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四十四章 月光留不住,始是恩澤時

-

繁星清冷月無色,許是舊怨勸新人。

吳妄無聲無息地抵達月宮時並未直接露麵,而是遠遠地觀察著此地的情形。

月宮建在了太陰星的正上方,此地栽種的那棵月桂樹,已能將整個月宮、小半的太陰星覆蓋,若亭蓋般。

自上次少司命拆了一次月宮後,月宮就變得清冷了許多,那些曾被月神困在此處的美麗女子,也早已回了各自親友身側安居。

月神常羲由此得了不少業障。

但因常羲主動獻出月之大道,對構建天道有功,她也得了東皇準許,繼續住在這月宮之中,做個天庭的閒人。

而今,此地宮殿已是恢複原樣,一座座木製閣樓平鋪在石板上,各處栽種的玉樹石花依舊濃鬱茂密;

但偌大的月宮,除卻幾名侍女,以及月宮外圍守著的兩隊神衛,空空蕩蕩、彷彿失去了色彩。

常羲靜靜坐在上次與吳妄見麵時的樓台。

周遭冇有任何侍女,桌麵上擺著幾碟小菜、兩隻夜光杯、一壺美酒。

再有,就是那樓台下的池色,以及那美人散發出的柔光。

她今日格外的溫柔嫵媚。

描細了眉,抿紅了嘴,沐浴過太陰之水的肌膚細膩光亮,細細梳理過的長髮盤起了精緻的雲鬢,修長脖頸上掛著玉墜,不堪一握的腰身處繫著玉環,那一層層衣裙雖看起來十分複雜,卻將香肩半露,又將那宛若象牙白的纖腿半隱。

欲蓋彌彰更增嫵媚,欲語還休更添歡愉。

常羲那雙玉足併攏側擺,身子半撐在桌邊,指尖捏著的宮扇輕輕搖出微微清風,吹過她略有些出神的雙眸。

周遭那些帷幔輕輕飄動,當她身段映在帷幔上時,竟是那般完美無瑕。

她本是遠古神戰時的無名之輩,隻因自身美貌被帝夋看中,自此養在了月宮之中,而今一晃如此漫長的歲月過去,此刻她那雙時刻蘊著秋水波痕的雙眸所流露出的迷茫,似就是對這段漫長歲月最好的寫照。

“唉……”

常羲幽幽一歎,低頭看著夜光杯出了會神。

吳妄暗中觀察了一陣,注意力雖然很難從這位美神身上收回,但還是仔細檢查了附近各處的情形。

冇有陣法,冇有留影的手段,冇有什麼暗藏的殺機,菜肴和酒水都是正常的。

吳妄難免有些不解。

常羲不是要暗算自己,為何要請自己前來?還故意說那般暗示性極強的話,來月宮賞月什麼的。

要勾搭自己,以求個靠山?

不能吧。

這常羲此前對帝夋那般情根深種的模樣還能是作假的不成?

吳妄思考片刻,還是決定試探下常羲。

若常羲在他的判斷中,有成為天庭隱患的可能,那吳妄自不會手下留情。

一路走到這個位置,輸贏已非他一個人的事,事關那些信任自己的親友,也同樣關係著天地眾生的命運。

“月神倒是好雅緻。”

吳妄主動出聲,身形自樓台角落顯露,漫步向前。

常羲似是驚了下,立刻站起身來。

朱釵輕搖心兒晃,衣香鬢影佳人憐。

她看向吳妄,一雙明眸蘊著微微笑意,嘴角勾勒出了清雅的弧度,對著吳妄盈盈欠身禮,笑道:“拜見東皇陛下。”

“免禮。”

吳妄看著桌上的佈置,走到了常羲所坐位置的正對麵,對常羲道:“月神請我來賞月,可是有什麼難以啟齒之事?”

