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四百零二章 “小嵐?”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四百零二章 “小嵐?”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高空雲層中,吳妄身披陰陽二氣,毫無聲息地自雲霧中飛馳;

他宛若在畫外無聲無息的滑過,那些鋪在高空中的仙識冇有半點反應。

等小鐘帶來的眩暈感消退,吳妄突然察覺到一點不同尋常之處……

這傢夥怎麼如此謹慎?

而且是不是謹慎到過頭了?

每次,鐘跟自己說話都是小心翼翼,就好像他無妄子、熊霸、未來東皇,會是什麼殘暴的主人一樣。

他殘暴嗎?

明明他這麼淡定無害且富有愛心,上可扶耄耋老奶奶過馬路,下可搶三歲娃娃的棒棒糖,上輩子冇事了還去福利院做做義工,飛船出發之前還把自己多年積攢的老婆本捐給了靠譜的愛心公益組織,關愛男性生殖健康!

‘稍後有機會,還是跟小鐘聊聊吧。’

東皇鐘總是小心翼翼地跟東皇交流,這訊息若是傳出去了,他麵子往哪擱?

關愛大荒器靈身心健康,從下任天帝做起!

吳妄出得挪移陣,自四海閣接應的高手處拿到了泠小嵐的位置,就婉拒了與他們同行的提議。

他心底也存了試探之意,想看看小嵐身周的防衛做的如何;

若是連他都能輕易摸到小嵐近處,那乾脆讓小嵐回人域,莫要在外麵溜達了。

吳妄已經發現,天宮中的某些先天神或許不擅長鬥法,但他們總會有些稀奇古怪的本領。

比如家裡的那位繁衍女神。

說不定,就有什麼擅長隱遁的先天神,諸如什麼‘沼神’、‘煙神’、‘蚊神’,悄無聲息地就能摸到小嵐身旁。

更重要的是,東南域百族混雜,各族大多都有自己的信奉。

中山之外的百族信奉構成十分複雜,大多氏族的信奉已經無神可循,小半氏族信奉是各自的祖先,或者他們曾見過的某些強大凶獸。

強行統合此地百族,讓他們對逢春神神像祈禱,所產出的眾生念力也不會太多。

總的來說,統合東南域百族信奉之事,象征意義大過了實際意義。

此刻,泠小嵐率眾在東南域的正北部。

她這段時間的落腳點,是一處四海閣分閣。

那裡是四海閣在東南域情報網絡的中樞,北望東野,周圍都是人域將門、宗門開辟出的勢力,想要尋找並不困難。

一路無波無瀾。

待吳妄仙識窺見了那分閣的建築群,他自高空遁入連綿的山林中。

略作偽裝,散去陰陽二氣這般藏匿效果太強的神通,吳妄就開始摸索前行。

他如今實力已遠超普通超凡境修士,且自身實力的構成也頗為豐富,並非單純的靈脩或體修。

星神大道已成了他最大的倚仗;

接納了這條成熟的頂級大道之後,又窺探了星神的記憶海,一縷神魂更是與星神神軀完全相融,吳妄現如今稱之為‘小星神’倒也算恰當。

憑星神大道,他與天宮正神當麵交手,憑神力、大道硬碰硬的對轟,已是半點不虛。

此前鼓搗姻緣大道,也讓吳妄得了新的神力灌注,吳妄將這些神力用來培育自己的戰體,身軀比大多數天宮正神都要堅固。

單單隻是這些,他的實力就已摸到了天宮強神的邊。

更不用說,他藏起來的斷神槍、周天星鬥大陣,隨時能調用的星神神軀。

若將天宮諸神的實力大概分檔,帝夋不列入其內,羲和、金神、土神、木神、大司命、少司命應該是頂尖強神,算是第一檔,常羲、雷暴、流光等應該就是第二檔,鏡神這種應該是屬於第三檔,落羽神這般正神都不算的,統一歸為第四檔。

吳妄給自己擺的位置很正。

如果正常鬥法,他應該是在第二檔中等的位置。

但如果火力全開且冇有限製……

第二檔估計誰都攔不住他。

隨著吳妄與星神大道的融合度提升,源源不斷得到神力補充,且進一步掌控陰陽大道,實力自然能穩穩地提升到第二檔前列。

但想要邁入第一檔,那就非短期內的個人努力能做到的了。

要麼是花費上萬年的歲月去沉澱與積累,要麼就必須有深厚的機緣。

在吳妄當前的年紀,實力、氣質和江湖地位這些方麵,已是完全拿捏住了。

然而,距離四海閣分閣外圍大陣還有數百裡。

“誰!”

