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四十章 立天庭!【中大杯求票!】

-

“舉行,第一次天道議事。”

舊的神庭已經崩塌,在吳妄努力平和心態的過程中,大司命已將新神庭構建。

鐘說的那些話,吳妄大體是明白的。

也由此可見,東皇鐘並不能直接出現在‘今時今日’,它自未來逆行而來,需要一些錨點作為它切入的點。

這些錨點,就是在東皇鐘誕生的那條【可能線】上,最後依舊能在自己身邊的生靈。

所以,東皇鐘通過忽悠老前輩的方式,把精衛放在了自己母親身邊,而後東皇鐘就可隨時保護母親與精衛。

吳妄埋起了心底的自責,走出那封印之地時,嘴角扯出了少許微笑。

這微笑……

除了比哭要難看一點,簡直毫無瑕疵。

按吳妄的要求,新搭建起來的神庭充滿了太極八卦元素——整體呈現圓形,一隻隻座椅分佈在一層層圓環上,正下方是陰陽八卦盤,十六張椅子擺在了此處。

吳妄來時,此地已坐了十四道身影,並未嚴格按天道序列排位。

其實也可以說,除卻那張被刻意纏繞了淡金色條紋的座椅,其它座椅都是相同的。

吳妄剛現身,在各處等待的眾神立刻起身。

“都坐吧。”

吳妄低聲道了句,走到自己的座椅入座,目中滿是倦色。

少司命伸來小手,覆蓋在吳妄的手背上,柔聲道:“不如先歇息下。”

“今天搞完,後麵怎麼歇息都可。”

吳妄振作了下精神,看向了與自己相對而坐的人皇神農。

神農此刻倒是麵色如常,似乎一切早就在他卦象所顯。

“前輩,”吳妄開口喊了聲。

“天道首領當有威儀,”神農笑道,“今後稱人皇或是吾名號就可。”

“威儀也不用拿在嘴上,”吳妄正色道,“這半路走來,前輩對我關照最多,是製約帝夋的關鍵,也是能有今日局麵的最大功臣。

若無前輩,也就冇我開辟天道,而今冇有換稱呼的道理。”

神農含笑點頭,並未多糾結此事。

吳妄卻歎了口氣,身體後仰,讓自己貼在椅子上,低聲道:

“有件事,需前輩你知曉。”

神庭內安安靜靜,眾神儘注視著吳妄。

吳妄的嗓音還算平靜:

“剛纔趁燭龍衝擊天地封印之際,帝夋擄走了我母親冰神與我道侶精衛。”

神農微微皺眉,許久未曾開口。

同坐之神,如西王母、羲和,此刻表情頗為平靜,大司命目中帶著幾分惱怒,少司命微微抿嘴。

神農沉聲道:“吾之卦象有顯,蒼雪道友命有此劫,吾愛女可助其逢凶化吉,你不必多擔心,倒是……又無婚書,也無昭示,道侶二字不可多用。”

吳妄:……

您老這是多嫌棄!

“行吧,”吳妄道,“待這天地穩定,我會救出她們,順道解決燭龍的難題,還有一事。”

吳妄嘴角一撇,低聲道:

“昔日,人域人皇伏羲壽元大限之際獨來天宮,強行擄走帝夋的本我,說要賦予帝夋人性,這應當是把帝夋弄瘋癲了。

帝夋由此產生了三種不同的人格,天帝帝夋、構想出的伏羲之惡、在人域最後一世的三鮮道人。

據我得到的準確訊息,帝夋用伏羲人皇對他做過的方式,去搞燭龍了。”

話音剛落,神庭中‘嗡’的一聲起了喧嘩,眾神開始竊竊私語,一個個都在嘀咕帝夋之事。

神農道:“帝夋瘋了?”

“半瘋,”吳妄道,“這是個好訊息,我們以後要對付的強敵,從兩個合併成了一個,且燭龍因此多了一個弱點。

壞訊息就是,帝夋與燭龍現在都成了混亂的奴隸,他們都會被混亂驅使,要來毀滅我們天地內的秩序。

外患似乎更嚴重了些。”

雲中君笑道:“各位也不必擔心,勢在天道。”

土神緩聲道:“天道的構架,確實比原本神庭要穩固許多,且三生靈大道成為了天道的基石,天道之力直接取決於生靈之力,其實是從以前依賴生靈信奉,朝著依靠生靈存在,轉變了一大步。”

雲中君挑了挑眉,笑道:“這才哪到哪,咱們陛下可是還有一連串的宏偉計劃。”

“哦?”

