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三十一章 搞心態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四百三十一章 搞心態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女子國的天空總是被一層淺淺的彩霞所籠罩。

那是她們女子國固有的結界,也是實力普遍不強的她們,在西野生存下去的保障。

大荒中的強者、強大的氏族,都將目光投在中山,投在人域,或是近來較為熱鬨的東南域,西野這片本就混亂的土地、雜居的眾多小神,反而有些被人遺忘。

吳妄抵達女子國時,不知怎麼就有了這般感慨。

他行走在女子國國都一段無人的城牆上,聽著牆內的歡聲笑語,欣賞著那些‘因為都是女子大家就隨便穿穿算了’而締造出的美景,心情也漸漸鬆弛了下來。

吳妄現在的心情……就很複雜。

他越想,越覺得不適。

著實是被帝夋給噁心到了。

帝夋這是在玩‘放置遊戲’,在他身上找代入感?

帝夋就是遠古時期真正的逢春神,掌控逢春之道,而這想必還是在帝夋真正崛起之前。

能入羲和法眼的帝夋,絕對不會是這般弱小的的帝夋;

羲和與帝夋結合時,帝夋應當是強神。

換而言之,‘逢春’兩個字,很可能就是帝夋不願意承認的過去,也已經成為了當前時代的秘密。

但帝夋把這個稱謂拿了出來,放到了吳妄身上,然後滿是玩味地注視著吳妄快速崛起,攪動風雲。

這不是心理變態嗎這?

吳妄念及於此,多少有些噁心,整個道心反而都變得無比亢奮。

不行就弄他丫的!

靠回溯拚死這混蛋!

其實還有個細節——賜下吳妄這個名號的,是帝夋的秩序化身。

那時,帝夋的秩序化身是跟帝夋本體有聯絡的。

也就是說,伏羲先皇在‘三鮮道人’這一世,已經被帝夋壓製;後來居上的帝夋,在歲月大道中窺見了什麼,由此開始了一係列佈局。

帝夋窺見了什麼?

這個時候如果‘噹’的一聲,鐘跳出來給自己顯露出一副‘東皇登基圖’,那帝夋真就成樂子天帝了。

吳妄恍惚想到了自己最初來此地時的情形。

那時,季默就在牆頭掛著……

“您這般大忙人,怎麼有空來此處了?”

耳旁突然聽到了一聲輕笑。

城中聳立的女神像處,有團微光輕輕閃爍,避開了此地生靈的視線,宛若一隻蝴蝶翩然而來,於吳妄麵前顯露出了人形。

迦弋。

雖不算許久未見,但此刻的迦弋給吳妄的感覺,就是她渾身散發著聖潔光輝,有了更多神性。

容貌未改,依舊是那般卓爾不凡;身段依舊,纖腰玉足在那條側開衩到腰間的淺藍長裙襯托下,更有幾分迷人的魅力。

此刻,迦弋目中含笑,歪頭打量著吳妄,輕聲問:

“怎麼了?你好像有些疲倦呢。”

“啊,冇事,”吳妄笑道,“就是最近跑來跑去,什麼事都要去勞心勞力,多少有些不適應,女子國近來可算平順?”

“嗯,”迦弋身形慢慢飄來,就如世上最美的那隻蝴蝶修成的仙子,那天鵝頸更顯白皙透亮。

先是腳尖輕點,而後是足弓放平,她輕飄飄地站在城頭那整齊堆砌的石板路上。

她道:“女子國能有什麼不平順的呢?倒是,我近來聽周遭那些氏族和小神開始談論起你,說你在天宮斬殺了強大的金神。”

“也可以這麼說,”吳妄打了個響指,“我與星神大人、少司命合力,一同斬殺了金神。”

“這竟不是謠傳。”

迦弋怔了下,小聲嘀咕:“你現在有這般實力了嗎?”

“哈哈哈哈,還行,也就一般強神的水準。”

吳妄淡定地望瞭望天。

這種跟朋友相處的氛圍,著實不錯。

迦弋抿嘴笑著,看吳妄想繼續散步,也就與吳妄一同在城牆上走著。

那些例行巡邏的兵衛都得了她傳聲,各自低頭離開了這附近,免得打擾了吳妄的興致。

兩人聊了一陣天宮,聊了一陣女子國和人域的交集,吳妄總算說出了來意。

“這次來,可能要麻煩女子國一趟了。”

“嗯?”迦弋眨眨眼,目中帶著一二疑惑,“怎麼了嗎?”

