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三十七章 帝?,你玩砸了【大杯求票!】

-

浩渺風雲起,九荒共潮聲。

在吳妄等少數幾名強神一步步安排下,天宮眾神漸漸嗅到了一些危險的氣息。

先是天宮之內的諸多異樣。

天帝的大殿被結界籠罩,這結界許久冇有消散,多少引起了眾神的注意。

平日裡,帝夋的大殿雖然偶爾也會被結界覆蓋,但鮮少會持續這麼久。

大司命召集各正神天政殿議事,宣佈了一項讓眾神措手不及的命令——神池內正在復甦的先天神,儘數停下重塑的過程,於三年後恢複。

大司命給出的理由,是天宮神池出現了少許異樣,而今又到了‘燭龍活躍期’。

眾神自是不敢有異議,畢竟那天地封印纔是天宮立足的關鍵。

大司命這邊召集完眾神,土神也開始召集眾神,將如今天宮各處的防務問題,與眾神簡單言說了一遍。

與此同時,人域、北野、東野、東南域,齊齊出現了動盪。

人域於北部邊境再次聚兵馬。

不同尋常的是,此次人域彷彿是為了炫高手,人域珍貴的頂峰高手竟接連現身,似乎一個個已經是迫不及待要去自爆帶走幾個天宮神靈。

北野星空接連出現了星耀異景,星神已傷愈的傳聞在天地間廣為流傳。

東野暘穀被一座大陣徹底籠罩了起來,其內駐紮的大批神衛,東野的數十名神靈,都顯露出臨敵的緊張感。

東南域,人域大軍一改此前溫和的態度,突然多線出擊,一夜之間清掃了十二家原本一直在與人域硬扛的部族統領。

這波,泠小嵐將‘你們答應也要答應、不答應就幫你們換個首領直到你們答應’的精神,發揮到了極致。

但人域在東南域的行動,也透出了一種急促。

彷彿有什麼大事即將發生,人域必須儘快處置好這些邊邊角角的問題,將注意力放到北麵的天宮之上。

天外的燭龍還在積蓄力量;

距離帝夋所說的‘三年一撞’越來越近。

被大司命衣袍記錄下來的那段留影推到風口浪尖的吳妄,安坐於自己的逢春神殿中,卻是一刻不停歇。

時間不多了,但他要做的事卻堆積如山,讓吳妄恨不得一劍把自己劈成兩半。

還好,雲中君老哥及時趕來,讓吳妄可以省大半心力。

吳妄躲起來修行感悟,雲中君化作了吳妄的身形,開始在逢春神殿範圍內宴請賓客,並通過這種方式,篩選著可能是帝夋眼線、假身的先天神。

時間一天天向後推進。

天宮彷彿形成了一口漩渦,將大荒九野儘皆拉扯其中,緩緩攪動。

有件事雲中君確實冇說錯。

大司命站起來了。

這位天宮權神,憑藉著自己多年在天宮積累的名望,以及自身對眾先天神的理解,開始了一係列‘操作’。

接連頒佈的天宮政令,給眾神不斷施加壓力,營造山雨欲來的氛圍;

不斷以各種名義舉行的神靈聚會上,大司命在眾女神的環繞下侃侃而談,有意無意透露出了天帝有意立星神為下一任天帝的訊息;

被全力啟動的‘天宮謠言大隊’,在中山各處傳播著‘帝夋與燭龍即將崩隕、第六神代即將來臨’的訊息。

還有大司命手中掌握著的神靈‘命門’接連拋出,天宮眾神之間出現了一定程度的對立,有小部分凶惡的神靈被有計劃的孤立……

帝夋在時,大司命唯唯諾諾、身受重傷,眼底寫滿了對陛下的信任,凡事都遵循帝夋的意誌。

帝夋不在了,大司命突然就行了。

長袖善舞、良計頻出。

雖然大司命對付人域處處碰壁,但大司命整治天宮這些神靈,當真還是有一手的。

如此,吳妄在緊張的悟道節奏中度過了兩個月,大司命再次出現在了逢春神殿。

“時機成熟了,準備頒旨吧。”

大司命對假扮吳妄的雲中君如此道了句。

雲中君含笑點頭,一股神力封了逢春神殿,在大司命注視下,化作了睡神的模樣。

睡神·雲中君拱拱手:“大司命勿怪,無妄需抓緊一切時間感悟大道,讓我在外繼續籠絡天宮神靈。”

大司命緊緊皺眉。

他突然發現,自己竟然看不透眼前這個小神。

這讓大司命有些訝異,他被大道反噬不假、身有重傷也不假,但他眼力還是在的。

這?

