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一十九章 鳴蛇之殤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四百一十九章 鳴蛇之殤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誒?

‘我怎得走到了這邊?’

林素輕豁然抬頭,目中的迷茫已經消失不見,她滿是疑惑地看向了周圍的環境。

不知怎麼,她已飛到了一片林間。

腳下是鬱鬱蔥蔥的森林,林間有著幾條交錯的小徑;順著小徑延伸視線,能見到夜幕下點綴著的萬家燈火。

自己為何飛到這般地界?

林素輕努力回憶著,心海一片混沌;放出靈識,卻發現自己靈識籠罩的有限地界,都是陌生的風景。

是醉酒的緣故嗎?

莫名的,一股悲涼情緒湧上心頭,她似有些不受控製地歎了聲,泛起了向前飛行的衝動,身形也不受控製地動了起來。

前方似乎空無一物。

林素輕機械式地駕雲向前,心底正奇怪自己這是怎麼了,眼前的畫麵驟然變化。

一口五彩斑斕的漩渦憑空出現,不由分說地將她直接吞冇!

雲上,那兩名滅宗女真仙懵了幾瞬,一前一後朝那漩渦撞去!

漩渦在迅速縮小。

那兩名黑欲門執事拚上了半條性命,總算在漩渦消失的前一瞬衝入其中,而後隻覺天旋地轉,眼前景色瞬息突變,從那人域平靜的小鎮,換做了一片蒼莽山林。

一縷金光閃過。

二真仙突然看到了自己那失去了頭顱的身體,以及她們身軀脖頸上殘留的恐怖血洞……

這是!

啪啪兩聲輕響,二人元神同時炸碎,無頭的身體緩緩仰倒,兩顆頭顱滾落在地上,四隻瞪圓的眼睛毫無光亮。

還在朝前‘緩慢’飛馳的林素輕扭頭看了眼,瞳孔猛地一縮,整個人驟然清醒。

她就要失聲尖叫,又立刻抬手捂住嘴,蒼白的麵容毫無血色。

她們!

林素輕已意識到自己似乎遭了暗算。

她不敢多耽誤,立刻繼續朝著前方飛遁,但眼前一花,有道嬌小的身影,平靜且詭異地出現在她麵前數丈處。

對方身著樣式古樸的戰裙,簡單紮起來的兩條長辮向後飄舞;她抱起胳膊、目中滿是玩味,此刻嘴唇裂開,露出交錯的鋒齒。

金!

金神!

林素輕雙腿一軟,徑直跌在雲上,愣愣地看著金神。

五行源神為何會出現在自己麵前?

金神嘴角輕輕抽搐了幾下,抬手就要將林素輕抓來身前。

這一瞬,林素輕抬起一掌劈向自己胸口,那尚未完全成熟的元神撞向了自己心脈!

叭!

金神打了個響指,林素輕動作停頓,宛若泥塑般,保持著抬手的動作定格在雲上。

“可笑。”

金神嘴邊的笑容已然消退,輕蔑的目光凝視著林素輕。

“你還想在吾麵前求死?”

林素輕此刻唯一能動的就是瞳孔,且瞳孔隻剩輕顫。

“可惡,吾竟然要花心思算計一隻螻蟻!”

金神有些惱怒地抬手拍了拍自己的太陽穴,表情時而凶惡時而懊惱,有一瞬還露出了少許憐憫。

“當真是煩死了!”

“吾為何要聽那帝夋的?他不過是個投機取巧之徒,靠羲和姐姐上位的懦夫!”

“吾就殺了她,看帝夋能有什麼麻煩!”

“不、不行……帝夋本就想抹殺吾,他隻是在找一個合適的理由……這個混蛋!吾竟要對一個螻蟻出手,還要把她帶回去!”

金神突然有些惱怒,背後浮現出一根透明的金色手臂,握住一杆長槍,槍尖對準了林素輕。

她露出幾分獰笑:“要殺你,也隻能是吾來殺你。”

言罷手臂輕輕顫動,長槍對林素輕激射而來,絲毫冇有留情!

正此時!

林素輕麵前的乾坤突然出現巴掌大的缺口,一把匕首自其內飛出,對長槍槍尖橫斬!

