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八十五章 被擄走的?娥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三百八十五章 被擄走的?娥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大羿跑了?

吳妄著實冇想到,他就在常羲這裡吃頓飯的功夫,大長老就利用通訊玉符,給了他一個大大的驚喜。

這是怎麼了?

好好的突然就跑了。

‘想徹底收服這位射日神將,看來還真是要經曆一番折騰啊。’

逢春神殿內,吳妄換下了剛穿過的那身衣袍,輕輕嗅了嗅、芬香撲鼻,但這香味之下,有著某種讓吳妄道心反感的味道。

他也不知這味道從何而來,但穩妥起見,還是將這身衣袍扔到了一旁燃紙的火盆中,隨手甩了一團焚神真火。

這次與月神的酒宴,不能說食之無味,隻能說是味同嚼蠟。

常羲應該隻是做做姿態,迎合帝夋的態度,給眾神做個表率,讓眾神都來親善他這個人域來的‘冊封神’。

政治意味頗為濃厚。

宴上,那常羲也隻是說了些恭維的話語,招來舞姬起舞,還說送吳妄兩隊樂師舞姬,怕吳妄在天宮煩悶。

吳妄對此自是婉拒,言說自己平日裡需要照料死亡之神,修行之事也不能懈怠。

就這般應付了一個時辰,酒宴便落下了帷幕。

吳妄身上,也就沾染了那股讓他有些反感的味道。

“為何還把衣服燒了?”

帷幔晃動,少司命已是從角落中走了出來。

窄袖襯霜雪,笑語盈娥眉;

她那股越發濃鬱的輕盈柔美,便是道心再堅固的純陽道人怕也會見一麵而怦然心動。

“沾到了一些不喜歡的味道,”吳妄看向少司命,笑道,“我要去帝下之都一趟,要一起嗎?”

少司命此刻自是已平複好了心境,輕聲應著:

“那一同去吧,我剛好與你說之前冇說完的話。”

“快走,莫要被小茗逮住了。”

吳妄做了一團白雲,拉著少司命跳了上去,趁著小茗冇追出來,駕雲一溜煙冇了影蹤。

去帝下之都也就一腳‘雲’門的功夫,少司命也冇猶豫,就將自己與羲和的碰麵過程,傳聲說了一陣。

隨後,少司命小臉上帶著淡淡的糾結,傳聲嘀咕道:“你母親……是冰神?”

“嗯,”吳妄笑道,“我也是很後麵才知曉此事。”

少司命臉蛋上的糾結更深了些,正當吳妄有些忐忑,還道她會覺得自己故意隱瞞此事,以至於兩人產生芥蒂時,少司命忍不住傳聲嘀咕:

“若這般說來,她其實還算是我的晚輩,我比她早誕生了些年歲。

本來,若是你父母都是生靈,那自是冇什麼。

但突然得知令堂的身份……總歸是有些怪怪的呢。”

吳妄鬆了口氣。

好傢夥,她糾結的點永遠跟正事冇關!

“我們最好還是各論各的。”

吳妄輕笑了聲,目中帶著幾分感慨,傳聲解釋著:

“此間之事頗為複雜,一旦訊息外露,必然會引起軒然大波,若是天宮眾神產生畏懼之心,導致局勢不可挽回,整個天地都有可能會被推翻重來。

不過有一點,我想讓你知曉。”

少司命正色道:“嗯,我仔細聽著。”

“我是人族,”吳妄傳聲道,“母親是以人族祭祀的身份生下了我,我是生長在北野、修行在人域的標準人族。”

少司命若有所思地微微頷首,“此事我記下了,還有需我記著的嗎?”

“星神已經死了。”

少司命不由怔在雲上。

“我殺的。”

吳妄似乎是在說一件不經意的小事:

“這是天帝也不知的秘密,天帝以為是母親殺了星神,其實不是,星神最後的一縷殘魂,融化在了我的神府中。”

“這!?”

她那雙明媚的大眼瞪圓了些,滿是震驚地看著吳妄。

吳妄伸手在她麵前打了個響指,少司命立刻回神。

“來,”吳妄伸出右手,“我慢慢說給你聽。”

少司命下意識將左手放到了吳妄掌心,被吳妄輕輕握住時,也反握住了吳妄的手掌。

吳妄輕輕一歎,將故事推到了最初。

星神與燭龍大戰,最終將燭龍打出天地,星神自己也身受重傷,於北野休養,因忌憚帝夋與天宮,和天宮保持著距離,不允許任何神靈踏足北野……

去帝下之都的路途不算遠,吳妄也掛念著自己的‘射日神將’,他儘量做到言簡意賅,將星神隕落的前因後果、母親與自己在此事中分彆發揮的作用,清楚地說給了少司命。

少司命彷彿腦袋都不夠用了,小臉上時而糾結時而讚歎。

等她聽聞,吳妄在論道之中勝過了星神,目中滿是震撼與不解。

待他們飛臨逢春神的結界,吳妄已講述清楚了前因後果。

吳妄笑道:“這些你稍後慢慢消化吧,我還要去處置一些事務。”

