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零九章 有內鬼,交易繼續

-

萬萬冇想到,少司命能來啊!

有一說一,見到少司命的瞬間,吳妄的反應是自然而然的欣喜。

但隨之,吳妄立刻有些不安。

他當然不是怕繁衍女神撞到了天衍聖女,他這可冇什麼‘王不見王’的規矩,以後也是要努力構建和諧大家庭,最起碼比帝夋強的那種。

也怪自己出門忘記叮囑她了。

小茗現如今神魂已經逐漸穩定,死亡之神已真正意義上誕生,且暫時受他和少司命影響最深、關係最密切。

若自己和少司命都不在天宮,帝夋萬一對小茗出手,把他這個乖女兒給拐跑了,那豈不是……

吳妄心底泛起了幾分自責。

自己安排這些事時還是不夠穩健,以至於出現了當前這般狀況。

‘立刻想個能讓她開心的理由,迴天宮之中照應著小茗吧。’

吳妄如此想著,嘴邊露出的微笑更為溫暖了些。

忽聽……

“爹爹!”

少司命袖中傳出了一聲歡呼,一顆小腦袋湊了出來,隨後化作一束淡灰色神光朝吳妄射來。

那隱晦且讓此地生靈莫名膽戰心驚的道韻,讓人域眾修士、天宮諸神衛下意識握緊了手中兵刃。

等閒有一縷仙光突然爆發,此地說不定就會爆發一場大戰。

吳妄聽到這聲呼喚還怔了下,待看清那神光的身影,感受到了死亡大道的道韻,心底鬆口氣之餘,也忍不住笑出聲。

淡灰色的神光包裹著那唇紅齒白的小傢夥,當著眾人的麵,就砸了吳妄一個滿懷。

吳妄雙手將小茗接住,忍不住開懷大笑,將她高高的拋起,逗得小茗咯咯亂笑。

少司命袖中又飛出淺綠色神光,化作了女醜的身影。

吳妄抱著小茗對女醜含笑致意,隨後就對少司命眨了下眼;

少司命微微昂首,似乎猜透了吳妄此前的擔心,此刻略有點小得意。

少司命傳聲道:“莫要擔心,我也是猶豫了許久,方纔答應來東南域一趟,臨行的時候做了兩個木偶假人留在天宮,把小茗偷摸帶出來啦。”

吳妄差點笑出聲,對少司命豎了個大拇指。

誒不對,偷摸?

木神嗓音有點發顫,忙問:“少司命大人,您還將死亡之神帶出來了?”

少司命眨眨眼,笑道:“不可嗎?”

“這並不是不可,就是、就是這……”

“我記得,”少司命柔聲道,“天宮並未限製小茗的行動,也冇人說過她不能外出走動。”

老木神禁不住以手扶額,那皺巴巴的手掌在臉上搓了搓。

他這是接的什麼活唷!

但木神終究是木神,此刻已露出了一副溫和的微笑,溫聲道:“既然小茗被帶來了,咱們還是小心為上,多謹慎些。”

然後暗中趕緊對天宮發去了訊息,免得稍後發生什麼先天強神集體叛逃天宮的大事件,會牽連他這般老骨頭。

“木神多慮了。”

吳妄溫聲道了句。

將寶貝閨女扛在肩上,小茗咯咯咯地笑著,兩隻羊角辮輕輕顫著,身上的小仙裙也變得皺皺巴巴,左手抓住了吳妄頭頂的道箍。

吳妄笑道:“有我在這,自不會有人欺負我女兒……諸位道友?”

正關注少司命和這小丫頭的人域眾仙,聽聞吳妄點名,立刻精神抖擻。

吳妄轉身看向眾人:“這是我女兒,熊!”

“無茗!”

小茗搶先開口,那粉嫩嫩的唇口開合,喳喳地大喊著:“是無茗!無茗噠!”

吳妄笑道:“行吧,無茗就無茗。”

眾仙齊齊露出了溫和的微笑,對著小茗拱手行禮。

小茗晃了晃腳丫,美滋滋地笑著。

一位人域老天仙朗聲道:

“無妄大人,少司命大人與無茗大人前來東南域之事,是否需稟告閣內,讓閣內多調些用度過來。

此前並未多做準備,未免會有些怠慢了貴客。”

“這就不必了,”吳妄笑道,“我做事一向公私分明,少司命與女醜神此次過來,是代表天宮來與人域談判,和木神一般待遇就是了。

可有四海閣之人在此?”

立刻有幾名中年男女向前行禮。

“請大人吩咐!”

“蒐羅些東南域獨有的美味,”吳妄正色道,“什麼稀罕就鼓搗什麼,但不要太怪,也不要血腥之物。”

“屬下明白!”

當下,這幾人迅速抽身離開,沿途就開始不斷髮出傳信玉符。

小茗好奇地打量著一處處仙兵,在吳妄耳旁小聲問:“爹爹,這些都是你的朋友嗎?”

“對呀,”吳妄捏了捏她的臉蛋,笑道,“稍後你就跟著妞姐,在這裡吃喝玩樂,為父跟你母親還要去處理一些正經事。

可不要調皮搗蛋,不然有你苦頭吃。”

“纔不會呢,”小茗神氣地回了句,“我可乖可乖的了!”

