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八十六章 少司命大鬨月上宮!(中杯!)

-

同樣是天宮神靈,少司命哪來的這般正義感!

要不是吳妄及時阻攔,聽聞大羿的相好無故被月神的人抓走,少司命直接就衝去月神神界了!

事情的內因著實讓吳妄頗感意外。

月神的人抓走了姮娥。

而且從這個老兔族口中聽到的訊息,月神界經常會抓一些美貌女子,被抓走的女子就如蒸發了一般。

難不成,月神常羲為了壓自己那羲和姐姐一頭,故意蒐羅美麗生靈獻給天帝?

不會這麼變態吧?

而且帝夋回返天宮,取代秩序化身這才幾年?

吳妄又問詢了那名兔族老者,這般傳聞具體何時出現的,老者也無法確定,但這般傳聞是幾代之前就有的,按照兔族的壽元三百來算,最少也有千年的曆史了。

應該不可能是‘選妃’這種事。

再說,帝夋那也是遠古老腰了,經得起這麼折騰?

“此事宜早不宜晚。”

吳妄沉吟幾聲,心底已有腹案,直接問:“大羿你與那兔族姮娥的感情如何?”

大羿怔了下,還道這是大人想勸他放棄這段青梅竹馬的感情,頓時慘笑了幾聲,喃喃道:

“大人,我知自己不該奢望這些,在遇到您之前,我已經做好了跟昔日那些仇家同歸於儘的打算,對她也是不告而彆。

但她一直在尋我,一直在各處奔波打探,如若不然,也、也不會被月神的人抓回去。

大人!這是屬下一人之事,就該屬下一人擔當。”

“你竟還是不告而彆?”

吳妄的表情帶著幾分嫌棄,“之前不是說,你安置好了家人才離開原本神界的?”

大羿麵露慚色,低聲道:“她還非我家人,我也不知該如何安置。”

“跟人家拉過手了?”

“拉、拉過了……”

“那就是一家人了嘛,拉手拉多了那都是可能懷上身孕的!這是要負責的!”

吳妄笑道:

“我是問你,與她感情如何,若是感情還不太深,就幫你安排一點風光登場、英雄救美的戲碼。

若是感情深厚就算了吧,等把她救回來,你們自己關起門來訴衷腸。”

大羿苦笑不已:“大人,那可是月神,是天帝家的小婆……天帝之妻。”

熊三將軍在旁嘿嘿笑了幾聲。

吳妄笑罵:“那又如何,你怎麼還是個不開竅的榆木腦袋。大長老,你來給大羿解釋解釋,咱們如何就能輕易地救出姮娥。”

“是!”

大長老撫須沉吟,邁步向前,胸有成竹地道:

“帝下之都與天宮有一段間隔,我們完全可以發起突襲,將此人救回。

而後,用最短的時間,經由西野,將大羿和這名女子,以最快速度送回人域。

我們則一口咬死不是我們做的,就算他們有證據,我們也死不認賬,他們若是真敢動宗主,早就出手了,多這一件小事也無妨。”

吳妄額頭掛滿黑線。

大長老沉吟幾聲,問:“宗主,老夫這計策,不妥嗎?”

“這個……”

吳妄一時不好回答。

“複雜了,妙老您把這事搞複雜啦!”

熊三將軍嘿嘿笑著:

“抓走那妹子的,是月神手下的神將,而不是月神本人。

咱們直接出麵,兩把抓,左手去搜查那妹子的下落,右手去抓那個神將,就說他是色中餓鬼、強搶民女,把這事跟月神撇清楚。

等救出了那妹子,咱們就把那神將哢嚓剁了,這叫一時情急、鐵證如山。

如果月神現身——她肯定不可能因為這種臟事現身,不怕被濺一身血嗎?

如果月神派人責難,說……”

熊三將軍那堪比嬰孩手臂的手指捏起了蘭花指,捏著嗓子‘嬌滴滴’地喊了句:“你們為何要殺吾心愛滴神將呀?”

眾人大多被他這般耍寶逗得一樂。

熊三繼續道:“咱們就說,是一時情急,反正那傢夥強搶在前,咱們把姿態放低一點,給月神足夠的麵子,這事肯定就了了。

神大人們看重的是顏麵,那些神將死一批又招一批,他們肯定不心疼。

我家少主除外啊!”

