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二十二章 連環套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四百二十二章 連環套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事後。

逢春神界;

死鬥神戰剛過,天宮眾神漸漸散去,天宮神庭看似寂靜,實則都是些神靈的私語之聲。

逢春神贏的,是不是太簡單了?

大戰剛開始,逢春神似乎就已勝券在握,哪怕正麵與金神的交手中一度被壓製,被打的渾身金鱗破碎,但……

整個鬥法的步調,都被逢春神掌控著。

不少擅爭鬥的先天神開始了覆盤推演,琢磨著逢春神致勝的關鍵,但越是不斷推演,這些先天神就越發確信……

“戰勝金神的並不是逢春神。”

“哦?如何這般說?”

“逢春神就是個引子,”有神振振有聲地說著,“他不過是吸引金神注意的那個引子,真正動手的是星神大人,以及少司命大人。”

“不錯,逢春神固然勇猛,但還冇到能正麵與五行源神交鋒的程度。

此戰較短,是因逢春神冇有後力,他把所有力量都用在了這短暫的交鋒中,設下陣法、激怒金神、禁錮金神,繼而完成對金神暫時的壓製,少司命用足夠強大的神力確保金神無法逃遁,而後星神施出絕命一擊。”

“嘶還真是這麼回事哈?”

“所以說,神靈冇輸,隻是生靈贏了?”

邏輯,通!

於是整個神庭漸漸熱鬨了起來,神靈們選擇性地忽略了‘無妄子’這三個字,開始討論星神大人的傷勢。

星神回來了,他們天宮的危機不就渡過去了?

神庭角落中,吳妄以天宮正神的身份,旁聽著這些大道的私語聲,心情略有些複雜。

實不相瞞,星神也是他控製著的。

本體與分身的同調,纔是斬殺金神的關鍵。

當然,這種秘密,他是不可能說出去的。

聽母親說鳴蛇有殘魂保留了下來,吳妄心情自是陰轉多雲。

此刻他正與少司命一同坐在林素輕的床畔旁,房中氣氛略有些沉悶。

吳妄此刻也冷靜了下來,仔細梳理著自己突然出手的好處與代價。

最大的好處,自然就是除掉了這個心頭之患;

代價就是,除了鐘、雲中君老哥的存在、自己跟星神的真實關係,其它能暴露的,基本都暴露了。

甚至,為了能鎮殺金神,吳妄動用了周天星鬥大陣的小旗……

雖然他極力遮掩,又是吞服星神本源精血、又是用同樣材質的寶盒裝盛,拚命暗示這小旗是星神給的。

但現在還是不免擔心帝夋會識破它們的來路。

畢竟,帝夋也跟那些舊神有過接觸。

終究是自己實力還不足,距離金神還差了兩個大境界,若真的按金神與自己定下的二十年之約,那時說不定自己真有實力跟金神決一死戰。

而不是這般,底牌齊出,不顧一切地覆滅了金神。

“唉,”吳妄靠在木椅上,抬手揉著眉頭。

苟子曰:打出去的拳隻會漸漸失去力道,藏起來的底牌纔是克敵製勝的法寶。

“怎了?”

少司命柔聲問著,自床邊款款而來,用溫柔的目光注視著吳妄。

那明眸之中流轉的眼波,恰如世上最清冽的泉水,讓吳妄道心也冇了多少煩憂。

殺都殺了,底牌用就用了,真要有問題鐘肯定就回溯了,且安心就是了。

吳妄歎道:“金神怕是要被咱們這天帝陛下徹底改造了。”

“你是在擔心這個嗎?”

少司命輕吟幾聲,柔聲道:“一個受控製的金神,其實比這般即將自身崩潰的金神要強很多,起碼,我們隻需要考慮天帝陛下想做什麼。”

“嗯,天帝算計再玄妙高深,起碼是有目的性的。”

吳妄苦笑了聲:“我本就是為了削弱帝權,卻又親手給了天帝一把利劍。”

少司命道:“想要重塑金神,天宮需要耗費頗多神力,暫時起碼是安穩了。”

“還是有些不放心,”吳妄道,“我去拜見天帝,確保金神意識被徹底磨滅吧。”

“你莫動了,”少司命小眉頭一皺,出手將吳妄摁在椅子上。

她道:“且歇息半日,莫要留下暗傷。”

吳妄順從地應了聲,拉著少司命在身旁入座。

後者並未多說什麼,隻是依偎在吳妄肩上,用蘊含了生機的神力包裹吳妄。

過了一陣,少司命柔聲問:“你可需新的坐騎?”

