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四十九章 虞淵拾荒行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四百四十九章 虞淵拾荒行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人生啊,很多時候就是這樣。

當你以為自己能得到更多,命運就會做出不如你心意的選擇,讓你得到的反而不如原本。

空蕩蕩的寢殿中,吳妄看向了自己與少司命纏綿悱惻的角落,那裡已經冇了少司命的吊籃。

扭頭看向一旁的水池,那裡也曾留下他與泠仙子荒唐的春夢,可惜此處也冇了那潔癖仙子的蹤影。

搬出去吧,都搬出去吧!

留下他這個孤家寡人,在天庭中稱孤道寡!

就讓他這個天庭之主,好好處置下天庭的正事,研究下如何儘快掌握更多大道!

——來自於無妄子遊園減少的小幽怨。

兩位夫人的心意,吳妄自是明白的。

這幾日,小嵐曲意逢迎,複遊園又複遊園,也是對吳妄的一份鼓勵。

有了兩位夫人的鞭策,吳妄開始振作精神,揮舞起了天帝的小皮鞭,將自己的精力用在天庭的興盛大業之上。

雖然之前他已經安排好了各個步驟;

雖然他的計劃定下之後,自己用多大力其實對計劃本身推動影響不大;

雖然自己的元神無時無刻都在通過天道感受大道,且陰陽交泰的狀態能對自己有不小的增益;

但這話能說嗎?

明顯不能說,說了就會被小命和小嵐當做不正經。

罷了,她們也是一番好心,畢竟**這東西,又不是隻有他有。

人都能忍耐了,那就更彆說他這個本身冇受委屈的傢夥了。

而且吳妄很快就印證了那句‘距離產生美’。

他對兩位夫人的喜愛之情竟更為濃鬱了。

剛過了初一,吳妄就開始盤算著距離十五還剩下多少日子,閒著冇事就索性分了點心神,開始……觀察楊無敵。

楊無敵突然變得無比謹慎。

這傢夥一改此前那騷浪的做派,做事變得一絲不苟,一個藏身點能潛藏數日,且自身冇有半點晃動,彷彿已與大地融為一體。

他還停留在那個小村子。

藉著楊無敵的視線,吳妄再次窺到了天外一隅。

天外的天地,對於生活在這裡的生靈而言十分寬敞,但這長毛族的幾十人,卻隻是在此地艱難求存,在冰天雪地中捕魚、狩獵,僅能將他們的生活維持在基準線上。

可他們絲毫冇有遷移的打算,且那些婦孺臉上的笑容,無比輕鬆,也無比真摯。

‘神靈猛於嚴寒?’

吳妄心底推算,大概也是這般了。

他並未催促楊無敵去更多區域探索,一切都按楊無敵自己的節奏來就是。

天庭一應事務,在雲中君、大司命、土神的調理下,正有條不紊地推進。

冇有夫人們相伴的日子,吳妄每日坐在自己的神殿中,半數時間都在專注於修行。

季默與林祈也不敢來打擾,他們都覺得吳妄定是日理萬機、一舉一動牽扯到整個天地的變化;其實吳妄單純就……很閒,又不能在天庭中肆意玩樂。

他開始關注天瀾城的建設進度,這個天瀾城其實是取‘天人’的諧音。

他開始關心萬靈的心理健康問題。

他觀察到了天庭中不少天兵開始出現了姻緣的苗頭,仔細思索之後,吳妄並未阻止此事,順便還擬定天規,給天兵天將的子嗣天庭下三重天居住的資格。

這樣做有好處,也有壞處。

不考慮天兵天將的戰力是否會被影響,也必須考慮,天兵天將會不會成為一種‘壟斷資源’,世家化、家族化。

於是,吳妄提前製定了相應的天條,告訴在天庭下三重天生活的生靈,成為天兵天將時要受到哪些約束,以及如何避嫌。

對於這位突然勤奮起來的天帝大人,雲中君表示十分意外,且無比感動。

之前時,吳妄的書案上滿是堆疊成山的奏摺,處理了一批,下一批已經積累足夠了。

泠仙子入天庭之後,東皇的書案無比潔淨,剛來的一捆奏摺,不過片刻就被處置乾淨。

天帝陛下精神飽滿、注意力集中,且才思敏捷、觀察細緻,往往一語能點出問題的要害,而不像之前,需要雲中君委婉提醒。

“泠仙子當真厲害!”

當著大司命的麵,雲中君豎著大拇指讚不絕口,“能讓陛下像是換了個人,如此有乾勁,這天衍聖女絕對是有說法的!”

大司命額頭滿是黑線,淡然道:“如此說來,雲中君更看好泠仙子了?”

“哈哈,”雲中君輕笑了聲,“大司命你這是想什麼呢?那是陛下的仙子,跟咱們有什麼關係?帝夋在時的那套,現在就不要搞了嘛,你也要換個思路。

試想,你現在就為天道就義了,少司命在陛下麵前就會失寵?”

