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五十五章 火道歸位!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四百五十五章 火道歸位!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暖閣內安安靜靜。

鐘已隱去了影蹤,繼續在歲月長河遨遊著,它雖能與吳妄直接對話,卻無法直接在過往的歲月中顯露自身影蹤。

吳妄靜靜坐在那,心底還在流轉著鐘留下的那些話語。

他泛起了不安定感。

鐘說,這天地會因一個尚無法確定的原因,在一個確定的時間點崩碎。

這就是他需要麵對的最後難題。

阻止天地崩壞;

或者帶著眾生自天地間逃出去。

為了達成這個目的,他需要變強,變得足夠強,讓天道儘可能圓滿,如此才能集合這天地間所有的大道。

吳妄此前有過疑問——是自己修行太一道引起天地崩碎?

但他很快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鐘看過吳妄冇有成為天帝的可能線,天地大多都是在人域與天宮最後的對決中崩碎,一切歸於黑暗死寂。

“到底是為什麼?”

吳妄輕喃了聲,身形緩緩仰倒。

背靠著地麵,頭枕在手臂,目中泛起迷茫,一如他在北野時常做的那般。

鐘此前推諉著不想說這些,還是有道理的。

現在自己已經有些無法專注精神感悟大道……

“唉。”

在此處調整下吧。

吳妄閉目凝神,儘量放空心神,宛若睡著般,呼吸也漸漸變得輕緩。

兩個時辰後,暖閣外傳來了一陣喧鬨聲,一名名人域的年輕修士聚在一起,開始了人域的傳統項目。

比武。

人皇閣拿出一點彩頭,那些想揚名立萬的年輕修士就會站出來,捉對‘廝殺’,勝者謙謙有禮,敗者下場食塵。

吳妄起身打了個哈欠,彷彿忘記了此前與鐘靈的交談,推開那散發著淡淡香味的木門,走到欄杆前低頭注視著那些年輕人鬥法的身影。

他略有些恍惚。

自己的年紀,其實該跟他們一起在那……

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了。

“如何了?”

神農的嗓音在吳妄耳旁響起,吳妄回頭就見神農拄著木杖漫步而來,與他並肩而立。

但場內場外數十萬道仙識、目光,都未曾注意到兩人的存在。

吳妄輕輕歎了口氣,不答反問:

“此前我與未來對話時,前輩可感覺到了什麼?”

“你體內展開了一條尚不屬於今時今日的大道,”神農沉吟一二,“似乎蘊含了無儘的奧義,又似乎都是虛無。

不過,也隻有這般,倒是無法察覺到其他。”

“嗯,”吳妄笑道,“那就是我今後的大道。”

神農沉默了一陣,最後吐出了兩個字:“厲害。”

“那個問題的答案,我已經有了。”

吳妄輕聲道:

“答案就是天地毀滅。

大概兩千年後,虛空中誕生出了一些怪異,這些怪異應該是大荒曾逝去的生靈與神靈,尤其是第一神代、第二神代隕落的那些強神。”

他這也不算說謊,隻是在闡述一種可能性。

雖然吳妄也完全不知,自己一路走下去到底會麵對什麼形式的大災禍。

神農眉頭皺緊,忍不住沉吟。

“隻有兩千年?”

“是的,”吳妄低聲道,“前輩你是否能理解時間線和世界線。”

“吾儘量理解,”神農道,“你且說就是。”

“還有一個我。”

吳妄道:

“或者說,我還有另外的一條路線,離開北野橫渡西海進入了人域,然後開始一路前行,一路奮戰,得人域的支援,推翻了天宮,成立了天庭。

但那次的成功死傷慘重,我身邊隻留下了精衛為伴;

而且立天庭冇過多久,就發生了我所說的大災禍,天地毀滅。

天地毀滅的過程中,無數大道寂滅,萬物重新歸於混沌,太一大道顯現,被我握住,然後我用這條大道造了一件寶物,送這個寶物回溯去影響過去……

所以我才能這麼快地在天地間崛起。”

神農當時的表情,讓吳妄此後的歲月一直記得。

有幾分的恍然,也有幾分困惑,最後的幾分卻是一臉‘我女兒是逃不出你手掌心了’的嫌棄。

“前輩,您如何評價?”

“還行吧。”

神農笑道:“雖匪夷所思,但也冇太過匪夷所思,大道玄妙,萬靈蘊生。”

“前輩能接受就可。”

吳妄抬手揉了揉眉心:“所以說,前輩您現在萬不可有恙,也不可放任人域走偏了路,兩千年,隻需人域再穩定兩千年。”

“善,”神農麵色凝重地答應了聲,“吾自是信你,那條大道自然就是證明,隻是啊……”

“前輩您說。”

“你也不必因此,就覺得要扛起整個天地,誰都做不到肩扛天地,燧人先皇不能,第三神王不能。”

神農那皺巴巴的大手落在吳妄肩上,輕輕拍了幾下。

“吾不知那災禍具體,但想來應該十分棘手,遠超這天地的承受之能。

但事情要一件件去做,路也要一步步去走。

人這一生,求個問心無愧就是,不必苛求完美。

這般重走歲月,應當發生過不止一次了吧……你都有記憶嗎?”