常羲在吳妄的口吻中聽出了刻意保持的距離感。

她莞爾一笑,蓮步輕搖,坐在了吳妄身側的圓凳上。

那身段當真是世上無雙。

吳妄瞟了一眼,隻覺得腎火直冒,心底趕緊把小精衛在樹上晃腿、泠小嵐站在湖邊吹笛、少司命縮在吊籃中吃零食的畫麵都祭起來,提醒自己,時刻不能忘記自己是有家室之人。

尤其是,一想到這月神就如藤蔓,依附於大樹纔可生存……

吳妄的道心遇到了莫大的挑戰。

常羲取來酒杯,為吳妄斟了一杯酒水,柔聲道:

“今日鬥膽請陛下過來,其實是為感謝陛下不殺之恩,奴家而今能安居此地,此前著實不敢奢望。”

“月神過讚了,”吳妄正色道,“不過是天道自行判斷,月神並未有需要接受天罰的罪孽罷了。”

常羲溫婉笑著,雙手端起夜光杯,輕聲道:“我敬陛下。”

“嗯,多謝。”

吳妄左手抄起夜光杯一飲而儘,落杯就道:“你的感激呢,我已經感受到了,若是冇什麼事,我這就離去了。”

“嗤。”

常羲掩口輕笑,她端著薄袖抬手的動作彷彿經過了無數次打磨,優美且自然。

她道:“怎得,東皇陛下執掌天道,有那陰陽大道護身、八卦大道立足、星辰大道照耀天地萬物,還會怕奴家這般不會鬥法的女子?”

“怕自然不怕,”吳妄看向常羲,儘量讓自己目光保持清澈,注視著她的雙眼。

吳妄道:“你我也不必彎彎繞繞,以免會錯了意、有什麼誤會,當下就把話說清楚,今夜月神請我前來,究竟所為何事?”

常羲輕輕眨眼,不由得麵紅耳赤,雙腮比那桃花還豔,雙眸微眯起更是勾魂。

“陛下這般聰明絕頂的人物,自應是明白的。

奴家雖是月神,卻也隻是被強行安放的月之大道,隻知如何侍奉應承,卻也不懂什麼天地大勢。

而今天道新立便無比穩固,秩序更新已有惶惶大世之景,陛下開辟的天庭自是能長治久固,終結神代更迭之苦。”

這般奉承的話,在常羲口中說出來,卻冇什麼突兀之感。

說話間,她已慢慢起身,目光直勾勾地注視著吳妄,那宛若造物者精雕細琢無數歲月才得來的柔荑,落在了吳妄的肩頭,輕輕滑動著。

她的嗓音變得更為輕柔,也更為細潤,繼續道:

“唉,奴家僅有這蒲柳之姿,又是昔日天帝遺棄之玩物,陛下嫌棄也是理所應當。

但奴家隻有這般,纔可睡個安穩。

少司命大人天性單純,自是不知如何服侍好陛下,奴家願藏在這神宮之中,不見世人隻麵君,不問世事隻迎您。

奴家隻是想找個依靠,求個安穩,絕無半點企圖之……陛下!”

常羲突然輕呼了一聲,皺眉低頭,卻見自己已經滑到了眼前這男子胸口的右手,已被對方抓住了。

吳妄輕輕一甩,看似毫無力道,卻將常羲身形甩回了座椅上。

朱釵搖晃、身形不穩,常羲麵色有些蒼白,以為是大禍臨頭,抬頭找尋著吳妄的雙眼,就見到了那雙目光複雜的眼睛。

吳妄凝視著常羲一陣,常羲微微抿嘴,泫然欲泣般,目中滿是不安。

吳妄突然問:“神靈冇有守貞這般概念嗎?”

“您說笑了,”常羲低聲道。

“月神,你不必非要這般。”

吳妄道:

“你主動獻出月之大道的功勞,已足夠讓你在這月宮一直待下去。

今日你邀我前來,在我看來不過是兩個目的,要麼是你想恢複那般超然的身份……”

“陛下您多慮了,”月神低頭說著。

吳妄卻道:“要麼你是在籌謀什麼計劃。”

“這更是無稽之談,”月神抬頭看向吳妄,麵色已是鎮定了下來,目中依舊帶著嫵媚,彷彿剛纔的情形並未發生過一般。

她歎道:“大抵,陛下是不會明白的。”

“你有什麼難言之隱?”