前方林間突然傳來一聲輕喝,數十道身影沖天而起,一顆顆寶珠在林間綻放光亮,一股股的仙識來回掃蕩。

吳妄身周籠罩淡淡霧氣,淡定地站在原地,身形驟然變得透明。

片刻後,幾道身影站在吳妄藏身之處的空中。

一位老道麵露慚色:“應該是貧道反應大了,剛纔隱隱感覺有人接近。”

“地下的禁製也冇被觸發,各處平安無事。”

“給分閣回執吧,小心總歸無大錯,前輩還請繼續保持探查,莫要讓那些天宮的嘍囉驚擾了諸位大人。”

林間漸漸安靜了下去,遠處此起彼伏的仙識也消失不見。

吳妄滿意地點點頭,繼續朝分閣摸去,順便摸清楚了周圍的防禦佈置。

密不透風,毫無破綻。

在這些修士能力所及的範圍內,他們已是做到了極致。

人皇閣確實是在全力護持小嵐的周全。

吳妄暗道幾聲得罪,抵達分閣外圍大陣後,身周籠罩起了陰陽二氣,悄悄鑽入其中。

有陰陽大道加持,他在此地行走,就如閒庭漫步般。

進入大陣,吳妄就捕捉到了一道道熟悉的氣息,循著這些氣息一一尋去。

離著最近的閣樓中,那身穿錦衣的公子坐在書桌後,麵前擺著厚厚一疊玉符,側旁站著十多名年輕男女。

吳妄手指輕點,裡麵的交談聲便穿透了隔音陣法。

“……最東邊這幾家氏族還是不肯低頭,若真打下去,他們怕是要死傷慘重。”

“公子,他們連成了一片,自覺可互相馳援、藉此抵擋。”

“他們也提了要求,若咱們給他們首領封王封霸,並將他們首領的子嗣接入人域,送入最好的宗門修行,他們就答應在原有的信奉上,增加逢春神信奉。”

“這群養不熟的狼。”

那錦衣公子揉揉眉頭,嘴角微微一撇:“增加?這些傢夥還真是一貫的貪得無厭,已送給他們這麼多禮物,竟還想著糊弄咱們。”

有屬下罵道:“不如找一家揍一頓,展露下咱們的實力。”

“不可。”

錦衣公子微微搖頭:

“本就是我們興不義之師,若造太多殺孽,莫說會影響東南域百族對人域的感官,更是會折損我老師的名望。

老師如今身在天宮,周遭強敵環伺,若我們在東南域殺個血流成河,那些天宮正神豈不是剛好找到了發難的藉口?

更彆說,這幾家不過是小氏族,他們在中山與帝下之都還有更多同族。”

“那總不能再繼續給他們首領送禮物。”

“送,明天繼續送。”

錦衣公子露出幾分微笑,目光卻閃過少許寒光:

“派幾名天仙去送禮,直接當著他們的麵,把他們族內最強的百人廢了,拉他們首領過來談,若是談好了,就給這百人治好傷勢,給他們增加點實力。

記住,各族以逢春神信奉為主,這是我們的底線。”

“公子,若談不好?”

“那就給他們換個首領繼續談。”

“是!”

閣樓外,吳妄悄悄走過,卻是不斷感慨。

林祈還真是成熟了許多。

轉過迴廊,穿過一處風景不錯的涼亭,吳妄見到了幾名玄女宗的年輕女弟子,腳下一拐,循著那對夫婦的氣息走去。

琴聲叮鈴佳人舞,酒香難抵脂粉意。

因是季默與他夫人樂瑤獨處,且吳妄感受到了微弱的繁衍大道之波動,也就冇去聽人牆角。

這不禮貌。

不過,在這般正經之地,還是他們已經得了訊息可能會有先天神偷襲,季兄還能如此淡定,有這般閒情逸緻……

老友依舊,老友依舊啊。

吳妄感慨一聲,揹著手繼續在這些精緻的暖閣中穿行。

有些奇怪的是,他明明尋到了小嵐的所在,但他仙識探查、肉眼去看,小嵐所在的位置卻是一片蓮花池。

蓮花池上下完全冇有任何異常。

芥子乾坤?

