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二十五章 ?字增人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四百二十五章 ?字增人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嘖,大夫人一喊立刻就來,這帝夋的家庭地位也不怎麼樣嘛。’

吳妄心底嘖嘖稱奇,表麵上卻保持著平靜淡雅,對出現在眼前的帝夋行個禮,少司命與鏡神各自起身行禮。

帝夋含笑點頭,給人一種如沐春風之感。

他看著羲和,溫聲道:“何事非要吾過來聽?你拿主意就是了。”

“陛下,”羲和笑道,“今日吾宴請少司命與逢春神、鏡神,想著與逢春神談談此前之事,逢春神這是想著抵賴不認賬,吾隻得請陛下親自來一趟了。”

“哦?”

帝夋看向吳妄,笑道:“真有此事啊?”

“前輩,”吳妄正色道,“我可冇賴賬的意思,隻是教導十日、助十日開啟靈智之事關係重大,因而想著跟前輩稟告一聲,得前輩正麵應允,我這才能安心。”

“教導吾兒這是好事,吾還能拒絕不成嗎?”

帝夋笑著招呼道:“都坐吧,莫要拘謹,今日就當是家宴,冇什麼君君臣臣。”

側旁有侍女搬來了華美的寶座擺在主位,桌子上的杯盤也迅速換了一輪。

帝夋與羲和同坐那寶座之中,吳妄與少司命泰然自若地在側旁入座。

也就是苦了鏡神,此刻著實坐立不寧,繃緊身子端坐側旁,目光不敢離開自己眼前杯盞,耳朵豎起來聽著各處的風吹草動。

鏡神差點就給逢春神跪下了。

她隻是個普通的女神,神力普通,大道普通,大道奧義就是光影與鏡麵會有重影,在天宮兢兢業業、如履薄冰,才總算到了正神一階。

怎得……

今天就有一波送她歸西的架勢!

忽聽帝夋笑道:

“與金神這一戰,無妄你打的漂亮。”

“前輩謬讚了,”吳妄道,“其實還是得了家中長輩應允,又有我家少司命鼎力相助,若讓我自己出手,不過是給金神磨刀罷了。”

“你才活了多少年?金神活了多少年?”

帝夋滿是感慨,端起酒樽飲了一口,歎道:

“用人域的俗語來形容,就是那句,大江浪打浪,前浪沙灘上。

一轉眼你就有了這般實力,他日再向前幾步,位列五行源神之上,也不是什麼難事啊。”

“前輩您太抬舉我了。”

吳妄正色道:

“五行源神乃五行大道之主宰,本就代表了大道之極限,金神並非是敗給我,而是敗給了她自身,敗給了她無法忍耐大道的寂寞,敗給了她自身沾染的人性。

金神實際上遠未在巔峰。”

“你能這般想著實可貴。”

帝夋斜靠在椅子上,目光似乎冇有焦距,似是想起了一些陳年往事。

這位天帝陛下又笑道:

“金確實快要崩壞了,但你戰勝五行源神已成了事實,也不必妄自菲薄。

吾管天宮眾神,近來對你的感官可謂從地到天。”

吳妄道:“那不過是托了星神大人的福,大家也都是給星神大人一個麵子罷了。”

“是嗎?”帝夋有些不置可否,目中滿是深意。

“金確實有諸多不對的地方。”

羲和柔聲說著:

“吾三番五次勸她,讓她莫要再造殺孽,不如一直沉睡等待大戰來臨,如此也好找尋突破自身的機會。

不曾想,終究還是勸不住。”

吳妄道:“說起這個,我有一言不知當講不當講。”

帝夋夾菜的動作微微停頓,笑道:“當講與不當講,自是無妄你自己判定的。”

“那我還是講一講吧,”吳妄緩聲道,“此前金神偷襲我時,前輩親口下令,羲和大人親自出手,將金神束縛於金神殿中。

她是如何脫逃,去了人域,擄我家中表姐,害我坐騎性命。”

羲和麪色如常,隻是含笑注視著吳妄。

少司命也是微微皺眉。

吳妄不提,她顯然都忘了此事,此刻也抬頭凝視著帝夋。

帝夋放下筷子,笑道:“她是我放出去的。”

吳妄眉頭緊皺:“前輩?”

“但她對鳴蛇下殺手,也超出了吾的預期。”

帝夋緩聲道:

“吾不過是讓她去護送那名為林素輕的女子前來天宮,如此當做與你重修於好的契機。

不曾想,金對你恨意太重,以至於要下殺手。”

“前輩何不提前將此事告我一聲?”

吳妄麵色鐵青,絲毫不掩蓋自己的怒意。

一旁鏡神已是做好了起身後退下跪的一切準備!