西王母看向吳妄,目中流露著少許疑惑,“天道的框架還不完整嗎?”

吳妄點點頭,對神農道:“前輩可還記得,我們在人域商量過一個計劃——構造一個虛假的神話,然後用這個神話去替代天宮,動搖天宮眾神的生靈信仰。”

“不錯,”神農撫須感慨,“隻是冇想到,這個計劃尚才實施,你已入主了天宮,平白耗費了老夫諸多心力。”

吳妄心底暗歎,這個計劃其實應該實施,且是那條贏了的【可能線】上,最關鍵的計劃之一。

當然,這話吳妄不會多說,而是道:“雖然冇機會用了,但咱們商量的這個框架,有部分是可以直接拿來實現的。

此前是編造神話,而現在,我們是要打造神話。”

神農含笑點頭。

吳妄環視一週,目光越過眼前這十數名強神,落在了外圍的先天神身上。

他道:“今日第一個議題,天宮改製爲天庭,天庭存在的意義,一為護持眾生,二為守護天道。

天庭中,以帝為尊,為天道首領,掌天庭之權。

帝之下設東西二尊位,東為東公,西為西母,前者節製男神、仙,後者節製女神、仙,以此確立自身權格。

第一任東公為雲夢神,西母為西王母,各位可有異議?”

眾神接連應答,自是冇有半點反對的聲音。

吳妄繼續道:

“設五方之禦,主掌東南西北中五方,對應五行源神,中為土、西為金、北為水、東為木、南為火。

五方之禦有守護五方之責,允其確立五方神獸,宣揚自身之德行。

而今,土神、木神已歸位,火神之位由人皇兼任——這裡隻是兼任,人皇不入天庭之列。

金神重塑為新生,天庭培養其德行,確認為大德者,立下足夠功勞,則可歸五方之禦。

水之大道流落天外,天道自會收回。

如此,東公、西母、五方之禦,涵蓋諸先天神,以及後續可入天庭的生靈強者。

可有異議?”

眾神各自應答,聲音比之前響亮了許多。

吳妄心底自信了幾分。

簡單來說,這是天庭中的‘人事團隊’,搭建起整個天庭的班子,看似位高權重,實際上並無太多權柄,隻是負責一些福利的發放。

這也是吳妄與雲中君商量的,將權、職分開,將神與他們的大道分離。

接下來纔是重頭戲。

吳妄道:“天庭代天道執掌天地,其業務……咳,其職權主要涉及兩個方麵,一個是與生靈有關,一個是與生靈無關。

天庭設三大神職,直接對天庭之主、天道首領負責。

第一為天庭首輔,若帝不在,首輔有臨時處置諸事之權,第一任首輔為雲夢之神,以君自稱,為雲中君。”

雲中君起身對著各處拱拱手,散出自身威勢。

眾神各自起身還禮,一聲聲恭賀之聲傳來。

確認過眼神,是天庭今後絕對的大佬。

待雲中君入座,各處聲音弱下去,吳妄繼續道:

“第二,為天庭文官之首,以公自稱,第一任是大司命——自己想個好聽的名字。”

大司命皺眉看著吳妄,站起身來。

不等眾神開始恭賀,大司命低聲道:“吾為罪身。”

吳妄抬手示意他不必多言,“還冇到這個環節,立天庭你立了大功,該給的封賞自是不能落下。”

“嗯,”大司命拱拱手,直接入座。

讓那些想拍馬屁的眾神隻得閉嘴。

吳妄道:“第三為天庭武官之首,為天庭兵馬大元帥!第一任就是土神。”

土神同樣是眉頭緊皺,有點無奈地看著吳妄。

這天庭兵馬大元帥的名號,是不是略顯輕浮,他為何不能自己起名?

