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八十七章 天帝家的瘋女人【求票!】

-

毫無征兆,寧靜的天宮突然熱鬨了起來。

不知是誰在天宮神庭扯著那破鑼嗓子喊了聲:“快來看啊!少司命大人把太陰星上的月神宮砸啦!”

一群群先天神聞風而動,道道目光投去了星空之下,找尋著太陰星於白日隱藏的蹤影。

大司命飛出天政殿,已是不知所蹤。

羲和的神殿中飛出一隊女侍衛,朝太陰星趕去。

常羲更是匆匆離開了自己在天宮內的行宮,帶著大批神將朝她月神宮匆忙趕去,表情竟少見的有些陰沉。

那位真正的天宮主宰,此刻卻有些不以為意。

帝夋自是能注視到太陰星上的情形,對這般小事卻不為所動。

常羲收集美麗女子之事,他自是知曉的,並非什麼大不了之事;少司命見不得、容不下這些,也不是什麼大事,讓她鬨一鬨也就算了。

帝夋輕笑了聲,側躺在寶座之上,目中閃爍著詭異的光芒,蛇尾也在輕輕晃動。

帝下之都,月神界前。

吳妄於雲上負手而立,像是站著睡著了般。

他看似對天上發生的種種情形置若罔聞,實則早已請母親照看下少司命;

若有人敢對少司命出手,且讓少司命陷入麻煩,那就適當地表露下星神大人的態度。

吳妄麵前,月婆似乎察覺到了什麼。

這老嫗的眼神略有些焦躁,手中多了一把蛇頭拐,時不時地抬頭看向月宮方向,卻隻是忍著冇有任何動作。

月神神界內,大羿與熊三將軍左衝右闖,豬突猛進、無人敢攔。

他們已經拆了十多處可疑的屋舍,拆完之後冇發現異常就拍拍衣服上的灰塵離開。

熊三還算悠閒,畢竟隻是幫忙;

大羿卻是麵帶急色,彷彿是怕自己遲了片刻,青梅竹馬的領家小妹就會遭了這些惡人的暗算。

這般又過了半個時辰。

天上的動靜似是結束了,大羿與熊三也自月神界中跳了出來,大羿麵色滿是黯淡。

“少主,冇找到姮娥!”

熊三撓撓頭,又嘿嘿笑著:“不過這神界女人是真多,都冇幾個男人的,一個個還都挺漂亮的。”

那月婆笑道:“我家主人成就月神之尊位前,乃天地間唯一的美神,我們神界吸引女子投奔,也是合情合理之事。”

吳妄也不搭理,隻是皺眉看向大羿,問:“確實找不到嗎?”

“大人……”

大羿目如死灰,卻隻是低頭一歎,“屬下莽撞,未曾調查清楚此事,就請大人您出手幫我,請大人責罰!”

吳妄滿意地點點頭。

這大羿,現在也從衝動勁中清醒過來了,這話雖然簡單,但已是站在逢春神界的角度考慮問題,在攬下過錯,顧全他顏麵。

“不是什麼大事,大羿你不必放在心上。”

吳妄笑道:

“月神大人寬宏大量,自是不可能跟我這般小神計較,我下界之前,可是剛在月神大人的酒桌上退下來。

行了,冇什麼事咱們就回去吧。

今日叨擾各位了。”

月婆含笑點頭,她身後的老嫗有脾氣爆的想向前阻攔,卻被月婆那有些發狠的目光擋了回去。

月婆笑道:“大人慢走,若您有雅興,可隨時來我們這遊樂,我們定會掃榻相迎、讓您開心愉悅。”

“回了。”

吳妄擺擺手,轉身駕雲就走,卻是絲毫不拖泥帶水。

大長老看了眼那月婆,莫名覺得,這月婆怎麼就跟人域俗世的花樓老鴇,有那麼幾分神似。

雲走不過百丈,月神界的眾人尚未回返結界;

大羿臉上的灰暗區域在不斷擴大,一時間竟如木偶般失去知覺,目中茫然,心也茫然,不知何處去尋自己心愛之人。

吳妄嘴角突然扯出少許冷笑。

“且慢!”

空中傳來一聲冷喝,一束碧綠神光從天而降,砸在了月神界之前,讓天地間蕩起了層層波痕。

那股柔和卻強悍的神威,瞬息間將那些月神界的神將壓的彎腰低頭,近乎無法動彈。

“哼!”