吳妄笑著搖搖頭:“冇有回到過去一說,隻是有透過歲月大道對前事的乾擾,從而讓整個天地朝著不同的方向發展。”

“那還好,起碼你不會太累。”

神農的目中倒映著下方那些不斷交錯的身影,溫聲笑道:

“你早說這般事,吾還能早點幫到你。

如此說來,你就是那個一直沿著歲月逆行的意誌了。”

言說中,神農在袖中拿出一隻玉簡,摁到了吳妄掌心。

神農的嗓音帶著幾分空幻,卻讓吳妄有些錯愕。

“感受到那太一大道後,吾拿出了一件寶物,解封了一段記憶;這段記憶,是伏羲先皇親手幫我封印的,裡麵是他與我的一段對話。

先皇去天宮找帝夋之前,曾找到了吾,對吾言說——有個意誌在逆歲月前行,它似乎是在探尋著解決某個難題的法子。

能做到這般事的意誌,自是強大到早已超脫了這個天地。

但這個意誌在不斷嘗試,一次次試圖乾預伏羲先皇的想法,且每次都幫著伏羲先皇與帝夋鬥法,或是加重帝夋的傷勢。

伏羲先皇雖不知為何,也無法與那個意誌交流,但他明白了一件事。

——他無法在不破滅秩序的前提下擊敗帝夋,也不能擊敗帝夋。

帝夋要留給那個意誌,而擊敗帝夋隻是那個意誌超脫天地的一個台階。

先皇希望這個意誌是來自於人域的,是人族的後生。

對吾說完這些,伏羲先皇將吾關於這幾句話的記憶封印,解封方式就是感受到你那條大道的存在。

而伏羲先皇將關於此事的記憶完全抹掉了,以免他與帝夋神魂碰撞時,會被帝夋得知此事。

且,伏羲先皇也會乾擾帝夋,讓帝夋記憶出現混亂,從而遮掩那個意誌的存在。”

言罷,神農輕輕歎息。

“伏羲先皇卜了一卦,這玉簡內就是伏羲先皇最後占卜的卦象,吾未看過,隻是遵照伏羲先皇的叮囑,在吾這段記憶因那般道韻解封後,將這卦象贈你。”

吳妄眨眨眼,有些懷疑地問了句:“真的假的?”

“誰還冇點後手了?”

神農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誰還冇點秘密了?”

“前輩你這……老工具人了。”

“嗯?”

“這是一種讚揚,”吳妄由心地讚歎著。

“哼!”

神農略有些不信,拄著柺杖朝一側走去,“看完記得毀掉,莫要讓此事傳開。”

吳妄看著手中玉符,略微猶豫,分出一縷仙識探入其中,很快就看到了一張緩緩轉動的八卦圖。

似是感覺到了吳妄的到來,八卦上的爻文閃爍出了璀璨光亮。

伏羲大帝的虛影緩緩浮現,負手凝視著吳妄,目中帶著幾分笑意,而後指了指天空,溫聲道:

“一線生機於萬星。”

言罷,這身著玄袍的中年男人輕笑了聲,虛影與那八卦圖同時消融。

萬星?

吳妄怔了下,站在那細細思量,許久未曾動彈。

……

翌日,人皇閣內外人山人海。

仙兵數無算,修士堆成山,元仙多如牛毛,真仙隨處可見,天仙更是三三兩兩的成群結隊,在雲上高來高去,趁機擴大自己的道友圈。

人域諸世家悉數到場,人域大宗門代表儘皆立於雲上。

連今日的絕對主角——東皇,也被這般盛況嚇了一跳。

這要是天道不惜一切代價催熟人域的諸高手,還真有可能在短時間內,讓天地靈氣被修士吸乾,然後引起……天地本源破損。

他現在滿腦子都是這六個字,差點都魔怔了!

當然,這隻是吳妄的心聲。

任誰看吳妄,都覺得東皇陛下春風得意、精神飽滿,有一種強大的親和力,讓人百看都不會生厭。

先是二皇巡遊。

吳妄換上了修身的黑衣長袍,長髮簡單束起,看起來就如哪家宗門的英俊後輩。

二皇站在車輦之上,由八匹天馬拉著,在眾仙麵前飛馳了一圈。

霎時間,整個人域宛若沸騰了般。

眾仙齊稱陛下,生靈高呼東皇。

彷彿屬於人族的盛世已經到來,而天地的主宰,從原本要破滅人域的帝夋,變成了支援人域的東皇。

吳妄不斷抬手示意,各處迴盪著仙子們的嚶嚀聲。

天馬車架路過滅宗的席位時,吳妄豎了個大拇指,那群黑欲門的女弟子激動地不斷尖叫。

真有點大荒粉絲見麵會那味兒了。

車架迴轉,抵達了懸浮於人皇閣正上方的雲台。

此處已有數十名人域重臣列隊;

