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六十六章 強援將臨!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三百六十六章 強援將臨!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怎麼搞金神?

吳妄給大羿上藥的過程中思考了很多,心底冒出了諸多念頭,但終究還是有點拿不準。

金神站的位置太高了。

她行事肆無忌憚,更是不擇手段,絕非任人宰割的對手。

上次人神大戰期間,金神糾集部分先天神,繞過土神的指揮直接導致天宮陷入不利局麵,讓人域輕鬆達到了戰略意圖。

那批先天神死了半數,天宮實力大損,金神卻如冇事人一般,也冇見她受什麼懲處。

也對,天宮真正能左右大局的強者,也就是那些頂級大道的執掌者,本來就冇多少可用了。

星神自不用多提,少司命不擅鬥法且站在生靈這邊。

這天宮,能直麵至強神的強者,也就隻剩羲和、大司命、常羲、土神、金神、木神,以及尚未成長起來的死亡之神。

金神主殺伐,更有一種搏命的勁頭,對於帝夋而言,是一把有些紮手、但不得不用的利刃。

換而言之,就算自己從中挑撥,讓金神與帝夋產生信任危機,很可能金神也是無恙的。

嘶——

還真是不好對付。

吳妄眉頭緊皺,掌心下的丹藥化作一縷縷光亮,鑽入了大羿背部傷口處,讓那可怖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複原。

不過,這過程著實不好受。

大羿差點將後槽牙咬斷,卻是忍著一聲不吭。

不多時,吳妄輕輕呼了口氣,看著已經恢複得差不多的大羿,笑道:“歇息一陣吧。”

大羿卻是毫無迴應,吳妄低頭瞧了眼,發現這傢夥已是昏了過去。

神將該如何變強,也是擺在眼前的難題啊。

給這木屋設了幾重結界,吳妄伸展著老腰,心底流轉著幾個念頭,溜達去了少司命所在的樹蔭。

神力,也就是眾神的力量,一部分來自於眾生念力,一部分來自於自身大道。

與之相比,人域修行者能將天地靈氣直接納為己用,化作法力、仙力,其實更為便利。

吳妄今日與雷暴之神的這一戰,也算是一個驗收,證明瞭神力與仙力可以相輔相成,隻要自己調度得當,便不會互相乾擾。

這也是自己的一點小優勢……

“在為金神的威脅發愁嗎?”

少司命那溫柔的話語聲自前方傳來,將他從思索中拉了出來。

吳妄笑道:“若說不愁此事,那還真是打腫臉充胖子,不過若說為金神的威脅就寢食難安,那也有些過分了。”

少司命輕笑了聲,雙手背在身後,那顆神蛋漂浮在身前。

她輕吟幾聲:“金神倒是比以前更為暴虐了,而且她此前性情十分古怪,也曾數次找我麻煩,都被我擋了回去。”

“她還找過你麻煩?”

“嗯,”少司命哼道,“我洗澡的時候她曾試圖闖進來過,若非我神力不弱於她,非讓她占便宜不可。”

吳妄皺眉道:“還有這事?”

“她此前在天宮橫行無忌,不過每隔一段時間就要陷入沉睡。”

少司命道:

“而且,她鬥法實力頗強,誰見了都要畏懼三分,所以許多先天神對她也是敢怒不敢言。”

“敢怒不敢言?”

吳妄似是想到了什麼,嘴角露出少許微笑。

搞金神這事,大概有方向了。

但他並未多提此事,將話題巧妙的轉去了這顆神蛋上,問了少司命一個頗有哲學意味的問題:

“你說,需不需要咱們幫她孵一下?”

少司命掩口輕笑,嗔道:“這怎麼去孵?茗在其內重塑自身,若是知曉你坐在她身上,當真、當真是要捏著鼻子呢。”

“用東西裹一下,給它保保溫啊。”

吳妄輕笑了聲,順著這話題聊了下去,與少司命探討起了先天神的產前護理,以及先天神破殼後的培養問題。

這空曠的逢春神界中,一人、一神、一蛋就在那樹蔭中時而歡聲說笑、時而認真探討,卻是將外麵正發生的諸事拋之腦後。

天宮。

雷暴之神開始閉門不出,不少先天神自沉睡中甦醒。

逢春神與這新雷暴之神的一戰,正在天宮各處流傳,自那正神的神殿,到神衛的軍營,幾乎大半神靈在驚訝於逢春神的戰力。

與之相對的,死亡之神認逢春神做父親之事,已冇了此前的‘不可接受’之感。

吳妄所想並冇有錯。

先天神們大多自遠古而來,他們的觀念也早已成型,無論天帝定下的規矩如何變化,他們始終遵循著‘強者為王’的理念。

雷暴之神,天宮之中戰力能排前三十的存在。

當然,新生的雷暴之神,尚未抵達自己的巔峰,但今日那一邊倒的戰局,讓眾神對吳妄的實力有了直觀的感受。

逢春,天宮強神矣。

有神暗中調侃:“少司命擇夫婿,豈會選個酒囊飯袋?”

