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三十章 神農執卦,吳妄南行

-

逢春。

這帝夋高低有點毛病!

逢春神殿,吳妄回來後就坐在書桌處,努力讓自己保持著表麵的平靜,心底卻已開始翻江倒海。

帝夋在搞什麼?

他通過歲月大道到底看到了什麼?!

此刻,吳妄就算是有鐘護身,道心依舊在不斷輕顫。

逢春神之位,帝夋是什麼時候給自己的?

那是在回溯之前,還是假扮成睡神的雲中君前來與人域談判,當時帝夋看似隨意地灑下了這個不起眼的神位。

逢春神。

自己得到的這個神位,有枯木逢春之奧義,跟春暖花開之奧義自是不同的。

而今終於知曉,帝夋最初的大道,就是逢春大道。

但隻是這三個字,就足以說明很多問題。

第一,帝夋早已注視自己,他很可能早已通過歲月大道看到了後續一係列發展,所以早早佈局,等待最合適的時機,給自己絕命一擊。

第二,帝夋在享受‘逢春神崛起’的過程。

這個天帝絕對有一套完整的計劃,而自己早已深陷對方的計劃之中。

他在不斷推著自己向前走,卻又有足夠的耐性……

可,帝夋真的能贏嗎?

有一口鐘自歲月長河逆流而下。

且東皇鐘所蘊含的大道,絕對包含了帝夋最大的倚仗歲月大道。

贏家隻會是自己,但在贏的這個過程中,自己需要付出什麼代價,作出哪些決斷?

吳妄坐在那陷入了沉思。

過往的一幕幕不斷浮現在心底,串聯成了一條金光閃閃的歲月線。

這是未來的自己所求的完勝時間線,如今已行進過半。

帝夋會如何攪動風雲?

吳妄靜靜思索著,不自覺像是與周圍的環境相融,身周散發出一縷縷玄妙的道韻。

不遠處,林素輕與少司命各自現身,觀察著吳妄身周的異樣。

最近這段時日,他沉思的時間越來越久,也不知遇是到了哪般難題。

林素輕輕撫著一縷秀髮,微微抿著嘴,心底暗歎一聲,是因自己來天宮之事嗎?

少司命卻是隱隱猜到了什麼。

她是繁衍之神,乃是生靈大道的主神,自然能感受到天地之變化,感受到大道之玄妙。

‘他應是……跟天帝陛下吵架了吧。’

倒也算猜了個**不離十。

“嘖。”

吳妄震了震衣袖,慢慢站起身,揹著手朝少司命走來,笑歎了聲:“這次去人域,隻能我自己去了。”

“怎麼了?是天帝不允嗎?”

“不錯,”吳妄正色道,“天帝有這般顧慮也屬正常,若是你與小茗歸於人域,整個天宮和人域之間的平衡就接近被打破了。

尤其是在天宮不斷損失神靈的如今。”

“這……”

少司命抿了抿嘴,低聲道:“罷了,聽你安排就是。”

吳妄向前拉著她的柔荑:“我回人域一趟,見一下人皇老前輩就回來。”

“嗯,可需我備一份禮物?”少司命輕輕眨下眼。

吳妄自是知她的意思,笑著搖搖頭。

這些事,還是等天地時局安穩下來再說吧,牽扯太多精力,反而可能成為失利的伏筆。

在自家神殿耽誤了一陣,吳妄趕去了姻緣神殿。

姻緣神殿【群】整體都是空置的狀態,隻是有了骨架,吳妄拿了秩序之力和神力,並未真正開始運轉。

但該做的樣子還是要做的。

吳妄招來一塊石碑,上麵刻了‘有事外出’四個大字,擺在了大殿之前。

又調來了一隊神衛守護此處,免得被人隨意闖入。

在此處佈置完,吳妄又順勢去鏡神的神殿逛了一圈,與鏡神簡單聊了聊天。

上次帝夋與羲和的家宴,讓鏡神受了不少驚嚇,好好的一個天宮正神,最近都有些患得患失。

吳妄寬慰了她幾句,讓她不必把天帝的那些話放在心上,他當日跟天帝也冇吵架。

“隻是在一些事情上起了些分歧罷了。”

鏡神乾笑著,連忙說自己並未多想。

看她這樣子,‘話療’應該是起到了反效果。

吳妄對此也不以為意,他本就是一時興起來此地轉轉,當下告辭離去,取道逢春神界。

逢春神界正在醞釀對外擴張的新攻勢,大羿、大長老都忙的連軸轉。

吳妄見狀,不太好意思打擾他們,畢竟自己這個甩手掌櫃做的瀟灑,辛苦的就是大長老這般深得他信任的高手。

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事,自己回去見神農老前輩,也要秘密行事。

於是,吳妄隻是召回了不知在哪花天酒地的楊無敵。

兩人約在了神界邊緣的一處小樹林碰頭。

吳妄在一處樹杈上打坐等了片刻,楊無敵就鬼鬼祟祟地鑽入了林中。

這光頭壯漢摸著腦殼,左看右瞅,小聲呼喚:

“宗主?宗主大人?”

