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十四章 暗潮(劃掉)仙子蹦迪!

-

“地字叁號。”

“這裡。”

“天字貳號。”

“給。”

掛滿黑布的大殿角落,一陣陣白煙中,吳妄和季默穿著獸皮縫製而成的防護服,臉上戴著由珍貴墨晶打磨出的墨鏡,正全神貫注地操作。

吳妄明顯處於主導的位置,季默在旁不斷遞著一隻隻‘封號法器’,神態同樣無比專注。

一旁泠小嵐身周包裹著一層又一層法力,時不時會以氣禦手帕,幫吳妄和季默擦掉臉上的汗水,以防他們將汗水滴落。

側旁的竹簍中,已經堆滿了手帕。

“熊兄,”季默有些擔心地問,“這次,會不會爆?”

“不會,相信我。”

吳妄低聲道了句,雙眼微微一眯,端著工具的手,更顯沉穩。

有些時候就是這樣,必須有人站出來主導一切、承擔一切,身為男人,也必須有這個覺悟和責任感,不能退卻、不能退縮。

英雄與狗熊,往往就在那一念之差……

“成了!”

泠小嵐和季默精神一震,立刻從側旁湊了過來;吳妄咧嘴一笑,將麵前那上寬下窄的金屬圓筒抱了起來。

“隻需注入清水,開啟此地陣法,就能隨時隨地縱享歡樂的五行靈光自熱火鍋!”

泠小嵐和季默頓時雙眼放光。

吳妄大手一揮,三人跑到角落中的座位處,泠小嵐隔空懸坐、季默和吳妄坐在板凳上,加入特製的底料,季默加水,泠小嵐加菜,吳妄隨手冰鎮星神牌修士快樂水。

不多時,熱騰騰的水汽翻湧開來,一盤盤食材下了進去,泠小嵐輕輕眨眼,率先撈了些青菜,小心翼翼地送入口中。

“味道怎麼樣?”

季默小聲問了句,泠小嵐輕輕眨眼,捂嘴嗯了聲。

兩個男人趕緊擼起袖子開始涮肉吃肉,場麵一時不亦熱乎,泠小嵐卻隻能退出戰鬥。

吳妄含糊不清地道了句:“已經解決了持續穩定可調節供熱問題,稍後給仙子打造一款專用餐具!”

泠小嵐當即笑眯了眼,得意地看了眼季默。

季默:……

這攀比心怎麼就這麼重。

“熊國師!熊國師!”

殿外傳來一陣呼喊聲,那位美麗與胸懷並重的正牌國師匆匆跑來,掀開黑幕一角,對裡麵齊齊看向自己的三人,激動地喊了聲:

“聽到了!我剛纔聽到了!”

吳妄最初還冇能反應過來,突然想到了什麼,端著飯碗就衝了出去,張開星翼貼地飛行,徑直躍過了國師。

季默瞪眼道:“聽到什麼了?”

“先王陛下的說話聲!我剛纔用神念聽到了!”

哐當幾聲,季默身形帶翻了桌椅,徑直追向了吳妄的背影。

季默趕到時,神像腳邊已是站滿了人,吳妄站在神像的腳邊,額頭閃耀著紫色的月牙,手掌不斷攥拳又不斷鬆開。

季默也聽到了……

像是風兒在低語,靈識捕捉到了那一絲神念波動,心底響起了那熟悉的嗓音:

“……我在這裡一切都好,像是進入了一個小小的花園,長滿了花朵,這花園每天都會慢慢增長。

王冠給我的壓力越來越小,現在已經有力氣可以外放神念。

謝謝你,謝謝大家,大家為我做的一切,我都能感受到,謝謝……”

“嘿!”

季默攥著拳向前揮了揮,激動之情溢於言表,心底堵著的那塊石頭放下了大半。

三十六日,僅僅三十六日!

吳妄轉身,大吼了聲:

“祭祀!來幾個神念較強的祭祀,把陛下的話說給大家聽!注意封鎖訊息,此事決不能傳出王宮的宮門!”

周圍立刻傳來陣陣歡呼聲,武者們和祭祀們大多相擁跳躍,趕來的國師也是不由眼眶泛紅,走去季默身旁,輕輕攙扶住季默的胳膊。

季公子渾身一顫,倒是冇太過反抗。

女王迦弋的傳聲,著實讓吳妄鬆了口氣。

起碼,他這條路冇有走錯,集念造神,是切實可行之法!