也有神略微不服:“那逢春神今日能勝雷暴大人,自也是有運氣的成分,雷暴大人的實力完全無法施展。”

更有神喝了醋,張口就來:“雷暴神擅長的是亂戰,單打獨鬥反倒是短板。”

雖眾說紛紜,但談論到逢春神時,在‘天帝偏愛’、‘人域人皇繼位者’這些話題之外,又多了對吳妄實力的‘探討’。

還冇過半日,天宮又有熱鬨發生。

今日被吳妄打得頗為淒慘的十多名小神,一同趕去大司命神殿內告狀,控訴吳妄破壞天宮規矩,在帝下之都率先出手。

大司命麵色雖冷厲,卻隻是安撫這十多名小神,言說定會將此事稟告陛下,請陛下對逢春神降下責罰。

大司命也是雷厲風行。

這些小神尚未走,他便趕去了天宮最高處的神殿之內,告了吳妄一狀。

說一千、道一萬,今日這場衝突的結果,是吳妄大獲全勝,打出了赫赫聲威,十多名小神不同程度的損傷,雷暴之神進入自閉狀態。

帝夋親自開口,責令逢春神閉門思過半年。

大司命據理力爭,最起碼要將吳妄關個三五百年。

帝夋隻是含笑說著‘生靈已經是天地間不可忽視的一股力量’這般老論調,定下的懲處並未變化。

這不痛不癢的懲處一出,天宮眾神看吳妄的目光再次出現了變化。

此前天宮各處流傳的‘帝夋不滿逢春神’的流言,眼下再無人提及。

眾神再看吳妄,彷彿看到了吳妄腦袋後麵升起的一圈圈寶輪,其上赫然是一個個護身頭銜:

少司命之密友、天帝的忘年交、人皇選中的繼位者、伏羲八卦陰陽道傳人、天宮第四輔神、死亡之神的準父親。

真·天宮普通強神。

一時間,那些原本在天宮中並不得誌的神明,已是有些心思浮動。

鏡神的神殿內,這位姿態婀娜的神靈穿著長袍,在一麵麵銅鏡前來回踱步,思索著自己該不該主動去逢春神神殿拜訪一二。

天宮邊緣的那些神殿中,已有小神開始準備禮物,稍後派人暗中送去帝下之都的逢春神界。

此次與雷暴之神一戰,影響頗為深遠。

……

與此同時。

人域,人皇閣總閣。

總閣今日雖是豔陽高照,但眾多實力較弱的仙人都感覺呼吸有些不暢。

神農駕前,八位閣主、十二位副閣主、三十六位人域頂峰高手,分作四列,正低頭不語。

地上擺著一張畫軸,那應該是被神農扔下來的。

畫卷正中,有道身影渾身浴血,坐在人山之上,仰頭往口中灌著烈酒,自是吳妄的側影。

畫捲上方是一名名藏身在雲霧中的強神,畫卷遠景是數不出的百族高手、天宮神衛。

“陛下!”

劉百仞吼道:“咱們突襲天宮,把無妄搶回來算了!”

“那要死傷多少人?折損多少元氣?”

風冶子立刻反駁:“天宮眾神可在神池內重塑,若人域死傷太多高手,憑什麼抵擋天宮重塑眾神後的侵襲?”

“他們當真欺人太甚!”

“豈能讓無妄一人在那獨戰眾神!”

“就是,我們活了這一把年紀,到頭來還不如個娃娃!”

“若是能去天宮乾一架,老夫死而無憾矣。”

神農開口道:“都消停些。”

下方這數十人域高手齊齊息聲,各自低頭行禮。

“吾讓你們看看無妄在天宮的遭遇,是讓你們想辦法,看如何能幫上無妄,不是讓你們在這裡喊打喊殺。

若能打去天宮,吾會在這裡坐著嗎?”

眾人異口同聲:“我等淺薄,請陛下恕罪。”

“行了!”

神農挪了挪身體,側身而坐,道:“今日都在這裡想,想不出什麼好辦法,那就都不要回去了!”

風冶子站了出來,行禮道:“陛下,此事其實有前因與後果。”

神農問:“前因為何?”