大長老麵露恍然,眾人儘皆仔細斟酌,甚至連那幾名侍女、侍衛,都開始琢磨這個計劃是否可行。

少司命在旁道:“這位將軍當真是厲害,這般確實可行,還不用造成多少死傷。”

熊三將軍不好意思地撓撓頭,嘀咕道:“少主夫人您可彆誇我,我可不經誇。”

少司命不由得轉過身去,被那少主夫人四個字打了個措手不及。

吳妄看向大羿,笑道:“你覺得這般可行嗎?”

大羿抬頭看了眼吳妄,虎目含淚,低頭行了個大禮。

“大人,請您再幫我一次!”

“起來吧,”吳妄淡然道,“記住,這種事不會有下次,你若再不辭而彆,我也不會派人尋你。

剛纔熊三將軍的計劃,大家應該也都聽到了,就按此行事吧。”

眾人各自點頭。

吳妄看向少司命,笑道:“可否請你幫個忙,去找尋那女子的下落,我怕我們給的壓力稍大一些,他們會提前動手。”

“此事倒也不難。”

少司命柔聲應著,看向那兔族老者,素手輕搖,那老者的一根頭髮飄來少司命手中。

她道:“她父在此,我自可憑他們之間的血脈關聯,尋找到她的下落,如此……咦?”

少司命凝視著兔族老者,問道:“為何大道所顯,你並無子嗣?”

兔族老者忙喊:“神大人,姮娥是我的養女,是我老伴從路邊撿到,我們兩個千辛萬苦纔將她撫養長大!”

“這?”

少司命微微抿嘴,靜立思索。

正當吳妄擔心她下不來台,想著出聲安慰。

少司命玉臂輕輕晃動,十多道流光自她袖口飛出,化作了十多種稀奇古怪的神器,各自包裹著晦澀的大道。

除卻鬥法之事,她好像啥都會。

“她父親我帶走了,”少司命道,“我需尋到那女子的伴身之物,最好是穿過的衣物,就有辦法尋到她下落。”

吳妄拱拱手:“如此,就辛苦你了。”

“嗯,”少司命微微欠身算是迴應,一縷神力將那老者包裹,使其身形懸浮。

少司命剛要走出屋門,又扭頭看向吳妄,小聲問:“若是牽手太多也容易有身孕……可是真的?”

吳妄斟酌著語句,笑道:“那是一種玩笑式的調侃。”

“嚇我,”少司命輕輕鬆了口氣,“還當我對繁衍大道的理解,竟會有如此大的紕漏,我這就去了。”

“誒……”

吳妄還冇來得及解釋,少司命已帶著那老者飄然離去,迅速冇了影蹤。

他伸了個懶腰,打了個長長的哈欠。

不要問他為何雙眼含淚,因為他對這個天地愛得深沉。

“咱們也動身吧,有少司命出手,自不必擔心姮娥的安危。

都打起精神,這次我親自打頭陣,都霸道一點、自信一點,順便查查月神界抓美貌女子這事背後有冇有什麼齷齪。

我剛好想在天宮起些聲名,這事還上趕著湊上來。”

言罷,吳妄嘴角扯出少許冷笑,目中有神光不斷閃爍,竟是說不出的銳利。

……

月神的神界規模並不算大,與天宮正神的神界規模相差無幾。

遠遠望去,神界外圍的那層防護結界,多少有些敷衍了事的意思,竟是那般稀薄。

誰會想不開來找月神的麻煩?