少司命從旁走來,溫柔地撫摸著小茗的腦袋,笑道:“是是,小茗最乖了,過來我抱吧。”

“不要,我要妞姐!孃親你也去忙吧!”

一旁女醜主動向前將小茗接了過來,這小傢夥還對少司命做了個鬼臉,端起了小大人的架子。

周圍那些神衛仙兵看的眼睛發直。

他們並不是冇見過神靈,但這般可愛的小神靈,還是天宮準強神、執掌死亡大道……這說出去誰敢信?

鳴蛇招出一隻車輦,用神力凝出兩條黑蛟拉車,駕此神輦向前迎接。

“木神請。”

木神笑道:“逢春神客氣,還是少司命大人先請。”

少司命溫柔地搖搖頭,道:“木神大人乃是天宮中最為長壽的先天神,我們都算是晚輩,理應木神大人先請。”

“哎,虛長幾十萬年歲罷了,”木神擺擺手,“此次東南一行能否功成,全都要仰仗少司命大人了。”

側旁,女醜在小茗耳旁嘀咕了幾句什麼,小茗奶聲奶氣地道了句:“那我先請!我是最小的!”

言罷拉著女醜跳進這寬敞的車輦中,一陣咯咯亂笑。

木神也不再多推辭,拄著柺杖登上了這架車輦,與女醜共座,吳妄與少司命則坐在木神對麵。

神衛們向前簇擁著車輦,外圍環繞起了大批仙兵。

隨著吳妄道一聲“回去吧”,鳴蛇甩動手中長鞭,那神通凝成的黑蛟緩緩向前遊動,天空中搖曳起了道道流光。

與此同時。

四海閣分閣的遺址處,離著大陣最近的那營帳中。

泠小嵐靜靜站在大帳前,戴著麵紗、梳著雲鬢,雙手端在身前,自可稱得端莊秀麗。

她換了身略顯華麗的白裙,渾身上下有著一股難掩的聖潔氣息,額頭也多了蓮花點絳,那雙杏眼分外迷人。

但此刻,泠小嵐頗有些糾結。

她是真怕壞了吳妄在天宮的謀算與安排。

此刻泠小嵐已是得了確切的訊息,知曉少司命帶著女醜神與新誕生的死亡之神,一同抵達了此地。

吳妄在天宮的‘相好’與‘女兒’,已是齊齊現身。

若說心底的滋味,那自是帶著幾分鬱悶,但她泠小嵐終究是不願去爭風吃醋的,也是在早知這些之前,已決定與吳妄相守,一步步結成道侶。

故,泠小嵐左思右想,還是向後退了半步。

“小嵐,你要去哪?”

幾位老嫗齊齊現身,居中的那位溫聲問著。

“今日我若現身有些不合時宜,”泠小嵐傳聲道,“他在天宮有大謀算,少司命也是難得對生靈親近且懷有純真善意的先天神。

若我在這,讓少司命有所不滿,影響到今日之事、進而擾亂了他的計劃,豈不是因小而失大?

雖然我覺得,能被無妄兄看重的少司命,自不會這般小肚雞腸,但這終究是有風險在的。”

幾位玄女宗出身的超凡沉吟幾聲,見泠小嵐目光頗為堅定,倒是冇有多說什麼。

泠小嵐迅速退去後方營帳。

霄劍道人被臨時喊來,作為此地的‘主迎’。

又過半個時辰,西邊天空傳來陣陣鼓聲,大批仙兵飛到空中,結成了兩麪人牆,一個個麵色冷峻、目露凶光,對那車輦周圍的神衛們行注目禮。

車輦中,木神撫須輕笑,緩聲道:

“人域確實厲害,吾雖多沉睡、少走動,卻也算見證著人域一步步從無到有、從弱到強。”

吳妄笑道:“木神可參與過對人域的征伐?”

“這自是免不了的。”

木神笑容不減,那蒼老的嗓音總是帶著一種讓人心神平和的力量:

“正所謂,各為其主、不分善惡,與人域的爭端雖可看做是神靈與生靈交戰的縮影,但人域並不能完全代表生靈,而那些自甘墮落的神靈,也不能代表整個天宮。

起碼在吾這裡,對人域出手也有一些底線。

隻是與人域頂峰的一些高手過過招罷了。”

吳妄麵露正色,微微點頭,道:“木神確實算是天宮中最仁義的幾名先天神之一了。”

“逢春神謬讚,”木神搖搖頭,笑道,“隻是吾不喜打打殺殺罷了。”

吳妄道:“若木神不嫌棄,我就稱您一聲前輩。”

“折煞老神了。”

“前輩,您對近日這事如何看?”

“此事牽扯頗大,”木神撫須輕吟,目中帶著幾分思索。

女醜此刻已帶著小茗去了隊列中玩耍,車輦中倒也算安靜。

正捧著一隻玉簡低頭品讀的少司命,此刻也抬頭看了眼木神,想聽聽木神的話語。

木神突然反問:“老神有一點不明,逢春神此刻坐在此處,是以天宮神靈的身份,還是以人域人皇繼位者的身份?”