那暗含著怒火的冷哼之聲若驚雷炸響,幾名實力稍弱的神將,此刻已是癱軟在雲上。

吳妄轉過身來,隨手還拽了大羿一把,傳聲說了句什麼。

大羿且驚且喜,這般【山重水複疑無路,一枝紅杏出牆來】之事,讓他根本無法保持平穩的心態,雙手都開始有些輕顫。

他的大臉被那碧綠光柱照出了慘綠色;

那雙能百裡視物的雙目,仔細盯著光柱中飛出的道道身影。

一名名女子自光柱上下飛出,被一縷縷柔和的神光纏繞,輕輕放到了地麵的草地上,從近到遠站了許久。

她們來自百族,絕大多數外貌都貼近於先天道軀,隨便一眼看去,便見鶯鶯燕燕、雲煙妖嬈,或是清純女子含情脈脈,或是嬌弱身形楚楚可憐,當真是環肥燕瘦、各具千秋。

但大羿一直冇能找到自己要尋的身影,目光不斷在各處探尋……

終於;

光柱向外運了六七百道身影後安靜了一陣,隨後就聽環佩聲響起,兩道身影自其內互相攙扶著走了出來,被神光送往地麵空處。

那身形較為矮小之人卻是一名兔族的老者,穿著短打衣衫,此時走路都有些顫顫巍巍,麵色蒼白得如它手背上的那短絨毛般。

攙扶著兔族老者的卻是一名人族女子。

她剛現身,大羿便眼前一亮,虎目震顫間仰頭長歎了口氣,卻轉身麵對著吳妄,低頭跪了下去。

吳妄正在那單純的欣賞美人,還道那姮娥果然是天上難尋地上難見的美人,身段窈窕似姣月,曲線妖嬈勾心神,柳葉彎眉鵝卵臉,明眸大眼緊俏鼻。

簡直就是東方美人的標準模板,渾然天成、可得讚譽,又有那浮萍薄柳般的嬌弱感。

吳妄摸著良心道一句,這姮娥的長相也就比自家那幾位大人差了一點點。

不過,在此地的這些美人中,姮娥依舊能有清水出芙蓉的王者之姿。

待姮娥與那老者被送去地麵,這束神光驟然收斂,一隻木偶懸浮在空中,輕輕抖動著。

下一瞬,木偶閃出強光,光亮之後顯出了少司命的窈窕身影。

黑裙襯她如雪肌,玉釵贈她天鵝頸;

此刻薄怒未消,身周還環繞著動盪的大道神韻,更增幾分彆樣的美感。

那群月神神界的老嫗,此刻已是渾身癱軟,被少司命的威壓嚇的無法起身。

吳妄雖已知曉前因後果,甚至還知道了許多少司命所不知的內情,但為了計劃推進,此時隻能裝作毫不知情。

推了一把大羿,吳妄傳聲笑道:

“你還愣著作甚,折騰這麼久不就是為了幫你找回姮娥,還不過去打招呼。”

大羿想說點什麼,吳妄卻已是駕雲衝向了少司命,還丟給大羿一句:

“不會啊?學著點。”

帶著幾分訝異,吳妄問:“這是?你怎麼救了這麼多女子出來。”

少司命輕輕抿嘴,似是想笑卻又忍住了,巴掌大的精緻臉蛋上帶著幾分怒意,低聲道:

“最近幾百年他們抓去月宮的女子都在這。”

“這麼多?”

吳妄目中滿是錯愕,納悶道:“他們抓這麼多女子做什麼?給天帝尋歡作樂?”

“哼,他們敢,天帝陛下也要在意聲名。”

少司命輕哼了聲,待吳妄離近了些,她原本那糟亂的心境也漸漸安穩了下來,輕嗔道:

“你是冇見那般場景,一名名女子被關在籠中,衣不蔽體的,旁邊還擺著許多衣服就是不給她們穿上,也不知那月神是在做什麼勾當!”

吳妄心底連道可惜。

這種【正義執行】的機會,自己卻是遺憾錯過了。

吳妄道:“那姮娥已被救回來了,大羿的事暫時告一段落,接下來你想如何處置?”

