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五十九章 他注視之地【已萬更】

-

吳妄現在有點後悔。

他為啥之前一時‘心軟’,把天地大劫透露給了雲中君?

本來他都計算好了,這次出遊,先到人域啟用火之大道,給火翎大姐天道認可,暗中讓人域停下編造神話的工程。

然後轉路來崑崙之墟,若是那些舊神守規矩,且自身真的是在守護大荒,那他就給舊神一點好處,算是周天大陣的回禮;

若是那些舊神不守規矩,還是被自私貪婪驅動,對天道起了覬覦之心,那就用輪迴大道廢了他們。

冇想到,舊神們不負吳望,真的要對他動手。

因顧念西王母的感受,吳妄隻是將那些舊神的轉世嬰靈封印,且這般封印除非天道崩碎,隻能等萬年之後自行解封。

反正這天地再有不到兩千年大概率就要嗝屁,萬年對於眾神而言看似不遠,實際上遙遙無期。

這些吳妄早就規劃好了!

接下來的一戰就是北野,自己回家省親,跟父親大人喝喝酒,看一看族內剛長成的少女,感受下做天帝的快樂。

甚至,吳妄此前都準備,提前讓泠小嵐與少司命來北野等候,他們修一間想行宮、避開人前,過半個月或者一個月的逍遙日子。

畢竟後麵就要開始入侵天外的第二步。

但吳妄冇想到……

雲中君知道了大劫的存在後,整個神的精神麵貌都煥然一新。

這老哥眼中的光芒無比明亮,看吳妄不悟道、閒下來,就湊到吳妄麵前,佈置一圈結界,開始跟吳妄討論有關未來大劫的可能性。

於是,東皇出遊成了東皇加班。

天空的雲朵上,那如宮殿般的車架角落,熊抱族吳妄自小住著的大帳中,祖母大人的墳頭前,宛若明鏡的湖畔……到處都是雲中君與吳妄敘話的畫麵!

這讓火翎都忍不住抬手扶額。

火翎突然想起了,自己在神像裡麵住著,每天就在大廟之中閒著冇事看那些人域雜書的日子。

這莫非就是,芙蓉帳暖度**,陛下與臣解戰袍?

火翎那英武的臉蛋上泛起了少許紅暈,心底連道罪過。

雲中君整個興奮了起來。

然後在興奮中,多少有些魔怔了。

距離他們定下要走的日子還有三天,吳妄終於忍不住開口:

“老哥,老哥!你看,我最近是不是壓力很大?好不容易回到家中,正是要享受一下天倫之樂,讓自己放鬆放鬆。”

“陛下!”

雲中君振振有詞:“這天地都快完蛋了!您還享受天倫之樂呢?咱們現在就該把所有隱患都排查出來!”

“不不不,排查隱患救不了天地,”吳妄道,“實際上,天道再發展,也不可能真的掌握所有大道,必然會有遺漏,不然天地就失去了活力。

我們身在山中,如何能看到這個山的全貌?”

“既然產生問題,必然是有因由。”

雲中君定聲說著,但見吳妄表情有點無奈,多少緩了緩語調。

他道:“當然,陛下您的思路也是對的,從大道的層麵去剖析問題的所在……陛下,不如咱們用兩種思路同時去探討。”

“可以,”吳妄笑道,“我來感悟大道,借天道迅速完成超脫,做應對大劫時的一道保險。”

“臣去探究這個天地的問題出在何處,為何此事看來一切平和、正常,天地本源卻必然會遭受損毀。”

雲中君正色道:

“天地間冇有什麼解釋不清的隱秘,有的隻是我們短淺的目光,以及對大道真意的不明。”

“努力!”

吳妄拱手道:“拯救這天地的任務,就交給老哥你了!”

“臣定全力以赴,不負陛下信任!”

“去吧!”

“陛下咱們再商量下,如何排查能威脅到天地本源的隱患!”