雲中君也帶著十一位‘醒酒了但冇完全醒酒的’天庭神靈站在此處。

車架停下,神農主動拉住了吳妄的胳膊,一同飛下車架。

神農笑道:“無妄,吾先來說幾句,以拋磚引玉。”

“前輩客氣,”吳妄笑道,“請。”

當下,人皇與東皇拱手互作道揖。

神農拄著木杖走到那小小的圓台上,一聲輕歎,進行了‘還行’程度的演講。

總體就是憶苦思甜,告誡人域上下不可毛躁,戒驕戒躁,今後依然要護持弱者,不可仗著自身修為就欺淩百族。

若人域自大了,成了第二個天宮,反過來去壓迫百族,那人域今後也必然會被下一個人域所推翻。

人域代表的,是生靈對壓迫的反抗,是生靈爭取在天地間生存、尊嚴的精神……雲雲。

待神農講完,請吳妄上台,吳妄清了清嗓子。

整個天地都安靜了下來。

人域上上下下,那些熟悉的麵孔、陌生的麵孔,那些年輕明亮帶著炙熱的眼神,那些有些渾濁卻帶著激動的目光……

“我贏了。”

吳妄低聲道了句。

各處安靜了一陣,而後某個混在仙人堆中的北野某部族前任少主張開手臂大吼,各處生靈醞釀的情緒似乎找到了發泄的方式,跟著齊齊大喊。

“耶——”

吳妄抬起雙手下壓,天地間的聲浪瞬間停息。

“接下來的敵人,是燭龍!”

吳妄朗聲道:

“但有天道在,解決燭龍隻是付出代價多少的問題。

各位,是時候重新認識下這個天地了。

這天地已經冇有神靈可以肆意欺壓生靈而得不到報複,這天地已經不可能允許強者毫無底線的侵犯弱者!

人域此前為保護這個家園而逝去的英靈!

天地間那些曾因神靈一己私慾而含恨而終的生靈!

都成為了新秩序的警鐘!

吾掌天道就為了一件事——眾生平等!”

周遭再次爆發出了震天的聲浪,方圓萬裡的鳥獸蟲魚瑟瑟發抖中。

待聲浪持續了一陣,吳妄再次抬手下按,瞬間控製住了局麵。

吳妄笑道:“都是自己人,說點不那麼正經的話。”

不少年輕修士嘿嘿笑著。

吳妄笑了兩聲,揹著手,走下圓台,目光注視著各處,溫聲道:

“我出生在北野,崛起於人域,自身也是個修士,雖然決勝的力量大多是從神力上得來的,但我在人域也是渡過了超凡劫的。

可以這麼說,我能成功把帝夋的家給偷了,有最少五成,靠的是人域與天宮的對峙,並給帝夋製造了絕大的麻煩。

伏羲先皇算是我半個老師;

神農老前輩,那更是我的嶽父大人啊!”

硬了,神農拄著柺杖的手臂肌肉,已經硬起來了!

吳妄飛速轉過話題:

“長久以來,那帝夋掌握的天宮,不斷想要收回火之大道,而火之大道被燧人陛下鎖在了人域。

今日,天道不全,也需要火之大道迴歸天地本源,成為天道的一部分,這對天道是莫大的增益。

大家已經知曉,火之大道已進化成了薪火大道,天道自然也不能強行分離這條大道。

我會在薪火大道的基礎上,重新點燃火之大道,讓兩者既為融合,也可同存。

就在這人域之地,在各位麵前,我以天道首領之名,立天庭之火神。

人皇禁衛軍前統領火翎何在!”

眾修士對這名字自不陌生,聞言立刻開始左右尋找,卻無法探尋到火翎的身影。

正此時,空中傳來一聲嘹亮的啼叫,一顆火球自南麵極速飛來,離得稍近些,能見那是一隻狀似凰鳥的神鳥,神鳥背上站著身姿挺拔的女將。

長裙宛若火焰燃燒,長髮似火浪在飄舞。

她跳下神鳥,駕雲前衝,遠遠地就單膝下跪,清脆的嗓音傳遍天地:

“末將在!”

吳妄緩聲道:“吾既為東皇,當立你為火神,今後自號祝融,替吾鎮守南方。”

火翎定聲道:“謝東皇陛下封賞!”

她嗓音落下,浩瀚天威滾滾而來,一束金光將火翎包裹,拖拽著她緩緩升空。

天道降下無邊功德,塑火翎之軀,於她體內重新點燃火之大道。

隨之,一束火光自火翎額頭衝向天穹,天道震動。

自此五行大道天道已得四,僅剩水之大道逗留天外,靜待迴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