“時機?”

一旁傳來輕笑聲,吳妄自一側帷幔後轉了出來,對大司命含笑點頭,言道:“既然如此,大司命做就是了。”

大司命看了看睡神,又看了看吳妄,低聲道:“不曾想,天宮這麼多年,還藏著如此古神。”

“大司命過獎了,”睡神歎道,“我也隻是混混日子罷了,隻是因跟無妄聊得投機,所以決定出手幫無妄一次。

帝夋,我是瞧不上的,自不可能為他做事。

今後還請大司命多多關照。”

“尊駕是?”

“還不到揭露的時候,”睡神道,“定然不會讓大司命失望就是。”

兩神目光相對,似有點點電光迸發。

大司命並未多問,對吳妄道了句“你要開始習慣對吾等發號施令”,就轉身離了大殿,徑直遁入天宮最高處的神殿中。

不多時,土神、木神儘皆高調地進入此地。

半天後,秩序大道震動道庭,大司命宣讀了天帝旨意,宣佈封星神為天宮第二天帝,與帝夋共享天帝之權。

眾神雖初時有些嘩然,但因早聽到了流言,且被封為二天帝的是星神,也就迅速接受了此事。

大司命道:“陛下有旨,一個月後,於天宮舉行星神加冕大典,屆時,諸神需有禮慶,沉睡之神需儘數甦醒,百族需立星神之名,九野各地同拜星神!”

眾神各自行禮領命。

天宮近來那暮氣沉沉的氛圍一掃而空,星神抵達天宮權力最核心位置,著實讓眾神精神大振。

畢竟,星神一直是作為一個符號獨立於天宮體係之外,且是當年趕走燭龍最大的功臣。

似是作為對此事的迴應。

人域之內流言四起,不少人域高手擔心天宮會因星神的迴歸實力暴增,紛紛進言要誓師北伐。

這成功吸引了眾神大部分的視線。

逢春神殿中,吳妄坐於陰陽之上,頭頂懸浮著無數星辰。

天政殿內,大司命身周站著十多名正神,正討論著慶典佈置的諸多事,上上下下井井有條。

土神處,一名名出身百族的神衛統領靜靜站著,聽著土神頒佈的規矩,一時頗感壓力巨大。

木神神殿中,那老神坐在一棵大樹下,喝個小酒、搞幾個小菜,神念觀察著天宮各處的情形,不勝悠哉。

又到這種每神代一度的好戲上台了,也不知這次能不能給他這根老木頭一些驚喜。

“加油喲,新的天帝大人。”

木神端起酒杯對著逢春神殿遙遙一敬,隨後便是幾聲感慨。

“爭名奪權為哪般?屈膝卑奴難常笑。真神還需看吾道,苟活百世樂逍遙。

這曆代神代更迭,看似是打打殺殺,其實歸根結底呐,他都是人情世故。

妙,妙啊。”

這老神仰頭將杯中酒一飲而儘,手指輕輕敲打著膝蓋,給自己又斟了一杯。

星空深處,星神殿中。

蒼雪端坐在寶座上,注視著側旁不遠處正靜靜打坐的綠衣少女,目中流露出幾分安心的微笑。

她倒是有心了,這般時候還肯待在大雪山上。

自己已經委婉提及,此時去自己兒子身旁,或可能得無窮好處;但精衛隻是抿嘴輕輕搖頭,說了句‘我幫不上他什麼,在您這裡還可做個護衛’。

說實話,在神農用人域掠奪來的神力大力培養下,精衛如今的實力確實不凡,直麵天宮普通神靈也可全身而退。

但做她的護衛……

蒼雪溫柔地笑著,這孩子好是好,就是太憨了點,以後若是能有個一兒半女,最好還是像霸兒那般,多機靈。

蒼雪緩緩收回注視精衛的目光,閉上雙眼,憑藉著星神大道監視著這天地各處。

她其實也被雲中君分派了個小任務——密切關注少司命的行蹤。

此刻的少司命,身著長裙、光著小腳、披散著柔順的長髮,捧著一顆流光溢彩的寶珠,在天地間隱秘地行走著。

即將奏響的生靈之歌,註定會驚豔整個天地。

於是,一個月後。

天宮大典,星神登位,如約而來。

……

乒!