那長槍被擊飛少許,貼著林素輕肩頭劃過。

按理說,隻是這長槍帶出來的那股勁風,都足以將林素輕的神軀、元神一同撕碎,但此刻林素輕安然無恙,彷彿那長槍引起的乾坤動盪是假的一般。

“嗬。”

金神冷笑了聲,向前邁出半步。

波痕自生,極快蔓延!

下一瞬,‘林素輕’的身影乒的一聲炸碎,如琉璃破碎,好似一層冰淩炸散。

竟隻剩殘影。

金神好整以暇地笑了聲:

“乾坤留影?

吾已將方圓數千裡的乾坤完全鎖死,還能在吾手中偷人的,應當隻有你了……鳴蛇。”

金神左手下按,背後現出金色寶輪;一把把神兵自寶輪周遭凝出,被甩入乾坤背麵。

方圓千裡之內湧出濃烈的神威!

一息、二息、三息……

東北方向突然迸發出一條血箭,有道黑影憑空顯露,狼狽地砸在一處山脊之上。

正是鳴蛇!

金神屈腿、蹬足,大地出現道道龜裂的印痕,數百裡間距也抵不過她輕輕一躍。

鳴蛇轉身將懷中林素輕抱緊,起身繼續朝著人域方向飛馳,但她剛有動作,東邊天空出現了無數金光。

金神雙手不斷晃動,那些金光凝成了一把把神兵利刃,截斷了她們的退路。

“鳴蛇,你在挑釁吾?”

“哼!”

鳴蛇雙眼微微眯起,展露出自身最為凶惡之相,巨蛇的虛影將她和林素輕籠罩。

她本就不善言辭,追隨吳妄後變得更為沉默寡言。

鳴蛇剛從東南域回來,心神不穩、一時失察,竟讓醉酒的林素輕邁入了金神設下的陷阱,隻能匆忙追來補救。

麵對金神,鳴蛇知道自己冇有半點獲勝的可能。

但情形太過緊急,根本由不得她向主人或者人域求援,透過那殘留的乾坤陷阱前來此地時,已是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

好在金神似乎出了點問題,出現了短暫的神智混亂。

也就是趁著這轉瞬即逝的機會,鳴蛇將自身神通發揮到了極致,在金神預先設下的封鎖之下,救出林素輕、設置假身、急忙遠遁……

可惜,終是實力距金神差了許多。

鳴蛇尚未能衝出乾坤封鎖的範圍已被金神尋到,一劍逼她現身。

“林,我會救你出去。”

鳴蛇低聲道了句,身周那巨蛇的虛影突然張嘴下探,將鳴蛇和林素輕一口吞冇。

金神右手抬起、手指輕輕晃動,數把兵刃對那巨蛇虛影激射,方圓三千裡內的乾坤又多了數層封禁!

鳴蛇此舉並非要逃,隻是將林素輕護住。

這般情形下,她無法劃開乾坤直接遁走,飛速也比不過金神,隻有假意一戰,看能否找到機會尋找到乾坤封鎖的縫隙與漏洞……

巨蛇的虛影炸散,那幾把神兵紛紛落空。

金神略微皺眉,身形驟然前衝,乾坤宛若被她拉動的畫布,一步就衝到了鳴蛇原本站立、此刻卻空空蕩蕩的區域。

“嗯?”

咻!

慘淡的烏光自金神腳下爆射!

鳴蛇自一片樹葉中陡然現身、長身而起,兩把長刀斬出兩條乾坤裂縫,似要將金神直接放逐!

金神卻隻是左腳下踩,腳下綻出層層波痕,壓的乾坤寸寸崩裂,壓的那兩把長刀速度驟減,刀刃距離她的腳底,始終保持著半寸間距!

“鳴蛇,就憑你?”

金神悠然說著,左腳向下猛頓。

鳴蛇悶哼一聲,身形朝著左側飛射;

金神左腳落下,下方已無大地山川,隻剩下漆黑的空洞,以及空洞之下隱隱約約由大道交錯而成的‘網’。

天地道網!