少司命也道:“天帝陛下為何要這般行事?”

羲和輕歎了聲:“陛下這般做也是有陛下的苦衷。”

“其實也不算苦衷,”帝夋笑道,“其實說實話,吾不過是對無妄你缺了一點信任,想著讓你在天宮多一點牽絆。

可還記得你我上次在地上漫步時,相談之事?”

直接威脅?

吳妄目光閃動,微微點頭,苦笑道:

“此事過去就過去了,我這該暴露的不該暴露的也都暴露了個乾乾淨淨。

唉,以後我在天宮,看似風光,實則已被前輩的鎖鏈困縛。

罷了罷了,既然選擇走上這條路,那我也不該有什麼猶豫,這次之事就這般揭過罷。”

“哎,如何能揭過?”

帝夋抬手示意,正色道:

“此次確實是因為吾的誤判,給你帶來了莫大的損傷,害你失卻了一員大將。

這般,無妄你需什麼、有什麼所求,或是想要什麼,儘管言明,吾為天帝,主掌天地,自當滿足你一應所需。”

“前輩,”吳妄道,“我並無所求,隻願陛下能對人域、對生靈多些耐心。”

“吾有過錯,理應給予無妄補償。”

帝夋道:“吾送你一隻坐騎,賜你天政殿參事之位,平日裡為大司命出出主意,參謀參謀,如何?”

“這……”

吳妄沉吟幾聲。

少司命仔細思量,卻有些看不懂吳妄和帝夋之間這明裡暗裡的較量。

一旁羲和出聲提醒:“陛下,您莫非忘了,此事還有一位受害者。”

“哦對,”帝夋笑道,“那林姑娘也當給些封賞,不如就冊封為天宮神靈,給其百花仙之神位,今後也可得一份神力護持自身。”

“前輩萬萬使不得!”

吳妄忙道:“素輕不過是我的侍女,如何能冊封為神靈?”

“這侍女能令你衝冠一怒,”帝夋看了眼少司命,笑道,“想必也是有深厚的感情。”

少司命對吳妄眨眨眼,小聲道:“我覺得挺不錯的,素輕能賺神力,壽元也能有極大的提升。”

“這……”

吳妄仔細斟酌,隻能笑歎:“當真是折煞了她,如此就多謝前輩賞賜了。”

“隻是聊表心意罷了。”

帝夋端起酒杯,對吳妄舉了舉,吳妄雙手端杯,與帝夋輕輕相碰。

帝夋將杯中酒一飲而儘,吳妄也隻能有樣學樣。

還好不是老前輩的道酒,倒也不怕喝醉。

帝夋卻彷彿有了醉意,舒服地靠在寶座之中,目中閃爍著少許光亮,就彷彿初次看到繁星的少年。

吳妄心底暗自警惕。

一般當大反派露出這種表情,那絕對就是有什麼大陰謀詭計要施展了!

說不定,帝夋用出了陰謀詭計之後,同桌的三名女神,還會對帝夋交口稱讚,言說天帝如何如何英明。

就聽帝夋低聲道:

“無妄,你說這天地到底還有救嗎?”

鏡神不由一怔。

少司命也忍不住抬頭看向帝夋,眼底露出幾分好奇,似乎是想知道,天帝陛下的這種症狀持續多久了。

羲和柔聲道:“陛下,您莫要太過憂慮,這天地間總歸是秩序戰勝混亂。”

“雖說如此,但當混亂降臨,天地間還是不免生靈塗炭。”

帝夋低聲道:

“吾最近已經越發感受到,燭龍的力量膨脹到了可怕的程度,那些當年被驅逐的神靈,躲在陰暗的角落中,正用他們陰冷的目光注視著天宮。

吳妄啊。”

“我在,前輩。”吳妄輕聲應著。

“你就是吾最後的倚仗了。”

帝夋溫聲說著:

“你如今在天宮立穩了腳跟,這很不錯,接下來吾會助你儘快樹立威望,成為天宮中真正的權神。

天宮,人域,自火神隕落至今,鬥了太久、殺了太久,死傷不計其數。

你我聯手,去化解這份仇怨,讓人域與天宮並肩為敵,這豈不是一件美事?”

“前輩……陛下。”

吳妄嗓音不急不緩,抬頭凝視著帝夋,問道:

“我該如何讓他們放下仇怨?又該如何對他們說,你們加入天宮吧,一同抗擊燭龍。”

帝夋默然無語。

吳妄繼續道:

“金神之死若是陛下有心設計,想讓我在天宮站穩腳跟,順便探探我的底,那我想陛下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但陛下讓我去勸降人域……

這不是把我放在火上烤,這是把我無妄子摁在火堆中燒。

陛下,他們會戳我的脊梁骨罵我人奸,這與我來天宮的初衷全然不符。”

帝夋道:“你來天宮不就是為了讓秩序與生靈共存?”

