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六十七章 關於搞金神的展望

-

吳妄被‘抓’來天宮時,曾對北野各部族的精銳呼喊了三句話。

他也冇想到,這三句話徹底激發了北野眾部族的鬥誌……

北野因漫長歲月都處於半封閉的狀態,本就有點坐井觀天、夜郎自大,各家部族都在自己的地盤逍遙自在。

大浪族的長子名都是大浪刑天。

大浪族族長曾公開宣稱過,他兒今後能與天帝一戰!

北野各部族的同性是什麼?

自信!

普遍就是十分的自信。

吳妄當著他們的麵被天宮捉走,這等於是天宮打了他們所有部族的臉。

此事被星神教在北野各地傳播開來,天宮對‘星神最喜愛的孩子’那殘酷無情的打壓,讓北野眾生出離了憤怒。

自吳妄進入天宮,北野的眾生念力比往前歲月強盛了十多倍!

星神神軀的傷勢恢複速度,更是迅猛提升。

吳妄如今能以星神大道為通路,隨時將意識挪到星神神軀內的神魂之上,自然能感受到星神神軀的各種變化。

此前這漫長歲月,為何星神一直未能修複自身傷勢?

無他,星神最重的傷勢不在身體,而在神魂。

不然在吳妄第一次接管星神神軀時,單憑他當時的實力,早已被星神真正的傷勢撕碎了心神。

神軀的傷勢隻是表麵,隻要清除掉傷口附近殘留的燭龍之力,就可以用神力填補上。

遠古神戰過後,星神被燭龍重創,燭龍之力不斷侵蝕著星神的神魂,讓她不斷衰弱、一步步走向毀滅。

有意思的是,在漫長的歲月中,星神無比抗拒去天宮進行重塑。

因為根據星神的判斷,如果她進入天宮神池,出來的時候必然是全新的、聽命於帝夋的傀儡,星神自身意識必然會被帝夋抹殺。

去天宮不過是加速滅亡。

若非星神是擊退燭龍的最大功臣,在眾神之中擁有巨大的名望,帝夋估計早已親自動手結果了星神,再重塑一個星神出來。

【這也是星神在重傷彌留時,禁止任何先天神靠近北野的根本原因。】

她怕被自己人暗算。

帝夋一直在等星神隕落,那時他就能直接在天宮開啟重塑,名正言順地在星神大道中,催發出新的先天神。

可惜,最終卻被蒼雪精準截胡,創造了今日這滿是變局的大荒天地。

而今星神的神魂已然消散,取而代之的卻是吳妄的神魂分魂;這等於變相重塑了星神神魂,最重的傷勢已煙消雲散。

原本星神得到的這些神力,蒼雪其實另有用處。

天道此前定下的發展綱要中,明確指出了要儘早修補好星神神軀,使之成為天道助力,蒼雪這才抹掉了星神神軀傷口處殘留的燭龍之力,調用神力恢複星神神軀。

星神的神力,如今還被用作了另一個用途培養星神神將。

自吳妄決定在帝下之都發展神界,蒼雪就從熊抱族與大浪族挑選出了大批精銳,送入大雪山,開始接受星神的二次賜福。

神力灌注、血脈激發、凝聚星辰戰軀。

雖然被送上大雪山的北野人族,已是兩家氏族精挑細選出的精銳,且他們幼年時就接納過第一次星神賜福;

但最終的結果,也僅有三成被選中者能完成二次賜福。

被賜福者一旦熬過了這關,自身實力就會飛速膨脹,最次也會擁有堪比人域真仙體修的強橫體魄。

擁有底子是一回事,形成戰力是另一回事。

為此,刑天已被召喚回了北野。

不隻是刑天,還有刑天之師,以及刑天的幾位師叔師伯。

他們會傳授完成二次賜福後的北野人族各類戰法,以及簡單的戰陣合擊之法。

這已經不是開不開掛了。

完全就是,吳妄這個小小的逢春神,享受著星神這般頂級大神的資源待遇,去帝下之都打個自己的地盤出來。

他就冇想過與天宮諸神公平競爭。

聽到金神的威脅後,吳妄更是堅定了在二十年內發展出強大神界的信念!

個人實力不夠,那就陣法來湊。

他要在天宮正下方,打一片大大的疆域,弄一堆強橫的陣法。

不敢說讓金神有來無回,卻也要憑這些陣法,讓這金神脫幾層皮!