“此物給你,”吳妄拿出一枚玉符放在迦弋手中,正色道,“將裡麵的內容看了,就自行毀了它。”

“好。”

迦弋也不含糊,目中綻出兩道神光落在那玉符上,玉符自行消解,其內的訊息也被迦弋所攝取。

“這是?”她泛起了濃濃的不解。

“一顆種子,”吳妄道,“把它在女子國種下去,以後或許會有需要它開花結果的時候。”

迦弋眨眨眼,輕吟了一二,笑道:“那我就按這裡麵的一、二、三、四,逐步實行了。”

“嗯,儘量先控製在比較小的範圍內。”

吳妄提醒道:“這是冇人嘗試過的東西,也蘊含了一些大荒冇有的理念,你一定要記住兩個原則。”

“好,你說,我記著。”

迦弋表情頗為認真。

吳妄傳聲道:

“第一,是冇有絕對的自由,任何力量、權力都必須存在邊界。”

“第二,個性必須得到尊重,但這並不代表個性可以無視總體。”

迦弋仔細思索,緩緩點頭,柔聲道:“我都記下了。”

“其他冇什麼,”吳妄笑了笑,繼續傳聲道,“不要有太多壓力,我會把這種子多撒些出去。

不過,這需要我能對對方絕對信任,總體而言也有些麻煩。”

迦弋微笑頷首,細細思量著吳妄的話語。

吳妄並未在此地久留,叮囑好關於秩序種子的注意事項,就悄然離開了女子國,馬不停蹄地奔向了人域人皇閣。

不用想,人皇閣中肯定是有天宮的眼線。

滲透永遠是雙方同時進行的。

吳妄打的就是個時間差。

當吳妄二度進入人域邊境,滅宗之內的妙翠嬌已是利用那一縷變身氣化作了吳妄的身形。

妙宗主已經是二婚上炕——駕輕就熟,曾扮演過吳妄的她,此刻裝的惟妙惟肖,在宗門逛了一圈,就回了洞府之中,身形悄然隱遁。

如果不是擔心帝夋起疑心,吳妄真想去跟雲中君老哥見一麵。

許久冇摸到這老哥的肚子,也是頗為想念。

小半天後,吳妄的身形出現在了人皇閣外圍,駕雲自南而來,似是從滅宗趕來的人皇閣。

這裡麵其實有個小漏洞——滅宗距離北部邊境,其實比人皇閣總閣距離北部邊境要遠一些。

但這也冇什麼辦法,吳妄在人域的落腳點,被天宮熟知的,就是這家大魔宗。

他隻能讓自己的行蹤看起來儘量合理。

“那是……無妄大人回來了!”

守在人皇閣之外的仙兵一聲大喊,立刻有道道流光朝著吳妄飛射。

霄劍道人一聲清笑,自雲上仰頭大笑;天地間響起了陣陣鑼鼓之聲,人皇閣卻是早有準備,已等待吳妄多時。

吳妄:……

說好的偷偷回來,見一麵獲知一點秘聞就離開呢?

啊這!

大傢夥還是這麼熱情,吳妄自己也怪不好意思的。

與此同時,北野的天空。

那座搭建在熊抱族族地附近的挪移法陣前,那少女的倩影漫步而出,嘴角帶著淺淺的微笑,但這微笑多少有些僵硬。

要去見那位大人了,精衛總歸是有些緊張的。

“殿下,”前方有兩名老嫗向前欠身行禮,輕聲道,“熊抱族的族長大人在族地內設宴等您,您這次是作為人皇陛下的特使,前來北野行走,還請莫要……”

“莫要怎麼?”

精衛輕聲問著。

那老嫗尷尬一笑,小聲道:“莫要把姿態放的太低。”

“姿態是指我對無妄父母的態度嗎?”精衛柔聲問著。

兩位老嫗連忙點頭。

精衛若有所思,緩聲道:“若是這般,那我可不代表人域前來此處,我雖是人皇之女,但與無妄相交,且不說是否定下了終身大事,便是來知己好友的家中,我也當執晚輩之禮纔對。”

“這……”

“哎,殿下說的在理,”一名老嫗笑道,“您看著處理就是,其實都是一家,不分彼此。”

“嗯,多謝兩位理解。”

精衛微微頷首,神念掃量了自己身上的打扮,又命人備好禮物,拿了一份人域特有的珍貴茶葉在手中托著,帶著大批人馬,朝前方熊抱族的族地飛去。

她自非第一次來這,與此地諸多族人也有過照麵,但此次明顯正式了許多。

前方傳來陣陣號角聲,大隊巨狼騎呼嘯而來,幾位年邁的將軍一狼當先,遠遠地就在狼背上躬身行禮。

精衛含笑回禮,眾多隨行修士也是跟著一同行禮。

倒是其樂融融。

大帳內,熊悍咧嘴笑著,口中嘖嘖稱奇。

他抄起麵前的酒樽就仰頭灌了一口,但感覺側旁傳來少許冰冷的寒氣,忍不住扭頭看向了剛從大雪山上回來的夫人。

“咋、咋的了?”

“哼!”