這是天宮之中地位最高的女神之一。

根本不用考慮她自身實力如何,天帝之妻、十二月之母,這兩個名號,就足夠嚇退帝下之都的所有神將。

也難怪大羿如此忌憚,不敢把吳妄拖下水。

吳妄帶著熊三、大羿與大長老,一同駕雲朝此處慢行,尚未離著太近,就已被神界內那一雙雙眼睛盯上了。

平日裡,此處神界近乎封閉,鮮少有人敢前來此處。

臨近神界的結界,吳妄停下雲頭,欣賞著神界內那風吹麥浪之景,立刻就有大批身著紫色甲冑的兵衛衝了出來。

與其他神界一般,這些兵衛囊括了大荒百族,各類奇形怪狀的樣貌隨處可見,但大半與人族的審美觀相近。

這般情形,有些出乎吳妄意料的‘普通’。

他還以為月神的神界,會有一些好看的與好玩的。

有十多名身著錦衣錦袍的老嫗,外出相迎;她們大多都是白髮蒼蒼,實力倒是不錯。

為首的那名老嫗看不出是何種族,已是有了完美的先天道軀。

她的實力與大長老相比都是不弱,卻非修行者,而是神力灌注打造出的高手。

這群神將主動對吳妄欠身行禮,為首的老嫗中氣十足地笑了幾聲,朗聲道:

“不知逢春神大人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請大人恕罪!”

吳妄挑了挑眉,笑道:“不曾想,我來天宮還冇多久,這帝下之都的神將竟已有人認識我。”

“大人您說笑了,老身豈能不認識您?”

那老嫗露出溫和的笑意,舉止也算得體,既不顯半分諂媚,又不會冒犯旁人。

她道:“您深受天帝陛下的器重,為天宮第四輔神,此前您不是剛跟我家月神大人一同欣賞歌舞、暢聊天地,怎得一眨眼就到了這下界?”

“我來找一個女子。”

吳妄漸漸收斂起笑意,淡然道:

“那女子是我第一神將的青梅竹馬,隻是不知為何,被你們月神界的神將抓了回來。

她名姮娥,不知幾位可知曉此事。”

這群神將各自對視幾眼,大多麵露疑惑。

但有四五人表情有些古怪。

月神界為首的那名老嫗轉身問道:“可有此事啊?”

一名青丘國人·老年版站了出來,欠身行禮,答:“回稟總管,應當是有此事的。”

“哦?”

老嫗皺眉問:“為何會抓那姮娥?”

那青丘國老嫗忙道:

“總管,那姮娥是因欠了咱們神界許多財物,之前主動說來咱們神界做個差事,這纔將她帶回來。

可她做事笨手笨腳,又好大的一幅脾性,最後更是不知羞恥,與一名下等的奴隸私通,前幾日已經逃出去了。

咱們本著女子都不容易的念想,也並未派人追殺,此時當真不知她逃去了何處。”

“你胡說!”

大羿勃然而怒:“她如何會欠下你們財物,又如何會與奴隸私通?她冇什麼本領,所在的神界離著此地足有千裡遠!”

那青丘國老嫗看了眼大羿,急忙呼喊:“總管大人!屬下所說句句屬實!若有半句不對,願死無葬身之地!”

“你且稍安勿躁,逢春神大人又非那不講道理的蠻神。”

月神界總管溫聲道了句,又轉身看向吳妄,笑道:

“逢春神大人,您也應聽到了此事,不管如何,那姮娥已離開了此處。

至於她欠了我們諸多財物,且蠱惑一名奴仆與她一同逃亡之事,我們神界看在您的麵子上,自是不會多追究。”

吳妄麵色有些陰沉。

這位總管老嫗卻是禮貌地笑著。

此地氣氛也變得有些壓抑,似乎吳妄隨時有可能暴起發難,而這些月神的神將又有足夠的信心可以應對。

突然,吳妄露出幾分微笑,那僵持的氣氛瞬間破散。

“這位主管如何稱呼啊?”

“是老身失禮,尚未來得及通稟名號,”那老嫗笑道,“老身乃月神界主管,替我家主人打理此神界,大家都喊老身一聲月婆,老身也忘了自身名號為何。”

“月婆?”

吳妄輕笑了聲:“這稱呼當真有些不好聽。”

月婆有些尷尬的陪著笑,靜靜注視著吳妄。

吳妄道:“既然總管說此地冇有,這般話語自是賭上了你們月神的聲望與名譽。”

月婆鎮定自若地點點頭。

但吳妄話鋒一轉,卻道:“我也不是不信各位,但我既然來了此處,說什麼也該進去搜一搜。”

“大人,這恐怕有些不妥。”

月婆麵露難色,麵容上的那些皺紋擰巴成了一團,沉聲道:

“此地畢竟是我家主人的神界,我家主人在天宮之中,也屬超然之位。

若今日老身放行,讓大人進去搜查一番,那恐怕有損我家主人之威儀,還請大人諒解。”

吳妄嗓音漸冷:“你的意思是,不讓我進?”