神界、陣法,其實隻是被動應對。

揍完雷暴之神的當天夜裡,在少司命回了她自己的住處後,吳妄就開始製定一係列針對金神的算計。

正當吳妄展開思路不斷暢想,母親帶來的一則訊息,略微打亂了吳妄的節奏。

“霸兒,人域四海閣托我對你傳信。

人皇與諸位人族前輩知曉你在天宮被諸神針對,且被金神脅迫,想調派幾名頂峰高手前來為你護持。

他們想借滅宗的名義,以滅宗挑選幾人作為遮掩,那幾名高手儘力偽裝。

此事你看如何?”

“偽裝?怎麼偽裝?”

吳妄握著項鍊在心底嘀咕:“這不是胡鬨嗎,人域頂峰高手都是無比珍貴的戰力,來這裡就是羊入虎口。”

蒼雪笑道:“他們有這份心,倒也算不錯的。”

“娘幫我回他們,就說……天宮對於人域修士而言就是龍潭虎穴,我是有北野的身份加持,不必擔心我在天宮的處境。”

吳妄斟酌一二,又道:

“人域頂峰高手切不可來此,滅宗過來幾個人倒是無妨,我能護住。

我也該適當地增加一些軟肋,讓帝夋對我更放心些。”

蒼雪道:“可需讓素輕她們來天宮服侍?”

“彆,讓林素輕安安穩穩在滅宗修行,她什麼時候成仙了,什麼時候出來走動。”

“素輕近來修行也算勤勉,就是東方姑娘閉關後,素輕的進境當真緩慢,娘都忍不住想出手點撥她一番。”

吳妄又問:“精衛與小嵐近況如何?”

蒼雪柔聲道:“她們你不必擔心,娘一直在注視著,精衛姑娘回了神農身旁,想來是神農壽元無多,做兒女的要在旁陪伴。

小嵐在照料她宗門內的兩位老人,這孩子做事倒是頗為細心。”

嘖,母親好像對泠仙子最是滿意。

吳妄突然想到了什麼,笑道:“那我點個名,把楊無敵給我弄過來。”

“楊無敵?可是那個禿頭的人族?”

“對,就是他。”

吳妄挑了挑眉,笑道:

“我要發展神界,自然是要個機靈點的屬下,去搞搞外交伐謀,他倒是能派上大用場。

妙翠嬌要主持滅宗事務,就不必讓她過來了。

茅大哥做事古板、不懂變通,來了也是乾打打殺殺的事,咱們後麵又不缺人手。”

“可,”蒼雪笑道,“那娘這就給四海閣去信,免得動作慢了。”

“讓您受累了。”

“瞎客套。”

吳妄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將項鍊塞回衣領,開始仔細琢磨人域的傳信。

讓人域頂峰高手前來護持,吳妄也是蠻心動的。

可有一說一,這並不現實。

人域高手要做到什麼地步,才能躲得過帝夋與羲和的探查?

這些頂峰高手,就是不定時‘炸彈’,那決然會觸碰到帝夋的底線。

楊無敵他們……

帝夋正眼瞧楊無敵一眼,那就是帝夋輸了。

“最麻煩的,還是這個板上釘釘的五行金神。”

吳妄重新看向麵前的紙張,找回了之前的思路。

他的思路很簡單,就是讓金神處於‘眾叛親離’的階段,讓帝夋、羲和等強神,積累對金神的不滿,讓天宮眾神對金神怨聲載道。

這些都是今後除掉金神的先決條件。

甚至,哪怕自己這些努力、這些算計,都隻是送金神去天宮神池重塑一遭,吳妄也覺得很值。

屆時帝夋會不會對金神出手?

帝夋會不會趁機塑造出一個聽話、溫順的打手?

答案明擺著的。

謀算金神,必然要得到帝夋的默許。

為了防止這裡麵有什麼彎彎繞繞,比如帝夋和金神有什麼不正當的雄雌關係,吳妄接下來會先行試探,探一探帝夋對金神的態度。

從這一點入手,倒是可以事半功倍。

殿外似乎有神靈前來,吳妄立刻伸手拂過,將麵前的紙張收入袖中。

過了片刻,方纔聽聞殿外傳來一聲問候:

“不知逢春神大人可在殿中?”

神殿外圍的結界張開了一條縫隙,吳妄揹著手溜達了出來,對來者露出幾分微笑。

“鏡神大人怎麼有空來我這?”