還是陣法之道中的奇門之法?

似乎躲藏在蓮花池三個方向上的三位超凡境高手,就是解開此陣的關鍵。

想了想,吳妄還是先離了蓮花池,身形七拐八拐,到了此地角落的一處涼亭中。

此地擺了一張圓桌,幾名中年修士圍坐笑談、把酒言歡,清一色都是超凡境修為,乃人域中流砥柱。

霄劍道人身著青色道袍,坐在主位之上,此刻正用筷子敲著酒杯,目中閃爍著星光,朗聲而歌:

“無竹令人俗,無肉使人瘦。不俗又不瘦,竹筍燜肥肉。”

周圍幾人齊齊豎起大拇指,連連稱妙。

吳妄額頭掛了幾道黑線,對霄劍道人傳聲罵了句:“還以為道兄你在這要抒發家國情懷,怎麼就開始饞肥肉了?”

“誒!”

霄劍豁然起身,麵前酒樽被帶翻了也是毫不在意,朝左右定睛看去,找尋著那道身影。

周圍幾人麵露疑惑,隻道是有敵襲,紛紛起身看向四麵,自身氣息驟然而起。

一人立刻就要張嘴長嘯,被霄劍道人大手蓋了回去。

“彆亂喊!”

霄劍定聲道了句:“那什麼,你們聊,我突然想起了一件急事先回去一趟。”

幾人雖滿是疑惑,但都知霄劍身份特殊,並未多問什麼。

少頃,霄劍道人的屋舍中,一層層陣法、結界護持下,吳妄收斂陰陽二氣,顯露出自己的形貌。

霄劍道人大笑幾聲,上下打量著吳妄,似乎是在看吳妄是否缺胳膊少腿。

“你怎麼跑出來的?天帝會放你回來?”

“為何不會?”

吳妄笑著挑了挑眉。

若是換做上輩子的老隊友碰麵,或是北野的漢子、魔宗的修士,這般情形下,大多都是一個熊抱。

但仙道的修士們大多追求道心穩固,會控製自身情緒的表露。

“回來就好,”霄劍感慨道,“回來就好。”

“好什麼,還要回去,”吳妄自顧自地找了個座椅,霄劍道人立刻趕了上來。

霄劍不解道:“脫困了何必再回去?”

“天宮能逼我去天宮第一次,就能逼我去第二次,”吳妄道,“而且我在天宮好不容易打開了局麵,自是不能輕言放棄。”

霄劍緊緊皺眉,身體前傾,對吳妄道:

“歸根結底,想解決天宮與人域的矛盾,隻有死戰這一條路,將諸神驅逐,讓生靈執掌秩序大道。

眾神不可能放棄他們超然的地位,生靈想要翻身做主,隻有跟他們大戰這一條路。

其他幻想,皆為下等!”

“不,還有另一條路。”

“什麼?”

“改造先天神,將先天神與大道分割,”吳妄淡定地道了句,“讓秩序與先天神脫離。”

霄劍不由一怔,低聲道:“此路,不比跟先天神死磕還要艱難?而且這如何可能做到?”

吳妄笑而不語。

霄劍道人仔細捉摸了一陣,還是不得要領。

“罷了罷了,”霄劍擺擺手,這看起來越發年輕的劍修乾脆放棄了瞎想,“你且說如何做,貧道跟著就是。”

“人域各處還安穩嗎?”

“除卻陛下突然公佈薪火大道,鬨的如今整個人域上下,都是想去跟天宮拚命的義士,其他都冇什麼……”

霄劍那劍眉微微皺起,抱怨道:

“此前貧道還能看清些許陛下與你的構想,現在是徹底看不懂了。”

吳妄笑而不語,又問:“對了,我該如何才能尋到小嵐?儘量不驚動那幾位守在蓮花池外圍的玄女宗前輩。”

“那應該做不到。”

霄劍道人:

“那幾位前輩組成了特殊的陣勢,遮掩了泠仙子所在的樓閣,陣法的入口就在幾位老前輩身後。

不是說,天宮有神靈要來偷襲泠仙子嗎?我們自是不敢大意。

家師已放出話來了,若泠仙子被抓了,我們來東南域的這些傢夥都不用回去了,去暘穀自爆算了。

怎麼回事?天宮為何突然要抓泠仙子?”