蒼雪輕哼了聲:“那個人皇老頭,有意支開小精衛,故意讓我兒與她不得相見,還派小精衛來此地,與咱們親近,免得咱們遷怒人域。

當真是算盤打的叮噹亂響,裡外全被他占了!”

“哎呀,”熊悍嘿嘿笑著,小聲道,“人域是天地間僅次於天宮的大勢力,人皇就這一個閨女,眼看就要被咱們兒子給拱到手了,人家老人家捨不得這很正常嘛。”

蒼雪淡然道:“是人域有求於霸兒,而非霸兒有求於人域。”

“他們再有求於霸兒,這兒子還不都是你身上掉下來的肉。”

熊悍眯眼笑著,大手摟住自己妻子的腰身,那是絲毫不敢用力,他小聲道:

“要麼說,人皇的眼光還是毒辣,知道咱們家是誰當家做主,送來的信都說了,想讓精衛殿下追隨夫人您修行一段時日。

這是啥?這是提前確立精衛今後在霸兒身邊的位置。

要麼說,咱們霸兒還真是有手段。

天宮強神少司命,人域聖女泠小嵐,人皇之女都在為今後打算……嘖,嘖嘖,厲害,當真厲害,很有他爹年輕時的風采!”

“隻娶一個,似乎很遺憾呢,首領大人。”

“不能說是遺憾,隻能說是一點青春的殘念……哎,夫人!夫人咱們有話好好說,這多久不見了,咱們當溫存!哎!”

哐!

不遠處,正要駕雲落下的精衛與人域一行人同時頓住身形,看著前方那突然吹出一陣陣冰藍色寒風的大帳,不知此時打擾是否相宜。

……

吳妄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自己從高手堆中拔出來。

也不知道這群人域的老前輩們憋了多久,一個個問的問題都無比刁鑽,從‘仙力和神力的共存性’,到‘死亡之神如今的穩定狀態是否存在隱患’,再到砍金神時的手感細節,差點把吳妄問的滿頭大汗。

他咋知道這些?

他修出來的仙力,跟神力就是互不乾擾,究其原因,應該是在荒島上第一次接納星神本源精血時,母親出手對他身體進行的改造。

但這事肯定不能說,也隻能扯一些之乎者也,道幾聲機緣巧合。

還好有霄劍在旁解圍,幫著吳妄應對了半個時辰,把吳妄送入了人皇陛下的閣樓。

諸位高手止步,八位閣主相迎。

劉百仞看到吳妄就豎了個大拇指,讚歎道:“厲害,當真厲害,金神都被你乾掉了!”

果然,大家對此事的關注度格外高漲。

跟他剛在女子國時的反應不同,吳妄靦腆一笑:

“僥倖,僥倖,是金神快要崩潰,又有少司命全力支援,這才能憑藉星神的威能傷到金神。”

天工閣閣主笑道:“單單是這少司命的全力支援,那就是旁人想都不要想的本領嘍。”

“過獎過獎!”

火神殿殿主問:“少司命冇能跟著一起回來嗎?”

“啊,帝夋不允,”吳妄雙手一攤,“帝夋現在正在搞事……對了,各位還要幫我放個訊息出去,天宮那邊我已經讓我手下開始散播這訊息了,內外一同交錯就好。”

風冶子閣主忙問:“什麼訊息?這倒是貧道的分內事了。”

吳妄輕輕吸了口氣,低聲道:“帝夋的奮鬥史。”

“帝夋的奮鬥史?”

“對,”吳妄道,“人域儘可能的誇帝夋,最好是廢柴逆襲、就如同那些雜文傳記中的男主一般。

有一個點很重要,就是帝夋最初的大道叫做逢春道,奧義就是春暖花開。

帝夋靠著這條大道,在遠古時參悟了其它大道,而後實力逐漸提升,最後成為一方強神,與羲和珠聯璧合,在遠古神戰中趕走燭龍,開辟了第五神代。

就是,整個過程,一定要儘可能的去讚美。”

風冶子沉吟幾聲:“如此,怕是會給帝夋增加不少威望。”

“那不怕,”吳妄笑道,“該恨他的還是恨他,該怕的他的始終會怕他,不會對大局造成什麼影響。

但有一點很重要。”

“什麼?”

“試試能不能讓他對天帝之位多點眷戀,順便降低天宮眾神對他的恐懼,給那些小神一些上升的動力,讓燭龍神係儘可能地把目光落在帝夋身上。”

吳妄嘴角一撇,見前方神農打手勢喊他過去,也就趕緊邁步前行,還不忘笑道:

“他對我吐露他的本源大道就是逢春道,應該是想欣賞我錯愕的表情。

畢竟他很早就封我做逢春神了嘛。

但有時候,多餘的動作,反而會暴露更多可以攻擊的破綻。

在搞心態這件事上,我自是不能輸給大荒的天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