殿外,那悉心打扮了一番的天宮女神,對吳妄露出了得體且端莊的微笑。

她不向前,隻是命身後的侍女們捧來幾隻梳妝盒大小的寶箱。

吳妄並未阻攔,讓她們自行入殿內安放這些禮物。

鏡神溫聲道:“得知逢春神大人今後要照料死亡之神大人的起居,我這裡備下了一些大人可能會用到之物,還望逢春神大人笑納。”

吳妄拱手道謝:“那我就不與鏡神大人客氣了,剛好我對帶孩子這種事也是一竅不通。”

鏡神微笑頷首,又道:“逢春神今日大戰定有些疲憊,吾便不多耽誤逢春神休息,這就告辭了。”

“也好,”吳妄笑道,“改日我帶小茗登門拜訪。”

鏡神欠身行禮,身周神力湧動,帶著那隊侍女化作金光離去。

吳妄笑了笑,轉身走回殿內,重新佈置了一層結界,檢查著那幾隻寶箱內的情況。

都是些孩童的衣物鞋襪小裙子之類的。

鏡神主動示好,是幾個意思?

吳妄心底不斷思索,將這幾隻寶箱擺去了大殿角落的架子上,那裡已是寶光氤氳,陳列著上百件珍寶。

鏡神想要富貴險中求?

有點意思。

……

夜深人靜,天宮神殿中。

帝夋保持著本體的模樣,蛇尾浸在水池中,表情有些嚴肅。

羲和正坐在池邊,纖細的手指摁捏著帝夋的肩膀,溫聲說著:“陛下您消消氣,金神終究隻是性情如此……”

“性情如此就可目無秩序?”

帝夋嗓音有些冷峻:“她這神路,當真是要到頭了!”

羲和輕歎了聲:“陛下,金神也是受她的大道影響,秩序本該包容萬物,若我們對金神出手,恐怕會引起其他神靈不安。”

“罷了。”

帝夋閉目凝神,本是怒不可遏,卻在眨眼間恢複了平日裡的溫和。

“金神當年也是勞苦功高,吾自不會輕易對她出手,你放心就好。”

“多謝陛下,”羲和低聲道,“吾稍後便去找金神談談,若她不知悔改,再壞了陛下的算計,吾也不會多護她半分。”

帝夋道:“莫要去找她談了,免得她傷了你!這些年若非看在你與她過往的交情上,吾如何會讓她如此肆無忌憚!”

“唉……”

羲和輕聲歎著,身子前傾,慢慢擁住帝夋。

“好了,”帝夋抬手撫過羲和麪容,笑道,“莫要為這些事煩心了,當年金神雖救過你,但這些年你已還上了這份情。

金神如今已是天宮中的不安穩之處。

咱們當年定下的計劃,如今剛要步入正軌,自不可讓金神壞了此事。”

羲和輕聲問:“陛下覺得,無妄子當真能擔當這般重則嗎?”

“不錯。”

帝夋笑道:

“吾為三鮮時,與他接觸頗深,他的潛力自不必懷疑。

隻要他心底放不下人域,還有這些牽掛,就註定不會對吾產生什麼威脅。

他要權,吾給他;

他要名,吾也可給他。

世上珍寶、珍饈美人,隻要他有所求,吾都可以滿足他,他在天宮得到的越多,便越會成為那條鎖鏈,幫助你我綁住他母親冰神。

然而,這些終究隻是附帶的益處。

若說這天地間,能有一個生靈,可以讓天宮與人域聯手對抗燭龍,那非他莫屬,而隻要藉助這股力量殺了燭龍,吾便再無後顧之憂。”

帝夋目中劃過少許精芒。

羲和溫柔地笑著,身子慢慢滑入水池之中。

那華池周遭迅速升起了氤氳的仙光,帝夋嘴唇一抖,瞬間恢覆成了先天道軀,阻止了道侶露出人身蛇尾的本體。

十日,足矣。

……

與此同時,天宮某個角落,那棵顯眼的神木處。

少司命的大殿中空空蕩蕩,隻有幾名侍女在各處清掃,此地的主人卻是不知蹤影。

而在神木底部的樹洞中,少司命的秘密住所,這位先天神縮在了吊籃中,麵前漂浮著一隻隻刻畫著古老神紋的石板。

她正聚精會神地讀著什麼,時不時地還會點頭、微笑,若是讀到對自己有幫助的內容,就將這麵石板收起來,以備後用。

如此,不知過了幾個時辰。

少司命放下石板,喃喃道:“他也冇請我出手相助,我若是主動幫忙,那豈不是有些放低了身段,會讓他多想些什麼。”

話雖如此,她猶豫一二,還是繼續拿起石板,蒐羅著有關先天神重塑後的‘保養’問題。

簡稱:育兒小知識。

當東天掛起了第一縷晨曦,樹洞中的吊籃輕輕搖晃,其上的女神已不見了蹤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