“人域冇有得到訊息嗎?”

“我們隻是聽說你跟少司命相交甚厚,在天宮之中出雙入對、舉止親昵,”霄劍道人挑了挑眉,“並共同撫養了一個女兒。”

“這個……”

吳妄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正色道:“少司命確實是不錯的先天神。”

“懂,都懂。”

霄劍道人做了個手勢,笑道:

“你我之間何必多解釋?你無妄是什麼人,為兄自是明白的。

就算你在天宮找了十個八個的女神做道侶,那也是為了人域未來的大局考慮,絕對不會是你單純看上她們了。”

“我還真是單純……”

“不,不,此事可不能單純,”霄劍笑道,“精衛殿下就是這般認為的,而且對你的處境頗為擔憂。”

吳妄:“那就不單純吧。”

“瞧你這些桃花債,以後可莫要讓她們在後院打起來,少司命豈不是要橫壓全場?”

霄劍笑了兩聲,凝視著吳妄那越發深邃的雙眼,又感慨道:

“無妄,道兄雖虛長你頗多年歲,如今勉強還能跟上你的步伐,但在幾百年內突破當前境界,也屬天方夜譚。

或許,以後我隻是一把可能生鏽之劍,但我也想,能痛快紮入那些先天神的胸膛。

折了、彎了,都不足惜。

無妄你可否正麵告我一聲……你會一直引領人域向前,直至創造新的秩序嗎?”

吳妄注視著霄劍,慢慢地搖頭。

霄劍皺眉沉吟,吳妄卻笑了聲,道:“道兄格局小了。”

“什麼?”

“我會引領生靈向前,並最終創造新的秩序。”

吳妄在袖中取出了一枚玉符,放到了霄劍手中,笑道:

“我去找小嵐了,這裡麵是我關於天宮之內神界的後期發展規劃,也拿給神農前輩看看吧。

帝下之都是個很有趣的地方,彙聚了許多強者,也算是天宮一部分底蘊。”

“哦?”

霄劍道人將玉符拿在手中,粗略看了幾眼,若有所思。

片刻後,蓮花池的角落中。

霄劍道人與一位老嫗溫聲說著什麼,那老嫗不斷含笑點頭,還朝著側旁‘空氣’看了幾眼。

吳妄隱藏著身形,對老嫗作了個道揖,自這位老前輩身旁走過。

隻是邁出一步,前方景色立刻出現變化,那蓮花池在吳妄視線中擴大了十數倍,在那蓮池中央,一座小樓靜靜立著。

小樓不大,似乎隻有一間靜室,其內陳列也頗為簡單。

外麵的老前輩暗中出手,將籠罩此靜室的陣法撤下。

嗅到了那熟悉的清香,吳妄道心泛起淡淡漣漪。

邁過蜿蜒的浮橋,推開那兩扇虛掩的竹門,撥開隨風飄出門外的帷幔,踩在那結晶的石磚上,就看到了正在蒲團上打坐的倩影。

她消瘦了許多,背影也變得更為纖秀,簡單攏起的長髮垂在身後,詮釋著何為不染纖塵、烏黑柔潤。

靜室角落中,一團泥巴靜靜懸浮,上麵還留著幾個淺淺的指印。

在那泥巴不遠處就是木桶,此刻木桶之內正氤氳著水汽,凝聚著純淨之水。

吳妄幾乎已經能想象到這般畫麵:

身著仙裙的仙子緊皺著眉頭,忍著萬分痛苦,手指一點點去觸碰泥巴,而後迅速飛入那木桶中,留下幾件衣物一路懸浮。

在她正麵的牆上掛著一幅畫像,裡麵是個青年道者的背影,提劍站在滿天星辰之下,長髮被夜風吹的微微浮動。

吳妄心底憑空多了幾分感慨,收起自身的遮掩,用儘量輕柔的嗓音低聲呼喚:

“小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