琉璃盞帶著酒水砸在滑如明鏡的地麵,其內那晶瑩的津液灑落一地,附近的侍女、女侍們儘皆跪伏了下去。

羲和坐在寶座上,俏臉上滿是冰冷,目中卻帶著濃濃的疲倦。

她像是蒼老了一些,但女神總歸是不顯歲月之痕跡,肌膚還是那般細膩柔滑,隻是眉角多了些疲態。

還是冇訊息。

到此刻了,自己若再不動身,天宮就要順利冊封第二天帝,星神將會直接接管天地大權。

而自己的丈夫,還是冇有半點音訊。

最初得到木神給的訊息,羲和自是不信的。

她始終覺得,帝夋是在下一盤大棋,隻是這盤棋無法讓旁人知曉,無法……

羲和閉上雙眼,嘴角露出少許苦笑。

她為何,遠古竟會傾心於這般神靈。

有侍衛衝到大殿門口,跪伏稟告:“大人!天宮使者已在神殿之外等候,他們想得到您的確切回覆!”

“此次大典吾不過去了。”

羲和低聲道了句。

那侍衛愣了下,趕緊低頭領命,起身後退數步,而後急忙奔向了遠處。

“且慢,回來。”

羲和突然睜開眼,自寶座之上站起身來。

“拿吾鳳冠,取吾神兵,備吾車架,”她定聲道,“吾當去天宮一觀,看看這天宮盛景!”

扶桑木上,九顆太陽熠熠生輝。

僅過片刻,羲和將來參加大典的訊息,就傳到了天宮大司命耳中。

“這個時辰才確定是否過來?”

天政殿門口,大司命抬頭仰望著雲上那已經裝點完畢的‘會場’,目中流轉著少許思索。

睡神·雲中君自大司命身後慢悠悠地走了出來,笑著傳聲道:

“這個時辰才確定過來,剛好能斷定,帝夋並未聯絡羲和……簡而言之,帝夋藉著這次算計天宮與人域的機會,順勢擺脫羲和的壓製。”

“壓製?”

雲中君笑道:“對於帝夋而言,羲和的存在就是對他的壓製,帝夋在時該如何給羲和安排,現在就如何安排吧。

日月乃是如今天地秩序的關鍵,明麵上穩住她們也至關重要。

雖然過了今天後,這些都不重要了。”

“哦?”

大司命目中流露出幾分不解,雲中君卻隻是微微一笑,揹著手朝遠處溜達而去。

大司命略微思索,最近關於吳妄和這個睡神,越來越多的疑惑,讓他如墜雲霧,完全摸不到頭緒。

但他和土神都是知曉今天計劃的,無妄子給了他們兩個足夠的信任。

星神加冕是假,大荒換天是真。

有幾名身穿喜慶紅袍的小神自遠處匆匆而來,大多都是老者麵容,對大司命恭恭敬敬地行禮後,說道:“大人,一切都準備妥當。”

“請諸神入場吧。”

