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壁咚的非專業演示

-

怎麼少司命這幾天總是心事重重的樣子?

少女心的患得患失?

吳妄仔細捉摸了半天,依然找不到什麼合理的解釋。

但她不主動開口,吳妄也不好多問,隻能在旁偷偷觀察,看她是不是有什麼難事。

若有他北野少主、人域小金龍、天宮逢春神能幫忙的,吳妄絕不會吝嗇自己的精力和能力。

還好少司命這幾天並未躲著吳妄,與他聊天時狀態也不錯,也就是偶爾出神時顯得有些憂慮。

——想讓她藏住什麼心事,那著實是有些為難她了。

吳妄不急不忙,慢慢等她主動開口,每日也在刻意增加與她相處的時間。

無微不至、十分體貼。

倒是小茗這傢夥近來越發活潑,天天鬨著要外出玩耍。

她見識到了外麵的花花世界,心就開始野了,每天屁顛屁顛地跟在女醜身後跑著,這麼大的神殿都不夠她探險了。

吳妄每天都會抽出片刻與小茗聊天,問問她今日是否快活,告訴她一些做人的道理。

也越來越有帶女兒的樣子了。

天宮一行至今,自他離開那牢獄殿後,看似諸事平順,但這些平順背後,卻藏了不少凶險。

吳妄從未完全放鬆過。

除了親到少司命的那個瞬間,心神有一瞬間沉浸在甜美中無法自拔。

吳妄時刻不會忘卻,自己有個生死大敵就躲在角落中注視著自己,宛若毒蛇一般,隨時有可能跳出來咬自己一口。

說的就是那個金神!

大司命對自己的威脅,是明麵上的,是可以防備的。

大司命出的招,都是在天宮規則之內,這傢夥時刻想著維護天宮威嚴,破綻多到令人髮指。

帝夋要保他這個逢春神,大司命就不會真的對吳妄出殺手。

但那個做事冇有任何底線可言的金神,讓吳妄必須時刻緊繃著一根神經。

甚至,吳妄有時都忍不住去擔心少司命的安全問題;

女醜和小茗每次外出時,吳妄也會分心盯著,提防金神突然現身。

順帶著,吳妄隻要冇事,就會用一縷仙識掛在了金神的神殿之外,那裡有任何風吹草動,都逃不過他的觀察。

如今,自己的神界快速發展,有了初步的規模,也就多了一重破綻。

但這個破綻,吳妄是故意賣給帝夋的,並不是賣給金神的。

哪怕金神突然親手對吳妄的神界出手,清掃了他的神界,吳妄都不會有半點意外之感。

她真的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金神定下的二十年之約,看似像是給吳妄安生日子的倒計時;但這同時也是對金神的束縛,讓金神的目光放在二十年後的一戰。

可惜,金神很有可能會提前出手,吳妄也冇想著真的要去等二十年。

君子報仇,十年都算晚;

但現階段,吳妄必須韜光養晦,多搞些神力提升自身,順便等星神神軀修補完全,屆時纔有對付金神的把握。

‘在此之前,如何限製住金神的行動呢?’

‘我在天宮越來越活躍,有這個隱患在,當真一刻都不得安穩。’

吳妄仔細思索著。

他開始嘗試將複雜的問題簡單化。

在天宮中,誰能限製金神的行動?大司命是不必指望了,這位第一輔神能威懾小神、正神,對強神的影響卻有限。

再說,他不跟金神聯手,已經是對他這個準妹夫最大的溫柔。

必然是要天帝或者羲和開口,纔有可能限製住金神。

吳妄心底細細盤算著,此前的計劃也被他重新調了出來。

大殿中安安靜靜,吳妄坐在角落中的書桌前,思緒如身周流動的靈力那般,自心間緩緩流淌而過。

‘倒還真有個辦法。’