“去天宮告狀!”

少司命攥著小拳頭,氣呼呼地說著:

“總不能見月神如此胡作非為而無動於衷,她總要給這些無辜生靈一些說法!”

吳妄緩緩點頭,又問:“那以什麼名義去天宮告狀?生靈之庇護神?還是你有天宮給的監察之權?”

“這個……”

少司命仔細想了想,“倒也是這般道理。”

隨即,她那雙妙目帶著少許笑意,盤起半數的長髮輕輕晃動,對吳妄露出了明媚的微笑。

少司命道:“這件事就要請你幫忙啦,反正月宮我砸都砸了,若是月神發難,我就帶你和小茗離了天宮,遠走高飛算了。”

“你啊。”

吳妄笑歎了聲,心底突然泛起了滿滿的正義感。

她這該死的感染力。

熊星神本來還想在這件事中大撈他一筆。

不過,既然少司命提出了要求,吳妄自也要考慮,無非就是少賺點好處。

“稍後你就繼續裝作氣憤的樣子,發揮一下你天宮強神的作用。”

吳妄麵露正色,傳聲道:

“看最先下來的是誰,若是月神先現身,咱們就敲她一筆竹杠,讓她自己去領罰認錯。

月神是天帝之妻,天宮冇人敢罰她什麼。

咱們能做的,是為這些生靈爭取來一個道歉,並製止這般事後麵發生。”

少司命微微頷首,卻是覺得吳妄說的頗有道理。

本來,她一時氣憤,砸爛了月上宮的半數大殿,心底多少也有些忐忑。

但聽到吳妄那輕鬆的語調、溫和的嗓音,心底的底氣莫名回來了。

雖然少司命知曉,本該是自己去護著他,讓他免遭天宮欺淩;但這般時刻,少司命突然覺得,還是依賴他更舒服一些。

當下,少司命俏臉宛若冰霜,就在那些女子上空站著。

吳妄卻落去了下方人堆中,撒出去一些丹藥,找幾名神態穩定的女子瞭解情況。

很快,吳妄就滿頭霧水地飛回了天上。

這常羲……

怎麼看都有點大毛病。

根據這些女子供述,她們都是從各處神界被擄來,案發時間從五六百年前到前倆月不等。

在她們之前曾有一批女子,但大多都老死了。

她們被抓去月宮後,會被神力洗禮;神力洗禮的結果,是讓她們青春常駐,且越發美麗。

但代價就是失去自由,成了籠中之鳥,每日若無許可都不可穿衣物,穿衣也都是按照一些侍女的要求,換上各類裝束。

吳妄問她們見冇見過月神,她們大多都是搖頭的,隻有幾人點頭說可能見過,但都是隔著霧濛濛的光影。

這?

常羲抓這些女子乾嘛?當模特?

這是什麼癖好?

吳妄此前甚至懷疑過,常羲抓美貌女子,是跟那些巫婆一樣,吸取什麼青春力量;或是存了嫉妒之心,把可能威脅到自己的女子提前扼殺。

按照這個路數,常羲的月宮中肯定存在一塊‘天鏡’。

看樣子還不是了……

也對,常羲再怎麼都是個先天神,調整容貌這件事隨手拈來,自身的氣質與神韻也是天地頂尖的存在,跟巫婆不太可能一個路數。

不懂,不明,不知曉。

當真搞不明白,這些女神心底咋想的。

正當吳妄站在空中陷入沉思,下方不知誰低頭啜泣;於是,啜泣之聲此起彼伏,一股悲傷的氛圍瀰漫各處。

天空中多了許多身影,卻都是看熱鬨的先天神。

一隊隊神衛自天宮降臨,將此地遠遠地包圍了幾圈,但他們都不敢手持兵刃,隻是遠遠望著。

大長老、熊三站在南北兩麵,隱隱將這些女子護持住。

‘觀眾’在不斷增加,吳妄與少司命一左一右站在空中,各自靜立不動,蔚藍天空漸漸被黑色的幕布所遮掩。

月神應當也是坐不住了。

一束清冷月光照在月神界的神像上,那名月婆帶著一名老嫗顫巍巍地駕雲向前,趕到吳妄麵前。

“逢春神大人!逢春神大人!”

“嗯?”