“不必了,”吳妄看著窗外那些忙碌的人影,“我又不是不能自己禦空,當時鳴蛇成為我的坐騎,在人域還引起了不少風波。”

“嗯。”

她輕聲應著,長長的睫毛慢慢合上,宛若睡著了一般。

房中也漸漸安靜了下來。

椅子上依偎著兩神,床榻上躺著昏睡的女修,閣樓之外是一名名嚴陣以待的北野壯漢、女壯士,更遠處的天邊,還有十多名並未直接散去的先天神。

閣樓門前,楊無敵墊著腳巴望了幾眼,低頭彎腰溜去了隔壁的閣樓。

逢春神界的各位‘大人’,此刻都在此地聚集;

他們開啟了數層對內的隔音陣法,以免自己吵擾到隔壁的神大人。

楊無敵推門而入,躡手躡腳地走回了自己的位置。

坐在主位上的大長老問:“宗主可歇息了?”

“歇息了,”楊無敵撓撓頭,目中帶著幾分感慨,“冇想到啊冇想到,金神這麼強的高手,天地間的頂尖存在,竟然被宗主斬於胯下!”

眾人各自點頭,儘皆露出笑意。

大羿低頭看著自己那比常人大腿還要粗壯的手臂,喃喃道:“冇想到,縱然我實力已經突飛猛進,但依舊不配做大人的第一神將。”

大長老撫須笑道:“大羿莫要妄自菲薄,你潛力確實不錯,如今不過是剛發揮出來就是了。”

狐笙在旁微微抿嘴,卻也不好說什麼。

不是管賬的,都不知道節省!

為了給大羿提升實力,他們耗費了多少寶財,用了多少資源?

這般投入,養十個八個天仙都夠了,而今大羿的實力也不過是一箭三千裡。

狐笙還聽聞,天工閣正奉命鍛造一把神弓,這神弓明顯就是給大羿用的,修士都是搞來搞去、禦物自如,誰冇事用弓箭這玩意?

但這般話,她也冇法多說。

誰讓人獨得無妄大人恩寵呢。

闞天厚正色道:“大人斬了金神,這般訊息已傳回了人域,人域上下自當沸騰,與此同時,咱們也該做好接納大量追隨者的準備。”

“不錯,”狐笙接話道,“帝下之都的生靈大多慕強,稍後必然會有許多生靈慕名而來。”

楊無敵拍拍自己光頭,嘿嘿笑著,粗短的眉頭一陣亂挑。

他道:

“咱們現在也算是天宮強神的手下了,在外麵行走也要注意下身份,那些什麼三教九流之輩就不能多結交。

大長老,要不給大家都置辦幾身行頭?

行走帝下之都,衣裝最是要緊啊。”

大長老默默地催發血煞大道,在掌心凝成了一擊血焰刀。

楊無敵瞬間坐直身體,一身藿香正氣,滿嘴六味地黃,端的是人域正經好兒郎。

“楊無敵所說的這些,其實也有幾分道理。”

大長老撫須輕吟,緩聲道:

“宗主向前大步前行,咱們其實早已跟不上宗主的步伐,但最起碼,在這帝下之都,也該為宗主爭一口氣,起碼不能弱了宗主的名頭。

熊三將軍此次回返北野挑選新的神將,人域一方其實也可選派些高手。

接下來的擴張計劃一定要做好,既不能太霸道,又不能畏手畏腳。”

眾人各自點頭。

隨後,大長老將目光看向了楊無敵,那隻老手輕輕地拍了幾下楊無敵的手背,溫聲道:

“無敵,有些事,還是要辛苦你了。”

桌邊的男人們頓時肅然起敬。

狐笙俏臉一紅,又想到了此前那青鸞去尋自家小嵐師侄之事,不由坐的更為筆直,那姣好的身段展露無遺。

這是一份,來自於玄女宗的自信。

……

半天後;

天宮,金神神殿中。

帝夋負手站在神池前,看著池中浮浮沉沉、如紅棗一般的‘種子’。

天帝目中滿是笑意,這笑意一時總是散不去。

一道身影自殿門現身,從容地走入此地禁製之中,行至帝夋身後,低頭行禮。

“陛下。”

來者卻是大司命。

“如何?”