“你想讓整個天宮都知道我藏身在此處嗎?”

吳妄的嗓音突然響起,楊無敵渾身一個激靈,頓時精神抖擻。

撤掉了陰陽二氣,吳妄灑落少許神光,施施然跳到了樹下,“向前來,有件事與你叮囑。”

“哎!這就來!”

楊無敵連忙向前,他緊緊並著腿、雙手扣在大腿外側,躬身、低頭,臉上寫滿了專注,兩隻耳朵同時豎了起來。

吳妄:……

這大概是當年扣楊無敵薪水,導致楊無敵有一點反應過激。

他本身還是個英明且仁慈的宗主滴。

當下,吳妄湊近楊無敵耳旁,小聲嘀咕了幾句。

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直說得那楊無敵雙眼發直,眼底寫滿了不解。

“聽明白了嗎?”吳妄目中滿是關切地問著,“你若不明白,本宗主再給你說一次。”

“明白,啊,都明白了!”

楊無敵立刻點頭。

“此事關係重大,當做最緊要的事務來辦。”

吳妄拍了拍楊無敵肩頭,低聲道:“你這裡執行的如何,關係到我計劃後續效果如何,勿要大意。”

“屬下定肝腦塗地!衣帶漸寬!”

“衣!寬衣解帶習慣了?”

吳妄一腳踹了出去,楊無敵嘿嘿笑著連忙閃躲,口中連連告罪,眼底卻寫滿了死性不改。

原本,楊無敵以為十凶殿就算是他人生巔峰了。

直到他來了天宮。

……

人域,人皇閣。

神農看著麵前站著的少女,目光滿溢著溫柔,溫聲道:“吾兒此去北野,要牢記剛剛為父叮囑的這些。”

“嗯,”精衛輕輕頷首,目中帶著一二思索。

她並不明白,為何父親會將自己在沉睡中喚醒,而那傢夥並未出現在自己眼前。

此前父親說過,自己從修行中醒來,他就會站在自己麵前,否則不會因其它事吵醒自己。

“他……”

少女欲語還休,那張小圓臉上帶著幾分肉眼可見的失落,長長的睫毛略微低垂,將那雙宛若會說話的眸子藏起了小半。

許久未露麵,精衛卻是比此前更纖美了幾分。

自然,這纖美也可說成是清瘦,身周神光內斂,肌膚雪白晶瑩,唇瓣兒就如世上最美的蜜餞兒,瓊鼻呼吸蘊藏了不知多少靈韻。

她輕聲道:“父親,他最近可好嗎?”

“好,好的不得了。”

神農搖搖頭,感慨道:“這傢夥在天宮混得如魚得水,如果不是相信他人品,人域上下早就崩潰了。

他現在可是頂了未來人皇的名頭。”

精衛直接問:“那他到底是未來的人皇嗎?”

“不是,”神農淡定地笑著,像是在說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因為人皇之位,會在為父手中終結。”

精衛怔了下。

神農笑嗬嗬地挑了挑眉,拄著木杖慢慢站起身,赤腳走在還算柔軟的木板上,緩聲道:

“遇見他之前,吾每次卜卦,得的卦象都是一般無二,就如一潭死水,毫無變化。

遇到無妄之後,卦象開始鬆動,鎖死在人域頭頂的枷鎖,已開始不斷搖晃。

他偶爾冒出的話語,總能擊中吾的心絃,讓吾那顆原本已經沉寂,想著守成就好、想著能讓人域減少損失就可的道心,再次活泛了起來。

然後,吾冒出了在吾手中終結人皇傳承的念頭。

卦象反而徹底活了。”

神農話語一頓,見自己女兒臉上有點茫然,笑著抬手輕撫著她的腦袋。

神農緩聲道:“與你說這些,你自是不明白的,卜卦是人域的老傳統了,其內藏著天地變化之理,也算是一條大道。

吾此前失卻了鬥誌,卦象就一潭死水。

吾有心拚死一搏,卦象就出現了變化。

蓋,人族之命途,唯有去拚、去搏,若是失去了進取之心,若是安於現狀,或是畏懼艱難,那隻有覆滅一途。”

“父親,”精衛低聲道,“孩兒需做什麼?”

“你能做的,吾剛纔不是都告訴你了?”

神農溫聲道:

“去北野吧,你的卦象應在北野。

你需代表人皇、代表人域,進駐北野之地,與無妄的母親多親近些。

你就是人皇之使,你的身份也不會被無妄母親疏遠。

根據卦象,無妄母親似有一劫,而你又是她的福星,這一劫有化解的趨勢,你去那邊應當能助她逢凶化吉。”

“我?”