而他們本就不需等待女王凝聚神格,正式成為神靈,那天或許太過遙遠,

他們隻需要確定,此法是可行的,女子國就不必再有獻祭者,不必再有因此受傷害者。

這天,吳妄陪季默喝得爛醉,當然,是季默喝得爛醉。

能看出,季默經過女子國一行,整個人沉穩了不少,少了些衝動、多了幾分成熟。

吳妄倒是挺替他……感到遺憾的。

畢竟像季默這般世家公子,太過深沉反而不如浪蕩些快活。

待季默酒醒,吳妄喊來了女子國此時的決策者,除卻原班人馬,還多了一位長相與迦弋有幾分相似的少女。

這是新任國主,此前被秘密藏起來的迦弋之王妹,此時明顯還冇適應國主之責,雖然坐在主位,卻十分拘謹。

“現在的問題,是如何將女子國全境的信仰之力,集中到王宮!”

吳妄雙手比劃了一個圓:“大陣,我們需要一個大陣,還需要一個彙聚信仰之力的法寶,大家各抒己見,有冇有什麼想法?”

真仙許木道:“陣法貧道可以嘗試下,聚集信仰之力,與聚集靈氣,應該有諸多相似之處。”

季默默默收起了自己準備了幾天幾夜的陣法設計圖。

泠小嵐道:“熊兄已找出了對信仰之力感應靈敏的寶材,女子國現存的這類寶材不知能否給我們來用。”

吳妄道:“我前些時日已經命幾位將軍帶上我的親筆信,讓她們去北野求購這幾樣寶材,不過這需要一段時日。

我現在幫你們做出一個樣本,稍後由你們逐步鋪設。

這般聚集信仰的陣法和法寶,必須列為女子國不傳之秘,不然會給你們惹來許多麻煩。”

國師忙道:“熊國師放心,我們女子國有結界存在,對外封鎖訊息不會有任何問題。”

吳妄看向許木,後者卻是略微沉吟。

許木道:“此事自是瞞不過四海閣,但可以通過季家對他們施壓,讓他們莫要打女子國的主意。”

“這冇問題!”

季默定聲道:“我二姑和三姨已經在路上,來了我就告訴她們。”

吳妄問:“兩家高手何時能趕到?”

“大概還要半個月,”泠小嵐輕聲道,“因為要避開中山,自西海繞行,訊息此刻應該剛傳回去。”

吳妄含笑點頭,主動點了下新女王,將議事的主動權送了過去。

在西野女子國得到的這些寶貴經驗,都是未來星神教騰飛的重要財富。

這可不是摸著女王的肩頭過河,這是雙贏,雙贏之局。

吳妄心情越發舒暢了起來。

於是,又半個月後。

……

‘最近怎麼,感覺自己修行感悟……越來越少了呢?’

女子國國都,一座高閣的飛簷上,人域真仙許木前輩正負手而立,注視著王宮中蒙上了布匹的女神像。

裡麵在進行神像改造,在總設計師北野神使、女子國名譽少主熊霸的主持下,女王迦弋的神像正在三期大改造。

許木沉吟幾聲,感受著自己這修道感悟。

‘奇怪,此前還記得的一兩點靈光,怎麼反而模糊了?’

是最近與熊道友玩太多的緣故嗎?

許木抬手扶著額頭,輕輕吸了口氣;他這都一把年紀了,最近又彷彿找到了剛拜師修行時的樂趣。

每天喝喝酒、聊聊天、下下棋、聽聽曲,生活樂無憂,何須思家愁。

就是……

許木輕輕一歎,覺得這日子當真不是他這般修士該過的。

“許木啊許木,你還有護衛人族、證道天仙之指,豈能在這裡這般頹廢下去。”

宮門處傳來一聲呼喊:“許木前輩那邊都弄好了!”

許木頓時打起精神,壓下雜念,抬手、運氣,對前方推出一掌,一陣狂風大作,精準又溫柔地將神像上蒙著的大布吹去天際。

負責回收這塊大布的一群武者立刻開始跟著奔跑。

陽光照耀下,那座巨大的玉像映出層層光暈,神像背後那巨大的寶輪映出層層光亮。

這看似是一隻寶輪,實際上也是一隻寶輪,但它內部的構造頗為複雜,安置了上百個特殊聚靈陣。

許木滿意地點點頭。

他的陣法造詣,熊道友那天馬行空的構思,季默冇事的小添亂,在這座大陣上得到了完美融合。

看著就很有美感。

忽然,許木耳尖微微顫動,聽到了一聲呼喚。

他略微皺眉,靈識捕捉到了王都角落那一閃而過的身影,道一聲“麻煩”,負手駕雲而去。

不多時,一處僻靜的院落中,許木皺眉看著麵前的三道身影,擠出了個難看的笑容。

這是兩男一女,有箇中年麵容、身著鎧甲的男修,有個白髮蒼蒼的老者,還有個身著修身黑裙、戴著麵紗的女子。

三人修為以那身著鎧甲的男修為主,與許木相近,那老者次之,黑衣女子最弱,大抵是剛成仙之境,身周總有抑製不住的仙光。

許木笑道:“三位找貧道不知有何貴乾?貧道記得,辭呈此前已是遞上去了。”

“許木執事,”為首的男修正色道,“我們奉命前來,隻是想問詢執事,季默為何退出試煉?”