天空中星海明滅,大地各處風起雲湧,天地間的靈氣彷彿都在沸騰的邊緣。

月婆長歎一聲:“若大人您以力脅迫,我等自不是對手。”

言罷,她側過身去,麵露不悅之色,口中還道:“此事老身定會如實稟告我家主人。”

吳妄收起威勢,淡然道:

“大羿、熊三,你們兩個進去搜查吧。

找人歸找人,可莫要砸壞了什麼花花草草,月神神界裡麵的東西,應當都十分名貴。”

“是!”

熊三大吼了聲,凶神惡煞地瞪了眼這十多名老嫗,拽著大羿直接跳入了月神的神界中。

結界內頓時迴盪起轟隆隆的響動,彷彿有巨獸在發足狂奔,讓這群老嫗眼皮直跳。

吳妄負手站在雲上,閉目凝神,靜靜等待他們搜查的結果。

月神神將敢如此說,那姮娥應當是此前就被送出了此地。

還好,他請了少司命出手。

雖然有些大材小用,但吳妄心底此刻就兩個字——踏實。

什麼叫穩如泰山啊?

什麼叫……

誒,似乎有點不對勁。

吳妄雙眼睜開一條縫隙,仔細觀察著此地這些老嫗的神情,仙識也透過她們身後的結界缺口,漫入了這結界之內。

姮娥若不在此處,會被送去何處?

為何月神界會四處抓捕美貌女子?若排除是給帝夋尋歡之用,那定是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

月神常羲身邊的侍女,那都是萬裡挑一的美人,且各族皆有、風格各不相同。

吳妄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常羲如果想跟羲和在帝夋麵前爭寵,那隻有美貌是不太夠的,再美的女子,麵對著幾萬、幾十萬年,肯定也就喚不起激情了。

常羲必然是在追求,與羲和等同的位置!

既,她能幫帝夋做些什麼,以穩固天帝的統治。

如果從這個角度考慮,常羲收集美麗女子,或許是為了腐蝕那些先天神,讓他們自甘墮落,成為天宮附庸。

又或許是為了拉幫結派,暗中構建自己的‘朝中勢力’,以此製衡羲和。

吳妄的元神小人兒一陣點頭,由此腦補了超過五十集的宮鬥大戲——《月宮的誘惑》。

帝夋:‘美人兒,你怎麼穿上了羲和的衣服。’

“咳!咳咳咳!”

吳妄突然低頭一陣咳嗦,實在是被自己心底構想出的情形‘嚇’到了。

不會吧,總不可能真的有這種事吧?

那簡直就是離譜走路掉井裡——離譜到底了!

突然間,吳妄心底聽到了一聲鐘響,一幅幅畫麵自那冥冥之間浮現。

鐘!

吳妄不敢大意,每次東皇鐘提醒,那必然是發生了什麼大事。

他閉目凝神,盯著心底那些正快速模糊的畫麵猛看,嘴角不經意間抽搐了幾分。

畫麵先是浮現出了一輪圓月,但緊跟著圓月被拉近,露出了一片蒼茫、淺白的大地,而大地正中有著占地廣闊的宮殿群。

此刻,那些大殿在不斷塌陷,一道身影不斷閃爍,她身旁漸漸多了一群女子。

這些女子少說也有七八百之數,大多都是花容月貌。

那不斷閃爍的身影卻是一襲黑裙,銀白長髮不斷飄舞,俏臉之上滿是怒意,所過之處大批神衛如秋後的麥子,一茬茬倒地不起。

正是少司命!

她似是有些惱怒,此刻不斷砸殿,救出一批批美麗女子,整個月宮頓時大亂,道道流光自天宮射向夜空。

吳妄下意識就要衝出去,但他很快冷靜了下來。

月宮遠在天宮之外,他有禁製在身根本去不得,而且此時是少司命在砸常羲的地盤。

小鐘是在提醒自己,少司命稍後有麻煩?

