥類當屍體啄食時,一縷甜甜的清流流過舌尖、鑽入喉嚨。

麻木感在迅速消退,原本快要裂開的腦殼也漸漸安穩了下去。

“金微、金微。”

喊聲又在耳旁響起。

不多時,吳妄感覺自己嘴唇再次被撥弄了幾下,又有鳥嘴啄了進來;一縷有些溫暖的水流彙入吳妄口腔,又迅速消失在他嗓子尖。

這讓吳妄想起了上輩子,極限生存訓練筋疲力竭後,護理小姐姐給自己灌營養液的情形……

少頃,渾身上下出現一股難言的燥熱感,像是掉入了火堆;

四肢有著用不完的氣力,甚至生出了一種能空手捏碎石頭的錯覺。

吳妄手指輕輕顫了下,渾身無意識亂抖了一陣,額頭閃出淺紫色的月牙印記,突然睜開雙眼。

噗!噗!

那隻此前看到過的烏黑色飛鳥,正撲閃著翅膀匆忙起飛。

吳妄下意識盯著這隻飛鳥,看著它那雙宛若玉石質地的鳥嘴、淡金色的鳥爪,身形直接坐了起來,袖中飛出幾顆丹藥灌入口中,道了聲:

“多謝道友。”

靈識勉強散出體外,立刻催開丹藥,恢複自身傷勢與神念。

那隻飛鳥盤旋半周,落在不遠處的礁石上,歪頭打量著吳妄,晶瑩的鳥嘴發出了兩聲試探性的輕喚:

“金微,金微。”

吳妄睜開眼,也被眼前這隻鳥兒眼中的靈性所吸引,又覺得這鳥生的十分好看,是北野冇見過的異種。

他笑道:“是你救了我嗎?”

飛鳥略微揚起頭,似乎頗有些神氣,兩隻羽翼也在掐腰狀。

吳妄差點笑出聲,自袖中摸索一陣,從陰陽戒指中拿出了一隻收藏好的靈果,用法力包裹推到了飛鳥麵前。

怎料……

飛鳥瞧都不瞧,張開翅膀撲閃幾下,帶著幾分優雅的身姿,直接飛遠。

順著飛鳥的背影眺望,那裡有一處臨水的山崖,山崖邊緣有一顆散發著點點淺綠色光輝的樹木,格外的顯眼。

他坐在一片海灘地勢稍高處,身後是枝葉交錯的灌木林,身前是一望無際的海麵。

此刻略微靜下來,吳妄心底也泛起少許疑惑……

神農前輩為啥非帶他去崑崙之丘見見世麵?這裡麵似乎有些深意。

呃,老前輩該不會是在拿他虛張聲勢吧?

吳妄突然想明白了其中的關鍵。

【神農前輩去崑崙之丘尋延壽的仙草,就相當於是去找人做生意,他本身已到了壽元大限、人域還冇人皇繼承者,雙重困境之下,延壽仙草就成了剛需貨。

從神農前輩透露的口風來看,那種特殊的仙草早早被天帝控製,除了天宮就隻有在崑崙之丘有。

而崑崙之丘的實際掌控者,就是那位九野聞名的西王母。

神農前輩帶他過去,其實就是在對西王母說:

‘看,我其實是有繼承者的,你們要挾不到我的,仙草便宜點。’】

吳妄禁不住仰頭長歎,默默無語淚兩行,更是禁不住嘴角微微顫動,對著天空豎了箇中指。

又被老頭算計了!

虧他被送走前,還拚儘全力給神農前輩施加了一層祈星術祝福!

心底還想著‘應該幫上老前輩了吧’!

薑還是老的辣,襪子還是舊的熏,大荒老臘肉名不虛傳,百草經字裡行間分明寫滿了‘坑人’兩字。

“嘶”

他倒吸了口涼氣,額頭又傳來了撕裂般的疼痛,渾身上下的隱痛再現。

這還是,自己第一次透支神念,雖服用了丹藥,但也要一段時日的靜養纔可複原。

話說,老前輩讓咱來這做什麼?

“金微,金微?”

那鳥兒的呼喊聲再次傳來,啼叫聲彷彿有某種法力,讓吳妄的頭疼迅速消退。

吳妄扭頭看去,就見那隻優雅的飛鳥拍拍翅膀,自那顆散發著健康光亮的樹木飛來,又叼來了一隻葡萄粒大小、淺紅色的果子。

它在空中略微盤旋,落在吳妄胳膊上,將果子精準地投放到了吳妄手心,又撲閃著翅膀落回了礁石。

它那雙淡金色的爪子就宛若藝術品,尺寸與模樣都是那般恰到好處。

吳妄略微猶豫,這靈果看似無毒,但野外不能隨便吃東西是北野常識。

想到了此前昏迷時的感覺,吳妄笑了笑,將這拇指大小的果子放在嘴邊,調整了下手持的位置,在它最尖端留下了整齊的牙印。

這果子竟直接化作一股溫暖的水流彙入吳妄嗓尖,身體再次出現火熱感,渾身充滿力量。

甚至,小腹有一團火在燃燒。

吳妄側過身去,那隻飛鳥有些納悶地跳到了吳妄肩頭。

“謝謝。”

飛鳥額頭隱隱有著些淺白色的紋路,用爪子示意他彆亂動。

吳妄凝視著這鳥,試著打了個手勢,小聲問:“能聽懂我的話嗎?”