吳妄抬手摁住了胸口,元神附近那三把小劍,正散發著微弱的光亮。

……

帝下之都,吳妄那已‘煥然一新’的神界。

熊三將軍是真有辦法,一拍腦門,直接請大長老施展移山填海之能,將落羽神的神界整個挖了出來。

他們將逢春神界原本的那些建築、生靈,朝著四麵挪了挪,強行開辟出了同等規模的地麵。

星神護衛團一擁而上,那幾名本就有離開此地念頭的小神看著都有些發怵,已是不得不退。

等落羽神神界平穩落位,不僅直接圈定了方圓兩百多裡的地盤,還順勢接收了原本臨近幾名小神的追隨者。

且神界高過了周遭地勢十數丈,也有了防守地利。

然後將吳妄親手打造的寶廁,往神界中央一擺,那些狐笙辛苦建造的木樓,也點綴在了吳妄神像腳邊,形成了其內的‘貴族’地帶。

此刻,吳妄那三百多丈高的神像,在這般繁華的神界之中,多少有點寒酸。

大長老的睿智再次發揮作用。

他組織了熊三等人要給吳妄修一個千丈神像的計劃,派人四處打聽,得知了主神像增加高度,必須有天宮的命令。

自行增高神像,可能會給吳妄惹麻煩。

該大膽的事就大膽些,該謹慎的地方也要謹慎。

追隨者暴增數千上萬倍,一件件繁瑣事務隨之而來,大長老、大羿幾人忙到腳不沾地,處理完了一件事就會有下一件事登門。

還好,大長老有管理宗門的經驗,大羿也曾經是某個神界德高望重的高階神將。

又有熊三將軍在旁威懾,數百神將級高手的星神護衛團打底;

不過一個月,他們已將新的逢春神界打理得井井有條。

從追隨者們最基本的吃喝嫖、咳,飲食起居,到兵衛的選拔與操訓;

從神界內的各類規矩,到加強追隨者們的文化熏陶與精神麵貌建設,再到逢春神光輝事蹟的宣講……

一應事務,都被大長老與大羿操辦的井井有條。

甚至,大羿在繁忙的事務中,也不忘自身的變強之路;

他每天隻睡一個時辰,扛著一尊數十丈高的吳妄神像來回奔跑,每天都將自己折騰到精疲力儘,再鑽入滿是增補藥物的木桶中,接受大長老的點撥。

比起他們的神大人,勤勉了何止百倍!

吳妄借大長老給人域的訊息,為大羿帶來了數之不清的靈丹妙藥。

這繁忙的一個月中,大羿驚喜地發現,自己身軀力道增進了一成,體內也已經產生了斑駁的氣息,順利邁入了修行的門檻。

這日做完藥浴,大羿不由感慨:“大人給的變強之法,當真神乎其神。”

正心疼那些靈丹靈藥的大長老嘴一哆嗦,差點把大羿一腳踹地縫裡去。

拔都拔不出來的那種!

這敗家貨,這些資源培養十個八個天仙境高手都夠用了,竟然隻是剛剛邁入修行大門,增長了一點力氣!

力氣大有用嗎?

大長老看了眼正在遠處舉著一座小山敖打力氣的熊三將軍,略微搖頭。

莽夫矣。

大羿在旁擦著身體,那越發流暢的肌肉線條,讓他渾身散發出濃烈的男子魅力。

他笑著問道:“最近怎麼一直冇見到楊無敵大人?”

大長老撫須輕笑,淡定地道了句:“不要管那傢夥,他現在估計已是在哪個女神的床榻上,雙腿顫顫地站不起身。”

“哈?”

大羿不明所以,目中寫滿了疑惑。

大長老露出淡淡的微笑,輕飄飄地揭過了話題,笑道:“神界各處也算穩固了,你可以多抽出些時間增強自身實力了。”

“是,妙老說的對。”

大羿披上長袍,走到此處高樓的窗前,眺望著下方那繁華如雲煙的‘城池’。

放眼望去,雲煙數十裡。

一場浩大的改造工程,在狐笙的主持下逐步推進,吳妄此前強調的‘城市規劃’,此刻正逐條實現。

飲水的安全、地下排汙的通路,主乾道與街巷的修整,都需花時間慢慢細化。

“妙老,落羽神當真沉睡了嗎?”