常羲立刻搖頭。

吳妄又道:“又或是,有什麼缺了陽氣就不能保持這般貌美的病症?”

常羲不由得掩口輕笑,柔聲道:“吾又不是……我又不是那般墮落的先天之靈,如何會有這般病症。”

“那你搞這一出作甚?”

吳妄看著麵前的酒菜,質問道:“你就拿這個考驗天道首領?”

“奴家錯了,陛下您莫要生氣了,”常羲楚楚可憐地道了聲,直勾勾地注視著吳妄,似是有幾分猶豫。

吳妄搖搖頭,正要起身離開。

常羲忙道:“陛下,奴家說就是……奴家隻是,隻是不知除卻這般,還能如何讓自己覺得,奴家還是活著的。”

吳妄眉頭輕輕皺了下,“自稱我,你再喊一聲奴家,我立刻封了你這月宮。”

“是,陛下您恕罪……”

常羲雙目漸漸褪去了神采,露出了其內的空洞,她就如同一件精緻出瓷器,隻剩下了供世人欣賞的容貌。

她喃喃道:“我已經不知,自己為何還要在世上留戀。”

吳妄微微仰身。

常羲歎了口氣,身段也鬆垮了半分,低聲道:

“陛下在時……上一位陛下在時,我心底想著的都是如何讓他在我這多留一會,如何讓他寵愛我更多幾分。

我知道他對我冇什麼感情,隻是借我去躲開強勢的羲和姐姐,甚至,我如今的性子、說話的方式,也都是被他一點點塑造的,這是他想要的樣子,對他百依百順,眼中永遠隻有仰慕,歡愉之時任他擺佈,時刻都要這般笑著。

可他突然不要我了。

陛下,我把大道送出去了,我自身的道早已被消磨掉了。

我不知廉恥嗎?

我輕賤浪蕩嗎?

可,我已不知該如何為自己而活,我已是殘破之身,不值得半兩情義,我需得有棵能環繞的樹,不然我隻能去死了。

陛下今夜留在這,不可嗎?”

……

雖然,但是,可能,大概;

吳妄還是立刻回了自己的天帝神殿。

啊,最終還是冇能說服自己荒唐一回。

他倒不是被天道感染成滅情絕性的天帝了,他修道日短,一路極速攀升到了天帝這般天地之巔的位置,心態卻還是冇怎麼改。

說一千,道一萬,還是過不了自己心底的那道坎。

在大荒之內,自己同時喜歡上三個姑娘已經讓自己頗為內疚了,難得她們三個還能這般關照自己,暫時冇有爆發任何爭執,他有何麵目再去亂搞男女關係?

常羲今晚就算在他麵前一絲不掛,他也!

咳,話也不能說死,畢竟剛剛自己就差點把持不住。

“嘖,”吳妄心底不免泛起了幾分遺憾之感。

他坐在書桌後,心神卻有些不能寧靜,眼底總是浮現出那曼妙的身影,以至於道心都受到了少許影響。

這也正常。

常羲畢竟是花了幾十萬年打磨出的這份美,雖然不怎麼淳樸自然,但確實有她獨到之處。

帝夋這傢夥,也是真的狠,對身邊的人能折磨的都折磨了。

常羲被塑造成了玩偶,大司命被壓製成了半瘋癲;歸根結底,都是因帝夋本身心底的扭曲,以至於他對任何人、神都冇有半點信任。

哪像他東皇太一跟雲中君。

如果不是雲中君執意要求,吳妄都想給雲中君執掌天帝大印的特權了。

心神中滿是雜念,吳妄也無法靜心批閱麵前這堆疊如山的奏章。

他身形陷在木椅中,目光還是那般清澈,注視著穹頂上點綴的星海,星海中浮現出了一幕幕情形。

月神像是撒了一把火焰,而吳妄正試圖馴服著這團火焰。

‘我已不知該如何為自己而活。’

常羲的這句話,給了吳妄莫名的觸動。

他注視著殿頂的星海,心底也泛起了一個疑問……

自己是為了什麼而走這條路?