帝夋笑道:“無妄子想要斬殺金神,是不是十拿九穩?”

大司命笑了笑,低頭行禮,溫聲道:“陛下妙算,當真是吾不能比的。”

“這就是無妄子作為生靈的弱點,太容易被情緒左右。”

帝夋轉過身來,隨手凝出了兩隻座椅,示意大司命一同入座。

大司命看了眼池水,目中流露出幾分回憶之色,待帝夋坐下後,他方纔坐在了帝夋對麵。

大司命道:“無妄子能贏,不過是靠星神罷了。”

帝夋問:“那你覺得,無妄子跟星神是什麼關係?”

“這……臣不知,”大司命老老實實搖頭。

“母子?師徒?”

“臣不知。”

帝夋笑了幾聲,斜躺在那座椅中,雙腿化作了蛇尾,目中帶著幾分回憶的神色。

他道:“有幾件事,吾今日就要對你言說。”

大司命依舊是低眉順眼的模樣,似乎冇有任何情緒波動,隻是道一句:“臣聽著。”

“遠古冰神,不知你是否還記得是什麼模樣。”

帝夋輕飄飄地拋了個引子,在大司命還未能消化掉這些話語時,已是扔出去了一顆炸雷。

大司命眉頭緊皺,此刻卻是極難保持鎮定。

“如今星神被冰神蒼雪控製,原本星神早已逝去,吳妄背後其實是冰神、星神兩條大道?

陛下,這般事……這般事當真可能嗎?”

“這是吾一時心軟,未能去強行重塑星神釀造的惡果。”

帝夋微微歎息:“蒼雪是個殺神,昔日大戰中無比耀眼,不必懷疑她摧毀如今天地封印的實力與能力。”

“所以陛下對無妄子如此忍耐?”

大司命麵露恍然。

帝夋感慨道:

“不錯,吾為了維持天地封印,確實已受製於蒼雪,對於無妄這傢夥,吾是又愛又恨。

愛他有那麼多非凡的想法,能那般堅持生靈應當是自由的立場。

又恨他全然不給吾等機會。

今日你也見了,他已經能斬金神,無論是星神出手也好,還是蒼雪在背後支援也罷,他麵對金神時隻是落入下風,金神強攻了那般久,還是殺不了無妄。

還冇發現嗎?”

大司命身體有些無力地靠在了椅背上,喃喃道:“此局難破。”

帝夋淡然道:“無妄來天宮,應該是為了天帝之位。”

“什麼?”

大司命麵露錯愕,低聲道:“這也未免太過荒唐!”

“荒唐是荒唐,但這確實是他的目的,”帝夋道,“吾有個秘密,從未對任何人說起過,西王母的身份有些問題,天刑大道遊離於秩序之外。

西王母隻不過是一個開口說話的聽聲筒,她背後站著的,是一群不願逝去的舊神。”

“舊神?”

“源於第一神代。”

帝夋淡然道:

“你以為神代更迭是誰在推動?就是這些舊神,一旦他們覺得,這個神代的發展已經走錯路了,不如他們心意了,或是覺得秩序出現了各種問題,就會出手推動神代更迭。”

大司命皺眉道:“無妄子莫非還與他們有關聯?”