大司命淡定地下令,幾名老神拱手領命,而後化作神光朝四麵八方散去。

不多時。

噹——

有鐘聲自天帝神殿奏響,各方神靈走出了一處處神殿,一隊隊神衛騰空而起,將天宮圍成了個‘球’。

神衛之威,浩浩蕩蕩、無窮無儘,似乎在彰顯著生靈的力量。

天帝神殿之前,一朵十裡直徑的蓮花狀雲台之上,一排排座椅緩緩升起,正北麵的高台設了九十九層白雲階梯,階梯之後是四隻寶座,兩隻在前、兩隻在後,分彆是為天宮之帝、後。

高台左右,各有上下三層座椅,區分強神、正神、小神,強神與天帝之位高度相差不大,可等同於‘同桌而飲’,正神與小神就老老實實在下麵呆著。

與以往不同的是,今日所有的神位都有講究。

神靈自神殿飛到此處,立刻會有專門的神衛統領向前行禮、指引,帶著這名神靈進入他們被安排的位置。

整個過程迅速且有序,大司命的道韻鎮壓此處,讓眾神心底莫名安穩。

三通鐘響,眾神儘皆落座。

昨日,天宮喚醒了一直在沉睡的諸神,其中甚至還有三十餘名神靈,自遠古大戰之後就從未醒來,被喊起來後還是一臉懵。

這些神靈隻需在神庭中沉澱幾個時辰,自可明白這天地間發生了多少大事。

樂聲起,舞者聚。

眾神竊竊私語。

天宮最強的三十餘名神靈此刻卻被請去了天帝神殿中,其內等待他們的,是土神、木神與雲中君。

逢春神殿中。

吳妄張開手臂,閉目凝神。

林素輕帶著幾名侍女前後忙碌著,替吳妄梳好長髮,換上長袍,細細整理著這件黑色長袍的衣角。

“少爺,凡事儘力了就好,”林素輕小聲說著。

“嗯,”吳妄答應了聲,慢慢睜開雙眼,眼底的神光緩緩消退,目光卻是那般清澈明亮。

“少司命回來了嗎?”

“在路上了。”

“辛苦她了,”吳妄道,“稍後幫她準備沐浴之事。”

“放心就好啦,”林素輕笑道,“咱照顧這些,啥時候還用少爺你多嘴了。”

吳妄:……

奪天帝之位前被自己家的侍女頭子懟了是什麼體驗。

“我看看。”

林素輕後退幾步,上下打量著吳妄,嘖嘖笑道:“有樣。”

“你們在此地切記不可外出,”吳妄在袖中取出了一隻自製的沙漏,“給你這個,我出門開始你就把它翻轉,等裡麵的砂礫落完,你冇聽到外麵有鬥法的聲音,那今天就是我贏了。”

“哈?”

林素輕暈暈乎乎把沙漏抓了過來,問道:“為啥?”

“因為從我離開此處的半個時辰內,是帝夋可能翻盤的唯一機會。”

吳妄右手虛握,星辰劍被他連鞘握住,掛在了腰帶之上。

“走了。”

“哦,好,”林素輕將沙漏捧在手中,看吳妄踏步離開神殿大門,立刻將沙漏翻轉了過來。

幾名侍女好奇地湊了過來。

她們突然感受到了那股平靜之下流動的緊張氛圍,漸漸屏住呼吸。

殿外,吳妄輕輕吸了口氣,整個天宮都在他仙識籠罩之下,逢春神殿被濃鬱的陰陽二氣包裹,暫時消失在了天宮。

逢春神界,大長老、狐笙、闞天厚、大羿,正仰頭注視著天空中不斷閃耀的神光。

一處熱炕頭,楊無敵隱隱感受到了什麼,離了泥濘地、披上了大衣,推開窗戶,對著天宮方向遙遙眺望。

與此同時,天帝神殿中。

木神、土神靜靜站在天帝寶座所在高台前,土神捧著大司命的衣袍,在神池處發生那一幕,被下方站著的二十餘名神靈看了個完整。

“這……”

“陛下捲走了天宮積累的所有本源神力?”

“陛下讓我們去死?去跟燭龍拚乾淨神力,然後他再用其他身份崛起一遍,再做一次天帝?”

不甘、憤怒,甚至有神渾身顫抖。

雷暴神口中爆了句粗口,又有些心虛地抬頭看向寶座。

那裡,隻有個蒼老的秩序化身,且還被數重封印禁錮。

“各位都是天宮老人了,”土神低聲道,“今日可以跟各位坦白的是,星神並不會來接受冊封,但天宮會發生一件大事。

具體是何事,稍後你們自會明瞭。”

木神道:“各位放心,帝夋陛下捨棄了吾等,但吾等還有救星。”

睡神·雲中君抬手示意,笑道:“各位……”

“你個小神瞎吵吵什麼!”雷暴之神一瞪眼,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一句怒吼:“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冇看吾等都煩著!”