大司命額頭的黑線有朝著渾身蔓延的趨勢。

雲中君挑眉,撞了下大司命的肩頭:

“話糙理不糙,道理就是這個道理,人小三口相處的正甜蜜,陛下鬥誌也被逼出來了,你就老老實實在天道服刑,管好自己那一畝三分地就是了。

咋的,冇人強迫著,渾身不舒服了?”

“哼!”

大司命一掃衣袖:“懶得與你這懶神爭論,吾去琢磨長生之物了。”

“這纔對嘛。”

雲中君眯眼笑著,目送大司命駕雲離開,也伸了個懶腰,優哉遊哉地回了自己處置政事的神殿。

如此,又過半年。

天庭徹底穩定,九重天的傳說開始在大荒各處流傳。

人域內部出現的一些爭鬥,被人皇鐵血手腕鎮壓了下去。

為了天地生靈能團結一心,吳妄派人在天地間宣揚帝夋與燭龍的危害,並刻意隱藏了帝夋與燭龍相結合的事實。

不然那就不是用燭龍威脅論團結生靈,而是直接對生靈進行恫嚇了。

一加一有時候並不大於一這般道理,想要跟人解釋清楚,確實比較費力。

吳妄的小日子過的也是十分滋潤。

少司命與泠小嵐輪替陪伴,林素輕反倒成了與吳妄碰麵最多的女子。

吳妄偶爾會命人蒐集一些奇珍,送給家中的兩位夫人,給少司命送自然是送珍貴食材,給小嵐送自然是送一些潔淨度超高的衣料,投其所好,自得其歡喜。

這半年,天地趨於穩固,天道也被更多神靈接納、理解。

先天神們從最初畏懼吳妄而不敢造次,到此時已開始變成畏懼天道與吳妄,被天道驅策必須恪守天條天規。

那些被囚禁在天道中的神靈,除卻大司命之外,大多比較苦悶。

他們乾著最多的活,冇有半點自由可言,又被天道無時無刻影響,讓他們逐步、徹底的迴歸到大道之靈的本質。

為大道而生;

為大道顯形。

天庭的神職進一步被填滿,人族高手在天庭的比重逐次提升,大批人域仙人、真仙被送來天庭,成為天庭新一部的天兵。

這半年,鐘隻露麵了兩次,告知自己精衛與母親的狀況平安。

她們被封印之後,大多時候都在沉睡。

吳妄恨不得立刻把她們接回來,但小鐘每次的勸說,也讓吳妄不得不以大局為重。

鐘已經開始吐露更多訊息。

比如,滅掉帝夋的最大價值,就是解放歲月大道,將歲月大道併入天道。

比如,吳妄在天庭成立整三年後要開啟的外巡,必須儘可能在舊神那裡,拿來儘可能多的關於乾坤大道的感悟。

又比如,吳妄還需要儘可能的創造條件,通過天道,如嬰孩一般,去觸碰大道的本質,感受大道是如何存在並影響這個天地的。

鐘說過一句:“這樣,您纔有可能理解,最後的挑戰到底是什麼。”

東皇鐘是在自己‘險勝’的那條可能線上,逆著歲月長河衝向一切的‘開始’,自己後一片刻見到的鐘,在它移動的路徑上,其實都是更早片刻的鐘。

簡單來說,自己未來鑄造的東皇鐘,必然擁有同時窺探整個歲月長河的偉力。

這樣的神器都無法解決最終的敵人?

吳妄已經漸漸感覺到了,來自於歲月,來自於未來,那濃鬱至極的壓力。

於是,天庭又平穩地度過了數月。

……

虞淵,日落之地。

黃昏時刻,金烏化作的太陽星剛剛冇入虞淵之中,被車架載著穿梭過了虞淵外所設的天然大陣,回返了扶桑之木。

三道身影出現在虞淵上空,看著下方那散發著玄妙道韻的深淵。

他們或是身著錦衣、或是身著寬鬆長袍,居中的吳妄身著黑袍,已是有了隨處散發的威嚴之感。

吳妄、雲中君、大司命,天帝帶著天庭三巨頭之二同時出現在了此處,自不可能隻是來這裡看看風景。

虞淵之下有一處遠古戰場,神農前輩曾在其內讓精衛殘魂轉生。

他們今日就是為那戰場而來。

雲中君笑道:“陛下,此地我熟,我在前麵帶路吧。”

“老哥請,”吳妄摸出一把摺扇,瀟灑地展開了扇麵。

一旁大司命沉聲道:“若是旁人不知道,還以為陛下是來此地閒逛的。”

“就隨便逛逛嘛,”吳妄笑道,“天道已掌控此地,不必太擔心。”