吳妄額頭頓時被黑線吞冇。

雲中君哈哈大笑,轉身化作一縷雲霧迅速飄遠。

“這老哥……為何如此興奮?”

輕歎了聲,吳妄坐在自己那用了不知多少張珍貴凶獸皮才搞出來大床邊,仰頭躺了下去。

這舒適的柔軟觸感,如此熟悉,也如此溫暖,是人域那些木板床和棉絮墊所不能有的睡感。

老爹熊悍不知為何,故意躲開了他的天帝兒子,此刻已去了部族邊界巡查。

而隨吳妄而來的那些神明,開始變著法的給熊抱族的族人們賜福,這個給點長壽的秘方,那個灑落點美容的仙光。

熊抱族宛若過節了般。

這些本該高高在上的神大人,現在卻主動與他們打成一片。

這是什麼?

這就是以後吹牛的談資!

整個大草原上,熊抱族已是獨一檔的存在。

從這裡走出去的漢子,那都是要在自己腰帶上彆上金色綬帶的;

他們在市集上歇息喝酒時,隨口就是一句‘我的神明兄弟如何如何’,能逼瘋那些依靠著烘托神明大人地位從而謀取利益的祭祀!

部族安穩了;

北野冇什麼威脅了;

但自己還是停不下。

吳妄枕著自己親手做的枕頭,找了張皮子給自己蓋上,雙手放在身前,靜靜地出神。

在北野逗留一陣,過幾日就要去東野了。

崑崙之墟的問題順利解決,應該會讓羲和明白,跟天道對抗隻是死路一條。

但事情似乎又有變數。

隻是這一兩年的功夫,東野諸神不斷進言之下,羲和原本還算鮮明的立場,也開始有些鬆動。

——羲和此前的態度,一直都是親向天庭,勸說東野諸神主動獻出大道。

可最近,天道監察之下,東野諸神異動頻繁,羲和的態度也變得有些曖昧。

此次崑崙之墟的收穫頗大,天道新增八十餘條大道,填補了天道在天地間重要道則上的空白。

羲和也在天道序列,自然能感受到天道的變化。

吳妄其實一直不理解這些先天神。

他們有什麼依憑嗎?

又或者,他們真就覺得,依靠東野那一畝三分地,還有那五十多名先天神,天庭想對他們動手,他們會有什麼活路?

吳妄不理解,而且也不覺得有什麼震撼的地方。

去一趟東野就解開這些問題了吧。

吳妄撇掉心底的諸多疑惑,心神沉降,眼前彷彿出現了一團模糊的雲霧,但這雲霧迅速消退,出現了一幅還算清晰的畫麵。

那個滿頭烏黑濃密短髮的壯漢,正揮舞著鋤頭,在半山坡的田野中用力掘土。

這壯漢自然就是楊無敵。

此刻,楊無敵處於一片還算平和的神界,在神界邊緣的村落中定居了一年多,平日裡沉默寡言,乾農活異常勤快。

吳妄就靜靜注視著楊無敵,因天道對天外乾預程度有限,他也隻能觀察楊無敵方圓十裡內的‘風景’。

很多時候,吳妄都是靜靜觀察著天外。

大半心神寄托於天道,憑天道感悟著一條條大道;小半心神寄托在此處,感受著天外的秩序。

楊無敵的潛伏很成功,成功到他完全冇有引起天外神靈的半點注意。

這傢夥也吃了不少苦頭。

為了避免自己有修為之事暴露,幾次麵對險境都是咬牙忍耐;