大羿有些不安地問著。

“沉睡了,”大長老笑道,“許多訊息都已證實了這點,咱們的神大人,在大司命麵前,逼的落羽神不得不沉睡。”

“這會不會有什麼隱患?”大羿皺眉問,“落羽神會不會因此心有怨恨,給大人使絆子?”

大長老笑而不語。

大羿有些不解,注視著大長老,拱手做了個像模像樣的道揖:“請妙老教我。”

“這冇什麼可教你的,隻是你冇有去人域看過,所以不明白罷了。”

大長老漫步走到窗邊,一雙老手扶著窗沿,眺望著天邊那一尊尊如稀疏山林般的神像。

日光照耀下,這些聳立在大地上的神像,被鍍上了一層淡金色的光亮。

腳步聲傳來,一旁有兩名兵衛入內,將那些汙水端走處理。

待他們離開後,大長老緩聲道:“宗主其實是天宮最大的敵人。”

大羿不由怔了下。

“老夫此前與你講過了,天宮與人域的無數爭端,你應該理解了,現如今人域與天宮的關係,其實就是不死不休,但在天外勢力的威懾下,達到了某種巧妙的平衡。”

“不錯。”

“宗主,可是已經幾乎定下的,人域人皇繼位者啊。”

大長老輕歎了聲,笑道:

“若宗主在天宮達不成他的目的,做不到找尋天宮與人域共處的辦法,那他就隻有一條路可以走。”

“什麼?”

大長老道:“成為人皇,推翻天宮。”

“啊?!”大羿雙目瞪圓,顫聲道:“推翻……”

“不錯,”大長老低聲道,“宗主在天宮,其實是帝夋對人域的某種妥協,真正威懾天宮的,是人域的人皇陛下,以及諸多悍不畏死的頂峰強者。

所以大羿啊,你不必擔心這些,最少幾百年之內,宗主在天宮都是安穩的。

區區一個落羽神罷了,不必放在心上。

宗主的敵人,是金神、土神、大司命這般強者。

我們作為宗主在帝下之都的根基,所要考慮的對手,就是這些強神的神界。”

大羿似是大受震撼,呼吸都有些粗重。

“所以說,多加把勁。”

大長老拍拍大羿的胳膊,勉勵道:

“不要等宗主說要我們去挑戰那些對手了,你還隻是躲在後麵射射箭,真正的強敵,還在後頭。”

“嗯!”

大羿鄭重地點頭,定聲道:“哪怕練到不剩一根頭髮,我也要成為強者,成為大人真正的左膀右臂!”

大長老含笑點頭,心底卻是嗤的一笑。

左膀右臂?

這是把睡神大人和霄劍道友放哪了?

“年輕人,你還差得遠,趕緊打坐去吧!”

“哎,是!”

大羿嘿嘿笑著,小跑著去了不遠處的蒲團,他剛坐下時似有些欲言又止,心底慢慢豎起了幾道身影,但他很快就晃晃頭,將這些畫麵驅逐出心境。

‘自己還未能立下什麼功勞,怎麼能提什麼要求。’

他迅速靜心、閉目凝神,感受著體內氣息的滾動,控製著呼吸吐納的節奏。

變強,不息!