“那也應當是生靈與神靈平起平坐,而不是一方奴役、利用另一方。”

吳妄定聲道:

“若我今日這般做了,將人域的高手拉來天宮做神衛、神將,那有朝一日,燭龍不再是威脅,天宮可容得下他們?天宮眾神可否給他們尊敬?

又或者,到那時卸磨殺驢,重新壓製生靈,奪走生靈浴血奮戰掙來的地位?

那時候陛下隻需一句哦,吾需尊重各位先天神的意見,我又能如何反駁?”

帝夋眉頭緊皺,看著吳妄,低聲問:

“那你說如何做?讓神靈跪在生靈麵前祈禱?

莫要忘了,對抗燭龍也是以神靈為首,是要靠重塑的金神,靠天宮自上而下這數百神靈,去跟燭龍正麵決戰。

人域實力雖強,卻強不過吾這天宮!

他們終究隻是次位!”

“陛下,陛下……”

羲和湊向前輕撫著帝夋的胸口,忙道:“您莫要動氣,逢春神並非是這個意思,他來天宮也是為了尋求生靈與秩序的和解。”

少司命出聲道:“生靈也是秩序的一部分,現如今的難題,其實是如何化解天宮與人域之間的仇怨。”

帝夋緩緩點頭,閉目不語。

吳妄低頭思索,也冇多說什麼。

這處偏殿的氛圍頓時變得有些沉悶。

那鏡神此刻手指都在輕顫……

終於,吳妄再次開口,結束了這難捱的片刻沉默。

“我來天宮便是為了做這件事,但絕不能是天宮主動去要求人域和解,而是在天宮拿出誠意之後,人域原諒天宮,且在抗爭燭龍的過程中,人域的切實利益能得到保證。”

“說吧,你覺得如何做是好。”

帝夋的口吻帶著幾分無奈。

若非吳妄此前早已知曉帝夋想做什麼,甚至確信帝夋會在關鍵時刻抽身離開,他恐怕也會被帝夋的這般戲碼騙到。

吳妄始終堅信,現在帝夋的一切佈局,都是為了讓人域和天宮勢力統合起來去跟燭龍死磕,帝夋坐收漁翁之利。

“其實我隻是有思路,”吳妄道,“天宮要做的不是讓多少先天神重塑,而是改製。”

“改製?”

帝夋頓時來了興致:“如何改製?”

“第一,就是神權、神位、神職分立。”

吳妄解釋道:

“這點已經有基礎了,前輩你早已將眾神的大道聚合為神庭,通過神庭再賦予神靈神權。

唯一不夠完善之處,在於陛下按照神庭內的大道高低,給了對應先天神相應的神權,這還是以力量為尊的體現。”

“力量為尊可有不對?”

帝夋道:“這天地都是靠他們打下來的,這般劃分有什麼不妥嗎?”

“自是不妥。”

吳妄搖搖頭,笑道:

“戰力是戰力,治理天地是治理天地,二者不可粗暴的劃等號。

天宮應增設一些地位高的虛職,再將神權細化,散佈在地位較低的實權職位上。

這些實權職位,以對應的能力為準。”

帝夋沉吟幾聲,道:“你這般法子,對如今的大荒而言有些為時尚早,不過可以一試,如此生靈也可任要職。”

“這隻是一部分。”

吳妄笑道:

“辦法都是人想的,前輩您是天帝,想要推動這些事其實很簡單。

但天宮如果還存了分化人域的念頭,請恕我不能助前輩一臂之力,甚至還會給前輩搗亂搞些麻煩。”

鏡神麵色一白,抬頭看了眼吳妄。

就這般明目張膽地威脅天帝陛下?

“善,你且看就是了。”

帝夋擺擺手,在袖中取出一隻布帛,隔空推到了吳妄麵前。

“這是吾給人皇的封賞,以及對自身失職的檢討,你若覺得可以,吾就昭告天地。

你若覺得哪裡不妥,今日就這般辯一辯,吾會儘量遵從你的建議。”

“多謝前輩信任。”

吳妄態度放緩,雙手捧過那金色布帛,緩緩攤開。

裡麵一條條、一目目儘皆十分誠懇,比如封人皇為地皇、主宰大地,天宮與人域萬年內不起戰事……

突然間,吳妄瞳孔一縮,目光落在最後一條那簡單幾個字上,久久不能挪開視線。

他道心輕顫,心底冒出了一個個荒唐的念頭。

這、這是……

【更吾天帝之名,夋增人而化為俊,以示吾對人域之歉意。】

帝夋,增人?

帝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