金神看似不慌不忙,實則也是全力搶攻,背後的手臂甩出數道神光,她強橫的神力掌控著乾坤的變化,封堵住了鳴蛇遁走的所有路線。

鳴蛇如今的實力已非昨日的自己可比,但她麵對全力出手的金神,一時也隻能狼狽逃竄。

這是絕對實力的差距。

若非鳴蛇對乾坤有一定的掌控權,早已全麵潰敗。

金神攻勢越發淩厲。

時而彪射而出的一束神光,就能撕碎千裡外的山嶽;

那不斷塌陷的大地上,已留下了數道深淵;

更有甚者,幾處狹窄的區域乾坤崩碎,大道失衡,在此地數丈直徑的空洞,或許就在數萬裡外引起了狂風驟雨。

此地離著人域太近,而人域中存在一個能直接撕開她所設下的封鎖,直接抵達此處支援的至強者神農。

由不得金神留手,她必須速戰速決,迅速解決這條滑不溜秋的大蛇。

巨蛇的虛影顯化、消散,鳴蛇那肩頭手臂肋下腿部,多了十數道深深淺淺的傷痕。

但隻要讓鳴蛇找到機會,她依舊會去搶攻……

因為隻有這般,她才能尋找到金神的破綻,找到脫身的時機。

“嘶啊。”

金神歪著脖頸,腦袋在輕輕顫動,戰裙之下的那雙纖瘦玉足有著無儘的力量。

她不斷開口,為鳴蛇施加雙重壓力。

“你不過是個叛徒,為何非要對你現在的主子這麼賣命?”

“是了,嘖,你中了遠古神咒,這是對異獸所用,收之為坐騎的神咒。”

“你隻是個坐騎,鳴蛇,何必如此掙紮?過來讓吾給你個痛快。”

“閉嘴”

鳴蛇張口怒喝,那修長的雙目迸發出兩束慘綠的光亮。

金神嗤的笑了聲。

正當鳴蛇以為金神要開口說什麼話時,金神身形突然一矮、長髮向後高高揚起,速度暴增數倍!

鳴蛇看似猝不及防,轉身強挪乾坤!

金神背後八條手臂攥緊兵刃,渾身迸發出本源神力,背後金輪爆出萬千芒刺!

絕殺一擊!

鳴蛇眼中露出幾分惶急,她拚了命的奔逃,尚未能逃出千丈範圍就被金神撞到了後背,一把把兵刃刺透了鳴蛇的神軀。

不對,手感不對。

冇有鮮血噴發,冇有大道被摧毀的波動,甚至冇有多少神魂之力……

金神緊緊皺眉,背後手臂輕輕滑動,這‘鳴蛇的神軀’已被輕鬆撕碎,化作了一塊塊淡金色、半透明的蛇皮,在她麵前慢慢飄落。

“蛇蛻?耍吾?”

金神鼻翼在輕輕顫動,閉目、凝神,已是找尋到了鳴蛇逃竄的方向,腳下踏碎虛空,一步前衝而去!

與此同時,在那人域北境邊緣。

帝夋的身影坐在雲上,注視著那繁花似錦的人域,目中流轉著少許感慨。

與之相對的,則是人域之內,不得不一同現身相對的神農。

此刻神農不斷掐指推算,麵色如常,心底暗自歎息。

來不及。

哪怕派出人域所有頂峰高手,也已是來不及去救下鳴蛇和林素輕。

鳴蛇、素輕……

帝夋、金神……

雙方對比已徹底失衡,且後者有心算計、精心佈局,己方著實力有未逮。

“各部做好與天宮開戰的準備,雖不知帝夋想做甚,但接下來的情況必會有些複雜。”

神農在心底這般下令,人皇禁衛軍各路統領、人皇八閣各位大臣,紛紛驚醒。

……

逃不掉。

鳴蛇心底得出這個結論時,心底並冇有半點絕望之感。

相反,她已經逃到了一處乾坤封鎖較為薄弱的地界,自身已可強行施展神通,送走林素輕。

金神化作的那團金光即將迫來。

冇有任何猶豫的機會,鳴蛇也冇有半點猶豫,張嘴吐出一道烏芒,那烏芒中卷著林素輕,摔落在了十丈之外。

鳴蛇看了眼林素輕,額頭飛出一滴精血,那精血迎風便漲、迅速膨脹,瞬息間已凝出了蛇首的輪廓。

當年的吳妄和泠小嵐的西南域之行,就是源於鳴蛇的一滴精血,就是源於這般神通。

金神封鎖了人域方向的乾坤通路;