雲中君含笑搖頭,目中突然綻出一縷神光。

雷暴神雙腿巨顫,麵色唰的變白,差點就直接跪伏下去。

“你、你是……”

“睡神,”雲中君輕笑著道了句,“莫怕,我又不會吃人,各位隻需知曉,我是無妄的第一輔神。

我知各位接受不了帝夋突然捨棄天宮之事,擔心天宮會直接崩碎。

此前我們也擔心,所以締造了今日這場慶典。

今日我想無妄會給各位一個完美的答覆,若各位覺得今日無妄說服不了各位效忠,可隨時離去。

各位合力,要離開天宮自是易如反掌。

我們選擇提前將真相告訴各位,就是為了求這個機會……各位難道不想知曉,帝夋口中的第六神代之天帝,到底有何等手段嗎?”

眾神麵露遲疑。

土神道:“稍後若無妄說服不了吾等,吾會送想離開之神立刻離開。”

眾神這才緩緩點頭。

木神道:“慶典這就要開始了,各位還請殿外入座吧。”

“唉,為何這般突然。”

“陛下怎麼會……”

“吾接受不了。”

“其實就是,陛下被無妄子嚇走了?註定會成為第六神代主宰的無妄子,今日將會直接成為第六神代天帝?”

雲中君突然道:“各位,今日後,神代兩個字就該成為曆史了。”

眾神或是若有所思,或是不明所以,如雷暴神這般那對飛眉一皺,嘀咕道:“該叫靈代?”

土神差點一腳踹出去。

……

噹——

鐘聲響,除卻大司命,那三十位天宮最強的神靈,帶著複雜的表情自天帝神殿中飛出,落歸各自的位置。

他們的表情讓已入座的眾神多了幾分疑慮,但因諸位強神歸來,眾神竊竊私語之聲弱了許多。

一名名神靈正襟危坐。

男性神祇或是老態龍鐘,或是麵容沉穩,或是有著英俊瀟灑的外形;女性神祇僅有少數保持著蒼老麵容,其餘大多都是美麗的化身,隨便拉一個出來,都能安放數十上百的讚美之詞。

周遭樂聲停了;

起舞的美姬們如潮水般退去。

雲台之上起了雲霧,突然安靜下來的空氣中,突然泛起了一點不安的氛圍。

有神將高呼:“大司命到!”

眾神儘皆起身,看向了乘雲而來的那道熟悉身影。

今日的大司命,身著華服、盛裝打扮,麵容若翡翠般冷清,但雙目蘊著無儘神光。

他也不搭話,入座後對著四麵拱手行禮,眾神儘還禮,而後一同入座。

又有神將朗聲道:“月神大人到!”

小神、正神儘皆起身相迎,一抹月光落在高台之上,對著眾神點頭後,麵若無事地坐在了後方的位置。

霎時間,整個天宮彷彿多了點點潔白月光。

眾神迷醉於月神之美,又泛起了少許疑惑。

往日都是日月同出,今日日神為何……

“日母到!”

眾神齊齊起身,看向了天邊駛來的車架,那車架之前蛟龍嘶吼,其上的女神身著戰甲、手握長矛,麵色冷若寒霜。

但羲和並未多說什麼,一言不發在高台落座,目光在各處逡巡著。

冇有陛下的氣息。

此地已冇有陛下的氣息!

羲和雙拳在袖中握緊,目中燃起了少許火光。

“姐姐……”

常羲的一縷傳聲鑽入了羲和耳中,卻是那般淒楚,“你我今後該如何……”

“閉嘴。”

羲和直接開口輕斥,惹來眾神道道目光彙聚。

常羲微微皺眉,麵若寒霜,靜靜坐在那不再有任何異動。

然後,整個大典似卡住了一般,陷入了短暫的沉寂。

這沉寂一直持續到了大司命起身,眾神大多泛起了少許不安。

大司命朗聲道:“眾神恭迎陛下!”

眾神同時對著天帝神殿低頭行禮,外圍神將儘皆跪伏,整個天宮一片肅穆。

幾個瞬息、幾個呼吸……片刻眨眼而過。

有神靈忍不住抬頭偷偷看了眼天帝大殿,一縷縷神念更是朝著那大殿之中探了過去。

冇有迴應。

“這?”

“陛下怎麼了?”

眾神低喃之聲自各處響起。

大司命又朗聲道:“請,陛下現身!”

毫無動靜,各處安安靜靜。

大司命突然低頭咳嗽了聲,扶著胸口,嘴角露出了幾分冷笑,朗聲道:

“帝夋!你今日當真不現身嗎?”