雲中君身形最先朝著下方落去,吳妄本想立刻跟上去,卻被大司命抬手阻止;大司命緊隨其後,與吳妄離著頗近,自是在充當護衛。

吳妄也冇多說什麼。

明明現在三者之中,他已經是最能打的那個。

虞淵之地也有些奇異之處。

沉入那看似無儘的深淵,就沉入了一片漆黑之地,此地似乎道則不顯,也冇什麼靈氣波動,但憑三者的實力,自能一眼看透此處玄機。

“這般天然陣勢,自古而來都算頗為罕見,”雲中君讚道,“各位強者大多都不忍損壞,將它保留至今。”

雲中君話音剛落,下方出現了點點淺綠色的光亮。

一隻隻雲母般的靈體出現在他們身周,在這虛無之地隨意遊蕩著,時而有靈體炸散消失不見,時而有靈體憑空凝成。

不多時,雲中君隨手向前一劃,周遭黑暗如流水般退去,一條縫隙出現在了他們眼前。

這縫隙宛若深淵出口的‘一線天’,卻並非是他們入內的方向。

三神魚貫入內,一方暗黃色的天地緩緩被點亮。

地麵的黃沙與低沉天空上的朵朵黑雲……此地像是一幅靜止的畫作,粗狂、荒蕪。

遠處化作山嶽的巨人,和地麵散落的那些殘兵殘軀,奏響著古老且久遠的戰歌。

“這就是,光明神隕落之地。”

雲中君輕歎了聲:“陛下,我的不少老友就葬在了此處,最後走出去的燭龍成為了第四神代的主宰者。”

吳妄正色道:“老哥節哀。”

大司命扶手注視著此處,低聲道:“此戰吾與吾妹並未參戰,那時還冇有多少神力,也因此而得以倖免。”

“辦正事吧。”

吳妄輕聲道了句,而後閉目凝神,站在此地似開始思索。

大司命與雲中君分頭行動,各自選了一個方向,將此地所有蘊含了殘缺大道的殘軀、物件,用神力包裹,堆到吳妄麵前。

天道之力以吳妄腳底為圓心,緩緩浸入了這片隨時可能會崩潰的小世界。

不多時,此地有了微風,有了靈氣,彷彿正在甦醒。

——這是天道在鞏固此處小世界。

吳妄似乎感受到了什麼,抬手對著麵前已經堆積如山的物件堆探去,握住了一把殘破的刀柄。

他仔細打量著刀柄的紋理,身形緩緩飛起、盤坐,那刀柄被天道之力包裹其中,開始輕輕震顫。

片刻後,刀柄之上飛出了一頭漆黑的猛獸,似虎非獅、鹿尾馬蹄,對著空中發出一聲悲鳴,而後化作黑煙消散,留下了一點金光。

就是這金光!

吳妄屈指輕彈,天道之力化作一條小蛇,將這金光直接吞冇。

吳妄朗聲道:“魂安息,道歸來。”

聲音落下,小天地內出現了點點金光,宛若一片又一片的夏日飛蟲,朝吳妄彙聚而來。

那條小蛇飛竄了出去,好似‘貪吃蛇’般開始吞食這些金光,身體迅速膨脹,且模樣開始出現變化,由蛇化龍。

片刻後,一條金龍盤踞在吳妄身周,仰頭注視著這狹窄的天地。

“歸於天道吧。”

吳妄輕聲道了句,那金龍緩緩縮小,最後化作一束金光,遁入了吳妄身下的虛空。

與此同時,天道之力增強了一絲。

天道構造中,非核心的外圍架構再填一條大道。

雲中君與大司命同時趕來,儘皆露出了喜色。

雲中君讚歎道:“此法竟然可行,此地少說也能讓天道接納兩百條已經沉寂的大道!”

“嗯,”吳妄笑道,“大道本就是在天地間,隻是不顯,其實是需要咱們一條條去參悟的,但此地算是給咱們留下了討巧的便利。

葬在此地的先天神原本就算是大道的‘把手’,我們隻需要用功德之力凝出一個虛妄的載體,然後將‘把手’的殘片填充在其中,最後還原出這個‘把手’,讓這條大道直接併入天道。”

大司命問:“功德之力耗損的多嗎?”

“多,”吳妄雙手一攤,“不過不用擔心,我已決心開辟血海,等天外的隱患解決,這血海還可作為練兵之地。”

大司命微微頷首,道:“如此,對血海中誕生的生靈卻有些不公平了。”

“世上冇有十全十美之事,”吳妄仔細想了想,緩聲道,“製造一個衝突的載體,承載這個天地的負麵情緒,對天地更有利一些。

這般惡事我來做就可,天帝總不能隻有善良無私的一麵。”

言罷,吳妄輕輕擺手,周遭一隻隻物件飄來,自他身周懸浮。

一條條天道之蛇誕生、吞噬、化龍、迴歸,整個古戰場變成了金色的海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