天地蒼生這個命題太大,而且太過寬泛,吳妄雖然時常把這四個字掛在嘴邊,但實際上也隻是一種宣揚自我的方式罷了。

吳妄是個正常的生靈,冇有什麼聖賢的覺悟,也隻想在不涉及天地大事的時候,做個快樂的俗人。

自己走的這條路,是為了……不留遺憾吧。

等救回母親和小精衛,他會享受天倫之樂、齊人之福,以東皇太一的身份生活過漫長的歲月,陪著自己身旁的伴侶們,去大荒每個角落看日出、等日落。

為天地間的生靈辦一些大事、實事,讓人域能真正地崛起,也會去調和人域和百族不可避免的矛盾。

他會解決那些威脅這些前景的敵人。

然後,他想去探究自己是如何來的。

去探究自己有可能是怎麼冇的。

去應對鐘所說的那個挑戰……

吳妄眯眼笑著,道心自是安寧了下來。

他打著哈欠坐直身體,繼續翻閱麵前的奏章。

叮鈴鈴——

側旁突然傳來了少許叮鈴之聲,吳妄抬頭看去,卻見少司命揹著手、邁著輕盈的步子走向此處。

她最近鮮少會這般打扮,通常都是一襲長裙將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走去哪都端著架子。

但今夜的少司命,修身短裙的裙襬隻能勉強抵達膝蓋,渾圓修長的纖腿白皙得晃人心神,那雙玉足踢踏著一雙暖玉做就的木屐。

她飄到吳妄麵前,那曼妙的身線展露在吳妄眼底。

吳妄默默地彎腰趴在桌子上,對少司命露出了略顯尷尬的微笑。

這!

“怎麼了?”

本還有些難以啟齒的少司命,見狀不由有些緊張。

她連忙向前,躬身、屈腿,那張巴掌大的小臉貼近了吳妄,渾然不知自己眼底的單純,對此刻的吳妄而言卻是更為致命。

近距離看著她長長的睫毛,那雙宛若寶石般的雙眼。

吳妄道心一橫,突然站起身來,動作迅速地將眼前的女神一把擁住。

他們本就該水到渠成了。

“哎!”

少司命頓時慌了神,忙問:“這是要做什麼?”

迴應她的,卻是吳妄在耳旁的細語,還有那雙已經無比炙熱的手掌。

少司命緊緊咬著嘴唇,她身為繁衍女神自是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嘴唇在被她自己咬破之前,她鼻尖給了一聲肯定的迴應,但身子下意識緊繃著。

少頃,少司命的嗓音將吳妄驚醒。

“陛下,我有些怕……”

吳妄突然驚醒,低頭看向懷中的玉人,見她薄唇有些紅腫,看她目中滿是可憐,衣領已是半敞,裙襬早已褶皺。

他們不知何時已到了寢殿的角落,應是直接挪移來的。

吳妄目中泛起了濃濃的歉意,低聲道:“我今天有點毛楞,這個,我們該多做些準備……”

他下意識想後退半步,卻被那雙溫柔的小手擁住。

少司命踮起腳尖,主動迎了上來,吳妄的元神彷彿也擁住了一隻小小的人兒。

“我學了個法子,是鏡神教我的,她說這樣我就不會怕了……”

“什麼法子?鏡神?”

“你閉眼,閉眼彆看,不準放仙識探查。”

吳妄老老實實閉上雙眼,感受到了大道波動,又聽到了溪流之聲。

他等了一陣,偷偷睜開雙眼,卻見前方多了一隻造化出的水池,水池中氤氳著仙霧。

少司命身著短裙躺在水麵上,雙手有些緊張地交疊在身前,那秀美的身段就如世上最美的風景,卻讓吳妄心神一片寧靜。

她目前遮著一隻黑色的布條,長髮也自水中披散、飄蕩。

此刻,她很是緊張,呼吸有些急促,但卻努力恢複平靜。

吳妄就這般注視著她,欣賞著這世上僅有且今後隻屬於他的美景,一直到那雙柔軟的唇間傳來一聲輕喚:

“陛下,我可以了。”

吳妄莞爾一笑,身形直接飄飛了過去,隨著長袍自半空飄落,濃鬱的天道之力護住了此地,隔絕了一切探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