除卻那三十位提前進入過神殿的強神默然無語,眾神儘皆大驚失色,有些慌亂地看著大司命。

正此時,一股股雲霧自這蓮花雲台外圍翻湧,彙入了此地雲台之中,隱隱地切斷了此地與外界的聯絡。

氣之大道。

雲夢之神雲中君出手了。

而在雲霧中躲藏的吳妄,見狀輕輕舒了口氣,心底再無疑慮。

一直到此刻,吳妄終於可以在心底道一聲。

‘帝夋,你玩砸了。’

雲台之上,有神起身質問:“大司命大人,為何直呼陛下名諱?”

大司命默然無語,隨手甩出了一隻留影寶珠,其內閃出了兩個畫麵。

其一,帝夋沉入神池,大司命說著那句陛下不要帶走神力;

其二,帝夋踩在大司命的脖頸上,侃侃說著自己的計劃,以及那句讓吳妄整合天宮與人域,與燭龍決一死戰,他會在未來再度現身。

這裡巧妙的避開了歲月大道;

也遮掩了帝夋說無妄子是第六神代開辟者的語句。

眾神一時大亂,蓮台之上滿是慌亂的身影。

但此刻,兩位五行源神安坐,大司命的道韻緩緩盪開,此前進入殿內的眾神得了傳聲,傳聲說的是:

‘各位若想立功,何不鎮住這般場麵。’

傳聲者正是那雲中君。

於是,大半強神紛紛顯露威壓,強行將場子控了下來。

“慌什麼?”

大司命身形緩緩飄起,淡然道:“吾等辛苦做這個慶典,就是為了將各位召集在一起,商量下今後的路該怎麼走。

帝夋拿走了屬於天宮、屬於吾等,屬於這個秩序的本源神力。

燭龍衝擊三次天宮封印,天內、天外將會再無阻隔。

我們都是背叛者,曾經背叛了燭龍,將燭龍這個第四神代神王趕去了天外。

燭龍何等暴虐?

更不用說,燭龍此刻已被混亂大道附身,他要的是天地歸零,重新演化,就如第二神代的結尾。

我們的退路在哪?

躲去天外?去在永久的孤寂中沉睡?然後在虛空中迷失方向,神力消逝後化作乾屍?

莫要忘了,強如第三神王,最後都迷失在了虛空中,隻有歲月大道迴歸這天地。”

眾神漸漸冷靜了下來,但這般冷靜之下,已泛起了絕望。

帝夋帶著本源神力走了,就是打開了天地的大門。

他們的夢魘將要回來了。

甚至,他們還有新的敵人,人域的人皇若是得知這般訊息……大荒雖大,他們能躲去哪?

“大司命大人!”

“大司命大人主持大局!還請大司命大人主持大局!”

“吾?”

大司命慘然一笑,淡然道:“吾已被帝夋折磨到了半廢,壽元大道須得重塑。”

有神靈高呼:“星神!”

“對!星神大人可以庇護我們!”

“星神大人已經死了。”

場外突然傳來了一聲輕歎,眾神豁然轉身,一道道目光落向了正緩步入場的身影上。

一襲黑衣,頭豎高冠,肩披黑甲、手扶寶劍。

吳妄仰頭注視著眾神,不等他們開口,右手對著天空一點,星神的神軀自星空緩緩顯露。

“星神大人是被燭龍的陰蝕之力折磨到隻剩一口氣息,最後死在了我的麵前,將星神大道賜給了我。”

吳妄歎道:“很抱歉,我成了帝夋的棋子,成了帝夋選中的替死鬼。”

有神靈目露恍然,突然明白了點什麼。

大多神靈死死盯著吳妄,彷彿想從吳妄身上看到幾根救命的稻草。

吳妄邁步前行,動作不急不緩,卻已穩穩地成了場中的主角,大司命都已飄回了自己座位,麵無表情地注視著吳妄。

這就是雲中君的手筆。

第一步,穩固天宮強神,從土神、木神,到前三十的強神,讓他們提前做好心理準備。

他們是天宮的主心骨。

第二步,直接撕開天宮的傷口,製造恐慌,利用大司命的威望,讓眾神相信帝夋確實背離了天宮。

當氛圍出現絕望的情緒,吳妄順勢登場,顯露自身大道。

吳妄道:“但我這個替死鬼,決定去跟燭龍搏一搏,跟帝夋鬥一鬥。”

“鬥?”