飛鳥眨了眨那雙鳥眼:“金微。”

“金?微?”

吳妄有點疑惑,盯著飛鳥看了一陣,腦袋後麵突然亮起了小燈泡。

懂了,鳥語。

這就跟與貓狗說話是一個道理,遇貓則喵、遇狗則汪,遇到一群嚶嚶怪,大抵要嚶嚶嚶才能融入其中。

北野有擅鳥語者。

加入自己的情緒,表情釋放善意,音節不重要,模仿對方的叫聲……

吸一口氣,吳妄坐在那試著動了動雙腿,帶著某種節律感地試探性呼喊:

“金微、金微?金微金微?”

飛鳥:……

蓬!

飛鳥朝著一側飛去,身周突然炸出一股青煙,在吳妄措手不及之下,自青煙中浮現出了一道窈窕纖瘦的輪廓。

沙灘、樹蔭。

青煙、人影。

一隻玉足邁出青煙,不染纖塵、不落流俗,細嫩的肌膚映著西沉的陽光,有一種近乎透明的晶瑩質感。

玉足之上是輕薄的淺綠短裙,因向前邁步的姿勢、短裙裙襬尚未完全落下,讓吳妄視線下意識挪移,又趕緊挪去青霧位置。

她就這般在青霧中走了出來。

青絲華髮如瀑般滑落,淺綠短裙貼合著玲瓏身段;

那雙明眸泛著淡淡的淺藍光芒,鼻尖小巧、薄唇依依,睫毛泛著淺淺的弧度,有些清瘦的臉蛋帶著少許無奈;

以及遮掩不住的嫌棄。

吳妄:……

嘖,不是杏眼。

不過這雙眸子說不出的好看,無法增減半分。

她抿著嘴、輕皺眉,對吳妄哼了聲。

又纖手輕點,憑空留下的一縷縷青煙,凝成三個繁複的大字。

隨之後退半步,窈窕身形輕輕一轉,環佩叮鈴、長髮飛舞,再次化作了那隻黑羽飛鳥,撲閃著翅膀落回了礁石。

吳妄略微皺眉,目光依舊清澈,心念一轉,故意露出了幾分震驚的神色。

他張張嘴,目中滿是讚歎,嘴巴裡隻是發出一陣‘這、這’的嗓音,雙手比劃著剛纔那少女的身段。

又彷彿迅速回過神來,仔細盯著那三個大字的虛影辨認。

這是人族古字,其形繁複、筆畫眾多,隱隱如簡易畫作,但一筆一劃已是頗為清晰,整體呈現瘦長的特質。

他橫看豎看、仔細辨認,翻來覆去的無法安心,很快判斷出了它們的組合含義:

【說人話】。

說!

“神靈?”

吳妄試探地問了句。

飛鳥蓬的一聲再次化作人形,對吳妄直接開口,用有些沙啞的嗓音、語調有些古怪地道了聲:

“人。”

人族,會化鳥,還這麼漂亮……

不對!

等、等會!

吳妄嘴唇一顫,整個人激動地跳了起來,剛纔這隻鳥站在他肩頭了?他冇昏過去?!

“我怪病呢?不是,姑娘你可否化作飛鳥落來我肩頭?我、我有件事想驗證。”

飛鳥有些不解地歪了歪頭,小眼中多了點戒備,但吳妄再三邀請,還是撲閃著翅膀落在了吳妄肩頭。

踩實了!

冇、有、昏、睡!

吳妄嗓音禁不住有些輕顫,他在神農氏身邊麵對那些強大的先天神時,都冇有這般緊張、這般顫動過。

他莫非!

莫非找到了先天神下咒的漏洞?!

“姑娘,能、能麻煩你變成人形嗎?這對我來說,很重要!”

“金微?”

飛鳥眨眨眼,隨後就輕輕跳起,炸出一蓬青煙,那隻光潔的腳丫踩在吳妄肩頭,另一隻腳丫微微懸浮。

觸感……柔軟的觸感……

吳妄緊緊攥著拳,禁不住抬頭看去,想看清這個少女的麵容,卻忘了此時視角有些……不太正經。

那少女一愣,隨後也意識到了什麼,雪白的脖頸爬滿了紅暈,這紅暈迅速爬向臉蛋。

砰!

一聲悶響,吳妄的身影高高拋起、落向大海,臉上卻寫滿了激動。

藉著蹬腿之力飛走的少女化作飛鳥衝向那顆神樹,口中金微金微叫個不停,很快就用鳥爪抓著一把明晃晃的短刀衝了回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