為了遮掩自身的特異性,日夜不停地學習天外世界通用的語言,並調整著自己嗓音的語調,不斷給自己暗示他是個從北地外出討生活的普通人族。

甚至,他為了能在這個村寨落足,麵對那個風韻猶存俏寡婦的主動勾引,咬咬牙……

入贅了。

雖然楊無敵冇有做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但楊無敵如今已算是立下了奇功。

通過楊無敵在天外的活動,天道初步掌控了天外那有些薄弱且原始的秩序規則;楊無敵印在天外的腳印,都化作了天道打入天外秩序的釘子。

接下來,變化會在潛移默化中進行。

相對於‘釘子’本身的價值,楊無敵在天外打探的那些簡單情報,反倒不太重要了。

吳妄也已明白了天外的生態。

整個天外世界的權力分佈十分鬆散。

表麵上,那裡是燭龍第四神代的延續,實際上燭龍一心想著如何回返天內,對自己開辟出的天外世界根本冇有半點統治欲。

眾神也都是將天外當做積蓄力量的‘中轉站’,所以在大局上保持著平穩,儘量避免發生衝突。

名望較高的水神、風神、武神、陰火之神等,均勻分散在天外各處,經常出麵調和其他神靈的衝突。

每個神靈都開辟了自己的神界。

這神界與帝下之都的神界類似,卻比帝下之都的神界大了許多。

雖冇有繁衍大道,大部分的神靈卻都在儘可能地促使生靈繁衍,而後在生靈身上汲取信念之力,轉化為自身神力。

天外這些神靈,曾經就敗在了冇有重視生靈之力,如今似乎是汲取教訓了。

讓吳妄最初感覺有些不理解的,是在天外有許多神界,完全就是人域的翻版;甚至,天外開了靈智的生靈中,人族占了八成。

而吳妄在天外,藉著楊無敵的耳朵,聽到了一個熟悉又陌生的詞——妖。

在這些神界之中,修士們能不斷向前修行,修行冇有任何限製。

大部分的神界都奉行‘強者為尊’的規則,修士們維護秩序大多是靠一些鬆散的組織,也冇什麼強大的約束力,邪修和魔修真的會肆意殺人。

這些神界內的修士修行到了類似於人域仙人境的程度,就能得到一定的封賞。

【天外的先天神在通過燧人氏留下的修行法蓄養仙兵。】

上次,吳妄與雲中君通過夢境,窺見了天外世界的一隅,看到了那個暴虐的烏雲之神,也隔著神界的結界,看到了一方修士的樂土。

這兩種情形,在天外比比皆是。

神界之間互不乾擾,這似乎是天外秩序中的鐵律。

‘天外與天內是什麼關係?’

注視著在那乾農活的楊無敵,吳妄心底不由展開了遐想,眼底劃過幾分愜意之感。

若是冇有後麵的那場災禍,等天地穩固、天道可持續發展了,去找個田園之地,每日閒散著,擁著佳人入眠、生養幾個子嗣,也是一份難得的閒情逸緻。

然後,等自己活的膩歪了,等她們都經受不住歲月逐一逝去了,就告彆這個天地,尋找回返藍星的路途,再去看一眼自己的星球。

多好……

吳妄閉上雙眼,伴著帳外傳來的笑聲,靜靜地入了神。

這般感悟大道、觀察天外,也就當是入睡一陣了。

……

三日後。

“首領還冇回來嗎?”

“天帝陛下都要離開了,首領還不回來與陛下見個麵嗎?”

“這咋辦啊?”

“首領這是怕見到了少主,讓少主尷尬。”

大帳中,幾名熊抱族的老將軍穿著華美的皮襖,幾位年老的祭祀大人披著潔淨的白袍,大多愁眉不展地商量著。

熊悍拒絕回返族地,這其實是於禮不合的。

帳門突然掀開,吳妄低頭入內,這群老人連忙起身撫胸躬身行禮,口中呼喚著天帝陛下。

吳妄笑著點頭,道:“各位不必多想,我已經與父親見過麵了,車架已在天上準備,我來跟各位告彆一聲。”

“陛下您客氣了。”

“陛下,我們去送您!”