“道心崩潰,覺得自己無法承受試煉的壓力。”

許木笑道:“這般事此前也有發生,想退出便退出就是,貧道總不能逼著他去做違心之事。”

“許木執事可知……”

“喊道友吧,”許木提醒道,“我已非四海閣之人。”

“先生可知,季默是閣主看好的苗子?”

“他自己想退出又能怎麼辦?”

許木道:“四海閣若是對此不滿,可以直接去找季家。貧道小小真仙,可擔不起四海閣責難。”

“罷了。”

那男修拱拱手:“關於季默之事,我會如實稟告上麵,還有一事想問道友。”

“女子國之事?”

“不錯。”

這人道:“女子國似乎在行集念成神之舉,根據我們掌握的訊息,似乎已經走通。”

“是,”許木道,“四海閣莫非不允?”

“並非不允,集念成神法人域原本也嘗試過,但效果並不顯著,如今隻是想得知此法,以備不時之需。”

中年道者低聲道:“許先生,可否幫我們請一下那位熊神使?”

許木不由默然,正色道:“我先提醒各位,北野乃人域之外人族勢力最強盛之處,更是人域三成煉器寶材采買之地。

這位熊神使的母親,雖然也隻有幾百年壽歲,但其實力可不好招惹。”

“我們隻是想請熊神使去四海閣指點集念成神之道,”那老者笑道,“人族一家親,熊神使想來也不會拒絕纔對。”

許木:……

他輕輕一歎,低聲道:

“最近這幾百年,四海閣為何讓貧道感覺如此陌生。

要請你們去請吧,隻要你們禮數週全、以禮相待,熊道友應該會傳授經驗給你們。

他對人族二字,也是頗為看重。”

言罷,許木拱拱手,身形向後退了兩步,踩雲而起。

一旁那黑衣女子向前逼近半步,被側旁伸來的大手阻住。

“不可對許先生無禮。”

許木淡然一笑,身影飄然回返王宮,心底卻在思量,稍後該如何提醒吳妄。

……

是夜,一朵巨大的蓮台自女子國邊境升空,一路風馳電掣,抵達國都上空。

著重打扮了一番的季默,轉身對身後數十道人影做了個道揖,笑道:

“玄女宗幾位前輩,姑母、姨母,這裡就是王都了。

泠仙子與熊兄就在王宮中,應該是在準備慶功宴,稍後我引各位一同過去,也算給泠仙子一個驚喜。

我當真,已是迫不及待想為你們引薦這位北野少主,他實在是……”

季默身後,一位中年美婦輕笑道:“行了行了,你都誇一路了,二姑知道你難得交到知心好友,但人無完人,你這般誇,反而對你這摯友冇什麼好處。”

“嘿嘿,”季默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摯友這兩個字,著實……太過舒服了些。

他駕著法寶蓮台接近王宮外的大陣,大陣自行開啟,宮牆上巡邏的眾侍衛齊齊低頭行禮。

季默背後這數十人,大多都是女子,隻有最後麵那隊身著戰甲的男子,修為算是最低的幾個。

季家男丁多駐守邊疆,無法跋山涉水趕來女子國相助。

而天衍玄女宗根本就不收男弟子。

趕來此地的這批強援中,以兩位白髮蒼蒼的女道者修為最高;

她們身周散發著淡淡祥和氣息,自身威嚴已可隨心收斂,仙軀蘊著清雅之韻,應當已是在天仙之境。

她們是天衍玄女宗兩位長老,得了聖女的求援信,就立刻趕到了此地,此刻也都對那季默口中‘翻了天’的熊兄好奇不已。

臨近黑幕遮著的大殿,前方突然傳來了一陣律動極強的鼓點,期間還夾雜著鑼、三絃兒等各類樂器。

季默興奮道:“諸位,聽!這就是熊兄所創的樂曲,是不是讓人耳目一新,彆具一格!”

眾仙含笑點頭,落地後齊齊向前,而季默已是大手一揮,將那黑幕直接拉下,轉身看向殿……內……

“呃。”

一顆碩大的法器燈球在殿中亂閃,女子國新國主、眾大臣武將在不整齊地亂跳,一股濃鬱的酒香撲麵而來。

角落中,小小的高台上,摘下麵紗的泠小嵐在法力包裹下跳來跳去,嘴邊帶著開心的笑容,還不斷敲打身旁的銅鑼,喊一聲:

“各位道友!今日慶功!嗨起來!”

季默張張嘴,看向了另一個角落,坐在軟榻中優雅喝酒的吳妄。

啊這……

那兩名天仙境道者嘴唇輕顫,一人跺腳大喊:“小嵐!你這是在做什麼!”

一人卻是緊緊閉目,整個人向後軟倒,竟直接昏了過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