大司命淡然道:“你如何鬥得過燭龍?”

土神沉聲道:“逢春神,不如先證明,你確實掌握了星神大道,給大家一些希望。”

眾神接連應和。

“可。”

吳妄身形緩緩飄了起來,閉上雙眼,左手扶著腰間劍柄,右手並起劍指豎在身前,長髮自背後無風自舞。

星空深處突然傳來了輕緩的歌謠。

星神橫亙在星空中的身軀,此刻竟在不斷縮小,又在縮小的過程中迅速下墜。

頃刻間,星神身軀化作三丈多高,出現在了天宮結界之外,不等大司命打開結界,星神神軀化作一束金光,無視那些結界的阻隔,徑直衝到了吳妄麵前。

眾神目不轉睛地注視著這一幕。

隨之,星神神軀化作點點金光,化作了一幅鎧甲,貼在吳妄身周。

霎時間,吳妄的氣息節節攀升,一股讓在場眾神儘皆膽寒的威壓,讓那些本來目有猶疑的神靈,此刻雙眼放光。

吳妄一聲輕歎,身周金甲化作金光衝回高空,轉眼便恢覆成了星神神軀,繼續吸納著北野源源不斷的眾生信念。

天帝神殿中,那被打上了數重封印的秩序化身,雙眼突然睜開了一條縫隙。

與此同時,虛空邊緣,那人身蛇尾的神祇抱起胳膊、閉著眼,津津有味地欣賞著這一幕。

乾得不錯嘛無妄子。

“對,就是這般,”帝夋喃喃道,“吾為你留下大司命,就是讓你這般用的,快些整合天宮與人域吧,燭龍可是快恢複力氣了。

嘖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嗯?”

大笑中,帝夋突然察覺到了什麼。

這奇怪又熟悉的道韻……天宮中何時多了這麼一條道韻?

天宮深處,慶典之處。

吳妄對著高空的星神行了個禮,起身環視一週。

第三步,確立自己新星神的身份,給眾神第一層希望。

眾神再次開始交談,吳妄靜靜等候著。

有神在痛罵帝夋,大多都是些古神,在罵帝夋卑鄙無義。

有神在惶恐不安,不斷思考著如何全身而退。

有神卻在故意說著燭龍是如何如何作惡,如何如何吞了諸多先天神,並普及著混亂大道的恐怖之處。

後麵這些,卻是雲中君的暗子,如今終於肯拿了出來。

等周圍那激烈、嘈雜、顫抖、悲憤的嗓音再次弱下去,吳妄朗聲道:

“諸位,帝夋走了,天宮本源神力也被他捲走了,這般時局之下,各位可有妙策?”

眾神默然,不少神靈真的在努力思考。

吳妄靜靜等了一陣,一直等到了全場安靜,他又道:

“既然這般,我想請一些賓客入內。

今日,我們要討論的,是這個天地的未來,理應有生靈入場!

請,人域人皇!

召!東南域十二大族首領,西南域八大族首領,北野七部族首領,東北、西北域外各位生靈代表,中山一百二十大族首領!”

他話音落下,天宮中霞光閃爍,一朵金光閃爍、一丈直徑的蓮台托著那身穿蓑衣的老者而來。

在那老者身後,一朵朵三尺蓮台托著麵容各異、滿臉緊張的百族老者,緩緩進入了被雲夢大道包裹的慶典。

天外,帝夋表情明顯有些冷凝。

雖然計劃出乎他意料的完美,他也有些意外大司命等神的能力。

但人皇出現在他天宮,還是讓他有些不適。

再看天宮眾神,此刻彷彿想通了什麼,一個個站起身來,緊緊盯著人皇。

他們小半有些恐懼,大半都興奮了起來。

天地間,還是有能夠跟燭龍正麵對決的存在的,而這個存在,站在逢春神背後。

這就是雲中君佈置的第四步。

‘狐假虎威’,以人皇殺出來的威名,助吳妄獲得眾神認可。

而這,隻是今日大典的開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