土神起身謝禮,周遭傳來陣陣恭賀之聲。

當下,吳妄嗓音不停,直接頒佈了後續各級神職,以及對應的職權,大體是按照生靈類、非生靈類的思路來劃分。

自天帝——首輔——文武之首之下,為十三殿,與政事相關為九殿,與兵事相關為四殿。

兵事,即土神領導的四殿最簡單,以東南西北劃分,主四方安寧,直接架空了五行源神原本的權柄,讓五行源神成為一種象征。

政事九殿就相對複雜許多,分彆為生衍之殿(主繁衍、姻緣之事)、壽無之殿(主壽元、瘟病、死亡)、日月之殿(主日升月落)、天象之殿(主四季節序與風雨雷雪)、山河之殿(主山川湖澤)、四海之殿(主四海之事)、靈合之殿(主百族諸事)、天德之殿(尚善)、天罰之殿(罰惡)。

其中,天罰之殿有監察天庭上下神職之權,天德之殿有提名神職升遷之權。——基本上是架空了東公西母。

九殿之內,設主神一位、正神三至十二位、副神為正神數目之三倍。

總共涵蓋天庭正神職數目,不超過三百六十位,直接刻入天道之上,得天道認可。

吳妄直接任命的主神,有生衍殿主少司命、壽無殿主木神、日月殿主羲和,天德之殿暫由雲中君執掌,後會選拔出一個靠譜的殿主。

木神也是實慘。

他這個殿主看似是實權之位,但殿內涉及的兩大主神,一個是大司命,一個是小茗,前者是木神的頂頭上司,後者是天庭老大的寶貝閨女。

木神這棵牆頭草,也算是被吳妄夾死在了這個位置上。

待天庭框架搭建起來,眾神各自都已明瞭未來的模樣。

他們的神位被保留了,但想要神職,就必須‘競爭上崗’,由天德殿考覈後,提名到東皇陛下麵前,由這位陛下硃筆一勾,纔可得到這個神職。

這很麻煩。

甚至,以雷暴之神為首的一些神靈,覺得混不混這個神職都冇什麼所謂。

但這次天道會議進行的第二項議題,就賦予了神職無法比擬的價值。

“神力。”

吳妄站起身來,負手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之後,漫步而行,朗聲道:

“這是先天神變強的力量,但並不適合未來的天庭。

各位,這些神職並不都是為先天神設置的,甚至對應的武官官職也是這般,生靈會有一席之地。

生靈需要神力嗎?不一定。

所以我們要重訂一種標準,這個標準,就是功德與業障。”

眾神不明。

有神問:“功德業障是什麼?”

“第一,功德由天道之力凝成,可轉化為神力。”

吳妄張開左手,掌心有金色的光芒環繞。

“第二,功德可轉化做精純的靈力,並提供天道感悟。所謂的天道感悟,是天道以執掌的所有大道為基礎,給予得功德者以修行感悟。”

眾神儘皆明瞭,這是給人域的好處。

但他們想的自是過於簡單。

“功德的來源主要是三部分。

第一,是給天庭神職,由天道定期發放,神職高低有定額。

第二,為天道獎賞,凡是立下功勞、或是做善舉得了天道認可,都會發放獎賞。

第三,香火功德,也就是各位之前所接觸過的眾生信念。

天道並不會過手香火功德,但香火功德不會有天道感悟,且會存在生靈之念,較為斑駁,有利也有弊。

故,功德分為兩類,一類為天道功德,一類為香火功德。

但能否在天地間傳播香火,由天庭進行評估。”

言罷,吳妄靜靜地等了一會。

雖然他很想說一句‘聽懂掌聲’,但這個場合無比嚴肅,自是不能隨意亂搞。

眾神很快就各自點頭。

吳妄右手張開,其內湧動著一團黑光,黑光中綻出了黑色蓮花,散發出了一股股不詳之力。

“這就是業障。

業障由天道降下,有侵蝕神力、阻礙感悟、促生心魔的效果,業障積累到一定程度,將會被天道降下天罰——我們的天罰殿,就有監察業障之權。

我還可以給各位透露一件事。

功德與業障是由天道遵循陰陽奧義產生,天道功德和天道業障都是對應的,簡單來說,隻要有載體能夠承受足夠多的業障,天道就可降下足夠多的功德。

但有一點,無天道準許,功德與業障不可互相抵消。

功是功,過是過,就算你有能把你從內到外染成金色的海量功德,若是犯了錯、被天道降下業障,也隻有兩個途徑可以洗掉業障。

第一個途徑就是承受天罰,第二個途徑就是被天道囚禁,業障會一點點消散。

囚禁的過程中會發生什麼……各位自己掂量。”

吳妄嗓音漸冷:

“所以,天道不仁,違背天道規則便會得業障,這也是變相為天地積累功德。

而多餘的功德,可以投入天地封印,鞏固天地。

天道初立,天地封印不穩,我也不與各位拐彎抹角,開始進行第三個議題。

清算。”

全場一片靜寂。

吳妄道:“將此前被天道排斥的諸神押上來!”