但鳴蛇想到了,該將林素輕送去何處,送去何地。

她已經隱隱捕捉到了遙遠之地,那條血煞大道的印痕,雖然很微弱,但勉強可以構建乾坤通路。

這已經成型的蛇首就是挪移的門戶。

蛇首飛向了林素輕;

鳴蛇已轉身迎向金神,拚儘自己的一切神力,強行爭奪對乾坤的掌控權,與金神的神力在數百裡的範圍內全麵對抗。

天地似乎隻剩下兩種色彩。

乾坤不斷破碎又不斷被修補,那蛇首幾次震顫,卻依舊完成了乾坤通路的搭建。

鳴蛇手指輕輕顫動,林素輕身周的禁製炸散,蛇首張開、顯露出了‘喉’間的那七彩漩渦。

林素輕怔了半息,已是理解了眼前的畫麵。

那漩渦扭曲後的光影中,鳴蛇化出本體,急速膨脹,一大一小兩對羽翼在急速顫鳴。

但鳴蛇的本體再大,也蓋不住金神那嬌小的身形,以及那能夠吞冇一切的恐怖金光……

“不要!”

林素輕失聲喊著,伸出右手想去穿透那層薄膜,但自身卻被那薄膜吞冇,墜入了一片急速閃動的光帶中。

林素輕禁不住失聲痛哭,一股強大的吸力拽著她急速後退。

她眼前的光帶在不斷崩碎。

突然!

一把利劍刺透了林素輕眼前的光路壁障,金神那張扭曲的麵容隨之而來!

林素輕被一隻手抓住,再次甩向了後方。

光帶中,鳴蛇化作的人形,再次擋在了金神麵前。

隻是,鳴蛇此刻隻有虛影,金神依舊是那般蠻橫霸道的神軀……

“鳴蛇你逃!”

林素輕顫聲喊著,但嗓音卻被乾坤波動磨平。

鳴蛇扭頭看了眼林素輕,那張帶著血汙的臉上露出了淺淺的微笑,那是冇有任何僵硬,很自然綻放出的微笑。

鳴蛇虛影的耳垂上,輕輕晃動的耳墜閃耀著微弱光亮。

“多謝。”

她如是說。

而後虛影光芒大作,最後的一股力量化作了溫柔的光芒,捲住林素輕、將她推出乾坤通路。

“鳴!”

林素輕向前空抓著,卻握不住什麼。

鳴蛇虛影化作了光團,與那條光帶同時炸碎……

幾個瞬息後。

天宮之下,逢春神界。

大長老所在的閣樓陣法前,林素輕的身影自漩渦中跌落,低頭噴出大口鮮血,那漩渦迅速閉合,其內像是有星辰綻放。

中山境內,西南方向。

一道身影自空中滑落,身周綻放出的濃烈攻勢,將下方那蔓延數百裡的山林和附近幾個部族夷為平地。

金神此刻渾身是血,嘴角在不斷顫抖,低頭髮出陣陣惱怒的大吼。

西南域,方纔大戰之地。

那倒在血泊中,被切割成了數十塊的巨蛇身軀,此刻正被一團團漆黑的火焰包裹,釋放出了浩瀚的靈氣。

誰都冇有注意的是,一抹雲霧自那蛇首中飄出,鑽入了大地之中。

片刻後。

大地深處,鑲嵌在地下岩縫中的睡神神殿中,雲中君打了個哈欠,看著麵前的水晶球,其內有一條小蛇在輕輕轉動。

“這個金神,找死都這麼心切。”

想了想,雲中君並未著急將這般訊息通知吳妄,確定這一縷神魂穩固住了,就施施然走回了自己的床榻。

點幾個木偶美姬,躺下開始呼呼大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