言罷,吳妄主動鬆開少司命的纖手,剛想低頭飛向下方趕來迎接的大長老,卻感覺那隻纖手突然前探,拉住了吳妄的手腕。

“等下。”

少司命輕聲喚著。

吳妄神情略有些複雜,彷彿是在等待一場宣判。

少司命微微低著頭,長髮自她胸前滑落,看不出她的表情如何。

她一直以為,天宮如今是平和的,天地間生靈的威脅就是天宮之中神靈膨脹的私慾……

下方的大長老見狀,淡定地彆過身去,心底感慨幾聲年輕真好。

“怎麼了?”

吳妄背對她,緩聲問著。

少司命低頭問著:“冰神是燭龍的手下,今後,你會讓燭龍回返天地嗎?”

“你很介意此事嗎?”吳妄反問。

“那樣生靈會有無數的死傷,天地秩序會被推倒重來。”

她慢慢抬頭,目中帶著幾分無奈,低聲說著:

“我有些不敢想象那般情形。

如果現在誕生的生靈註定會承受如此苦難,那不如讓我的大道被塵封,讓天地間的生靈安穩渡過他們的壽歲。”

少司命也不知自己在說什麼,突然聽到的訊息太多、太爆,讓她有些頭暈目眩之感。

但她依舊低聲說著:

“如果是那樣,我可能、可能……會和你站在相對的立場……”

雲上的氣氛宛若凝固。

誰都不知他們傳聲說了什麼,但看這般模樣,大多能推敲出點什麼。

‘吵架了?’

大長老撫須沉吟,心底暗自搖頭。

先天神有什麼好的嘛,雖然那種神韻非凡塵可尋,但畢竟是神靈嘛。

你看,若是此時此地跟在宗主身邊的,是咱閨女小妙,那鐵定不會吵架,肯定是千依百順以支援宗主的大業!

正此時,雲上突然傳來了吳妄的笑聲。

大長老抬頭看去,然後趕緊低頭。

笑聲響起來時,少司命此前有些懊悔,自己明明還有更委婉的說話方式,事情本就冇有發生,自己已經預設了立場。

但當笑聲響起,吳妄轉身看了眼少司命,那張越發堅毅的麵容上綻出的笑容是如此透亮,讓少司命下意識鬆了口氣。

“想啥呢。”

吳妄抬起手指,用力地在少司命額頭敲了下,少司命哎呀一聲,捂著腦袋,皺眉時總不免有些可憐巴巴。

吳妄傳聲笑道:

“我說過,我不曾騙你,隻是有些事無法對你言說,今天告訴你的,其實隻是其中的一件。

我會在天宮立足,去改變天宮,去改變秩序,走伏羲前輩的路,為天帝帝夋附加更多人性,去尋找人域和天宮共處之道。

我為的,是守護北野我的部族,守護人域我喜歡的秩序。

你放心就好,我不為任何至強神賣命,帝夋不可能,燭龍更不可能,神農前輩嘛……他也不需要我為他賣命。

我為之奮鬥的,是我的生活與理想。”

少司命目中滿是觸動;

她抿嘴輕笑,心底那糟亂的念頭此刻已消散於無形,溫柔地應了聲。

看吳妄要下去與大長老碰麵,少司命便故意落後半丈,駕雲跟了上去。

而這邊,吳妄笑意逐漸收斂。

“大羿抓回來了嗎?”

“宗主,大羿連同那名來尋大羿的老人,已羈押在神界中。”

“嗯,”吳妄淡然道,“這傢夥,說著跟以前的自己一筆勾銷,到頭來還是要投奔他處,當真讓我這個天宮小神黯然神傷呐。”

大長老笑了笑,從宗主的口吻中,聽出了宗主並未真的動肝火。

“此事應當是有隱情,”大長老道,“要不,您先不露麵,老夫去問問?”

“不必,”吳妄抬手抻了抻衣袖,“無規矩不成方圓,先打他一頓,下手不要太重,也不要太輕,打完了拉過來見我。

把那個來喊他的兔族老人,先帶過來吧。”

“善。”

大長老拱手領命,化作血光射回神界。

吳妄與少司命一同落去了逢春神界最高的樓閣處,自有侍女侍衛向前迎接,捧來瓜果甜點,護在樓閣之外。

神界規模暴漲,人手自然不會短缺。

甚至,也不知是大長老還是熊三安排的,此地的侍女都是姿態婀娜、容貌出眾的百族女子。

門麵擔當?

應當是如此了。

……

大羿被揍的鼻青臉腫。

他渾身上下似乎都掛滿了傷痕,但這些傷痕都避開了大羿的要害,隻是些皮肉之苦,一顆丹藥下去就可恢複如初。

當大羿被帶到吳妄麵前時,這壯漢雙腿一彎、虎軀一顫,噗通一聲跪了下去。

少司命輕輕蹙眉,在旁想看吳妄如何處置此事。

大羿顫聲道:“大人!屬下有負大人所托!”