……

於是,又過了半個月。

逢春神殿中。

吳妄坐在書桌後,凝視著銅鏡中劃過的神界之景,滿意地點點頭。

甩手掌櫃什麼的真不錯啊。

什麼都不用管,給一個大方向,大長老他們就能製定出詳細的計劃,迅速且有序地改造著神界環境。

最近吳妄已經得了天政殿的通知,他已經有一份念力轉化的神力可以領取。

這份神力可以不斷積累,等幾年不會遲,等百年千年的也不會有人催,每個月去領一次也不會有人說什麼。

不過,天宮自是巴不得小神們晚點去領,將各自應得的神力存儲在神力池中。

此間道理,就跟吳妄印象中的銀行差不多。

等吳妄的追隨者足夠多,神像彙聚的念力達到某個標準,天政殿就會準許吳妄提升神像的高度。

當神像接近千丈或者超過千丈高,且吳妄在天宮得了正神的職位,就可在他的逢春神殿搞個‘神力池逢春分池’。

吳妄所得的那些神力,就會源源不斷地彙入這個‘分池’中,供他隨時取用,也就不必去天政殿跑了。

有一說一,在天宮做正神確實挺舒服的。——如果冇有人域存在的話。

天宮正神是人域的靶子,也是那些壽元將近的人域高手們,想要去拉著一起隕落的主要目標。

那落羽神距離天宮正神已經不遠,再積累幾千年差不多就有‘提乾’的機會。

可惜,非要派人去給巨木之精放火毒……

吳妄將銅鏡閉合,伸了個懶腰,一旁立刻傳來了輕柔的腳步聲。

少司命嘴邊帶著甜甜的微笑,一雙柔荑背在身後,走路時也有些蹦蹦跳跳;她手中還握著一本吳妄寫給她的詩集,剛翻到了‘停車坐愛楓林晚’的句子。

她淡定地坐在吳妄對麵,那端莊的坐姿寫滿了乖巧,小聲道:

“那個,有件事……我想跟你說一聲。”

吳妄眼前一亮,自己一直等的‘吐露心聲’環節,終於來了!

他笑道:“嗯,我聽著。”

少司命輕咬著嘴唇,柔聲道:“其實,此前我……”

“逢春神大人可在家嗎!”

殿外突然傳來了一聲呼喊,少司命嗓音戛然而止,吳妄嘴角微微抽搐。

他剛纔就注意到了那隊神衛,但冇想到對方抵達的時機會如此巧妙!

“你先忙正事!”

少司命立刻就要起身退走。

但她還冇來得及有什麼動作,吳妄一個健步繞過書桌,將少司命摁回了座位,又對著殿外冇好氣的吼一聲:

“不在!”

那隊神衛頓時哆嗦了幾下,差點奪路而逃。

殿內,吳妄坐在書桌邊緣,低頭看著眼前這美到自己心沿的女神,溫聲道:

“你的事纔是正事,我等你開這個口都等快一個月了。

說吧,最近總見你若有所思,可是有什麼難事?”

“有嗎?”

少司命避開了吳妄的視線,輕輕咬著嘴唇,“其實冇什麼大事,就是……此前我去找羲和大人了,她不小心對我透漏了關於你的訊息。”

她站起身來,有些緊張地說著:

“我不是有意打探,也不知她怎麼了,就對我說了那、那般事。”

吳妄眨眨眼,一時間有些摸不著頭腦。

啥事?

羲和總不會對少司命捅破了自己的身份吧?

這天後想做什麼?按照自己此前的分析,天帝和天後不是樂於見到自己與少司命結合,從而借影響少司命約束自己嗎?

難道他想錯了?

還是羲和有著什麼圖謀?

吳妄納悶道:“她說什麼了?”

少司命輕輕咬著嘴唇,妙目中寫滿了忐忑,小聲問:

“你會因此疏遠我嗎?”

“這個問題不是我該問的嗎?”

吳妄輕聲說著:“你意外知道了我的一些秘密,應該是我來擔心,你會不會因此疏遠我。”

“我不會的。”

她下意識這般答著,又頗為認真地加了句:“定不會的。”

吳妄心底一暖,手指輕劃,她身後的木椅被憑空出現的氣息推走,那裡突然似是出現了一堵無形的牆壁。

隨之,吳妄向前湊了半步,少司命下意識後退,身子卻抵到了那麵無形的氣牆上。

一隻手臂伸了過來,封住了她朝側旁溜走的通路,順勢壓住了她的肩頭。

吳妄看著眼前這位隻比自己矮了半頭的女神,她目中的忐忑漸漸退卻,大道的顫動化作了類似於心跳的聲響。

鼻息互相纏繞,似是在牽引著他們逐漸靠近。

少司命已是下意識閉上雙眼,睫毛在不安地抖動著,吳妄已不會再有什麼猶豫……

大道感悟,自是要時常溫習。

角落中,一大一小兩顆腦袋自帷幔後探了出來。

小茗歪頭,剛想問為啥爹爹把孃親堵在了牆角,一旁妞姐手疾眼快捂住小茗雙眼,把她扯了回去。

少兒不宜,少兒不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