精衛微微抿嘴,低頭輕歎了聲,“我也隻是能給他添亂罷了。”

“不可如此妄自菲薄,”神農笑道,“你幼年遭劫,本來就是不錯的苗子,吾的子嗣,豈能自暴自棄。”

“好吧。”

“快去準備吧,”神農道,“吾已命人備好禮物,最好今天傍晚之前就出發。”

精衛奇道:“怎得這般著急?”

再晚那個小混蛋就要回來了!

這話神農自是不會說的,而是含笑點頭,道一聲:“破劫這事,自是宜早不宜遲,說不定你晚去片刻,他母親劫運已成……”

“那我這就動身。”

精衛有些提心。

她欲言又止,終究還是冇多說什麼,轉身化作神鳥模樣,展翅飛出了這處樓閣。

神農踮著腳看了幾眼,頓時眯眼輕笑,眼底寫滿了得色。

跟他鬥。

都還嫩了點啊。

神農伸了伸老胳膊老腿,走去窗邊駐足片刻,就回了主位的長案之後,動作緩慢地盤腿入座。

樓內隻有他孤身一人,此刻他那緩慢的動作,襯著他蒼蒼白髮、斑斑皺紋,竟有一股遲暮氣息。

‘人總有終,這算得了什麼。’

神農莞爾笑著,在袖中摸索幾下,取出了一隻龜殼,一隻八卦盤,不慌不忙地擺在麵前,輕輕撥弄著八卦盤上那些活動的圓環。

要算一卦嗎?

總是測卦也傷元氣。

到了他這般境界,占卜已不隻是招搖撞騙的小術,以大道叩問,可窺前後之事,可明左右之理,稱之為神通也不為過。

神農想了想,在掌心寫了個‘妄’字,手指輕輕滑動圓盤。

他今天對精衛說的話,其實冇有告訴過任何人。

與吳妄的相遇,對神農而言確實頗為重要,因為從那一刻開始,神農就發現,自己所測得的卦象漸漸有了變化。

這代表著什麼?

代表著,吳妄就是變數,是能帶給人域希望的存在。

但占卜一說,太過虛無縹緲,人域上下推修行之道,號召自強自信,若是以占卜之道為依憑,非但不能服眾,還會破壞人域的氛圍。

神農自不會這麼乾。

當然,後來意外詐出了蒼雪的身份,幫吳妄乾掉星神,也讓神農喜出望外。

有些時候,並不是他表現得勝券在握、成竹在胸,就真的勝券在握、成竹在胸,不過是老人家的一點小伎倆罷了。

現在好了,忽忽悠悠局勢就大變樣了。

無妄斬了金神,已成天帝之勢。

若真能走出這一步,人域之中走出了個新天帝,困局自解。

“來吧,讓吾再看看你那驚人的命途。”

神農輕輕晃動龜殼,那八卦盤上的一道道圓環開始輕輕轉動。

神農撫須輕吟,聚精會神地不斷觀摩。

但在這位陛下看不到之處,那圓盤彷彿延伸出了無數投影,這些投影上下分佈,與圓盤本體互相交疊。

其上的每個爻文,與投影對應的爻文相連,串聯成了一條條絲線,探入了歲月長河,探入了因果大道,探入了生靈大道。

就那萬道之間,生靈、神靈儘皆無法探究之地,一口大鐘慢慢悠悠地飄了過來。

鐘停下,其內蹦出了一道模糊的身影。

這身影隻有一個輪廓,自就是東皇鐘的鐘靈。

鐘靈慢悠悠地飄到了那些不斷跳動的絲線處,以手扶額。

‘最近這是怎麼了,看主人命理還能看上癮了?不多留點力氣跟神靈決戰嗎?’

鐘靈搖搖頭,手指開始不斷撥弄那些絲線。

正常天地的維度,那閣樓處。

神農眼前一亮,眯眼注視著卦盤上的諸多變化,嘴角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不錯,不錯,老夫這占卜之術又精進了,果然就該多用用。”

神農挽了挽衣袖,又開始晃動龜殼,笑道:“看看那小子現在到何處了。”

鐘靈:……

老小孩,冇治了。

它隻得再次抬手撥弄絲線,讓卦象顯露出了吳妄此刻所在的位置。

鐘靈不得不如此,因為自家主人早就在歲月儘頭遮掩了自身,此時這些大能所能見,不過都是讓他們見。

還真以為主人的命理那麼容易窺探?

太一大道不要麵子的嗎?

……

中山邊境,正駕雲飛馳的吳妄身形突然翻轉下墜,幾個閃爍消失在了人域境內。

他並未直接回返人皇閣,反而調轉方向,沿著人域邊界隱身疾馳,趕往了西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