“正是無妄培育死亡之神的後續,”風冶子歎道,“也不知此事是否無妄故意而為,那死亡之神……認他做了父親。

此事還未傳到人域,臣也是剛得到訊息不久,確定了此事為真。”

大殿中一陣安靜,隨後便是嗡的一聲炸了鍋。

“啥玩意?”

“這不是認賊作、啊不是!死亡之神這就棄暗投明瞭?”

“無妄怎麼做到的?咱們殿下還冇嫁過去呢,就當小娘了可還行?”

劉百仞忍不住嘀咕:“那,死亡之神可認了誰做母親?”

眾人的目光齊刷刷地落在風冶子這個四海閣閣主身上,風冶子微微搖頭。

“這倒是冇聽說過。”

神農撫須道:“莫要說這些閒言。”

“回稟陛下。”

風冶子那溫潤的老人嗓在大殿中流傳:

“無妄如何穩固住了死亡之神,此事咱們尚未探明,據說是用了幻境,也有天宮諸多強神出手。

但最後死亡之神認了無妄做父親,且死亡大道承受了土神、少司命、星神設下的三重封印,這等同於,好處都讓無妄得了。

故,天宮流傳出一則訊息,說是帝夋對無妄收死亡之神為女兒之事頗為不滿。

如此,才引發了天宮眾神對吳妄的圍攻。

無妄此前在天宮能立足,全憑帝夋的照拂,當時情形頗為凶險。”

神農道:“前因說完就說後果,莫要賣關子。”

風冶子笑道:“這後果就是……無妄將重塑後的雷暴之神打了一頓,就在這幅畫卷記下的這一幕發生之後。

那雷暴之神被打的當場求饒,用天帝的名義發誓,今後不敢對無妄無禮。”

眾人儘皆露出笑意。

但隨之,風冶子低聲輕歎:“如此,無妄本能全身而退,但金神卻冒了出來,說二十年後要去找無妄麻煩,給無妄留下了二十年時間,用來提升實力……”

“二十年?”

劉百仞眼一瞪:“那能乾啥的?喝醉了睡一覺的時間都不夠!”

“就是,無妄小友已是超凡之境,二十年也不可能突破一個大境界。”

“金神這廝,當真恨煞我也!”

“陛下,咱們可不能不管此事,金神若要出手,無妄非死即傷!”

“臣願意去天宮護持無妄小友!雖死無憾!”

“臣也願,聲名毀了也無懼!”

“不如正麵給天宮施壓,”一位老閣主沉聲道,“等二十年期限一到,咱們大軍在北麵拉開戰線,進入中山之地。”

“陛下……”

“陛下!”

眾高手話語聲不斷,神農卻是緊緊皺眉,並未就任何意見發表看法。

角落中傳來一聲嘀咕:

“咱們不管誰去天宮,都會被天宮當做香餑餑,那些天宮神靈就想著多殺幾個超凡,去帝夋那裡混點賞賜。

不過,如果咱們派去的人,明麵上的實力不算太強,不就冇事了?”

“然後暗中混幾位高手進去。”

“那金神不是要二十年後找咱們無妄小友的麻煩嗎?那到時候,咱們就在天宮地界,讓她喝上一壺!若能傷便好,若傷不了也無妨。”

“有幾位老友隻剩百年壽元,大限將至,若咱們不急著再攻天宮,倒也可以一試。”

風冶子突然道:“那滅天黑欲臨風大魔宗,不知各位聽過冇有。”

劉百仞卻道:“陛下,此事必須跟無妄商議商議,咱們倒是不能立刻做主,免得壞了他的算計。”

神農嘴角露出少許微笑,緩聲道:

“那修血煞大道的血手魔尊,倒是個不錯的苗子,先去請他來吾這吧,吾請他吃個便飯。

無妄那邊,風冶子負責聯絡。”

眾人各自行禮,自是明白了神農的決斷。

與此同時,北野。

大浪族境內的大雪山上,無數星光灑落,將方圓千裡照耀的日夜通亮。

而這些星光之下,一名名身形強壯的男女,一頭頭奇形怪狀卻頗為溫順的凶獸,正低頭忍受著宛若刮骨般的痛苦,感受著自身力量的不斷膨脹。

時不時會有人慘叫一聲,渾身滲出血滴,被側旁之人連忙抬走醫治。

雪山之巔,六位日祭跪在一處祭壇之上,對著星空滲出的虛影不斷叩拜。

若念力可被窺見,能見整個北野的天空,氤氳著一層無邊無際的念力之海,而星神那重創的神軀,腹部貫穿傷口已癒合大半。

星神護衛團,即將登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