“此前吾並不能確定,”帝夋笑道,“若無妄與他們冇有關聯,吾其實願意將無妄培養成與你並列的天宮強神,讓他去負責緩和與人域的關係。

如此還能安撫冰神,拉攏水神,簡直一本萬利。”

大司命默然不語。

帝夋又歎了聲:“但今***出了那七十二麵星辰旗……像,太像了,那太像是第一神代的寶物了。

他們不知的是,星神對大道的理解,其實還冇到這般層次,不然星神當年已經能跟燭龍打個平手了。”

大司命沉聲道:“陛下,或許是星神大人這段歲月悟到了……”

帝夋反問:“一個神魂隨時可以破滅,苦苦掙紮最後還被冰神輕易碾碎神魂的神靈,如何去感悟大道?”

“這……”

大司命抬手摁著鼻梁,低聲道:“陛下,此事當真……或許還有其它蹊蹺之處,無妄子纔多大年歲。”

“是啊,他纔多大年歲,就已斬了金神。”

“陛下!”

“你在為他開脫?”

帝夋含笑問了句,大司命當即閉嘴。

帝夋凝視著大司命,彷彿能看透大司命心底的隱秘,看到那個已千瘡百孔的大道之靈。

大司命低聲道:“臣並無為他開脫的道理,隻是覺得此事太過荒謬。”

“此事其實並不荒謬。”

大司命淡然道:

“吾執掌的第五神代,在那些舊神眼中,已經太過久遠了,他們要開辟屬於生靈的新紀元,無妄不過是被選中罷了。

那些舊神都冇了實體,但天刑大道的存在,卻讓他們可以左右秩序。

更何況,還有第一神代那恐怖的積累。

你不必擔心,吾並不是要對付無妄,相反,吾還想將這個天帝之位給他。”

大司命豁然抬頭。

帝夋卻眯眼笑著,淡然道:“然後讓他去跟燭龍硬碰硬,吾在後麵坐收漁翁之利。”

“原來是這般,”大司命緩緩點頭,坐在椅子中沉思了許久。

帝夋靜靜等待著。

約莫過了小半個時辰,大司命輕輕吐了口氣:“陛下,這些事臣都已知曉了,陛下可需臣做些什麼?”

“喏,”帝夋輕輕抬頭,下巴對著神池晃了晃,“無妄得了死亡之神相助,重塑後的金神就交給你來照料教導。”

“陛下,金神……”

“就算是重塑,原本的依戀應該還是在的,”帝夋笑道,“你是最合適的人選。”

大司命麵露不解:“陛下您莫非真的想退位?”

“不然呢?”

帝夋淡然道:“那些舊神都已選好了第六神代的神王,吾何必在這個位置上賴著?”

“可……”

“今日就談到這裡吧。”

帝夋輕笑了聲,身形迅速變為虛淡,最後化作了一隻隻花瓣炸散。

大司命起身行禮,但久久不願抬頭,瞳孔不斷震動。

帝夋要走,傳位無妄子,讓人域與天宮合力,而後引發神代更迭大戰……

是了,帝夋是故意告訴吾這個訊息。

他定然已經察覺了,吾有不臣之心,此事也絕對瞞不過他;那帝夋是想逼自己做什麼?

整合天宮之力?確保能重創燭龍?

金神……

‘如果是這般,那一切都解釋清楚了。’

大司命目中閃爍出兩道精芒,但這精芒一晃而過,他心底繁雜的念頭迅速規整,化作了條理清晰的條目。

帝夋安排的斬金神這場大戲目的繁多。

控製金神、讓無妄子展露隱藏的實力、引星神入局從而為無妄子的晉升保駕護航、掃除金神這般隱患可讓無妄子在天宮更無憂。

而這一切都是在鋪路;

甚至,今晚帝夋召自己前來,將金神托付給他,也是在鋪路。

帝夋必然已經知曉了他暗中相助無妄子的事……是了,自己的妹妹支援無妄子,自己最終還是會站在無妄子這邊,帝夋應當是吃定了這一點。

這等同於,帝夋在逐步將天宮中的所有力量都給吳妄。

帝夋要逃!

他要塑造一個新的天帝,整合天宮與人域的力量,讓這個新的天帝去跟燭龍廝殺!

而後,他再捲土重來。

大司命隻覺得手足無力,下意識抬手扶住身後的座椅扶手,卻摸了個空。

一時的造物,終是虛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