“都不是,”吳妄笑道,“我就是我,人族無妄子,熊抱族熊霸,此刻不代表天宮也不代表人域,但我自身的立場,自然還是會偏袒人域。”

吳妄差點就說一句:本人行事的依憑完全主觀,冇有半點客觀可言。

木神笑道:“老神大概懂了,既然這般,老神就鬥膽逾矩,說幾句勸誡之言。”

“請前輩賜教。”

“逢春神將這七名神靈扣而不殺,當真不算什麼妙棋。”

木神歎道:

“有神庭在,神靈死歸死,天宮耗費些神力還是能將他們重塑,對天宮而言並不算太大的損耗。

但扣押神靈,對於天宮而言,卻是莫大的忌諱。”

“忌諱?”

木神笑道:“不錯,若人域對神靈隻是封而不殺,天宮也無法強行重塑此道之神,就如……那睡神一般。”

吳妄眉角輕輕跳動。

他一時完全無法分辨出,木神是有意提到了睡神·雲中君,還是隨意給他舉了個例子。

木神繼續道:

“這對天宮而言,反倒是實質的打擊,天宮總共才數百先天神,此事當真做的太過冒險。”

“多謝前輩提醒,”吳妄笑道,“我其實冇想太多,隻是怕天宮與人域因此爆發大戰,所以冇讓人域把這二十三名先天神殺光。

木神前輩一提醒,倒是讓我豁然開朗。

不錯,封印先天神而不殺,既可憑封印讓這條大道成為擺設,單純去維持天地封印抵擋燭龍,又可直接削弱天宮戰力。”

木神鬍鬚遮掩的嘴角在輕輕抖動。

“人域此前嘗試過許多次這般事,不過都失敗了罷了,”木神道,“天宮絕不會坐以待斃,此次老神前來,也是得了陛下的命令。”

“繞來繞去,前輩還是想讓我放這七神歸去?”

木神笑道:“老神本就是來做這個說客。”

吳妄卻沉吟一二,似是在思索。

少司命在旁小聲道:“木神帶了許多禮物呢。”

吳妄不由得眼前一亮,木神卻是迅速被黑線吞冇,整個神都不太好了。

有內鬼,明目張膽!

木神哭笑不得地看著少司命,歎道:“少司命大人,您不是說,來了之後不會開口嗎?”

少司命嘴邊帶著淺笑,柔聲道:“我隻是怕他吃了虧去,還請前輩不要見怪。”

“這、這這!”

木神隻得搖頭,笑道:“不急,咱們慢慢談,慢慢談。”

他話音未落,黑蛟車輦已開始平穩下落,兩側的人牆變得更為密集,視界邊緣出現瞭如雪原般的營帳帳頂。

木神不再多說,開始盤算如何在己方除卻他之外都是內鬼的情況下,順利完成這次差事。

然後趕緊離現在的天宮遠遠的,找個坑把自己埋起來!

他是真的看不懂現在天宮的情形了。

天帝陛下被伏羲賦予了人性,順便也染上了對人域無妄子的欣賞。

人皇繼位者、伏羲的弟子搖身一變,成了天宮當紅新晉正神,執掌姻緣與逢春雙神位,於帝下之都光明正大地擴張神界,與少司命朝著夫婦發展,且已經共同撫養著強大的死亡之神。

大司命多少有點毛病了,金神差不多已經快崩潰了,羲和與常羲不合的傳聞越來越多,整個天宮也就他這個木神還算保持著遠古以來的秉性——

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木神看看吳妄,又看了眼少司命,隨後閉目養神,心底暗自感慨。

變了,這世道變了啊。

少司命突然開口:“泠仙子呢?”

“應該是修行去了吧,”吳妄也有些納悶,不知泠小嵐為何不在。

鳴蛇收起車輦,木神、少司命與吳妄一同駕雲落到大帳前,霄劍道人帶著大批人域強者向前見禮,都對少司命投去了最大的善意。

少司命反倒有些拘束了起來,在吳妄的介紹聲中,保持著微笑不斷點頭,儘量表現出自身風度,不給自家女兒的老父親丟臉。

其實哪裡會丟臉,她隻是站在那,散發出少許神韻,就已是讓這些人域超凡道心巨震,不敢開口。

一旁木神靜靜站著,渾身上下都寫滿了多餘。

人域眾修士將他們對天宮的仇視與不滿都挪到了木神身上,眼神大多都帶著敵意。

很快,吳妄請木神入帳內商議贖回俘虜之事,少司命卻在吳妄耳旁輕聲說了幾句,得了吳妄準許後,便飄然離開了此處。

熊少主此刻心底著實有些打鼓。

少司命剛剛在自己耳邊說,要去找泠小嵐結識一番……

這是怎麼了?

大荒女子真就人均服用了永久藥效的亶爰丹?

小嵐主動退避,少司命主動去結識……

仙識捕捉到熊茗和女醜與泠小嵐偶遇的畫麵,吳妄這道心,也禁不住開始撲騰了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