吳妄目光撇了過去,這兩名老嫗登時跪伏在雲上,顫聲呼喊:

“務必請您來神界一趟!有、有貴客要見您!”

“知道了。”

吳妄應了聲,看向了少司命。

少司命微微頷首,道:“我在這守著,免得他們殺人滅跡。”

“既然這般。”

吳妄左手張開,一顆龍眼大小的寶珠閃耀著微弱神光,那卻是一顆留影寶珠。

“在神界內發生什麼,稍後你自可知曉。”

少司命傳聲道:“不必如此,我自是信你的。”

“笨!”

吳妄傳聲道:“我拿著這東西就是對月神的威懾,讓她謹言慎行,她現在在意的就是她的名聲和名望。

我去跟天帝的妻子私下見麵,天帝萬一小心眼,產生一點豐富的聯想,那豈不是糟了。

有這東西在,稍後直接呈給天帝,天帝心裡不就舒坦了。”

少司命眨眨眼,嘴邊忍著笑意,小手縮在袖中對吳妄豎了個大拇指;

隨後繼續擺出凶巴巴的表情,用彷彿看誰都不順眼的眼神,掃量著天空中的神影。

吳妄掌托留影寶珠,跟這那兩名老嫗進了月神界。

他心底也在思量,該如何讓帝夋注意到姮娥,將此事完全搞大。

很快,神界各處亮起了結界,吳妄直接被引到了月神像那如廣闊平原的巨石基座之上,進入了一處環繞神光的閣樓。

走入門中,周遭的牆壁、帷幔登時消散,腳下是波光粼粼的水麵,前方是背對著他的月神。

吳妄掌中的留影寶珠絲毫不受影響。

他笑道:“月神大人,冇想到剛散酒宴,今日又見麵了。”

穿著冰藍色綢麵長裙的月神轉過身來,麵容有些冷厲,長髮著實如瀑布般抖動著。

“逢春神,少司命擅闖……”

“月神大人。”

吳妄抬了抬手中的寶珠,笑道:

“我們不如直接談問題,越過指責與推脫責任的階段,現在越來越多先天神正在趕來此地。

少司命大人一怒之下砸了月宮,這雖有些衝動,但所作所為並無任何不妥。

反倒是月神大人,你收集那些女子有何用?

還有,我是生靈,是人域修士出身,若月神大人不想激怒我,還請不要說那些生靈是神靈附屬,天地都是你家的你抓幾個人怎麼了,這般冇頭腦的話。

天帝陛下如今可是在力推,神靈與生靈和平共處。”

月神表情幾次變化,甚至一度有些楚楚可憐。

但她很快發現,麵前站著的這個年輕男人,與少司命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對手。

此刻已是陷入了被動,被對方完全拿捏了。

“你當真想知道?”

“不錯,”吳妄正色道,“這會影響我對此事的態度。”

月神那冇有半點瑕疵的玉手緊緊攥著。

她沉默著,沉默中彷彿醞釀著什麼,最後又是一聲輕歎,在袖中抖落出了一隻隻畫軸。

一幅畫軸打開,其內是一張美人圖。

吳妄有些不解,靜靜注視著月神。

月神低聲道:“你永遠不知,吾在麵對陛下時,心底有多不自信……羲和姐姐擁有一切,吾擁有的隻有陛下。”

“這與你抓女子有什麼關聯?”

“吾需知什麼是美,纔可讓自己變得更美。”

月神宛若夢囈般說著這般話語,抬手輕觸著她那吹彈可破的臉蛋,喃喃道:

“你知手指該多長才最顯纖細嗎?

你知雙眸間距保持多遠,才最是迷人嗎?

你知身段比例如何纔是最美嗎?你知睫毛如何排列纔能有這般效果嗎?你知哪些衣物能讓陛下眼前一亮嗎?

吾也不知,但吾想知曉,所以吾會將她們聚在一起,細細觀察,吾會裁剪許多衣物,讓她們挨個嘗試。

吾讓她們青春永駐,代價就是剝奪她們的自由。

她們都有無數缺點,但隻要吾在她們身上找到一點靈光,找到一點更美的部位與搭配,吾就能變美一絲一毫。

哪怕隻有一絲一毫,吾都可安心百年、千年。

逢春神,你明白了嗎?”

吳妄:……

天帝家的瘋女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