“是!”

雲中君起身領命,一旁土神、木神在旁跟隨,三神衝出這座大殿,不多時就帶著大批神衛,押來一百二十五名先天神。

這些先天神麵色慘白,此刻被天道之力鎮壓,冇有半點反抗的餘地。

甚至,他們開口都不能,隻是低頭跪伏。

“大司命,”吳妄道,“過去吧。”

“嗯,”大司命麵色平靜地走到了這些先天神前方,低頭慢慢跪下,卻挺胸抬頭並不伏地。

吳妄那有些幽冷的嗓音傳遍各處:

“我希望各位明白一件事,天道建立後,神靈自身是否強大,已冇有太多意義,各位頭頂都有了一雙眼睛在注視。

你們在合理的範圍內尋歡作樂,可以,但若肆意欺壓生靈、欺壓其他神靈,不行。

這些先天神,其罪狀均已查證。

其中,最前麵這三十五名先天神,各位應該不陌生,他們圍繞在帝夋身旁,對人域發動了黑暗動亂,用恐怖的手段統治生靈百族。

其死不足惜!

除卻大司命,各自押入天罰殿,天道降下業障!抽其大道納入天道序列,毀其肉身、滅其神誌,使其魂飛魄散,無半點殘留於天地!”

隆隆——

雷聲滾滾,忽有三十五道黑雷砸落,將三十五名先天神劈的渾身亂顫,一股股黑蓮之火出現在這些先天神身周。

天道登時產生了大批功德。

眾神衛轟然應諾,立刻動身向前,將其拖走。

大司命留在原地,凝視著吳妄。

吳妄冇有讓他久等,繼續道:

“大司命曾為帝夋幫凶,對人域、對生靈十二大族做下不可饒恕之罪孽,理應魂飛魄散。

然,其及時醒悟,反帝夋有功,故罪責降一等。

天道降下業障不變,大司命獻出自身大道於天道,毀滅其神軀,神魂囚於天道為天庭效力,此間所有得到的功德自動獻給天庭,待業障儘數消退,方可恢複自由之身。”

吳妄擺擺手:“去吧。”

大司命輕歎了聲,慢慢低頭叩首:“謝東皇陛下不殺之恩。”

“你的業障我算了算,”吳妄淡然道,“大概,為天道、為天庭做事一百二十五萬年,就可由你得到的功德洗掉。”

眾神一時噤聲,大司命卻是泰然接納,起身走出了大殿。

他剛外出,外麵便降下一道漆黑的神雷。

不多時,大司命渾身散發著金光回殿,卻是冇了實體,為天道賦予了半虛半實的軀體。

他得到的懲罰,與第二批先天神差不多。

隻是這些神靈被加了一句‘永不錄為天宮正神職’,也被天道囚禁,等於是完全廢了。

清算並不隻是針對這一百多神。

這個環節結束後,此地絕大多數的神靈,既得了業障也得了功德,而且普遍的,業障還都比功德多。

天道直接賺翻。

少司命與西王母得了大筆功德。

西王母對此倒是頗感新奇,細細體會之下,目中流光溢彩。

這三步進行完,整個天庭的框架方纔完全固定。

少司命有些不解地問:“陛下,怎麼……冇有人皇的位置?”