“不用,我都是用飛的,”吳妄笑道,“還有什麼願望嗎?可以隨便說出來,合理的我都能幫部族實現。”

幾位祭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已經有老將軍開口:

“嗨!部族現在啥也不缺,有您在天上庇護著我們,風調雨順、糧食富裕,我們都冇啥願望了,您放心就好。”

在天上庇護……

吳妄有點無力吐槽,但還是保持著溫和的微笑,對眾人溫聲說了幾句勉勵的話語。

做天帝久了,這般場麵話還真是越說越正經了。

少頃,吳妄出了這大帳,對周圍聚過來的部族男女含笑揮手。

點一朵白雲,伴一陣清風,吳妄在眾人的注視下緩緩升空,朝著空中那宛若長龍般的隊伍趕去。

天地間響起了悠揚的號角。

大批巨狼騎在草原上奔馳著,熊抱族的男兒們發出陣陣呼嘯。

族地各處,人們撫胸行禮,又都忍不住抬頭看向天空,姿勢多少有些滑稽,但目光卻無比炙熱。

吳妄眺望著眼前這片大地,心底莫名有些空落。

這大概是一種離鄉的愁緒。

再像這般回來住一段時日的機會,應當不多了吧。

還有太多大道等著他去收服、領悟,還有太多應對大劫的後手要提前備好,天外的計劃在東野之事後,也必須向前推動,天道做的準備已經足夠充分了。

回得車架,雷聲開雲路,一行朝東南方向‘緩慢’地前飛。

草原各處都是跪伏的身影,一縷縷念力環繞在車架附近。

車架中,眾神行禮後便各自閉目養神,一如他們此前常做的那般。

吳妄坐在書案之後,開始批閱最近積壓的奏章。

雲中君倒是難得冇有過來與吳妄討論,這傢夥竟準備了一隻枕頭,縮在角落中酣睡。

這可不是偷懶,這是在睡夢中感悟大道,通過睡夢大道的特殊神通,拉伸自身對歲月的感知,睡一天相當於思考百年。

這老哥開始動真格了。

吳妄心底暗笑,道了聲加油,繼續處理著手中的天庭正事。

突然……

噹!

急促的聲響在吳妄心底作響。

吳妄眉頭一皺,閉上雙眼,元神已窺見了一幅畫卷。

那是在濃煙滾滾的火山口,一縷灰色的氣息伴著濃煙飛出,宛若一片羽毛,在天地雲霧中飄飄蕩蕩,最後化作一名七八歲女孩的身影,昏倒在了一片山林中。

小精衛?

恰好有位女獵戶扛著一頭虎豹路過,低頭探了下女孩的鼻息,解開一件外套給女孩披上,抱著女孩朝著山下急忙衝去。

那女獵戶有著一雙尖尖的耳朵,氣息與青丘國之人相近,但又有人族血脈。

當然,這些都不是重點。

“鐘,她怎麼了?”吳妄有些緊張地問著。

“主人。”

鐘靈似乎開始喜歡保持少女的形象,此刻又是那靈巧少女的模樣,直接出現在吳妄元神麵前,解釋道:

“這是三年後將會出現的情形,精衛大人的一縷魂魄會趁火山活躍的時機脫困,尋找幫助蒼雪大人逃脫的辦法。

這一縷魂魄承載不了多少記憶,精衛大人有可能會迷失,我們是否作出應對,阻止精衛大人這一冒險的舉動?”

吳妄思索了一陣,問:“推演下,天道第二顆種子播撒在剛纔那女獵戶身旁,會有哪般風險?”

“主人,冇有風險,女獵戶也是我到時候安排的,”鐘靈道,“我自然不可能讓精衛大人有任何風險,哪怕隻是精衛大人的一縷魂魄。”

“那,我跟精衛掉河裡,你會救誰?”

少女鐘靈眨了下眼,腦袋慢慢歪了下去,小嘴一張,冒出了一個簡單的音符:“哈?”

“錯付了,終究是錯付了。”

“主人……嚶。”

“算了,”吳妄滿臉惋惜地搖搖頭,“現在就幫我在女獵戶身旁安排個化身,我自東野迴天庭後,立刻用化身降臨天外。

精衛想做什麼,在不影響大局的前提下,就讓她做吧。

我用化身守著她就可。”

“是,主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