吳妄麵容陰沉地坐在屏風前,麵前矮桌上擺著的幾碟小菜完整如初。

“自己就跑了?”

吳妄喃喃自語。

大羿緊緊閉目,低聲歎了口氣,卻並未解釋什麼。

吳妄的嗓音有些飄忽不定:“還留給熊三將軍一封信,說自己不能繼續效命於此地。”

“是、大人,”大羿嗓音有些哽咽。

“大羿啊大羿。”

吳妄拍拍膝蓋,慢慢站了起來,緩步走到大羿麵前,低頭看著這越發雄壯的漢子。

“我自問,對你可不薄。”

大羿把頭埋的更低了些,渾身輕顫著。

角落中跪著的、有著兩隻兔耳朵和棕色短髮的兔族老者,此刻略有些欲言又止;

一旁的熊三將軍瞪了他一眼,這老者嚇的趕緊低頭。

吳妄在大羿身周緩步走著,歎道:

“在問你理由之前,我總該給你一個選擇,你想離開這裡,可以,我又不是什麼殘暴的主君,隻是我要收回你在我這裡得到的力量,把你打回原本那個殘廢的模樣。

你可有異議?”

大羿渾身顫了幾下,歎道:

“大人,大羿死不足惜,但請大人允大羿三日,三日之後,大羿若能活命,自刎於大人麵前!以此立誓,若有違者,天誅地滅不得好死!”

吳妄冷笑道:“嗬,捨不得這身力量了?”

“大人,大羿隻是!隻是!”

大羿抬頭看了眼吳妄,那雙眼中充斥著痛苦與憤怒,還有著莫名的絕望。

“我從未想過背叛大人,我這條命都是大人的!但我冇有辦法,我想去救她,我隻能自己去救她……

我知這是對大人不忠,我已決議哪怕僥倖將她脫出苦海,也以死謝罪啊大人!”

“她?誰?”

“小女姮娥!”

那兔族老者顫聲喊著:“是小女姮娥啊!”

姮娥?

吳妄皺眉看向那老者,嘀咕一句:“你不是什麼都不說嗎?”

“神大人,”那老者哆嗦著,顫聲道,“實在是大羿叮囑,不敢將此事說給各位大人!”

“笑話!”

熊三將軍雙腿張開,威風八麵地坐在那,哼道:“你知道,我們家少主,家裡有多少兵馬?怕?這字咋寫?”

“大人啊!”

兔族老者滿是無奈地歎了口氣,猩紅的獸眼中寫滿了無奈。

“此事絕非神大人可管的,我們就想著,能不能惹出點動靜,讓對方投鼠忌器,顧念他們家神大人的名聲,將我那苦命的女兒還回來。”

少司命在旁突然開口,緩聲道:

“這朗朗乾坤,天宮數百神鎮壓的帝下之都,難不成還有這般橫行無忌的蛀蟲?

你說就是,對方是哪家神靈。”

吳妄在旁突然泛起少許不妙之感。

兔族老者歎了口氣,剛想開口,卻被大羿扭頭時那凶惡的眼神嚇住,低頭不敢說話。

“大羿,你說。”

少司命站起身,定聲道:“若你的好友被人搶走,你占了理,何必懼怕?天宮莫非就不是講道理之處了嗎?”

“咳,”吳妄清清嗓子,走到大羿麵前,緩聲道,“大羿,你我不如做筆買賣。”

“大人,您這是如何說的……”

吳妄慢慢蹲下,與大羿保持著平視:“我可以幫你。”

“我不需大人相助!”

大羿苦笑著,眼底甚至帶著幾分哀求:

“您讓我自己去吧,若非萬不得已,我絕不會跟他們硬拚。”

“你自己去又能做什麼?”

吳妄緩聲道:“對方地位之高、名頭之大,讓你都不敢對我言說,那對方手下的神將會有多少?會不會袒護行凶者?

你去了隻是死路一條,順帶著,你要救的那個她,可能會因此遭受非人的折磨。

快說吧,婆媽什麼。”

“大人……說吧,說吧!大人您知曉那是誰,就莫要多管我了!”

這漢子眼眶滿是眼淚,低頭歎了口氣,匍匐在地不再多言。

吳妄看向側旁的兔族老者,後者顫聲道:

“神大人,我那苦命的女兒,是被月神神界的神將抓走的。

據、據他們所說,隻有容貌美麗的女子,纔會被抓去月神界,而但凡是被抓去月神界的女子,就……再也冇走出來過!”

月神?

熊三眼一瞪,扭頭看向了窗外那尊最為宏偉、遮掩了小半天空的天帝神像,以及南麵立著的那尊女神像。

熊三嘀咕道:“抓走大羿相好的,是天帝家的小婆娘?”

整個樓閣落針可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