也不太對,少司命就算砸了月宮,帝夋怕也不會對少司命出手吧。

真要算起來,少司命現在纔是天宮‘底蘊’最雄厚的存在。

她自身是生靈大道三巨頭之一,與壽元、死亡並列,兄長是第一輔神大司命,有個乾女兒就是死亡之神。

更何況,吳妄這一係也會護著她。

稍後,帝夋就算甩手打常羲一巴掌,也不可能對少司命出手。

那小鐘提醒自己啥呢?

噹——

又是一聲熟悉的鐘響,吳妄心底的畫麵再次變化。

那是一個雨夜。

某座吳妄看著有些眼熟的大城中,某個精緻院落的閣樓中,有兩道身影正自尋歡作樂,重重疊疊後便是幾聲輕吟。

畫麵逐漸清晰,那兩道身影自是一男一女,男方是一名老道,女子麵容染著脂粉。

這是一場買賣。

那老道很快起身,將女子舍在床榻之上,去了書桌後提筆作畫,下筆如有神。

那女子翻了個白眼,自行閉目休息。

‘三鮮前輩?’

吳妄嘴角一陣抽搐。

畫麵變化,已是某個晴朗的午後,那女子突然低頭乾嘔,抬手捂著小腹,滿是錯愕、錯愕中帶著幾分驚慌。

有身孕了。

隨後便是一組漸變的畫麵,那女子慌忙失措之後,卻決定將腹中孩兒生下來,每日就在一處院落中歇息,也有兩名侍女、老媽子在旁伺候。

但卻不見三鮮老道的身影。

又是一個雨夜,雷霆籠罩在各處,懷胎十月、一朝臨盆,幾名服侍的下人忙前忙後,終於聽到了一聲嘹亮的嬰兒哭啼聲。

也就在這時,那些活動的人影停頓住了。

一道戴著鬥篷的灰影飛入院中,不多時便抱走了那名女嬰。

畫麵再次轉動,背景卻已是神光漫天的天宮。

一座座神殿懸浮在那個灰影的腳下,各處能見神衛來回巡邏;而那名身著金裙、儀態萬千的女神,看著麵前懸浮的嬰孩,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這竟是……

‘羲和?’

等會,有點亂!

鐘的意思是,當年三鮮老道與一名風塵女子尋歡作樂之後,那女子有了身孕,且誕下了一名嬰兒,結果這個嬰兒被羲和抱回了天宮。

此刻羲和明顯有些猶豫,幾次手指上綻出神光,想要解決這嬰兒,但麵容上都流露出幾分不忍。

是了,是了!

帝夋在人域時,隻有羲和知道帝夋的下落。

換言之,羲和一直在暗中注視著帝夋的每次輪迴;羲和冇有幫帝夋,是是帝夋要求的,他要跟伏羲決一死戰。

其實就是帝夋的那點自尊心在作怪。

那嬰孩……

吳妄突然明白了什麼。

果然,最後一幅畫麵,是羲和隨手將那嬰孩扔向前方,輕歎了聲,隨手劃開乾坤。

嬰孩被一縷神光放到了綠草如茵的大地上,不過片刻,就被路過的一對兔族夫婦看到,驚訝之餘抱回了家中撫養,取名……

姮娥。

噹——

鐘聲第三次響起,此刻諸多異象退散,幾個大字卻浮現在吳妄心底。

【好機會啊主人!】

機會?什麼機會?弄點帝夋的醜聞出來,就能削弱帝夋對天地的統治力?異想天開了小鐘。

不過……

這倒是自己得帝夋信任,在天宮聚攏權勢的好機會。

若是能握住這個秘密,摁住了這個醜聞,就能對帝夋、羲和、常羲三方形成拉扯;而且看樣子,帝夋不一定知曉,自己在三鮮道人時期曾有個女兒。

念及於此,吳妄淡定一笑,思路頓時順暢了起來,一些奇思妙想就如脫韁的野馬,在他心底嘚吧嘚嘚吧嘚地疾馳個不停。

鐘說的不錯,確實是個好機會。

不過,這事好像又有點新的彎彎繞繞。

大羿如果註定要成為射日的英雄,那豈不是成了姮娥的仇人,射死了九個同父異母的小舅子?

此事到頭來,竟是一場天帝家的倫理大戲。

……

【ps:日萬求票!求保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