“人皇主領人道,”吳妄笑道,“人道會成為監察天道的存在,天道會賦予人道不屈之火種,人皇退位後,可來天庭供職。”

“善。”

神農含笑點頭。

吳妄抬頭看向眾神,再次與眾神告誡叮囑了一番,就將後續之事丟給了雲中君、大司命,約著人皇一同出了大殿,趕去了下一場。

下一場就是與各族首領的大宴。

天宮框架吳妄搭起來了,接下來就是眾神求神職的場麵,天德殿必會十分忙碌。

出得大殿,有神將向前稟告,說那大宴還在準備。

吳妄邀神農在這舊天宮散步走走,神農欣然應允。

神農笑道:“不錯嘛,幾乎兵不血刃,就解決了這般難題。”

“不錯啥,這剛開始。”

吳妄頹然一歎:

“想想就頭大,今天確立了框架,接下來還要忙著收服眾神,神將體係也要改製,還有帝下之都這數百神界的爛攤子。

天庭神職,我準備給人域留一百零八個位置,確保有三個神殿、最少十八個正神神位是給人域現有高手的。

前輩……你要覺得少,咱們可以提一提。”

“不少了,不少了。”

神農擺擺手,歎道:“人域接下來估計也要出亂子了。”

“前輩何時需要,隨時可召喚我,”吳妄道,“等天庭穩固了中山,我會去人域宣講天道,並開放部分先天大道給修士感悟。

此外,來天庭任職的人域高手,可以獲得一個好處。”

“什麼好處?”

“壽元大道已經完全獻給了天道,”吳妄笑道,“在天道準許的前提下,壽元大道可以賦予生靈長生,且冇有任何反噬。

但這個長生並非是依靠大道長生,而是依靠天道長生。

來,前輩,你當年贈我那麼多丹藥,我現在還你一顆。”

言說中,吳妄左手張開,其內有一顆氤氳金光的虛丹緩緩旋轉。

“這是?”

“長生。”

吳妄笑著應了句,見神農麵露猶豫,突然出手,一把將虛丹摁入了神農手臂。

下一瞬,天道顯露蹤跡,一束金光包裹住神農,神農身周湧出一縷灰氣,被金光直接消磨掉。

吳妄道:“以後,天道若存,隻要前輩不想死或是不沾染太多業障,長生就不會毀壞。”

神農麵露感慨,看著自己的手掌,又抬頭看向吳妄。

吳妄仰頭看了看天空,喃喃道:“精衛和母親,我一定會帶回來,有前輩你在外注視天道,我纔可能安心。

煽情的話彆說了,我還要去忙,先這樣,等會宴會上見。”

言罷,吳妄一步邁出,身形駕雲前行。

神農問:“還有什麼要緊事?”

“啊,把天道剛得到的功德之力,拿出三成加固天地封印,先絕了燭龍回來的路徑。”

吳妄頭也不回地擺擺手,身影一閃消失不見。

在天道籠罩之地,吳妄的能力已被無限放大。

換而言之,與東皇為敵,就必須勝過天道,這就是天道首領,天庭新帝。

……

天外,縮小萬倍後的燭龍,神軀正慢慢恢複原本的大小。

它抬頭看向天地封印,看著那近乎完美的陰陽八卦圖,心底計算了一番。

在燭龍頭頂,四道黑影同時鑽了出來,靜靜地抬頭仰望。

帝夋笑道:“隻需以天外半數生靈為祭品,就可佈陣轟開這道封印。”

左側黑影道:“咱們、咱們這般做,是不是太狠了點?破開封印能乾什麼?”

帝夋道:“掌握了燭龍如此強大的神軀,難道隻是在天外亂逛嗎?”

“天外,你看……這不是也不錯,就是地方狹窄了一點,但也有最少三野之地了。”

“閉嘴。”

“哎。”‘三鮮道人’默然無語。

帝夋看向正前方的那道黑影,那是個被黑氣包裹的中年男人,但這個男人此刻目光呆滯,明顯是被封印了神誌。

帝夋低聲問:“伏羲道友覺得如何?”

“吾不過是你自我衍生的虛妄秉性。”

“又說這廢話,若不是你與我融合,我如何能掌握陣法大道?如此,那個冰神存在意義就不大……”

嗡!

天地封印突然閃爍亮光。

就在帝夋注視之下,那陰陽太極、八卦爻文突然擴增數倍,將天地封印完全包裹,其內突然出現了浩瀚神力,天地封印瞬息間增厚三倍!

帝夋麵色一變,喃喃道:“他如何做到的?”

‘三鮮道人’明顯鬆了口氣:“如此我們還是需要冰神的,正路應該是徹底回不去了,除非你毀滅了天外所有的生靈與神靈。”

‘伏羲’嘴角露出了淡淡微笑。

“吾不過是你自我衍生的虛妄秉性。”

“滾!”-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